[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刘晓波文选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在共产极权所制造的世界性罪恶中,中国人承受过的大灾难乃举世罕见。
   16年前的1989年,是令整个世界震惊的一年,也是载入人类史册的一年。因为,对于人类的自由事业而言,这一年中的两个日子——中国的6月4日和德国的11月9日——皆具有重大意义。然而,两个日子给世界的感受却全然不同:一则以大悲、一则以狂喜:

   中国人争取自由的伟大八九运动,是中共极权历史上的首次自发民间运动,其动员规模之广泛、运动方式之和平、运动诉求之合理,皆为中国历史之前所未有。但这一伟大正义的和平运动却在6月4日的大屠杀中悲惨落幕。
   六四之后的苏东共产世界,接连发生了既是戏剧性的也是必然性的历史巨变,随着阻隔东西德的柏林墙在1989年11月9日轰然倒塌,笼罩整个东欧国家半个世纪之久的共产极权体制全盘崩溃。
   那时,我因参与八九运动而被囚禁在秦城监狱,当我知道“柏林墙”坍塌的消息时,发自内心的喜悦,使那几天成为黑色牢狱生活中最鲜亮的日子。当我在1991年二月走出秦城监狱后不久,苏联的保守势力发动的“8.19政变”失败,民主派的代表叶利钦入住克林姆林宫。当共产极权的创始人列宁的塑像被起重机吊起、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的画面传遍全世界之时,谁也不会怀疑独裁体制的世纪性失败已经难以避免。既然超强的苏东共产帝国可以于瞬间崩溃,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恐怖政治绝不会长久。
   当时,我还特别想到对我影响最大的伟大哲学家康得。在专制主义依然强大的18世纪,康得第一次提出“人是目的而非工具”的政治伦理原则:社会中的每一个分子,1,作为人都是自由的;2,作为臣民都是平等的。3,作为公民都是独立的。康得也为启蒙运动提出最响亮的口号:“勇敢地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样的启蒙所针对的,主要不是知识上的无知而是道德蒙昧,即,呼吁人们拿出勇气,摆脱那种不经他人引导便无力运用自己的理智能力的未成年状态。
   康得更强调,自由体制才是通向永久世界和平之路。后来的世界历史也证明了康得的论断。特别是在西方自由联盟已经推倒了柏林墙、战胜了苏东的邪恶之后,西方国家理应对遭受血腥六四的中国人有着更深的同情和更多的支持。的确,六四屠杀之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联盟,不但都向刽子手发出正义的谴责,也先后出台的乐中共政权的制裁措施。欧盟的对华武器禁运就是这种制裁措施之一。
   然而,中共政权却在至今不承认屠杀罪错的情况下,靠GDP优先、利益收买和政治恐怖来维持着稳定第一的统治。在中国的巨大市场和丰厚订单的诱惑下,自由联盟中的某些大国的对华政策也由说不转向献媚。现在,由法、德两大自由国家的领导人全力推动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就是这种变化的最为典型的例证。
   众所周知,16年前,欧盟因六四屠杀而对中共政权实施武器禁运,人权问题是武器禁运的法理依据,禁运令明确规定武器出口与人权状态挂钩。显然,是否废除这一基于人权理由的政治决定,首先应该视中国的人权状态而定。
   六四后的十六年以来,尽管,中国经济取得了长足进步,人们的价值观念也在日趋多元化,官方关于人权的说辞也出现了变化,还类似废除“收容遣送”这样的局部制度改革,甚至在2004年的人大会议上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但在现实生活中,经济发展像高速火车,而政治及人权的发展却像蜗牛,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观念变化和表面说辞,言论垄断、频繁文字狱、禁止民间结社、大规模宗教迫害和弱势群体的悲惨处境……仍然如故,特别是与六四屠杀相关的人权状况一直原地踏步:中共政权至今不承认镇压的罪错,六四亡灵没有得到安慰,六四难属受到压制,因公开要求为六四正名的蒋彦永医生遭受迫害,因反对镇压而下台的前总书记赵紫阳被软禁了将近十六年,直到这位良知老人在软禁去世,官方仍然要禁锢紫阳的亡灵,让国内外再次感到独裁政治的冷酷。
   从2004 年下半年开始,中国人权状态出现了严重的倒退。在不断乞灵于毛时代统治术的政治气候下,意识形态上的学朝鲜古巴和反新自由主义同时并举,言路急剧收窄,人权屡受践踏,加大整肃异见人士和自由知识界,加之党内的“保先”运动,政治严冬笼罩中国。中共的司法机器在“依法治国”和“司法为民”的口号下,继续充当着执行独裁意志、镇压民间异见、剥夺自由和迫害人权的工具。在国家安全的名义下,制定了“颠覆罪”、“煽动罪”、“间谍罪”、“泄密罪”、“邪教罪”等刑事罪名还不算,还要利用“贪污罪”、“受贿罪”、“金融欺诈罪”、甚至“嫖娼罪”……来打压媒体、拘捕异见者和制造文字狱。虽然刘荻案、杜导斌案、孙大午案、南都案、杨天水案、李柏光案的最终结果,还算差强人意;但新青年学会案、何德普案、欧阳懿案、郑恩宠案、徐永海案、罗永忠案、姜力钧案、黄金秋案、刘水案、河南二张案(张正耀和张纤夫)……皆以判刑入狱告终,轻则二、三年,重则十年以上;遭遇跨境绑架式逮捕的王炳章和回国了解工潮情况的杨建利,即便拥有美国绿卡,并得到国际主流社会的持续而广泛的强烈关注,也绝不得到中共的“灵活对待”,王被判无期徒刑,杨被判五年徒刑。还有没审结的赵岩案、师涛案、张林案、赵昕案、郑贻春案、上访人士叶国柱和郑明芳案等等。
   与此同时,自2004年的两会以来,政权显然加强了对所有“政治敏感人士”的监控,有人被传讯和抄家,大多数被严密监控,他们的通讯被非法地监听、骚扰和掐断,人身自由被毫无法律根据地剥夺,有些重点人士在一年中所遭受的严格监控长达半年之久。特别是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后和紫阳去世以后,官方的监控的范围之广和限制人数之多,创近年来之最。凡是体制内的自由知识份子皆被事先警告,许多异见人士和良心犯的妻子被公安人员带到某一临时地点软禁起来,还有许多人被软禁在家里不得出门,少则几小时、一两天,多则几天、十几天;从外地来京悼念紫阳的人,有的被拦截在当地,有的被从北京遣返,更有人被捕,至今仍然身陷囹圄。
