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刘晓波文选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刘晓波

   一、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国

   十月份以来,全力维持稳定、高歌繁荣和加强执政能力的北京政权,却接连遭遇来自边缘地区的严峻挑战:少则千人,多则万人,甚至几万人、十万人的大规模官民冲突频繁发生。

   据香港杂志《动向》十月号报导,十月四日,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九月份社会秩序治安情况的内部通报:全国除天津市、西藏自治区外,示威抗争活动发生在二十九省(区)的一百七十多个城市和三百九十多个县乡,发生了五百二十多次规模性游行、示威、集会,全国城镇和农村共有三百一十多万人次参加游行、示威、集会和上访。在这些游行、示威、集会中,发生了七十多次官民的街头冲突和一百多次冲击、占据市县政府机关大楼,并有焚烧、破坏建筑、车辆等恶性事件,致使近二百名公安、武警和机关干部受伤,被控以组织肇事和实施暴力的罪名而拘捕的民众高达上千人。

   另据新华社主办的《了望东方周刊》披露:全国去年共发生五万八千宗较大的社会骚乱事件,平均每日达一百六十宗,其中,冲击党政机关的事件也频频发生。这项统计显示,2003年的社会骚乱事件比2002年增加了15%,与十年前相比,更增加了七倍——不仅是发生频率的遽然增加,而且是规模不断扩大、冲突暴力度的急遽升级。

   城市游行、示威、集会抗争、诉求的主要原因为:(一)国企下岗、解散、合并,职工得不到合理补偿和安置;(二)群众合理权益和权利受到损害、剥夺,引发抗争和诉求;(三)社会反对党政、公安、司法部门腐败、滥权行径和活动;(四)社会贫富二极化,激起社会中下层抗争活动;(五)政府和有关部门对社会关注事件处理不当或处理不公,引发社会反弹。

   农村的游行、示威、集会的主要原因为:(一)地方政府部门损害、侵占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利益;(二)政府部门各种杂税,逼迫农民反抗;(三)克扣和拖欠农民民工工资;(四)抬高化肥、农具、种子价格;(五)强制农民无偿修建工程和强行征收农田。

   同时,一些地方如安徽、湖北、江西等省的农民已经成立了“自治委员会”和“农民代表会”等自发组织,不仅领导农民的维权运动,甚至要求公审和处决被称为“恶霸”的乡村干部。而且,许多知识精英和法律界人士加入农民维权,他们为农民提供文字、物质和法律服务,帮助农民公布维权诉求,向外界透露地方政府对农民维权的打压、对维权代表的迫害。比如,律师俞梅荪、李柏光,记者赵岩,学者张耀杰等人,一直在帮助福建农民和河北农民进行维权活动。

   最受媒体关注的大规模官民冲突事件发生在四川省雅安市汉源县,10月27日到11月7日,该县发生了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规模的民众集体冲击显政府事件。因不满政府的黑箱作业、强制移民和过低补偿,该县数万农民到大渡河瀑布沟电站静坐,阻止大坝截流。在与武警冲突中有农民被打死,多人受伤;愤怒的农民和当地学生举行近十万人游行示威,冲击县政府,捣毁设施泄愤,政府机关被迫停止运作,全县店铺关门,市场关闭。只有医院、邮局、银行开门。为防范事态扩大,四川省地方政府紧急调动万名武警包围汉源,再次引发严重警民冲突,据传有多人死亡,数人重伤,当地交通、通讯被切断,网络被管控。

   11月3日,雅安市政府不顾农民众的抗议而通告水电工程开工,上万名库区居民再次奔赴工地阻止截流施工,又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据《中国时报》报导说,已有两名公安死亡,工程汽车和载运公安的大客车各被烧毁一辆,甚至前去平息冲突的四川省省委书记张学忠也被近万移民控制。据BBC中文网报道,军警开枪镇压,7名农民被打死,四十多人受伤。也有其他境外媒体称有17人。政府已经把事件定性为“暴乱”,当地电视不时敦促极少部分犯罪份子自首,并呼吁群众回家。

   据《东方日报》报道,汉源事件已经引起中共高层的重视当局把汉源骚乱定性为中性的“大规模聚集事件”。11月8日,中央工作组到达汉源,工作组组长国务院副秘书长汪洋在汉源县村级以上干部大会上传送了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四点重要指示:1,群众的利益是大事,一定要把移民的问题解决好,在移民提出的问题和要求没解决前,瀑布沟水电站不复工;2,维护安定团结、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是解决问题的关键;3,要广泛听取人民群众的各种意见,要以群众利益为重,维护移民权益;4,保证国家重点水电工程建设,支持西部大开发。

   汪洋表示:群众阻止截流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移民群众通过各种渠道反映他们的意见是正常的,希望移民有什么话尽量说出来,并向政府反映,对这些群众一律不得追查。汪洋最后说:中央工作组是来帮助四川省委工作组解决问题和维护汉源的社会稳定的;问题不解决好,他不会离开。他还说:调来武警也是为了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而不是对付老百姓的。但是,当局在强调维护移民利益的同时,也将严惩趁机打、砸、抢、烧的犯罪分子。

   …………

   由于中共严控媒体和封锁信息,官方媒体上,依然是中国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甚至就是“太平盛世”,而在底层民间的反抗中、在通报危机的官方内参里和在境外媒体上,中国当下犹如坐在火山口上。最典型的就是“万洲事件”,事件起因看似偶然,而实乃愈演愈烈的官民对立之必然,正是长期官权霸道压抑下民怨之突然爆发,一次小冲突就能酿成数万人的群体抗议运动,足见民众对官权的积怨多么深厚和强烈,用“烈火干柴”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二、地基正在一点点下陷

   对于六四后十五年来的中国现状,西方国家大都既惊诧又困惑:经历了举世震惊大屠杀的中国,跛足改革下两极分化和政治腐败日益严重的中国,何以能保持十五年的经济高增长和社会稳定?

