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刘晓波文选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北省公安厅应该作出进一步澄清

   2月17日,新华网发布了湖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就杜导斌案作出的说明。该说明的主旨是向社会交代以「煽动颠覆罪」逮捕杜导斌的合法性,并说「杜导斌对其涉嫌的主要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然而,即便我们暂时搁置关于「煽动颠覆罪」是否有违宪法第35条的言论自由条款的辨析,也搁置关于何谓「煽动颠覆罪」的歧见,而仅就新华社稿件中所公布的证据及其指控而言,由于湖北公安厅新闻发言人提供的证据和提出的指控都过于简单笼统,不符合法律要求的程序公开和证据确凿的标准,因而也就无法服众。所以,湖北警方有必要向公众做出进一步澄清。

   湖北警方指控杜导斌「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进一步指出:「事实表明,杜导斌的行为并非履行公民的正当权利,善意地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提出批评,而是恶意地采取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国的《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仅就支撑以上指控的证据而言,在通读湖北警方新闻发言人的发言后,任何稍具法律常识的人皆会产生疑问:就凭短短的几十个字,如何能够在法律上证明杜以「恶意」进行「造谣诽谤」,进而触犯了《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

   湖北警方把杜导斌的28篇文章和与境外勾联并接受资助作为指控杜涉嫌「煽动颠覆」的主要证据,而据杜导斌的律师莫少平先生说:无论从主观动机还是客观效果上看,杜的28篇文章都没有「煽动颠覆」;杜与境外的联系也仅仅是作者与媒体之间的关系,杜从境外得到的钱不是资助,而是杜的正当劳动所得──稿费。杜的妻子也证实:她的丈夫收到的境外支票都是稿费。

   所以,为了保障人权和司法公正,也为了尊重民众的知情权,湖北警方起码应该进一步公布以下证据,并对其指控做出合法解释:

   1,公布杜的28篇文章,并指出这些文章中的哪些具体段落和文字涉嫌「煽动颠覆」,以便让公众了解杜到底写了些甚么。

   2,杜究竟与那些境外的「机构、组织、个人相勾联」?这些机构和组织是何种性质?这些个人究竟何人?是否被中国法律认定为「敌对者」?如果是,也要出示如此认定的证据。杜导斌的境外所得是稿费还是资助?如果是资助,究竟接受了谁的资助?多少资助?杜利用这些资助做了甚么?

   3,既然「杜导斌对其涉嫌的主要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请公布杜的供述和辩解,以便澄清杜是如何「供认不讳」,否则就是违法的单方面指控。如果杜仅仅是承认28篇文章是他所写,而并没有承认自己的写作及其内容是涉嫌犯罪,那么湖北警方不仅歪曲了基本事实,故意对公众进行误导,而且大有「未申先判」的违法之嫌。

   4,警方是如何获得以上证据的?因为这涉及到警方取证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5,对以上证据与「煽动颠覆罪」的法律关系做出具体而明确的合法解释。

   如果没有以上证据的出示,公众就有充分的理由质疑:湖北警方在办理杜案时是否遵守了法定程序?在没有确凿证据或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湖北警方是搞「欲加之罪」或「主观定罪」,也就是滥用执法权力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

   2004年2月18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