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
刘晓波文选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被誉为“平民总理”温家宝,喜欢在公开讲话时吟诗言志。特别是在谈及港台问题时,温总每次开口必有诗句出。而每次出口皆会为献媚者提供机缘。

   近日浏览网络,就见到一篇这样的献媚之作。

   去年六月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首次访问香港,在演讲中引述晚清著名外交家和诗人黄遵宪(字公度)的一首诗:“寸寸河山寸寸金,侉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

   2003年7月9日,《东方日报》刊发一篇诗评,作者是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宋小庄,该文虽短,却下了一番考证功夫,先是赞美该诗作者黄遵宪如何具有反对民族压迫和列强侵略,坚持民族气节和光复中华的精神,之后又罗列了康有为、梁启超、廖仲恺、苏曼殊、朱执信、孙中山等广东出来的爱国者,来加强温总以爱国主义感召港人的主题。

   宋博士评论道:以诗言志,温家宝总理鼓励香港同胞以杜鹃啼血之情热爱香港、热爱祖国,以精填海之心建设香港、建设祖国,又间接阐释及弘发了邓小平以爱国者为主体治港的理念。

   宋博士还说:温总理引黄诗,恐怕对中央政府驻港不同机构人员也有寄期之意。

   谁都能看得出,宋博士搬出这么多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杰出人物,显然是一种铺垫,为的是突出“温家宝总理引诗之期望”的主题,极为巧妙地向新朝总理献媚,其歌功颂德的笔法,近承毛时代的杨朔、刘白羽、魏巍的颂德散文之风,远接汉大赋之华丽铺排的遗风。

   众所周知,毛泽东喜欢舞文弄墨,一班文人借评毛诗向独裁者献媚,成为毛时代的流行景观之一,其领头羊是流氓才子郭沫若。到了改革时代,个人崇拜的降温和邓小平的实用主义,很少靠吟诗来明志或作秀,所以评诗式献媚逐渐淡化。及至第三代江核心主政,江太爱“文艺”且又多才多艺,太想借此树立个人的诗人政治家形象,其即兴诗情的勃发想不抒发都挡不住,“诗言志”的古训再次成为党魁的个人偏好,或自赋或引用,不分场合地吟诗言志。尽管,也有不少用评诗的方式攀附江核心的帮闲者,上海市还把江诗选进了中小学课本,但人们对个人崇拜已经深恶痛绝,在互联网上,江诗每出一首,必然被民间作为政治笑话来嘲讽挖苦一番。

   新总理温家宝也以务实低调著称,但他也嗜好在公开发言中吟诗明志,就任总理的第一次记者会上,他就背诵了“苟为国家生死已……”的诗句,以示自己继承朱鎔基的“死而后已”的遗风。在谈到两岸关系时,他又背诵台湾老报人的诗句,表示两岸之间血浓于水的手足深情。记者会后,也有众多好事者以评诗来评价新总理。

   现在,胡温体制似乎颇得主流知识界的青睐,急欲出头者继承了郭沫若的遗风,以评诗来献媚于当朝新贵,尽显宋博士的渊博和敏锐。

   虽然,法学专业的宋博士也爱舞文弄墨,颇有点不务正业之嫌,但在中国,知识精英们要想“学而优则仕,禄在其中”,成为“暴发户式高级幕僚”,本专业学问的深浅高低还在其次,关键是要练就一套精湛的献媚术,才是最大的正业。

   2004年4月19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