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刘晓波文选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作者:刘晓波

   --------------------------------------------------------------------------------

   体制内异见重新崛起

   前不久,大陆著名记者卢跃刚公开致信共青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挑战中共管制媒体及其官员的霸道。卢跃刚在陈述自己写公开信的理由时说:赵勇的讲话表现出了「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小官僚的权力蛮横,「充满了教训、恐吓和无知。」他教训「中青人」要时刻牢记谁是《中国青年报》(以下简称「中青报」)的老板,他恐吓「谁要是不听话,随时随地可以滚蛋」,他无知于自由民主的理念和新闻人的理想主义。

   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北大新闻系教授焦国标公开发表批判中宣部的长篇檄文,青年干部政治学院新闻系主任展江教授公开致信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为「南都案」鸣不平。由此,也不能不让人想起作为中共党员和军医的蒋彦永先生,他在SARS危机期间和六四问题上的讲真话,已经被大陆民间视为良知英雄。想起老党员李锐先生在中共十六大期间曾公开提出政治改革和平反六四的建议;更想起了已故李慎之先生的开拓性作为,他作为体制内的部级离休官员,于一九九九年发表了引起巨大反响的《风雨苍黄五十年》,标志著六四后沉默了十年的体制内异见的重新崛起。自慎之先生发声以来,体制内的异见声音就再未间断过。进入二○○四年,民间维权运动的一种令人欣慰的进展,就是体制内的著名知识人接连向中共的言论管制发出挑战,且有越来越大胆尖锐之势。

   公开信透露的体制内信息

   在此文中,我不想用更多的笔墨赞美卢跃刚的良知勇气和专业素养,因为公开信本身比任何其他赞美都有力量。我更想谈论该公开信所显示出的极为丰富的体制内信息:从八十年代思想解放开始,中青报的从业者们如何自发地以实际行动参与新闻体制改革,比较深地介入了八九运动,而团中央几代书记处又如何尽量保护出格言论,以便把来自更高层的问罪对青年报造成的伤害降至最低。这说明了中共体制并非铁板一块,官员们也并非全都如赵勇那般蛮横无知,而是早已开始了内部分化,体制内的健康力量也决不可小视。

   该信透露的信息与我的八九记忆基本吻合。

   在八九运动期间,团中央系统及其中青报基本站在支持学生的一边:一,五月四日,北京新闻界曾有过一次要求新闻自由的著名大游行,公开打出「不要逼我们造谣」的横幅,并与学生的五四大游行队伍汇合,一起向新闻出版署递交「要求新闻自由和制定新闻法的公开信」,当时在信上签名的新闻人高达一千一百多人,参与其中的「中青人」不在少数;二,请愿过后的五月十一日,时任政治局常委的胡启立来到中青报,就中国新闻体制改革问题与「中青人」对话。此次对话与袁木等人同学生的对话完全不同,在知识界和学生中产生巨大的正面影响,成为八九运动期间官民良性互动的象征性事件;三,学生绝食后,中青报又是少数几家不断发出来自广场现场报道的报纸;六四屠杀后,中青报人又参与了抗议活动。可以说,八九运动期间的中青报是践行新闻独立的先锋,用当时中青新闻人的话说:我们第一次体验到做新闻的兴奋和责任。

   六四后,按中共的体制逻辑,中青报的所作所为,不仅是「严重的政治错误」,而且被定为「背叛党中央、支持动乱」也不为过,必将成为媒体界被整肃的重灾区。然而,即便在人人过关的大清查中,团中央高层也对中青报进行了保护,那些积极介入八九运动的中青新闻人得以继续留在报社中,并在九十年代成为中央级新闻单位中的开明报纸。卢跃刚等「中青人」也逐渐成长为大陆的著名记者。

   对此,卢跃刚在信中回忆:「十五年前,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一日,就是在六楼大会议室阁下讲话的地方,前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胡启立同志代表党中央来中国青年报就中国新闻体制改革问题与青年报人对话,而且当时无论是代表新闻界与中共中央高层对话,还是广场现场的报道,后来被定性为『政治导向错误』,问题严不严重?那时的团中央领导如果想投机或者自保,可以找到一万个理由对中国青年报高层和中层干部『落井下石』,而且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反弹。团中央没那么做。『六四』开枪以后,团中央一位主管书记来报社看望大家,也是在六楼大会议室发表讲话。我忍不住想先告诉阁下讲话的效果,那次讲话后,奇迹般地消除了青年报人对团中央的某些疑虑和抵触情绪,将心比心,互相理解,使得青年报人能在国难当头又前途难卜的情况下,与团中央风雨同舟,和衷共济。」

   上级和下级默契中渡过难关

   由此,我们能够看到推动中国新闻体制改革的主要机制:首先是优秀新闻人的新闻良知和职业素质,他们对新闻自由的不懈追求和社会责任的自觉担当,为中国的新闻改革提供了持续的内在动力;其次是党内开明官员的支持和保护所提供的外在动力,对新闻人的自发努力,他们在环境宽松时予以鼓励和支持,而在环境险恶时给予尽可能的保护。正是两种力量的良性互动,才成全了一种在灰色区域内扩展半吊子新闻独立和民间立场的局面。新闻人是通过「打擦边球」、「先斩后奏」的方式扩展言论空间,主管单位的官员以「阳奉阴违」,「重检讨而轻处罚」、「下不为例」等方式来保护下属,上级和下级就在这样的默契中安渡大难关。