   这其中,被警方传讯、跟踪、阻拦的许多人,并非官方眼中所谓的“敏感人士”,比如,上海的网路作者小乔女士也遭到警方监控;甚至有经常上电视作嘉宾的大学教授,想去八宝山送别紫阳,也被警方以传讯为由阻截,比如,青年干部政治学院的王东成教授已经拿到了中共中央办公厅“赵紫阳同志治丧工作小组”分发“讣告”和“车证”,但1月29日早晨他在校门口被一群身着黑色便装的北京市公安局的员警强行推进警车,劫持到昌平县的一个地方,拘押、讯问了近6个小时,至下午1时左右放回。同时,北京警方还把来京吊唁紫阳的山西学者赵诚拖进了另一辆警车。更卑鄙的是,员警还是用下三滥的手段,用胶水注满了王东成教授家的门锁钥匙孔,王的妻子只好打电话请“北京急锁难修锁服务中心”派人上门处理。经维修人员检查确认,该锁的钥匙孔被注满了速干胶水,胶水已经完全凝固,不破坏、粉碎该锁,房门无法打开。维修人员花费了2个小时30分钟左右的时间,才破坏、粉碎了该锁,才打开了房门。
   官方加强打压民间人士的力度已经降临到某些良知律师的头:
   曾经代理过“黄静案”、“罗永忠案”等维权案件的山东律师李建强,其律师证已经被青岛市司法局非法没收了一年多,至今未还,致使李律师无法从业,也就等于切断了李律师的养家糊口的来源。
   曾经代理过清水君、杨天水、张林、师涛等异见人士和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等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案子的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的郭国汀律师,在2005年2月23 日被上海市司法局处以停业一年的处罚,没收了郭先生的律师证,查抄了郭先生的电脑,理由是郭律师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在一些境外媒体发表文章,污蔑、攻击中国共产党和我国政府,诋毁社会主义制度。
   服务于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并获全国十佳律师之一高智晟律师,是另一位敢于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并公开为法轮功上书的高智晟律师,被有关方面多次“谈话”威胁,不让他替法轮功学员打官司。最近,他又代理林牧老先生对西安市公安局的行政诉讼,林牧先生因悼念赵紫阳而被西安警方拘禁十五天。但中共安全机构的警员公然以“吊销律师执照”胁迫高律师,让他放弃正在依法进行中的为林牧老先生的代理诉讼业务。
   为了维护知识份子和媒体的言论自由,曾经代理过多《中国农民调查》等多宗名誉权案件的著名律师浦志强,于2005年1月18日发表《就推荐2004年度中国宪法与人权十大新闻评选事宜致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的公开信》,将六四三难属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被捕事件,高智晟律师致函吴邦国委员长请求关注法轮功群体权利被非法限制和剥夺事件,公民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等宪法权利仍然受到侵犯的事件,蒋彦永、刘晓波、张祖桦、余杰、包遵信、江棋生、曹思源、余世存等公民的人身自由遭受非法侵害事件,使用“双规”等措施违法限制公民人身权利的事件,推荐为2004中国十大宪法与人权新闻。为此,浦律师不但被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负责人谈话,最近也经常遭到员警的谈话骚扰,在紫阳先生去世期间更被软禁在某招待所两天,两会前夕再次被员警找去谈话。
   另外,全国各地的上访人员和法轮功人士继续遭受中共警方的压制。
   我写这篇文章之际,正值中共两会召开前夕,从2005年3月1日起,北京警方像历年的两会期间一样派警方在我家的门口“站岗”,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通常的情况下,一天24小时内皆有五、六名员警和两辆警车值班,一直到半个月后的两会结束。
   非常明显,时至今日,中国人仍然处在一党独裁的阴影之下,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仍然屡遭迫害,当下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民主和人权,而不是尖端武器。
   所以,大赦国际和无疆界记者等国际人权组织才会不断地批评中共政权,把中国列入“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之列,“自由之家”才会在世界各国的自由度排名中,把中国与朝鲜、古巴、缅甸等独裁政权一起列入最少自由国家之列。
   也正是基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迹象,对中国一向客气的联合国人权组织,才会在最近发表报告批评中共政权——批评北京政府任意囚禁和平地表达宗教信仰和政治异见的人士,抨击未经审讯就剥夺国民人身自由的“劳改”制度,指责为了关押政见异议者就在刑事法中大量使用模棱两可的用词,如“干扰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安全”等。该报告还呼吁中国更好维护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尊重“世界人权宣言赋予每一个人言论自由及权利”;联合国人权事务最高专署也呼吁中国“给与个人所拥有的权利以应得的重视”,更好地保护在中国宪法下应获保护的个人基本权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