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刘晓波文选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有一位与我辩论得面红耳赤的大三学生说:在中国,想有所作为就必须入党,这样才有机会在仕途上发达,才能手握大权,而只有手握大权,才能干事。入党有什么不好?当官或发财有甚么错?既能为个人及家庭挣得体面的生活,又能为社会作出超过一般人的贡献。

   中共生存方式与年轻学子相似  表面上看,他们的生存方式与中共的意识形态说教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但是,只要熟悉中共发迹史的人,一眼就会看出,中共的生存方式||夺权、掌权和维持政权||与这些年轻学子的生存方式有著内在的实质性的一致,那就是机会主义的「利益至上」和「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所以,「韬光养晦」、「胯下之辱」 「有奶便是娘」、「无毒不丈夫」之类的生存智慧,便成为他们为人处世的座用铭。而且,这些没有超验追求、没有道德底线的犬儒化的生存智慧,一以贯之于几千年的历史,从来没有真正改变过。所谓毛时代的共产理想在邓小平的实用主义「猫论」时代的衰落,被认为是毛时代与邓时代的主要区别之一,而在实际上,毛的生存策略和行为方式皆围绕著「权力」旋转,何时有过理想坚守和道义底线,毛的解放全人类高调并不妨碍他不择手段地整人杀人,甚至扬言不惜要为全球一片红而牺牲三分之一人类。

     换言之,无论是积极争取入党的大学生及其知识精英,还是体制内官员和下海商人,几乎无人在道义上真正拥护现行制度,而他们的实际行为却有助于现行制度的稳定。

     在分裂的人格中生活得悠然自在的现象,与整个社会的精神分裂症非常协调。小道消息、政治民谣和黄色笑话,成为六四之后大陆中国的一大奇观,既被用于人们发泄不满和抨击时政,又被用于饭局上的调剂气氛和松弛神经。中国真的已经进入了一个「调笑时代」,除了电视中的各类晚会、娱乐栏目、喜剧和小品之外,执政者和官场腐败成为最大的民谣和笑话的素材库,几乎每个人都能讲一段以黄色为调料的政治笑话,几乎每一城镇和每一村庄都有广泛流传的讽刺性民谣,它们才是大陆民众真正的公共语言,与官方控制的公开媒体上的语言形成了鲜明的对立:如果你每天只接受来自公开媒体的资讯,就会恍如生活在天堂里;如果你每天只汲取私下聊天的资讯,就会觉得这里是地狱。前者所描述的是一片光明,后者所呈现的则是暗无天日。而这些民间的资讯交换和传播无法在阳光下公开进行,只能在私人之间的小圈子里流传。官方的各类公开的和非公开的禁令构成正规黑幕制度,权贵们在黑幕中瓜分全民资产和搞政治阴谋;私下流传的小道消息是由恐怖统治造成的非正规黑幕,民众在黑幕中发泄不满和自寻开心;两种黑幕下的大陆人遵守著同一套规则,即正规制度下的潜规则。

     生活在巨大反差中的犬儒们并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私下里万骂唾弃的中共政权仍然稳稳当当,中共高官仍然在全民的私下诅咒中风光无限。每一个私人相聚的饭局,都是一次牢骚发泄和政治笑话的表演秀,有些嘲弄当权者的黄色政治笑话,在无数个不同的饭局上被反复演绎。如果说,苦难、抱怨、不公和不满,在社会底层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那么出自现存秩序的受益阶层(权贵阶层、各类精英和城市白领)的怨恨,就变成了牌桌上和饭局上的自我娱乐。牢骚和嘲弄,早已失去了匕首和投枪的锋芒,失去了真正的道义力量,随著饭局的结束而结束,丝毫不影响人们在公开场合中的另一种表演。这种民间娱乐类似毒品,具有麻醉的功能,人们陶醉在摔扑克牌和洗麻将牌的悦耳声音和饭局上的嬉笑之中,像消费商品一样消费著苦难、黑暗和不满。而笑过之后一切如故:要说谎时就说谎,要黑心时就黑心,要钻营时就不择手段 ......

     后极权大陆的精神景观既分裂又同一:体制内行为与体制外行为、官方语言和民间语言、公开表态和私下聊天、悲剧现实和喜剧表演之间的分裂,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但这分裂又奇妙地统一于犬儒化的生存方式之中,苦难现实被转换成小品化的民间娱乐,发泄不满转化为自我麻醉,嘲讽权贵退化为自娱表演。除了享乐和消费之外,似乎仅存的硕果只剩下「经纪人理性」的畸形发达:不择手段地谋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二○○四年九月十五日于北京家中

   ——转自《开放》(http://www.dajiyuan.com)

   9/29/2004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