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
刘晓波文选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瓮安事件”的启示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爱情、思想与政治——读《海德格尔传》和《汉娜•阿伦特》
·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当杀手变成大侠
·改革时代的新启蒙----以西单民主墙为例
·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杜导斌案——湖北警方的卑劣
·瓮安民变所凸显的政权合法性危机
·官权的暴力统治与杨佳的暴力复仇
·奥运前的政治恐怖
·迎着西伯利亚寒风而立的橡树——悼念反极权的伟大思想者索尔仁尼琴
·独裁不变,谣言不止!
·开幕式-独裁美学的精华版
·作为体育盛事的北京奥运
·金牌崇拜与独裁民族主义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铁窗中的感动——狱中读《论基督徒》
·超越始于恐惧
·杨佳案戳破奥运自信泡沫
·“结石儿”死于制度之癌
·中宣部也是毒奶粉泛滥的罪魁
·中共奥运战略的金牌综合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为暴君毛泽东招魂?

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各路毛派借助官方的招魂而大出风头。

   向暴君献媚为独裁党招魂

   中共现政权及其喉舌展开一系列大规模的纪念,党魁胡锦涛率全体政治局常委,去老毛纪念堂向其坐像三鞠躬,又到瞻仰厅瞻仰毛的遗容,「共同缅怀毛泽东同志的丰功伟绩」;随后,寡头们又出席「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座谈会」,胡锦涛发表讲话,把一代暴君称为中共的骄傲,中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同时,军头江泽民又找到露脸的机会,出席「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型音乐会;此前,现任常委们也都参加各类纪念活动。实际上,毛仅仅是中共的护身符,所谓「建国有功」,也不过是夺权有功而已,对于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毛无疑是历代暴君之最,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而独裁党如此高规格地纪念毛,既是为了缓解现政权的合法性危机,也是胡温体制扩张自身的党内基础的策略。频频利用毛的亡灵来说事,已经成为胡锦涛的家常便饭。

   从十年前的毛百年诞辰就知道可以借毛的亡灵大赚的商家,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把一生致力于消灭商品经济的老毛作为「名牌商品」四处叫卖,引进了商业策划人,以纪念活动作为市场:晚会、出版、旅游、论坛……「涉及金额高达数亿元以上」。第一套纯金版《毛泽东诗词手迹》已于二○○三年十一月亮相发售,国内绝版发行五千套,每套价二万元,可谓空前规模。还有专门探讨毛思想的「商业价值」的座谈会。近几年靠「卖毛」而名利双全的「新左」们,也觉得毛思想「完全也是支持商业社会和商业人生的」……

   由此可见,祭奠毛的亡灵,不过是为独裁党招魂,为狂热的民族主义壮色,为毛遗产的既得利益者作秀,为资本家们做卖点。在中共政权主导的「政治正确」之下,即便在中共已经否定了大跃进和文革之后,对暴君亡灵的评说仍然充满了独裁式的歧视:能够大声发言者都是毛泽东及其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毛泽东和毛时代的无数受害者,特别是死于毛时代的无辜亡灵们及其家人的声音,却完全被排除在评毛之外!

   我们听不到在镇反、三反五反中被镇压的人们的呻吟,看不到胡风的家人和上千受牵连者的影像;我们听不到五十万右派及其家人的诉说,看不到大跃进时代死于非命的三千万人的冤魂;我们听不到文革中的无数受害者及其家人的回忆,看不到千百万被糟蹋了青春的知青的面容,更不会听到林昭、储安平、遇罗克、张志新、顾准、王申酉……等付出惨烈个人代价的异见者及其家人的声音,甚至连高岗、彭德怀、刘少奇等党内权争的牺牲品的家人的声音也被压制;也没有对毛泽东深有研究的李锐先生、单少杰先生、高华先生的声音;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先生的回忆录长期被拒之于国门之外;毛时代的笔杆子姚文元的回忆录也在封杀之列……同时,近年来打着毛的旗号走上街头维权的弱势群体,非但得不到毛的恩惠,反而不断遭到中共当局的镇压。君不见,扛着毛泽东像上街的辽阳工潮的领袖们已经被判刑,即便身患重病也不允许保外就医。

