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刘晓波文选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星光正在谋杀--给小霞
·早晨--给霞
·烟与你--给多次宣布戒烟的妻子
·悼王小波--给为王小波写诗的霞
·给外公(晓波模拟刘霞)--给从未见过外公的小霞
·与薇依一起期待--给小妹
·一只蚂蚁的哭泣--给小脚丫
·梵高与你--给小霞
·你一直很冷--给冰冷的小脚丫
·艾米莉·勃朗特与我俩--给听我读《呼啸山庄》的霞
·捕雀的孩子--给霞
·你·亡灵·失败者--给我的妻
·凶手潜入--给霞
·和灰尘一起等我--给终日等待的妻
·狱中的小耗子--给小霞
·贪婪的囚犯--给被剥夺的妻子
·渴望逃离--给妻
·对玩偶们诉说--给每天与玩偶们游戏的小霞
·从上帝的手中--给妻
·玛格丽特·杜拉斯致刘霞--一个曾经爱过黄皮肤男人的白皮肤老女人给一个黄皮肤女孩的遗书
·一封信就够了--给霞
体验死亡
·体验死亡(北春、2000、7)—“六•四”一周年祭
·给十七岁—“六•四”二周年祭
·窒息的广场—“六•四”三周年祭
·一颗烟独自燃烧—“六•四”四周年祭
·从一块石头的粉碎开始—“六•四”五周年祭
·记忆—“六•四”六周年祭
·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六四”十周年祭
·献给苏冰娴先生─“六四”十一周年祭
·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
·我身体中的六四—六四十二周年祭
·六四,一座坟墓—六四十三周年祭
·在亡灵目光的俯视下─“六四”十四周年祭
·六四凌晨的黑暗—六四十五年祭
·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
·“反腐”反到儿童心灵的荒唐政权
·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自由灵魂的飞翔竟如此美丽—— 献给卢雪松和艾晓明
·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超女”的微言大义
·“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人权高级官员来了,警察又上岗了
·为屠杀而屠杀的野蛮之最
·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中俄军演 与虎谋皮,后患无穷(1)— 评中俄之间的伙伴关系
·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9•11四周年祭
·一个赵燕和170名华工的天平
·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狂妄成精的李熬
·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声援艾晓明 谴责黑社会
·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新闻良知再次挑战新闻管制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在黑金吃人背后——为矿难中的无辜死者而作
·就师涛案致雅虎公司董事长杨致远的公开信
·公民不服从运动在中国的前景
·小品化舞台上的“伪民腔”
·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入宪下的人权迫害

   在大陆媒体上,也在诸多海外媒体上,中共两会的一大亮点是「人权入宪」。现在,修宪提案还未提交大会讨论和表决,高官及其精英们已经开始谈论首次人权入宪的重要意义了。他们不但要列举中共政权在改善人权方面所取得的诸种成就,以证明「当前是中国历史上的人权状态的最佳时期」,而且要把人权入宪与亲民路线联系起来,以凸现胡温新政「制度创新」。为此,新华网还做了一个关于人权入宪的网络调查,列出五大类问题,每类问题下列出若干个选项。 由此可见,中共现政权已经把人权入宪作为凸出政绩加以宣传了。

   然而,就在温总理对全国民众许下以上温情诺言的同时,也在代表们即将审议和表决修宪提案的同时,现实中发生的却是「敏感时期」的打压政策,对基本人权的野蛮侵犯:

   1,对言论自由的侵犯:中共有关部门再次颁布了控制互联网的新规定,禁止网民在网上刊登未经政府许可的独立报导和敏感时政的评论,特别是不准谈论涉及社会黑暗面的敏感话题,不准在网上发表与中共领导相抵触的文章,不准议论中共领导人。还开始了新一轮对网吧的整顿。于是,所有媒体和网站被要求自律禁声,网吧也受到严格清查,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自不必说,许多民间网站的BBS也突然消失。甚至,就连政治异见人士王有才被释放,也是偷偷送上赴美飞机了事。

   2,对人身自由的侵犯:被政权列入黑名单的敏感人士皆被严控,家门口有警察站岗,出门有非法的跟踪,朋友来访也要受到无理的盘查和限制;比如,对被判8年徒刑的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的监视,居然在她家的门外设立岗亭;因拆迁问题而多次上访的北京市民华惠棋被严密监管,不仅出门受阻且遭警察殴打;异议人士张纯珠被警察带走,拘禁在郊区昌平县的一个小旅馆里;被捕的基督徒徐永海的妻子李姗娜,在家中给残疾友人输液时,被警察砸门威胁她不准救治病人。

   3,对民众申诉权的剥夺:北京的上访村被严密封锁起来,赴京告状的郑恩宠妻子再次遭到上海有关部门的绑架,回到上海后遭到软禁;上访递呈子的河北农民在北京被唐山警察逮捕,帮助上访者的律师俞梅荪被追得四处躲藏;还有一名来京上访的老年男子, 举起一幅上面用红漆写著「死」字的白布大声喊叫,在人大会堂北侧抗议被抓走。

   这一切,既延续了去年频繁的文字狱、逮捕上访者和压制民间的修宪讨论等侵犯人权的行为,也是中共官方的一贯的统治策略,即在所谓的「敏感时期」实行严控。

   在号称最能代表民众利益的两会期间,在即将把「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写入宪法之时,中共政权却封杀民众的知情权、言论权和申诉权,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对中共承诺的「保障人权」,无疑是莫大的反讽。

   亲民口号响彻灯火通明的大会堂,恐怖政治却伸向会场之外的每个角落。

   如此荒谬的悖论再次凸现了独裁制度下的冷酷现实:无论是中共官方的言词变化,还是当局在某一个案上的开明姿态,皆改变不了「党权至上」的制度现状,机会主义的执政方式和口惠而实不至的言行不一,已经成为中共现政权弥补合法性匮乏的常态做法;无论怎样修宪,「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中国特色的法制现状。权钱结盟的强势集团对弱势群体的肆意剥夺和野蛮侵害,专政机关对不同政见的封锁和镇压,绝非漂亮的人权说辞所能掩盖。

   无怪乎有网友撰文质问:「对人民的疾苦和呼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还开甚么鸟会?……到底以人为本,还是以人为草?」

   2004年3月8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