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刘晓波文选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我们永远不要再取得这样的胜利”——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反省
·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唯色,一位西藏女作家,写了一部散文集《西藏笔记》,由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读者欢迎,很快再版,仅此而已。
   中共,一个拥有全部国家机器的政权,却为一位女作家的写作而不安,以至于,无法容忍一本合法出版的书,以该书有“严重的政治错误”为由,封杀该书,整肃作者。足见这个老大政权对自己的统治是多幺缺乏信心,它每天瞪着寻找“敌人”的血红眼睛,那目光里闪动的,不仅是凶狠,更是惶恐。
   一 中共对唯色的指控
   据王力雄先生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原载《议报》第172期,简称《事件》)一文透露:参与禁书整人的中共衙门,国家级的有两个:“统战部”和“新闻出版总署”;省级的有三个:“广东省新闻出版局”、“中共西藏党委宣传部”和“西藏文联”。国家级衙门负责定罪,地方衙门负责禁书和整人。
   统战部指控该书有“严重的政治错误”,新闻出版署具体列出该书的罪状:“存在赞美十四世达赖喇嘛、十七世噶玛巴,崇信和宣扬宗教等严重的政治立场、观点错误。……反映出作者对达赖分裂祖国、鼓吹西藏独立的本质认识模糊的观念。……流露出对当年平叛斗争有某种误解”。其它罪名还有:不歌颂“几十年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而“沉缅于对道听涂说的旧西藏的怀恋”,既是“错误的价值判断”,也是“背离了正确的政治原则”,丧失了作家的“社会责任”和“政治责任”。按照这样的控罪,广东新闻出版局负责全面查禁《西藏笔记》,西藏的宣传部和文联负责整肃唯色。
   《西藏笔记》被查禁之时,正在北京鲁迅文学院的唯色被中止学习,召回拉萨。随后,西藏文联党组专门成立的“帮教小组”,对她实施洗脑式的精神虐待,要求她“检讨”和“过关”。如果唯色屈从了,哪怕是违心地检讨,大概也能过关,因为能否“过关”,直接关涉到唯色的个人利益之有无——职位、工作、住房、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其它“皇粮待遇”,还有以后在国内公开出版作品的机会。即便中国已经离开了“残酷斗争”的毛泽东时代,但在利益至上的小康时代,镇压的残酷性有所下降,并不等于不再镇压,只不过由简单的强硬转变为镇压和收买的软硬结合。实质上,柔性的利益收买也具有要挟的性质,只针对服从者,而“不服从者”仍然“不得食”。一旦不服从,收买转瞬就变成剥夺。现在的独裁者们很清楚,不必动用监狱,仅凭利益要挟,就足以让人出卖尊严。所以,阳奉阴违和表面认错,已经成为大多数国人应对整肃运动的常态。
   然而,有信仰的唯色没有屈服。首先,屈服等于亵渎自己的信仰和人格的自我羞辱;其次,屈服就要按照中共的腔调指控达赖。而达赖,不仅是被迫流亡的西藏领袖,更是雪域文化之魂——藏传佛教和藏人精神的最高象征。对于一位虔诚的藏传佛教的信徒来说,指控达赖等于剜心。再次,屈从也是无视基本的历史事实:中共违背让“西藏高度自治”的承诺(《十七条协议》),用所谓的极权式“民主改革”来代替真正的“民族自治”,达赖是被中共用所谓“平叛”暴力赶走的,中共屠杀过许多藏人和毁灭过许多西藏寺庙。而且,流亡在外的达赖并不是谋求“独立”,他反复重申的仅仅是“西藏的高度自治”,也就谈不上“分裂国家”(见《事件》)。
