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刘晓波文选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作者:刘晓波

   --------------------------------------------------------------------------------

   【大纪元10月8日讯】从2003年3月到2004年10月,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三岔湾村的农民,为了捍卫自己的土地财产,也为了获得公正的补偿,与榆林市政府的强制开发进行了长达一年半的维权抗争;而榆林市市政府高举著「收回国有土地」的尚方宝剑,依仗著手中握有的行政权力和镇压机器,对农民的土地进行非法征用,在遭遇农民的合法抵制之后,自2003年3月强行夺地以来,该市政府居然「执法违法」,近乎疯狂地开动镇压机器,先后五次出动大量警察对徒手维权的农民进行公开镇压,少则出动400名警察,多则出动3000名警察,前后抓捕维权农民近百人次,并向徒手村民开枪,致使50多人受伤,其中重伤27人。

   然而,三岔湾村民并没有屈服,一方面,他们为了对抗政府的野蛮镇压而团结起来,自今年5月底到10月4日,该村2000多名青壮年农民24小时坚守在村部大院,过著原始的集体性的共产主义生活。另一方面,他们以三岔湾村全体3600多村民及周边村庄15000多名村民的名义,在10月4日向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出《紧急呼吁书》。

   呼吁书事实确凿、层次分明、有理有据:

   说明了该村土地一向为村民所有,对此的官民认识「明确一致,界线分明」。而且,50多年来,各村为防沙固沙投入大量劳力,「终于把沙漠变为林地,不能一夜之间说是国有的就是国有的。

   说明了市政府成立该开放区不具有任何合法性,因为「到目前为止,农民没有查到中央、省批准成立该开发区的合法文件。」

   揭开了非法设立该开发区的腐败:负责该开发区开发的「实际上是一官办公司,宣布政府占有大部份股份。到目前为止,已产生严重的政府官员和干部私分股份,以及围绕该地出现的其他严重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

   痛斥该市市政府的毫无诚信:「政府承诺给农民的宅基地多次承诺多次背诺。」

   列举了市政府的单方面强买强卖和对维权村民进行的五次野蛮镇压。

   最后,「我们紧急呼吁胡锦涛主席立即干预此事,请立即派工作组调查这次镇压事件,调查确定2万亩林地的权属问题,调查设立『榆林市西沙开发区』的合法性问题,调查围绕开发区违规操作和腐败问题。」

   任何尊重事实和不抱偏见的国人皆会认定:这些村民的集体徒手维权,完全是合法合理合情的行为;他们写给胡锦涛的呼吁书,也是有据有理有节的诉求,充分展示出农民维权活动的正义、理性和坚韧。

   反观该市市政府及其开发商们,是多么贪婪的敲骨吸髓之徒:打著「收回国土」和「发展经济」的旗号,抢夺归村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靠手中的政治权力,不征询村民集体的意见,甚至连象征性的谈判和讨价还价都没有,就强制性地单方面征地,单方面定价,堂而皇之地发布规定:开发2万亩林地,补偿给农民的劳务费仅仅是每亩500元,而向开发商招商出让的地价则是每亩35万元,卖地价比补偿费整整高出700倍。

   再看该市市长、公安局长以及警察们,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先后五次出动大量警力,对徒手村民进行公开的暴力镇压。据村民的呼吁书列举:第一次镇压是2003年4月28日,出动400多名警察;第二次是2004年5月23日,出动700多名警察;第三次是2004年5月26日,出动近3000名警察;第四次是2004年8月27日,出动2000名警察,前后共有近百人次被抓。最为暴力的第五次镇压发生在国庆长假期间的10月4日,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和市公安局长杨勇亲自出马,指挥1600多名防暴警察包围三岔湾村,逮捕了30多名抵抗政府非法征地的该村村民,其中23名为妇女。在镇压和反镇压的过程中,警察居然对徒手村民开枪,致使50多名农民受伤,其中重伤27人。正如呼吁书所言:两年来的五次镇压,该村及周边村庄已经变成地地道道的白色恐怖地区。村民们包括许多党员村民,感到榆林地区成了被一些虎狼官吏割据、不受共产党领导的「土围子」。

   中共执政的55周年庆典,变成了三岔湾村村民的灾难。

   在这里,我们再次看到土地开放中屡屡发生的野蛮行为:强势的官权与资本结成利益同盟,强制掠夺民财和肆意践踏民权。而正是写在中共《宪法》中「土地国有制度」、官权至上的现行制度和官商勾结的制度化腐败、以及稳定第一和经济增长优先的政绩标准……赋予了政府性暴行以合法性。联系到十.一前后,中共的专政机关对来京上访民众的围追堵截和驱赶逮捕,所谓的加强中共各级政权的执政能力,不过是在邪恶制度庇护下,加强权力滥用和暴力镇压的能力。

   由此,能否尽快「还地权于民」、特别是「还地权于广大农民」,不仅事关基本人权的能否落实为法定权利,官权能否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而且事关能否改善官权太大而民权太小的极端不公的现状,遏制官商勾结的权贵集团对弱势群体的肆意掠夺。

   由此,固然,一直受损的民众还无法在短期内改变现行制度,但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和自发民间维权运动的扩张,越来越变成自下而上地争取民间权益和推动制度变革的基础性力量。

   我必须以高傲的愤怒,强烈抗议陕西省榆林市政府公然掠夺三岔湾村民的土地和镇压村民维权的野蛮行动!并要求按照司法程序调查榆林市市政府的征地和镇压的违法行为,对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和市公安局长杨勇以及相关责任者,进行公开公正的司法追究!

   我更应该以谦卑的姿态,向这些村民表示由衷的支持和敬意:他们不仅是必须加以平等对待的国民,也不愧为令人尊敬的维权斗士!

   2004年10月6日于北京家中大纪元首发

   10/8/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