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垄断舆论和灌输仇恨的恶果]
刘晓波文选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垄断舆论和灌输仇恨的恶果

    “6.4”刚过,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纷纷宣布对中共政权进行制裁。那时大陆百姓中的大多数、特别是大学生群体,显然把这种“干涉内政”或“多管闲事”视为主持正义,甚至希望制裁得越重、时间越长越好,让刽子手在国际上陷于完全孤立的困境。

   中共反制制裁的拿手绝活,就是以主权、内政、国情为借口,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家进行妖魔化,抓紧反对和平演变的宣传和爱国主义的教育。其重中之重就是“6.4”后入校的大学生,重新启动弃置多年的新生入学军训,便是强制洗脑的绝活之一。这种洗脑、灌输,在4年后的1993年,便初步显示出强劲的效果。北京申奥失败成为狂热民族主义滥觞的转折点。这时,已经不用官方声嘶力竭地提倡了。“6.4”大屠杀的血腥记忆被申奥失败的耻辱所代替。美国制裁中共的仗义之举,被单级强权的四处伸手所取代,置换成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阴谋。中共的强制性灌输、洗脑演变成自发性的民间情绪和知识界的主流。整个大陆加速了向狭隘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方向的狂奔:强化中共政权的权威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息息相关,增强国力军力和反对美国霸权互为表里;1997年的香港回归和2001年的申奥、入世的成功,作为民族复兴的伟大象征,得到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一致狂欢;1999年使馆被炸和2001年撞机事件,则作为新的国耻铭刻在新鲜的记忆中,再一次激起了强烈的复仇雪耻情结。

   恰在此刻,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恐怖惨案,正好为雪耻和仇恨、自尊和自卑相纠缠的畸形民族主义,提供了绝好的宣泄素材。啊哈,象征着最大财富和最强军力的世贸中心大厦和五角大楼,就这么轻易地变成了废墟和伤残;原来号称世界超强的霸权,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原来总是在别人国家中耀武扬威的美国人,也会在本土遭到致命的打击;原来弱小如阿拉伯民族的超限圣战,竟是如此的英勇、智慧、有效……“一瞬间,全部搞定,太牛逼了!”一个匿名网民如是说。

   信息时代的方便,使辽阔大洋的东、西两岸的两种完全对立的情绪,几乎同步上演。彼岸完全被惊恐万分和悲痛欲绝所淹没。此岸则被欢呼雀跃和幸灾乐祸所主导。大陆民间的这种压倒性的隔岸观火的下流反应,最初得到官方的暧昧态度的纵容。直到全世界、包括一些美国的宿敌以及独裁者,都齐声谴责恐怖份子所形成的道义压力过于强大之时,中共官方才意识到这种丧心病狂的民间情绪,对正在改善的中、美关系和中国的国际形象的贬损。于是,中共政权一方面升高反恐怖主义和援助美国的声调,另一方面紧急启动传统的操控舆论、警告媒体等手段,由中宣部要求各地严把网络言论的关口,删除过于幸灾乐祸的帖子。而这,正是中共推行多年的怨妇腔调和仇恨教育,支持或默许无赖国家和伊斯兰“圣战”等外交政策,特别是反美、仇美的意识形态灌输、控制舆论导向和剥夺民众知情权等独裁行径,所导致的必然恶果。

   “6.4”之后,对内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对外防止资本主义和平演变,把爱国主义教育列为“五热爱”之首,把台独、藏独等分裂主义和美国的支持紧紧捆在一起,成为中共政权10几年来的主导意识形态。而中共确定的自由化与和平演变的主要外部根源只有一个——美国。美国10几年来坚持人权外交政策。“6.4”后大陆的人权状况又持续恶化。这使中、美在人权问题上的对立极为尖锐,导致了中共政权把美国视为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的敌人。尽管出于对美国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考虑,江核心在现实外交上,不敢真正与美国翻脸,但是在国内的舆论造势上,它却依靠垄断的言论权力,极尽丑化美国之能事。美国在国内、外的每一点失误(包括被中共制造成的诸多错误),都被无限放大为整个制度的缺陷,夸张为全部对外政策的恶果。主流媒体一直向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灌输对美国的仇恨:甚至不惜歪曲和捏造历史,上溯到列强瓜分中国的时期,美国就是、而且一直是世界上唯一亡我之心不死的超级霸权。

   科索沃战争期间,中共控制下的媒体所灌输给民众的,完全是一边倒的片面之词:只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主权国家的侵略、对它国内政的无理干涉、对弱小民族的欺凌、对平民的狂轰乱炸,而对米洛舍维奇的独裁统治,对他制定的科索沃政策所导致的种族清洗和人道灾难,对北约选择军事干涉的外交背景——美国及欧盟用尽外交努力而无效,给予米洛舍维奇以政治解决的机会而被拒绝——几乎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

   1999年的“5.8”使馆风波,尽管美国向中国做了多次道歉,并给予了赔偿,中共政权也在外交上接受了,但是在国内,在科索沃问题上的反美宣传,则达到了疯狂的程度。中共官方以最高规格悼念三位误炸中殉难的记者,并加封为烈士。被垄断舆论所操控的民间反美情绪也随之变得歇斯底里。各大城市举行声势浩大的反美示威游行。

   在仇恨和耻辱的种子已经有了沃土和劲肥之后,2001年4月又发生了撞机事件。中共又故伎重演:一方面在外交上低调处理,另一方面在国内疯狂煽动。事故中沉入海底的王伟,一下子成了民族英雄,被中共厚待以最高规格的葬礼,并被加封烈士。其遗属也被厚待。全社会争相拥抱烈士的孩子,并破格铸造了王伟的雕像。民众再次成为垄断舆论的牺牲品。大多数民众毫不怀疑中共的宣传:美机是入侵,故意制造机毁人亡的惨剧,而对国际惯例和撞机真相一无所知。这种对民众知情权的野蛮剥夺、对事实的肆意歪曲、对受辱情结和仇恨意识的放纵,使大陆人自以为对美国的仇恨具有充足的理由,却不知道自己一直可怜地生活在谎言和偏见之中。那些对“9.11”恐怖惨剧的幸灾乐祸的网民,在为自己进行辩护时,最经常引证的例子就是科索沃战争、使馆被炸和撞机事件!死于空中交通事故的王伟和死于误炸的3名记者的生命,给予了那些幸灾乐祸者以充足的理由,可以面对“9.11”中6,000多个生命的无辜死亡,大叫“活该!”所以,他们对国际大事件的反应,在了解真相的人看来,就象白痴一样愚蠢,象无赖一样下流。

   然而,谎言的强制灌输所导致的仇恨及冷血教育的成功,受毒害的不仅是只能被动接受洗脑的民众,更是灌输者和教育者本身,以及一个民族在道义底线上的毁灭。一个把自愿充当人肉炸弹的恐怖份子当作为信仰而殉难之“圣徒”来崇拜的庞大群体,一代视本.拉登、萨达姆、米洛舍维奇为民族英雄的年轻人,一个让“超限战”这类高科技的流氓战争观念广泛流行的社会,一旦再发生大规模的群体运动,执政者所面对的,就不再是89运动式的理性、和平的非暴力群体,而是类似文革造反式的、非理性的仇恨发泄和暴力扫荡。

   中国古代的帝王有生前修建坟墓的传统。民国以后被废弃了。但是,中共执政后所造就的整个民族的受辱情结和仇恨意识,是比有形的肉体坟墓更为巨大的灵魂坟墓。它所埋葬的,不仅是愚民,更是统治者本身。(2001年9月16日于中国北京市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