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刘晓波文选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瓮安事件”的启示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爱情、思想与政治——读《海德格尔传》和《汉娜•阿伦特》
·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当杀手变成大侠
·改革时代的新启蒙----以西单民主墙为例
·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杜导斌案——湖北警方的卑劣
·瓮安民变所凸显的政权合法性危机
·官权的暴力统治与杨佳的暴力复仇
·奥运前的政治恐怖
·迎着西伯利亚寒风而立的橡树——悼念反极权的伟大思想者索尔仁尼琴
·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开幕式-独裁美学的精华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在一党独裁权力之下,政治的存在和运行仅仅为了权力,再无其他目的;国家或民族的存在,仅仅是权力行使的合法藉口,再无其他价值。在独裁之下的人们,仅仅为了活著而活著,也再无其他价值诉求。
   
   如此活著,过去活在共产狂热的愚弄中,现在活在小康承诺的收买中,过去和现在,活在人性沙漠里。
   

   中国人作为人,活得毫无尊严,也就活成恐怖秩序的工具,再无本身的价值!
   
   毛泽东教导国人:「永做革命事业的螺丝钉!」无论是毛时代的投身革命,还是邓时代的逃避革命,国人选择的都是「做独裁机器的螺丝钉。」
   
   活著,活得机会主义,沉溺于不择手段的厚黑人生。
   
   活著,活得心口不一,热衷于人格分裂的犬儒策略。
   
   活著,活得冷漠麻木,习惯了自私的旁观。
   
   活著,活得长跪不起,满足于被恩赐的面包。
   
   活著,活得轻浮平庸,追逐著小品化的调笑。
   
   活著,活得只能流下屈辱的泪;一种道德羞耻感,未泯的良知在沉默中死亡。
   
   活著,活得只能屈膝低头;一种道德无力感,已经不相信还有良知和正义及其力量。
   
   活著,活得不能不如此;一种道德无奈感,是机会主义对良知的吞噬。
   
   活著,活得聪明圆滑,先出卖自己的良心,接著出卖有良心的英雄,最后出卖承担罪恶的耻辱感。而一个没有耻辱感的人和民族,会活得很快乐。
   
   在这些「活著主义」的辩护中,人的属灵性和精神性已经退化,而动物性和物质性极端膨胀,把人变为单一的动物人;信仰和神圣已经贬值,而沦为肉欲的奴隶;同情心和正义感已被阉割,而变成冷酷计算的经济人;甚至,就连平常心也成奢侈,
   
   当肉体的存活与属灵的尊严相冲突时,如果仅仅为了活著而下跪,我们活得再滋润再小康再白领再酷毕,也是行尸走肉;如果为了尊严而挺直,我们活得再艰辛再清贫再受难再危险,也是高贵生命。
   
   然而,中国人经常会自问自答:人需要尊严和良心吗?理想、良心、同情、正义感、耻辱感……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钱花,空谈误国误人!而能当饭吃的,只有苟且偷安和无耻厚黑。
   
   固然,没有实力支撑的正义是无力的,但没有正义支撑的实力却是邪恶的。在正义的无力和邪恶的实力之间,如果大多数人选择实力,邪恶就将永远是虎狼,人类就将永远是羔羊。
   
   然而,人类有徒手耶稣战胜佩剑恺撒的神迹示范,那是被爱提升的义;有甘地、马丁.路德.金的徒手反抗的胜利,那是义战胜力的历史正果。
   
   所以,耶稣成为殉难的榜样:面对权力、财产和美色的诱惑,耶稣说「不」;面对被钉十字架的威胁,耶稣仍然说「不」。
   
   更重要的是,耶稣说「不」时,没有以牙还牙的仇恨和报复,反而满怀无边的爱意和宽容;没有煽动以暴易暴,反而坚守非暴力的消极反抗,一边驯顺地背起十字架,一边平静地说「不」!
   
   不论世界变得多么世俗化实用化,有神子耶稣在,世界就有激情、奇迹和美。
   
   1998年8月于大连教养院(http://www.dajiyuan.com)
   
   7/18/2004 9:11:06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