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
刘晓波文选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星光正在谋杀--给小霞
·早晨--给霞
·烟与你--给多次宣布戒烟的妻子
·悼王小波--给为王小波写诗的霞
·给外公(晓波模拟刘霞)--给从未见过外公的小霞
·与薇依一起期待--给小妹
·一只蚂蚁的哭泣--给小脚丫
·梵高与你--给小霞
·你一直很冷--给冰冷的小脚丫
·艾米莉·勃朗特与我俩--给听我读《呼啸山庄》的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当邓小平在官方媒体中变成“中国改革之神”时,一个七品芝麻官的名字变成民间的“反腐英雄”——中共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因发表《县委书记穿防弹衣上班》的公开信而赢得了巨大的民间声誉。这种官方刻意营造和民间自发尊敬之间的巨大反差,不啻于民间舆论对官方导向的挑战:反腐书记的活生生亲历之所以深得民心,恰好凸现邓小平改革神话的破产:正是邓氏的跛足改革导致了愈演愈烈的腐败。

   当作为一把手的党委书记也对其辖区的腐败利益联盟无能为力之时,中国的腐败之愈演愈烈和积重难返变得到醒目的凸现。腐败分子之无法无天和猖狂厚黑,依赖于已经形成大大小小的腐败利益集团,已经由官商勾结发展为官商匪一体的“腐败托拉斯”。他们对反腐败的阻截也已经由分散的个人发展为高度组织化的网络,不仅是官场内部腐败网络的“官官相护”,而且发展为官场之外的“黑社会威胁网络”。不要说民间的反腐英雄屡遭报复迫害,就是官方的反腐清官也随时遭遇威胁。

   所以,当这位受到多年的人身威胁的反腐书记在体制内找不到出路时,他就不得不突破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而求助于网络媒体及其公共舆论的支持。

   黄金高信件曝光后:

   尽管,福州市当局恼羞成怒,给黄金高罗列了诸条罪状,如“不讲政治、不顾大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不懂法律、目无法纪,擅自弄权”,“个人主义恶性膨胀,用党组织之功为自己涂金”,“用扮演反黑英雄来掩盖自己失职”,“6年随身防弹衣,纯系子虚乌有,是编造威胁,欺骗舆论、自我炒作”等等……甚至把黄金高事件上纲上线为 “严重的政治事件”、“属于政治斗争”和“敌对行为”,说什么黄金高的行为将被西方和台湾的敌对势力、民运分子和法轮功分子等利用;还要求全市官员在“面对这场严重的政治斗争”时,“与省委、市委保持高度一致,旗帜鲜明、态度坚决,牢记使命、守土有责,……不让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海外民运分子、法轮功分子妄图搞乱福州进而搞乱福建、搞乱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图谋得逞。”

   尽管,在福州市当局对黄金高做出强硬指控之后,各大网站上的黄金高专题和相关言论纷纷遭到封杀,最早爆光黄金高投书的“人民网”上,现在已经看不到有关此事的报道和评论,强国论坛上的网友议论也被封锁;所有官方媒体和三大门户网站,也很难再看到“黄金高”的名字了。

   然而,官方的反应似乎并不完全一致。据东方日报导说:黄金高的公开信引起福建省高层的高度重视,已经于11日紧急召见黄金高商谈,公安部门还安排两名公安干警保护他。另据消息人士指出,中共福建省委代书记卢展工12日曾紧急与黄金高谈话,强调福建省委高度重视他所谈的情况,一定会彻查有关腐败弊端,并将确保其生命安全。现在,由福建省纪委、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开始对“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建设腐败案”进行调查。

   黄金高的信也在各级纪检部门内部引起震动,中纪委内部网站也进行转载和讨论。中纪委特约研究员邵道生12日撰文指出:“公开信”事件决不是偶然的,它是在当地官场的政治生态环境很严峻的背景下发生的,是在“官商勾结”组成的“腐败利益集团”非常猖狂的背景下发生的,必须坚决打击、彻底清除。中共最大喉舌的中央电视台经过几天的沉默之后,也于8月16日的《今日说法》栏目播出专题“让法律成为防弹衣”。该专题由黄金高寻求舆论保护入手,谈及对反腐人士的法律保护问题。这说明此事件已经引起中共高层的重视,也说明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下级与上级之间的微妙关系。

   更令人鼓舞的是公共舆论对黄金高的反腐投书的强烈正面反应。该信于8月11日见诸“人民网”后,立即被各大网站转载,引发出网络民意的巨大回响。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等官方网站迅速辟出专栏,让网民“畅所欲言”;《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东方早报》、《郑州晚报》、《南方都市报》等纸媒,也在该信见诸于网络的第二天、第三天纷纷跟进,或发表评论文章、或追访黄金高本人、或采访福建省有关部门……形成一股巨大“公共舆论潮”。最能反映真实民意的网络舆论对黄金高给予了罕见的支持。有媒体统计,在“反腐信”上网后的短短几个小时内,至少有10万多网民发言声援黄金高,对反腐书记居然要“穿防弹衣上下班”的遭遇表示出极大的愤慨。《南方都市报》派往福州市采访的记者报道说:福州市市民普遍支持黄金高的信,但也为他的前途和安全担心。一位离休老干部说:我以一个有着半个多世纪党龄的老党员的党性保证,黄金高绝对是一位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县委书记,只是生不逢时,让他担当了本不必担当的,才使他成了“反腐书记”、“反腐英雄”。如果中国共产党连这样正直的县委书记都保不了,就太让全国6000多万共产党员寒心了。但愿老天爷能保佑黄金高书记性命无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流泪的黄金高也不无自傲地说:群众送他的护身符会祈求神灵保佑他。

   在反腐败等民众关心的重大社会问题上,体制外的网络舆论监督的有效,恰恰凸现了体制内的黑箱监督的无效。近年来,网络舆论作为一种体制外的自发监督机制,对权力腐败构成了越来越有效的压力,以至于,这种自发的体制外舆论监督的巨大效力,使体制内的清官们得到有益的启示,他们的反腐败也有意利用公共舆论这一有效的监督工具,开始了对以往的体制内黑箱反腐机制的改变:不再仅仅依靠体制内的纪检、检查、公检法等机构,也不再仅仅求助于上级的保护和支持,而且还要求助于求助网络媒体和其他媒体,也就是求助于公共舆论所形成的体制外的舆论监督。尽管,这样的民间舆论监督离独立舆论监督的制度化还有遥远的距离,但它对于推动体制外的权力监督机制的逐步形成则具有开创性意义。

   近年来,自下而上的压力推动自上而下的决策的局面之出现,大都依靠网络民意所提供的基础性动力,网络民间的自发舆论监督正在渐成气候,改变着公共舆论监督空白的现状,并在某些局部问题上影响着高层决策和推动着制度变迁。这样的官民互动过程来自自发民意的推动,中国社会的渐进进步和局部制度创新的点滴积累,就形成于这一互动的过程。

   所以,我们有理由寄希望于民间维权的自发动力的不断扩张,不仅可以成为保护“反腐英雄”的防弹衣,而且能够逐渐变成“抵挡权力腐败”的防弹衣。

   2004年8月17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