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
刘晓波文选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赵紫阳主政时期,中国社会的现代转型开始了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双翼齐飞,那是一种有别「六四」后跛足改革的健康改革,可称之为有别于邓小平模式的赵紫阳模式。旨在反腐败、要民主的八九运动和赵紫阳坚持官民和平对话的温和应对,二者都是赵紫阳模式的产物,最有可能把中国引向政经协调的健康发展之路──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内,实现渐进的社会转型。

   「六四」后的中国,官方已彻底放弃了紫阳模式而完全听命于邓模式,紫阳精神及其事业,一面成为官方最畏忌的话题,另一面成为心向自由的民间所敬重的道义象徵。所以,被官方禁锢的紫阳亡灵,却活在大陆民意的由衷怀念中,也活在国际舆论的高度尊敬,活在中国民间和世界性的争取自由的伟大事业中。

   这一事业的正义性,早已把属于紫阳的历史地位和政治荣誉还给了紫阳先生,而根本毋须中共官方的恩赐性平反来给予。

   「六四」后的紫阳,尽管一直坚守不违心认错的良知,并坚信自己的作为终将得到公正评价,已远远超过其他遭受不公正整肃的党内高官,但他在更多时间保持沉默,不像他的老部下鲍彤那样,以公开发言来做积极抗争。

   这种消极抗争的姿态,自然会让敬重他期待他的民意感到些许遗憾:与前苏联的社会转型相比,在中国改革的黄金时代,身居党魁高位的紫阳无法成就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六四后被长期软禁的紫阳也无力成为中国的叶利钦,而只能消极抗争到黯然离世。

   这样的遗憾,源于民意对大变革时代的政治领袖的更高要求,是充满善意的期待且言之成理,紫阳在八九运动中的全部作为,也使民间有理由对他报以这样的高期待。但我以为,这样的悲剧,并不能全部归之于紫阳本人缺少政治魄力和无畏勇气,更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特定的历史和现实所限。

   就历史而言,中国独裁传统的漫长、深厚和强大,超过世界上所有处于转型时期的国家,民间社会的一盘散沙无法生长出抗衡政权的自主力量,也没有能够足以抗衡世俗皇权的宗教信仰及其教会组织。在这样的历史传统中,近代以来的中国现代化道路之曲折多难,也可以用著名改革派领袖的不断夭折来表徵,从血洒菜市口的谭嗣同到遭到暗杀的宋教仁,中国在通向宪政民主之路上迈出的每一小步,皆伴有大曲折和杰出领袖的喋血。

   再看中共八十年多年历史,自从延安整风后确立了毛泽东的独尊地位后,党内异见者被整肃的命运便延续至今。在晚年与中共体制决裂且转向自由民主的党魁,都是现实政治中的失败者,从在孤独中谢世的陈独秀到在软禁中离开的赵紫阳。这个令人扼腕惋惜的名单,还可以加上为民请命的彭德怀和开明清廉的胡耀邦,甚至也可以加上高层权争的失败者如张国焘、王明、刘少奇、林彪等人。

   就现实而言,中共掌权后的大陆,既无港英政府培育的法治自由传统,也无蒋家政权的有限专制培育出的民间台湾,本来就欠发达的民间社会,又被毛时代的绝对极权体制彻底扫荡,「组织人」成为国人的第一身份。极端的洗脑制造出的普遍愚忠和个人崇拜狂热,阶级灭绝煽动起的人与人之间的极端仇恨,无孔不入的恐怖使人连梦都不敢做错,生生迫出了夫妻反目、父子成仇、朋友背叛的兽性中国,凶狠的狼性、愚蠢的猪性和阴暗的狐性,已经成为毛时代大陆人的精神标志。

   虽然,改革以来,经济的市场化私有化和观念的多元化个人化,使民间社会有所恢复并逐渐壮大,民间宗教也随之复活,但时至今日,仍只能算「半吊子民间社会」,还没有独立自治的民间社会。在精神层面,毛时代的「一切向权看」变脸为邓时代的「一切向钱看」,唯利是图的犬儒化标示出灵魂堕落的深度,健全民间社会的发育极艰难。

   常言道,有甚么样的人民就有甚么样政府,在无法造就伟大的改革领袖的现实局限中,民间社会的不发达和民族精神的病态化,无疑是重要的局限之一。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一个能够造就沙哈洛夫或索尔仁尼琴的民间,相应地也会在体制内产生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而无法造就中国的沙哈洛夫或索尔仁尼琴的民间,也相应地很难产生体制内的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在此意义上,监于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所限,中共党内能出现紫阳这样的政治领袖,在我看来已属于人格奇了。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