   这样的互动也表现在八十年代的其他媒体上。比如以刘宾雁、王若水、胡绩伟、钦本立、戈扬等老一代为代表的新闻业者,他们追求新闻自由的努力,对言论开放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开拓作用。在他们的主持下,《人民日报》、《世界经济导报》和《新观察》杂志,成为领思想解放风气之先的传媒重镇。他们发动并参与了关于传媒的「党性」和「人民性」的大讨论,为政治改革和新闻自由大声疾呼,开启了媒体角色的历史性转变,即由「党的喉舌」向「人民代言人」转变。特别是《世界经济导报》,更是引领言论自由和政治改革之潮流的佼佼者。该报在中共十三大后,发表了一系列著名知识分子大声呼吁政改的文章,又在一九八九年的多事之春,组织悼念胡耀邦的讨论会,积极介入伟大的八九运动。

   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当代中国新闻改革的有功之臣,一是由于他们本身的内在新闻良知的觉醒,二是由于党内高层开明派所主导的改革大势以及对他们的具体保护。反自由化之前是胡耀邦、朱厚泽的保护,反自由化之后是赵紫阳的保护。而在六四之后,这些失去高层保护的优秀新闻人,不得不为坚守新闻良知付出沉重的个人代价,或至今流亡国外,或被排挤到边缘和受到监控。遭遇最为悲壮的《世界经济导报》,在八九运动初期即被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强行查封,编辑部人员也先后受到严厉整肃,主编钦本立在病床上被开除党籍并悒郁而终,该报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张伟国至今流亡美国。

   中国新闻史的迫害个案

   试想,如果当年的上海高层也像团中央的高层一样,不是落井下石而是雪中送炭,或者采取稍微柔和一点的处理方式,比如,不在钦本立先生的病床前宣读整肃决定,《世界经济导报》及其报人的命运决不会如此悲惨。然而,八九期间上海市委的作为,也已经作为新闻迫害的典型个案而载入中国新闻史。

   最近,广东高层对开明报纸《南方都市报》的严厉打压,也破坏了以前的历届广东高层保护开明媒体的一贯政策,而使经过多年积累才建立起民间声誉的南方报业集团遭遇了接二连三的严厉整肃。特别是对《南方都市报》的整肃极为卑鄙和凶狠,已经远远超出了「行政整肃」的传统范围,而开始进行司法构陷,不但扼杀了报纸本身的开明取向、瘫痪了媒体的舆论监督功能、阻止了媒体改革的进程,而且把有良知有能力的优秀新闻人打入黑牢,是对本来就稀缺的新闻人才的严重戕害,也是对民众知情权的肆意剥夺,再次创下了地方当局打压本地媒体和迫害人权的恶劣先例。

   颠覆「官本位」的意识

   在「喉舌」角色的束缚下,中国的严肃媒体如何追求新闻独立和民间立场,如何在新闻的「人民性」和「党性」之间、「第四权力」和「御用喉舌」之间取得平衡;如何在微妙而危险的平衡中,尽量淡化「喉舌」色彩而加重「独立」、「民间」的色彩,已经成为中国新闻人的最大苦恼,也是对新闻人的良知和智慧的考验:即在既定的外部环境下,如何把新闻做到最好。在新闻人的自发努力和开明官员的保护之间,前者提供改革动力,后者提供宽松环境。媒体人越是具有骨气和智慧,越敢于巧妙地向蛮横的言论管制说「不」,越能够利用专业特点成为「打擦边球」的高手,开明官员的保护就越有抵挡蛮横力量的底气。

   卢跃刚敢于公开叫板主管部门的常务书记赵勇的深层自信,从正面说,来自他本人的新闻良知和历史责任感,也来自报社同仁的民意支持,更来自中国必将走上新闻自由之路的大势,甚至来自新闻人对开明官员的期待。从反面说,则来自对失道寡助的「小官僚」那种霸道面孔的蔑视。比如,公开信的遣词造句中,透出了一种颠覆「官本位」意识和不屈从于「官本位现实」的力量,一种新闻人的内在自信和内心明亮:作为无权者,我们虽然无法阻止整肃报社、撤职甚至开除,但新闻人起码可以向强权者发出这样的警告──制度的蛮横和邪恶在道义上决不能畅通无阻,官员个人的作恶也要付出长远的名誉代价,历史的耻辱柱上已经为所有作恶者准备好了位置。

   正如卢跃刚在信中所言:「总结起来,我们无非是在大动荡时期头脑冷静,坚持了职业的标准和操守,坚持了新闻媒体在信息传播过程中应该有的角色。当然,还有一点私心,就是不愿意在历史的进程中同流合污,留下恶劣的记录,哪怕我们可以在『工具』和『喉舌』的挡箭牌下不承当任何个人的责任。其实,这不仅是个人的职业准则,也是社会道义的要求,更是对历史后果的警惕。」

   新闻人反对新闻管制的象征

   如果联系到自去年崛起的民间维权运动,卢跃刚致赵勇的公开信,就不仅仅是一个报社的一个记者对其主管官员的不满和抨击,而是大陆新闻人反对新闻管制和追求新闻自由的象征,是整个民间维权运动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再次凸现了「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社会格局。

   所以,即便是精于为官之道的高官们,在面对其下属们讲话时,类似赵勇这样蛮横而弱智的官员,也已经不多见了,所谓「不干脏活」已经成为当下官场的潜规则之一。现在,因卢的公开信,过去在民间默默无闻的赵勇先生,真的出名了。卢信在多个民间网站上皆有极高的点击率,多个民间网站上出现了赵勇的照片,90%以上的跟贴是对卢的支持、褒扬和对赵的反对、贬损。于是,「干脏活」的小官僚赵勇,通过进入公共视野而被录入中国当代新闻史的「丑闻录」中。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