   藏传佛教是柔性而明亮的,如同雪域高原那高远而透明的阳光,非暴力是其主要特征之一。而中共无神论则是僵硬而阴暗的,如同秦陵里埋葬了暴君尸体的黑暗墓穴,强权暴力是其得以维系的主要手段。所以,一位西藏女作家和一个老大政权的之间的对抗,既是信仰自由和不准信仰之间的对抗,也是坚守尊严和羞辱尊严之间的对抗,更是柔性的信仰与僵硬的暴力之间的对抗。中共像它多次先恐吓、后镇压宗教信仰和政治异见一样,再次向世人展示出它的粗俗而野蛮的唯物主义无神论。
   二 粗俗的唯物主义无神论
   说中共的唯物主义无神论粗俗,因为它根本不理解宗教信仰之于人类精神的伟大意义,不理解信徒之爱的柔软和坚韧,也就无法理解达赖对于作为宗教民族西藏的神圣意义。中共甚至不理解人之为人的属灵特征,不理解社会应该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和平相处的共同体,不理解多元的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之间的歧义,并不能构成思想强制的理由,政权更无权要求全社会只信奉官方意识形态。而中共只把人当作肉体的物质的存在,当作喂饱了就心满意足的“猪猡”,也就只能把社会当作猪圈来管理。它不仅要求多元的利益主体和多样的思想观念必须服从于政权的强制统一,更企图通过制度性的谎言、暴力和行贿,来泯灭一切不同于政权的利益诉求、思想观念和宗教信仰。如果说,当年的毛泽东想把中国建成一座“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大兵营”,那么,后毛泽东时代的独裁者们就希望把“兵营”改为“一切向钱看”的“大猪圈”。两个时代的统治策略的变化并没有改变其统治目标:通过种种虐待人性的管制手段,使人由“会思考的芦苇”变成“不会思考的枯草”,以便维持一种无利益冲突、无思想歧见、无宗教信仰的僵死稳定,也就是把人的社会变成动物庄园。因为动物庄园最有利于政权及其权贵私利的最大化。
   正是在这套粗俗的唯物主义无神论引导下,已经失去道义合法性的中共现政权,才会坚守经济第一的跛足改革,夸张地炫耀GDP增长的百分点,纵容“一切向钱看”和不择手段的厚黑人生;才会为了维持政权稳定,在利益上优惠中心城市和收买各类精英,偶尔也会用向底层百姓施以小恩小惠来显示“亲民”;出访时的独裁寡头们,才会个个是皮包里塞满大定单的暴发户,在国际上用经贸利益换取政治认同。
   也正因为如此,中共才会满世界炫耀自己在经济上给了西藏多大的恩惠,企图用加快西藏的世俗化来改造这个信仰民族,使其逐渐丧失信仰的虔诚;才会把西藏精神的象征达赖长期拒之于故乡之外,长期把老班禅软禁在北京尽享荣华富贵,把新班禅幽闭在黑箱中,而就是不让这几位宗教领袖回到自己的信徒中间,向信徒布道、为信徒祝福和接受信徒的膜拜。
   同样,对于决不放弃信仰和自我羞辱的唯色,中共有关部门在收买和要挟失效的之后,也对她施以一系列物质性惩罚。