   毛泽东,作为中共独裁制度的奠基者,不论其罪恶多么深重,其思想多么落伍,也不论现在的权贵们多么言不由衷,只要独裁制度不变,中共及其既得利益者们,就要在公开祭奠暴君阴魂的同时,把毛时代的冤魂们封锁在暗狱之中。

   毛家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与受害者的禁声失语相反,此次毛泽东热的特色之一,就是与毛沾边的人——毛家的儿女、儿媳、女婿、孙子、外孙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及御用研究人员——几乎倾巢出动,赶场似地出席各类活动,座谈会、大型晚会、电视访谈、网络聊天,文献片首映式、图书首发式、签字售书……他们在把暴君塑造为「伟大领袖」之外,还想在生活细节上塑造「慈父仁夫」的凡人形象,意在用所谓的「人间毛泽东」来掩盖其罪行,而全不管毛的行宫遍布全国,毛在紫禁城后宫里的淫荡生活。毛的家人还通过中共喉舌,大肆渲染毛的清贫,毛家为中国革命牺牲了六位亲人,还自夸「伟人子孙」的简朴低调的生活,似乎毛家人多么清廉。毛家子女通过各类媒体反复强调毛的律子之严,声称毛对孩子的要求是「夹着尾巴做人」。还有媒体真把李讷当成失业工人或农民,为了力挺李讷的艰苦朴素,居然说什么她无钱看病。其实她仍然是政协委员,享受高干待遇。

   毛家人的不诚实在于:他们并没有告诉国人,毛泽东不仅自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而且让毛家人滥用来自他的绝对权力。仅就文革时期而论,毛家人一个个身居高位,无所顾忌地滥用权力,曾经何等风光。毛夫人江青自视为一代「女皇」,其骄横跋扈已有太多的记述,我就不再赘言。

   毛的侄儿毛远新,也是二十六岁就出任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副省级)、沈阳部队副政委(相当于中将级军衔)。一九七六年,毛远新成为毛泽东的联络员,代表毛泽东出席政治局会议。他在辽宁和北京都干了不少恶事,张志新就死在毛远新主政辽宁时期,白卷英雄张铁生也由毛远新一手树起。就连毛泽东的姨侄女王海蓉,一九六四年大学毕业,一九七三年便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毛泽东表兄王季范的女儿王曼恬,曾主管国务院的文化工作,后任天津市委书记。毛死后,她也自杀了。

   现在,让我们看看老毛是如何「严于律子」的。毛的女儿李讷(曾化名萧力)号称中国的「第一红色公主」,年仅二十六岁就被「空降」《解放军报》社,以化名「萧力」来领导军报的文革。她执掌了军报大权之后,为了维护暴君父亲的绝对权威,对审稿做了极为荒唐的规定:当某版刊有毛的照片时,就必须保证同一版的其它照片上没有人把枪口对着毛的方向;在文字上有「毛主席」的字样出现时,一定要透过光线看看,保证背面版上的同一地方没有贬意词!为此,报社专门做了一个版面透视箱:一张玻璃桌子,桌下安几个电灯。报样出来后,都放在玻璃板上,打开玻璃板下的电灯进行透视,以检查毛主席照片或名字前后,有没有贬意词。这个报纸版面透视机,直到前几年还保存在军报仓库里。

   同时,文革中对毛泽东的狂热个人崇拜,也被李讷效仿,在军报内大搞对萧力的个人崇拜。当时军报驻地(北京市平安里三号)内,家家户户都张贴出红对联:「向萧力同志学习!向萧力同志致敬!」为此还专门开辟了「萧力丰功伟绩」的展览室。展览室不仅介绍萧力在文革中的「丰功伟绩」,还把萧力的一些生活用品作为重要展品,诸如她的蓝色自行车、喝水用的大白茶缸等等,都作为颂扬萧力的艰苦朴素作风的道具。

   正如文革时曾任军报副社长的姚远方所言:军报「文革」中最尖锐、最复杂、最突出的乱源是「天上掉下一个毛姑娘!」

   之后,李讷又被亲娘江青调入中央文革小组,代替陈伯达出任办事组组长,仅仅为了闹待遇就大耍「第一红色公主」的脾气,搞得钓鱼台十六号楼(当时的中央文革小组办公处)鸡犬不宁。她不但敢于挑战毛泽东的内侍总管汪东兴,弄得警卫二处无所适从,而且她仅仅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敢反复折腾周恩来等高官。