   的确,六四后的中国局势,使无数关于中共崩溃的预言破产,似乎后极权时代的寡头独裁体制,根本不必重建急遽流失的道义合法性,也不必修正跛足改革的策略和改变陈旧的政治制度,而只靠经济高增长的政绩和铁腕镇压就能基本上维持政权稳定。然而,首先在经济上,穿透作为改革橱窗的发达地区和中心城市的繁华表象,深入到更广大的落后地区和边缘城镇,人们看到的却是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的落伍;透过少数精英阶层的贪婪、富足、挥霍和腐败,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却是令人震惊的两极分化和社会公正的畸形残缺。其次,在政治上,在官方全力标榜经济增长、国力增强和国际地位提高等政绩时,政治制度造成的普遍腐败、两极分化和人权灾难,不断受到民间自发维权运动的挑战,也遭到国际主流社会的谴责和压力。再次,日益独立的个人及其民间力量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对官权压迫的承受力越来越低,对社会不公和自身苦难也越来越敏感,反抗性越来越强,必然导致自发的民间维权运动日益高涨。由此形成了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社会格局,党魁不断提出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新三民主义”也好,中共的意识形态主管部门不断淫威也罢,已经无法完全左右民间的道义偏好;管制媒体也好,加强封网也罢,官方也无法完全封杀民间的声音。也就是说,民间已经形成了相对独立的价值评判系统,正是在这种独立于官方评价系统之外的民间道义标准,不断地成就着名扬海内外的大陆中国的道义英雄,比如丁子霖、鲍彤、蒋彦永、高耀杰等人。

   从政权控制社会的有效性的角度看,独裁强权控制下的宏观稳定并不等于微观稳定,正如强盗资本主义下的经济高增长和少数人暴富并不等于整体繁荣一样。事实上,跛足改革已经让百姓付出巨大的综合代价,不仅是普遍腐败、金融黑洞、两极分化、环境破坏和道德沉沦,而且持续增长的巨大债务正在透支着中国老百姓的未来。所以,对于全力维持社会稳定的中共政权来说,中国现状是“宏观稳定而微观动荡”,金字塔式权力结构的地基正在一点点下陷,官方为了保住一党政权及其极少数权贵的私利,不惜依靠暴力、谎言和收买来维持稳定,这种恐怖秩序不是在建立稳定而是在积累动乱,不准表达导致的不敢表达不是认同而是积累怨恨。所以,独裁下的稳定,要么是万马齐喑和毫无活力的假稳定,要么是突然迸发的星火燎原之下的稳定灰烬。

   (一)民间的扩张

   在中共的强权控制之下,尽管全国性的有组织的民间反抗还难以发生,但跛足改革毕竟导致社会的灰色区域和个人的半吊子自由不断扩张,也就必然使民间维权的力量持续增强,全国各地的局部反抗每天都在发生;与此同时,媒体“打擦边球”的空间不断扩展,特别是借助于互联网提供的信息平台,民间获取信息和表达诉求的空间急遽扩大,民间维权的自发组织能力也随之提升。这种民间维权的扩张和持续,对于大陆的官方和民间而言,显然具有不同的意义:对仍然敌视民意的中共政权来说,无疑是社会失控的征兆,所以官方要严控时政信息和社会舆论,通过镇压和收买的软硬两手,尽量把来自民间的任何有组织反抗扼杀于萌芽状态;而对于日益成长的民间力量而言则是权利意识觉醒时代,是通过自发的主动争取来维护自身权益的时代。六四后,中国民间的反对运动和人道救助运动,从来没有间断过,而且其发言和行动已经完全公开化,其表现是多方面的:

   ——以丁子霖教授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的见证真相和寻求正义的运动,更广泛的为六四正名、抗议文字狱和要求政治改革的持不同政见运动,十五年没有中断过;

   ——法轮功学员和基督教家庭教会反对宗教迫害、要求信仰自由和组织自由的民间宗教运动;民间传道人被捕和坐牢的人数,比民运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要多得多;远志明拍摄的反映大陆家庭教会现状的专题片《十字架》光碟,在内地广泛流传,看过的人大都感到震撼;

   ——知识分子要求言论自由的运动;

   ——中共体制内的异见不断出现;

   ——私营业主阶层对市场公正和私产权保障的诉求;

   ——民间维权对国民的社会性权利的关注,即“孙志刚惨案”、SARS危机中蒋彦永医生的真话义举、高耀杰、万延海和胡佳等民间人士对爱滋病防治和爱滋病人及其孩子的人权的长期关注;

   …………

   但是,最具爆炸性的,还是底层维权运动。如果说,上述民间维权运动还是以知识群体为主,仅仅是民间维权冰山之一角的话,那么,底层弱势群体为了维护切身利益的自发反抗,才是大陆民间维权运动的主体和冰山。农民(包括农民工)和城镇失业者等弱势群体要求公平的权利和分配的维权活动,不仅每天都在发生,而且遍布全国各地,即便在广东、上海等经济发达的地区和政治中心的北京,也不例外。民众的请愿、游行、示威、上访,发出要求罢免不称职官员的万人签名信,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冲击基层政府,最激进的维权方式是来天安门广场自焚。三年前,发生在东北辽阳、大庆等地的工运,累计参加人者高达10万人,持续时间将近一个月。最近两年,各地发生的官民冲突更是此起彼伏,规模与频率更愈来愈高、抗议过程愈来愈暴力。当局的统计显示,去年的社会不安事件比前年增加了百分十五,同十年前相比,更增加了七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