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刘水文集
·丽江古城
·李敖的两副面孔
·胡耀邦的六四
·我被我们的正义所鼓舞—祝贺民主论坛八周年
·韩足球入“四强”到东方文化的堕落
·把属于历史的还给历史——《河殇》出台内情及其大辩论
·颠覆者
·黑夜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
·自由门
·西单墙——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国家怨妇——致李丽云肖志军夫妇
·
·深圳河
·自由周年祭
·再回深圳(配图)
·狱中诗一:你去远行
·狱中诗(二):别留下我
·狱中诗(三):祈祷
·狱中诗(四):吉它声荡漾在静静的囚牢
·狱中诗(五):我的天空
·狱中诗(六):你死了
·狱中诗(七):监狱如是说
·狱中诗(八):走路何须低头
·狱中诗(九):这个世界
·狱中诗(十):渴望流泪
·狱中诗(十一):重叠的世界
·狱中诗(十二):午夜狂想
·狱中诗(十三):断裂带
·狱中诗(十四):拒绝失败
·狱中诗(十五):为自由塑像
·狱中诗(十六):自由不老
·狱中诗(十七):雨地里,有人洗澡
·狱中诗(十八):高墙,遮断望眼
·诗两首
·诗:走上街头——祭奠六四死难者
·诗:见证2003(两首)——致北京“新青年学会”徐杨靳张四君子
·2004,用心灵丈量自由
·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其它
·提名刘水先生为2008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政论奖候选人
·致“自由中国网站”公开信
·VOA述评文章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二答张裕秘书长兼致笔会理事会
·给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
·杜导斌,不要自己把自己打倒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
·捍卫公民出境(国)、回国权利
·致新浪总编陈彤的公开信
·小格局的牛博网
·9月9日被刻意淡忘的毛泽东
·删帖杂谈
·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行为艺术(多图)
·广州亚运前一刻
·养猫记
·微博辑录(2011-10-01——2011-10-17)
·评慕容雪村奥斯陆讲座及其迂回文体
·论恐惧
·论恐惧(2)
·有关韩寒“三论”推文辑录
·韩寒推特辑录(二)
·有关“阎崇年于丹联合状告刘水”声明
·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重庆系列劳教言罪案及其“平反”
·十八大预示专制权威弱化
·“新政”十年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
·“改革共识倡议”抑或谏言——兼论制度转型中的知识分子
·“南周事件”测试“新政”
·制度转型背景下的“南周事件”
·我与南方周末一桩旧事
·街头举牌是民间最后的非暴力自救行为
·我被限制出境将到2055年
·遇罗锦:勇敢纯正的自由人——刘水
·宋斌斌的道歉不能替代罪责
·民意的集结:2013年1月“南周事件”亲历与述评
·《收教所日记》 写作众筹启事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从夫人酒吧到参拜靖国神社
·苏格兰公投感想
·微评林贤治先生
·从“作家遗孀”到“异议者寡妇”:《曼德斯塔姆夫人回忆录》读后感
·言论自由与恐怖袭击 ——解读《查理周刊》案
·屠夫吴淦陷狱及其创新维权模式
·“八九一代”之维权律师浦志强
·从李旺阳“自杀”离世看政治犯处境
·NGO何以成为维稳对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张裕兄兼提建议

   

   张裕兄:您好!

   

   我匆匆写在论坛的几句建议,让你颇感委屈和不平,甚至用“指责”一词,让我很吃惊!但责任在我,没有表达清楚建议的本意,以至让您产生误解,非常抱歉!

   于公于私,您都是令我尊敬和感激的师长!

   

   借此机会,容许我完整表述自己的本意:

   

   一 于公方面:笔会(包括狱委会)对我个人这次入狱期间的关注和资助,是对我长期坚守自由写作立场的鼓舞和推动。没齿难忘。并且,我以为对非会员良心犯,笔会超越了组织意识,出于人道立场,都给予程度不同的帮助。有目共睹。

   

   05年圣诞节,我在本论坛,真诚地表达出自己的心意:“感谢笔会在我入狱期间的声援、关注和资助!感谢晓波、迈平、张裕、何清涟、任不寐、杨银波、赵达功、杨天水、郑贻春、刘路等朋友以个人名义对我的声援和关心!”。首先是笔会和同仁共同的命运感、认同感让我感触颇深。今天,这种渗入骨髓、超越友情、胜于亲情的生与死的感情,依然铭刻我心。

   

   我的提议是给“笔会理事会”的,原文标题如此——提议笔会理事会更多关注狱中会员。这是给全体理事善意的建议,并没有丝毫“指责”的意思。当然,狱委会主要担当入狱会员的具体工作,以至引起您的强烈反弹,我能够理解。至少您能“理直气壮”地站出来反驳我,从反面恰恰证明狱委会人员的尽心尽力。在我欣慰的同时也为自己的草率更加抱歉。

   

   原文“特别是有机会参加国际笔会的本笔会同道,似乎不太重视陷狱会员状况。总在演讲那么宏大的话题,还有比生命更重要、更有说服力的吗?”。是在说明:打着独立中文笔会名义参加国际笔会的还有其他会员,这才是我的实指。对他们,也是给笔会决策层,同时给予一个提醒:呼吁国际所有正义力量都来关注中国大陆的良心犯。别无他意。我并无意因此否定狱委会的卓越成绩,也无意否定其他会员在国际上的努力。只是他们很少意识到良心犯的苦难。对您我也没有任何个人成见。这就是我非常单纯的本意。

   

   二 于私方面:除了再次表达我本人对您的歉疚之外,我还要陈述以下事实:05年11月1日傍晚7时左右,我出狱大约四个小时。您是海内外第一个向我致电祝贺的。这时我的家人都未及来电。从遥远的瑞典传来您的声音,对饱经折磨、与世隔绝548天的刘水,这意味着什么?不管您出于职务行为,还是人道关怀,都不重要。恐怕到今天您都不会明晓您的声音在我心中的分量。次日中午,您再次来电仔细询问,嘘寒问暖。我们的交谈持续了23分钟。随后您还撰文记述这次谈话。尽管从前我与您从来没有私人交往,甚至到今天我都不知道您的样貌,但丝毫不会减弱我对您的感佩。我会永远铭记。

   

   在您看到这段真实的文字时,以至未来的日子,我不希望因为我,引得您的同情,甚至动摇您放弃您的原则。我唯一的遗憾,这个误解不应该发生在您与我的身上。我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至于这个话题,原谅我不再做任何解释。

   

   我真诚期望,您依然会是我们尊敬的师长!

   

   最后,我有一个提议。大陆陷狱的异议人士高居全球首位,如果独立中文笔会要做一个敢于担当的非政府组织,很有必要设立一个新闻组(或新闻发言人)。有关异议人士、维权人权、弱势群体的重大新闻,第一时间以笔会名义提供给全球知名媒体、人权机构、驻华使馆、当地政府公检法机构,以及以跟帖方式贴在大陆知名网站的BBS,以达到真相报道,形成强势舆论压力。

   

   一则提高独立中文笔会的国际知名度。二则体现笔会的强势性、权威性、人道立场。三则显示独立中文笔会的亲和力、凝聚力、辐射力。四则吸引和培养潜在会员,扩大几何数量的会员队伍。五则让全球人民了解真实的中国。

   

   不是我们做得太多,而是远远不够。

   

   

   原载笔会论坛

   2006/03/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