   当下的中共政权,除了经济增长的百分点,已经再无自我炫耀的资本;除了熏天的铜臭之外,小康中国的空气中再无其他芬芳。于是,政权陷入GDP崇拜的泥潭,国人精神堕入金钱拜物教的深渊。正如大陆流行的关于暴发户的“新民谣”所言:“一夜暴富之后,穷的只剩下钱了。”中共这套粗俗的唯物主义无神论,给中华文化及其道德造成了致命的破坏。由于长期接受传统的大汉族主义的熏陶,更由于五十年来强制灌输唯物主义无神论,大陆人对宗教的极端无知和对少数民族的傲慢鄙视,已经达到令人震惊的地步,即对自己亵渎神灵的言行毫无意识。比如,大陆的体育名人张健,为了个人的世俗名利而要横渡藏人的“圣湖”纳木措;著名歌星韩红,为了炒作自己而要空降藏人的圣地布达拉宫广场;在中央强制之下内地各省的援藏,越来越变成用汉人的世俗化来改造宗教西藏,在血域高远留下众多汉族文化的恶俗印记,比如,王力雄先生提到的“泰州广场”:“占地极为巨大,吞噬无数良田,除了财大气粗的炫耀,很难解释必要性在哪里;整个广场完全是汉地风格,布置着亭阁、石桥、流水,与周围环境极不协调;广场中央一组金属架构顶着一个硕大的不锈钢球,作为主流意识形态之科学与进步的象徵;一圈牌廊喷涂着中共领袖的画像和中共意识形态所制造的标语口号;广场耗资必然十分可观,却跟当地人没有关系,甚至根本不是为人所建。”(见《事件》);一些自称是西藏作家的写手,在依托于西藏文化的写作中,严格遵守中共的“政治正确”,抽去雪域文化的宗教之魂而仅仅把西藏风俗作为“白领时尚”来叫卖。由此也能看出,当下大陆表述西藏的作品,可以分为“外在的时尚表述”和“内在的信仰表述”。中共之所以查禁唯色《西藏笔记》而没有查禁其他以西藏为题材的作品,就在于唯色试图在自己的作品中表达西藏的宗教精神之魂,尽管还无法做到完全直言,起码是委婉的“内在的信仰表述”,而其他作品大都是“外在的时尚表述”,类似于为观光客们准备的“旅游指南”。
   三 野蛮的唯物主义无神论
   说中共的唯物主义无神论野蛮,因为用物质崇拜来理解政治统治的人性基础,必然激发出人性中最野蛮的狼性和最下贱的奴性,也就必然走向是“权力崇拜”和“暴力崇拜”。中共的唯物主义无神论绝非一种单纯的观念或思想,而是靠独裁强权支撑并服务于独裁强权的意识形态霸权,其统治逻辑必然是强行贯彻其权力意志,当它认为必要时,既可以翻云覆雨地违背承诺,也可以粗暴地践踏民意,甚至可以不计后果地滥用暴力。
   其实,在当今世界,政教之间、俗灵之间的相分离,已经成为世所公认的文明常识。对于宗教而言,只要允许每个人的自由选择,只要尊重思想观念的和平表达之权利,世俗化并不是洪水猛兽,再粗俗的无神论和再大的信仰歧义也并不可怕,因为它并不能构成对他人的思想强制和权利剥夺。可怕的是不准信仰的野蛮无神论,是没有自由选择权的思想强制,是没有平等表达权的制度歧视。中共政权及其意识形态,包括它的文化帝国主义,在根子上正是源于这样的强制和歧视。在此意义上,中共政权连粗俗的唯物主义无神论都不是。因为在骨子里,除了“独霸权力”之外,中共什么都不信。
   如果说,无论在何种政治制度下,公权力的任何滥用都具有远远超出个人恶行的野蛮性质,也都具有远远超过个人阴谋的阴险性质,那么,“独霸权力”无疑是所有野蛮中的最大野蛮,所有阴险中的最大阴险。不仅“独霸权力”本身就是公权力的最大滥用,而且“独霸权力”的维系也只能靠暴力恐怖和黑箱阴谋。在根本上靠着对人性的摧残和腐蚀,即通过制度之邪恶之丑陋,把人的属灵生命降低为“恶狼”、“狡狐”和“傻猪”等动物。而一当有人不甘于动物生存而想追求有尊严的人的生存时,一当这种粗鄙的意识形态遭遇某种宗教或异见的挑战时,它便视为对其政治权威和统治秩序的威胁,也就必然产生草木皆兵的权力恐惧,而权力恐惧会导致极端的非理性癫狂,必然把主观认定的威胁加以无限夸大,并当作实际上已经发生的威胁来对待。
   只要是独裁者,无一例外是高度警觉的,警觉到时刻瞪圆专政眼睛的程度,在寻找“敌人”上决不会有丝毫懈怠。独裁者从不会高枕无忧,而不会高枕无忧的原因,不是因为客观上失眠,而是主观上就不想睡好。独裁者每晚都可能被噩梦惊醒,没有敌人也要寻找敌人,只要寻找就一定能找到。因为找不到隐藏的敌人时,它就刻意制造出敌人,否则的话,看不到敌人的独裁者将更加惶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