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刘晓波文选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第三次朝核六方会谈,尽管作爲主角的朝鲜与美国都有所让步,但是,由于朝鲜提出的“冻结”方案,已经超出了美国让步的底线,会谈最终还是无果而终。

   那麽,问题的征结在哪?是美国过于霸道、太过强硬?还是朝鲜顽固不化、坚持核讹诈立场?

   在我看来,主要责任在朝鲜。

   首先,参与六方会谈的五方都一致声明,朝核问题的最终目标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而惟有朝鲜一方的目标与之恰恰相反,多年来,金正日都是用核讹诈来对付世界,不仅要挟美国,也同样要挟中、日、韩等周边国家,平壤提出的所谓“美国威胁”,不过是其核讹诈外交的藉口而已。君不见,当此次六方会谈没有满足朝鲜的要求时,金家政权又拿出讹诈的老套:除非美国同意其“冻结”提案,否则就要试爆一枚核装置。

   其次,美朝提出的具体方案相距太远,根本无法达成任何协定。

   朝鲜此次提出的“冻结”方案开出了太高的要价:1,美国应该协助提供200万千瓦的能源,2,把朝鲜从支援恐怖分子的国家名单上删除,3,取消对平壤的经济制裁和禁运,4,放弃对朝鲜的敌对政策。只有满足了以上要求,平壤才会冻结核计划。朝鲜之所以如此叫价,一是曾经尝到过核讹诈的甜头,想在谈判桌上故伎重演;二是想以此影响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金正日不想让布希通过朝核会谈来收取竞选之利。

   而美国提出的条件核心仍然是“完全、可核查、不可逆转地消除朝鲜核计划”,只不过在形式上做了具体的调整:1,在三个月的预备期内,朝鲜停止并解除核武器及其原料。2,接著要永久性、可核查地消除朝鲜的核计划。3,除非朝鲜彻底解除核武装,否则的话,美国不会提供援助和安全保障。4,如果朝鲜自行开始核冻结计划,中、日、韩、俄开始爲朝鲜提供援助,美国不参与,但不会阻拦。

   显然,二者之间有著本质的差异,“冻结”不过是核讹诈的缓和版,是否冻结、冻结多长时间、是否又自行解除并恢复核计划,就要看国际社会是否满足其要求。在会谈中,朝鲜反复威胁说:如果美国不接受其新的“冻结”方案,平壤就要恢复核计划。更过分的是,如此无赖的方案却开出惊人的要价,这是美国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参与会谈的其他四方,特别是作爲东道主的中国,当然希望美、朝双方的立场有大的松动,以期达成某些成果。

   问题是,即便美国满足了朝鲜的要求,金正日政权的冻结保证能够兑现吗?我想,参与会谈的其他五方皆没有完全的把握。因爲,从更深层背景来解读六方会谈,凸现的正是国际政治的无奈。

   一个在国内饿死了上百万百姓,在集中营中关押著二十多万犯人,致使大量朝鲜难民不惜冒著被遣送的危险,穿越中国而逃向南韩。然而,这样的政权,却养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军队,生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从事国家性的贩毒、绑架、走私、印假钞,向其他独裁国家出口核技术,反复用核讹诈来要挟国际社会,一贯玩弄出尔反尔的无赖手段……

   毫无疑问,金家政权之邪恶比萨达姆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当今世界的邪恶之最,布希指控其爲“邪恶政权”,不过是说出了有目共睹的事实而已。所以,就连默认金家政权的中共,也不希望金正日手中握有核武器,才全力促成六方会谈。

   然而,国际政治的现实又是如此令人无奈。集各类邪恶于一身的金家政权,居然也是联合国的会员国,难道不是对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最大亵渎?那些还与这样的政权称兄道弟、或以绥靖主义纵容邪恶,岂不是助纣爲虐?同时,在国际政治中,“搭便车”的国家又是如此之多,特别是欧洲的某些民主大国的无所作爲,也极大地限制了强大如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的行动能力。所以,面对无赖之最的金家政权,美国也只能基于现实权衡而与之谈判,却拿不出有效遏制的国际性方案,难道不是自由同盟的最深耻辱?

   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已经进入载人入太空和网路游全球的全球化时代,但国际社会的合力却无法阻止一个邪恶之最的政权继续作恶。这样的全球化,难道不是人类之耻?

   2004年6月27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爲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

   ——转自《观察》

   6/27/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