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水文集]->[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刘水文集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近日读到刘水先生的文章《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感到非常气愤,我不知道刘水先生是哪国人,现在身处何处,但读了刘先生的文章,让我想起文革中的红卫兵与造反派(不知刘先生是否有这样的经历),这种反对一切、打倒一切的思维方式,是我们中国人造受了全世界历史上都没有过的灾难的根源之一。
   对于一个已经逝去的、一生遭受过太多极权主义之苦的长者,我们怎么能用那么刻薄、蔑视的语言去侮辱伤害他的在天之灵呢?自称自由主义者而怀疑李慎之先生是否是自由主义者的刘水先生,是不是对他人的尊重与宽容也是自由主义的一个特质呢?“一个死身轮番拉出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怯懦和卑微,不知道跟“奸尸”有什么区别?这超出了祭奠的意味。“这样的语言,是不是太失宽厚而有点流氓的意味呢?刘先生有没有读过李慎之先生的文章呢,如果读过,我认为这样的蔑视性的语言说明刘先生对专制主义和自由主义也并没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正象刘生生所说的“脱离不了体制的钳制,他自由主义作为的上限始终没有走出一元体制。”如果读过,为什么不能用理性的态度来分析一下李慎之先生的观点有何不妥,而只是如红卫兵打倒一切般地一棒子打死呢?是刘先生自由主义理论的水平太高?不屑对李先生的观点一驳?以敝人之愚见,好象自由主义者也并不需要象马克思主义者或者共产党员一样用太高深的理论来武装吧?对自由的渴望是人与生自来的天性吧?专制主义的问题在于那些独裁者不但要拥有自己的自由,还要编出一套理论并用暴力的手段来剥夺别人的自由!没有人天生就自愿为奴吧!那些被自由主义者称为奴性十足的人们,依敝人陋见,不见得真的是自愿为奴吧?他们为奴恐怕也只是没有办法自由(或者没有勇气自由)而又要生存养家糊口,只好把自由之心深藏于内的吧?对于一个勇于冲破专制束缚矢志追求自由的长者,自命自由主义者的刘先生是不是应该同情其不自由的状态并用他的不自由而遗憾呢?起码也不应该是一种蔑视的态度吧?如果刘先生没有读过李慎之的文章,那么这种蔑视又从哪里来呢?因为他是中共的高官?那么戈尔巴乔夫、叶利钦、普京等人哪一个不是前苏共的高官呢?现在东欧国家的领导人又有多少不是前共产党政权的高官呢?台湾的李登辉、连战、宋楚瑜及现政权的高官又有多少不是前独裁的国民党政权的高官呢?难道他们就可以改变信念而加入过中共的人就不能改变信念吗?说实话本人也是中共党员,但现在并不认同共产主义,也不认同专制主义,也反对中共的独裁专制,是不是本人就没有权力追求自由了呢。
   刘先生说:如果一个自称或者被拥戴的自由主义学者,对专制体制都无动于衷的话,非常让人质疑他的所谓“自由主义”说。这个结论从哪里来的呢?我遍读李慎之先生的文章,并没有得出这个结论,我只觉得李先生是一心想要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希望中国能够和平过渡到民主政体。如果他真的对专制体制无动于衷,是不是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做官附和当权者呢?用不着坐牢改造,用不着被密探监视,用不着被当局下令观点不得公开吧?
   刘先生还说:“在言说被禁锢的制度下,行动往往更能抵近一个真正自由主义者的所为。在这个哑然失声的制度下,没有闻一多”我前脚走出门,没有想到回头“勇气的人,不要再亵渎“自由主义”好不好?不要再自称“自由主义者”好不好?……意淫自由,掩饰恐惧,这跟镣铐加身,口里大喊“我自由了!”有何区别?那些大陆自称自由主义者,拜托你们像“皇帝的新装”小孩子讲真话就可以了。将你们曾经、正在被阉割的神气流露出来就够了。自欺欺人久了,据说要失眠的。 ”
   天!自由主义怎么又变得好象是个宗教偶像了?没有勇气的人就不要自称自由主义者了?看来刘先生是没有恐惧人的了,是有“勇气”的人了,那么请问你在哪里?是不是到中国来高举义旗振救大陆人民于水火之中了?是不是我中国大陆的愚夫愚妇总算盼到又一个人民的大救星降世了?是不是我中国大陆的“自称自由主义者”总算又遇到一个伟大的革命导师了?你是不是可以来领导我们再进行一场伟大的推翻旧社会的革命运动呢?革命成功的我们一定会再高唱东方红把你推上神坛的吧?只是拜托,到时候你不会也把我们一棍子打死,永世不得翻身吧?我的担心可不是没有道理的啊,请刘先生去读读<历史的先声>,那些后来的伟人,当时可都在大讲“民主”、“自由”啊!