   毛泽东的阴暗人格

   毛的家人,还想通过血缘记忆来神化毛的人格——不仅是「慈父」,还是「体贴的丈夫」,而全不顾忌毛对女人的玩弄和残忍。毛与贺子珍的女儿李敏及外孙女孔东梅,居然很少提及毛对贺子珍的伤害,导致贺的大半生毫无幸福可言。毛与江青的女儿李讷,好象毛的晚年与张玉凤厮混的事实根本不存在,也不提子女很难见到「慈父」,妻子也难得见到「体贴的丈夫」。她更不提自己的母亲江青为什么自杀。实际上,作为极权暴君毛泽东,其人格既不伟大也不高尚,反而是极为罕见的阴暗卑劣。

   (一)厚黑的毛泽东

   毛泽东人格的卑劣,首先表现在最善于玩弄权谋和两面手法。比如,他在言词上把人民尊为国家的主人和奉为历史的动力,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万岁」等口号把人民捧上虚幻的天堂,而在现实中却把人民置于奴隶地位,全不在乎民众的生命。

   在夺权时期,他一面在国统区高唱「自由、民主、多党制」,以便煽动对国民政府的仇恨,另一面在中共统治的地区通过所谓「整风运动」进行斯大林式清洗,把中共彻底改造成毛式独裁党,把他自己树立为惟我独尊的极权者。为了日后的夺权,他一面高喊抗日而反对内战,一面又保存实力而尽量避开抗日的正面战场。为了动员农民和各界名流支持他的夺权,他把土地分给农民,许诺与民主党派分享政权,而一旦掌权,他就以国家的名义把全部土地没收,把所有权力塞进一党私囊。农民非但没有得到一分地,反而变成了城市及其工业的供血器。民主党派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权力,反而变成必须加以改造的一群,或变成毛的敌人被整肃,或变成毛的统战花瓶被把玩。他一方面强调贫困的社会主义,在经济上强制推行不公正的平均主义,另一方面又靠强权制造出政治身份的绝对不平等,占总人口90%的农民被城乡隔离制度固定在农村,变成低于城镇人的二等国民,而且还根据政治身份把人分为三六九等,「九种人」作为阶级敌人被置于人间地狱之中。

   (二)狂妄的毛泽东

   毛狂妄得目中无人,他把自己视为绝对完美的君子和绝对智能的先知,而把其它人皆看作小人和愚人,也就等于在精神上把所有人视为「异己分子」,要么消灭之,要么改造之。毛是无神论者,却自视为教皇,甚至就是上帝本身,并把其它人全都看作魔鬼:或是隐藏着的魔鬼,或是后来背叛他的魔鬼,或是随时可能背叛他的潜在魔鬼。他以自己的价值偏好为唯一标准并强行贯彻之,顺之者昌而逆之者亡,只允许歌颂和拥护而不允许批评和反对的统治。除了不断地制造出阶级异己分子之外,还要不断地对其手中的整人工具(广大民众)实施人性改造,即按照他主观认定的标准来「再造新人」,但是这些被改造者无论怎样改造也无法达标。如果说,阶级专政是对人实施肉体灭绝,那么思想改造就是对人实施精神灭绝。

   (三)变态的毛泽东

   毛像所有的暴君一样,因对权力的变态贪婪而恐惧和多疑,使人性畸变为多疑、残暴、嗜血,导致了暴力整肃绵绵不绝,直到极权者走进坟墓。他利用绝对权力把病态的多疑和恐惧强加于所有国人,从国家主席到红小兵,无一幸免。在暴君毛的眼中,没有对手,更没有朋友,而只有敌人——已经被发现的敌人,正在被怀疑的敌人和还未察觉的潜在敌人。特别是毛的晚年,患有无限夸大威胁的妄想狂症状,经常处于草木皆兵的非理性恐惧之中,把臆造的威胁当作实际上已经发生的威胁来对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