   刘先生还说:“在这个国度,让我们从敢讲真话开始,从驱除内心恐惧开始。 “体制内的自由主义者”这是自欺欺人的天大的谎言。”不知道刘先生是在哪“驱除内心的恐惧”讲真话呢?为什么中国那么多人在说谎呀?中国人天生卑劣吗?天生爱说谎吗?刘先生对中国有没有了解呀?到中国来过没有?知不知道有多少说真话的人坐牢或被处死吗?天!刘先生知不知道,也还有不少说假话的人也会坐牢或被处死的呀?就是那些不说话不表态的人,也会有许多坐牢,让老婆孩子饿肚子的呀!刘先生知不知道去年还有北师大的刘荻小姐因为在网上发了几篇文章被捕了呢?幸福的刘先生,站着说话是不腰疼,但起码的同情心得有吧?“免于恐惧,这是自由对外部环境的起码诉求。如果有人自己吓自己,不是伪自由是什么?”刘先生是免于恐惧了,但李慎之先生还没有免于恐惧吧?敝人也还没有免于恐惧吧?还有很多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没有免于恐惧吧?实话说,敝人还正恐惧会不会因为这篇文章而惹出什么事呢,敝人一介匹夫,坐牢没关系,但尤恐累及老婆孩子父母,让他们衣食无着啊!不知道刘先生的免于恐惧是什么意思呢?是免于外界强加的恐惧还是免于莫名其妙庸人自扰的恐惧呢?前者我没有办法控制,后者是精神命的一个症状,是不是中国大陆的人都得了精神病呢?
   刘先生又说:“李慎之仅仅是个体制内学者,他从来没有站在国家之上。”哎呀,那么谁站在国家之上呢?刘先生要站在国家之上吗?站在国家之上干什么呢?振救我等无知子民的么?毛泽东算不算站在国家之上呢?他可是站在全民族的利益之上,要带领我等奔向共产主义美妙世界呢。要按过去的说法,死就是升天,没准那几千万人还真的就升天进入美妙的共产主义天国了呢!刘先生愿意去么?或者带我们去么?布什算不算站在国家之上呢?超级大国的总统,权力巨大,好象应该算“站在国家之上”了吧,不过好象他没兴趣带领美国人民进入什么美妙的世界吧?他好象在美国人民的面前还比较恭敬甚至得讨好美国人民吧?不象是站在一个什么上吧?
   刘先生最后说:“奸尸”者更虚弱,这种习气更害人。”骂遍中国大陆所有知识分子的刘先生,学问应该还不错吧,怎么会用这样的流氓语言结束自己的大做呢?当年的红卫兵也是豪气冲天啊,骂遍古圣先贤,打倒一切反动学术权威,可怜,我们今天都说他们无知狂热啊!
   李慎之先生的观点,对不对,算不算得上自由主义的观点,但者见但,智者见智,大家可以有不同意见。他算不算“大陆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这个问题,好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吧?谁来争这个领军人物的头衔都可以啊,只要有人承认你(我要说一点的是这个头衔可不是李先生自封的)。但李先生勇于冲破专制思想的束缚,舍高官不做,努力用自己的影响力为中国的自由民主摇旗呐喊,其志可嘉,其心可敬啊!而且,依敝之见,他的努力成效,要比海外的各位朋友只能大骂共产党大得多吧,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纪念他,爱戴他呢?依蔽之见,目前李先生当个“大陆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的头衔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他真的就在我们中间,让我们知道我们中国的人并没有都沉默!说这些并没有贬低海外的各位民运朋友们的意思,因为我知道是我们的国家不让你们回来宣扬自己的见解,但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毕竟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的期待与希望要放在哪里呢?天知道,自由中国,在哪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