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进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进进文集]->[评郭罗基诉共产党案]
李进进文集
·中国工人运动与自由工会运动
·记第一个工人自治组织――北京工自联
·记 “八九”年第一次有组织的静坐
·从收容审查看中国宪政的若干问题
·评郭罗基诉共产党案
·中国人争取言论自由的先天不足
·从吴祖光的感言谈律师的作用
·赵紫阳的请辞是开启中国民主政治楷模行为
·悼紫阳,哭我中华无法治
·《强国论坛》上残忍的爱国主义
·狱中散文两篇
·我所认识的赵品潞
·朱小华案的法律问题
·从夏沃案看美国的司法权威(1)
·从植物人夏沃案看美国的司法权威(2)
·关于贺女收养案的法律意见和判决书
·“我犯了一个罪:为弱者和穷人辩护”―丹诺
·联邦法官是这样喝斥移民法官的
·在自由化和反自由化斗争中成长
·贺梅收养案上诉判决简介
·18年前的今天
·如何避免郑筱萸的死
·按美国证据规则点评彭宇案
·从胡紫薇事件看中国的痞子文化和权威的缺失
·央视记者们如此未成年—网民言论谁来引导
·就华人在纽约诉CNN诽谤案专访李进进律师
·致李克强: 让司法部门独立地处理三鹿奶粉事件
·司法独立就在脚下,向贺卫方和刘晓原致敬
·陈水扁案:对比两岸政治司法
·忆北大八十年代宪法教研室的几位前辈
·二十年的思绪--狱中札记
·二十年的思绪—狱中札记(2)
·御用法学的荒唐之作
· 坦白从宽, 牢底坐穿--狱中札记(3)
·与死囚打交道--狱中札记(4)
·对周勇军的法律起诉书
·致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的公开信
·关于周勇军一案的若干法律争议
·我为什么要声援周勇军
·评最高法院关于惩治报道司法案件的媒体的规定
·钳制媒体还是提高法官独立办案的能力——评最高法院关于惩治报道司法案件的媒体的规定
·一个缺乏逻辑和讲理的判决书---关于对刘晓波判决书的分析
·评李庄“律师伪证罪”案的审理
·评李庄“律师伪证罪”案的审理
·关于李庄上诉案的法律意见书 (一)
·论组建反对党--旧文重贴
·从李庄案透视中国司法审判弊端
·保住香港--大陆民主自由的桥头堡
·保住香港--大陆民主自由的桥头堡
·史天健们,别走得太远
·李进进反驳高铭瑄:刘晓波就是因言获罪
·司徒华—香港自由之魂
·从凯斯一案谈美国陪审团制度
·为刚丢官的上海铁路局领导鸣个不平
·2011台湾参访记(1)
·2011台湾参访记(2)--中华民国外交从什么时候算起
·2011台湾参访(3)--里长算个啥官?
·2011台湾参访记(4)--“与其尊神,不如尊人”
·我在祖科蒂公园的演讲
·桑兰案初审法官的报告和建议 (一)
·桑兰案初审法官的报告和建议 (二)
·联合国(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要求中国释放周勇军
·联合国(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要求中国释放周勇军
·联合国关于任意拘押工作组关于周勇军的意见书
·秘密关押违反国际法规范
·秘密拘押条款被秘密消失
·胡赵基金会沉痛悼念方励之先生
·实行和平演变是中共的历史责任
·宽容不是基督教的本义
·宽恕不是基督教的本义
·谷开来杀人案的审理: 双方共谋玩法律
·明镜 专访:不判谷开来死刑的计划是否有变?
·律师发表声明算哪招
·李进进就李克强讲话答友人
·建立司法权威
·波斯顿爆炸嫌犯的米兰达权利
·中国媒体在薄案审理上的低劣表演
·中国媒体在薄案审理上的低劣表演
·悼张显扬,忆那个思想解放的时代
·周强, 你欠一条人命
·美国的雷锋叔叔到我家
·米歇尔在北大的演讲与中美两国意识形态外宣比较
·纽约百度屏蔽信息案背后的隐情
·面对残疾:“不完美的其实是你自己”
·与子明最后的合影
·《夜间将会降临》 Night Will Fall
·美中反贪合作法律上很难
·周永康案件未公开宣判,属违法行为
·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同性婚姻的判决概要
·黑色七月: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的法律分析
·晓宁走了,我们少了什么
·祭于浩成先生
·周勇军近日和父亲回四川老家
·高法对聂树斌冤案的两个未反省
·父子生來不同道,不以政治非人心—祭父親李行榮
·华盛顿州 v 川普 诉讼纪要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 对李昭女士的不幸逝世表示沉痛哀悼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郭罗基诉共产党案

一个律师的随想

    ----评郭罗基诉共产党案

   李进进

    著名的哲学教授郭罗基先生又一次站到争取民主和自由斗争的前列,勇敢地走进共产党的法庭起诉共产党侵犯了他的公民权利。此消息在大陆不径而走,郭老师的《起诉书》、《上诉书》、《申诉书》和《公民上书》(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大陆民间广为流传。前三者《中国之春》业已发表,後者将同前三者一起再加上别的一些诉讼材料汇编成一本书,统称《公民上书》。到了美国後,我全面系统地重读了郭老师的诉讼和有关材料。又听了他的关於《我诉共产党》的讲演。重读之後,我是浮想联翩又自叹不如。郭先生的状子明眼可看出不是出自一个受过正规法学教育的律师之手,但却提出了中国的法律专家们不敢想或者说即便想到也不敢言的一系列重大法律原则问题:共产党违法怎么办?法要有法的精神、建立法律监督体制等等。这些重大的法律命题需要我们这些从事中国法律研究的工作者回答。

    然而,最令我感慨万分的还是这位深受爱戴的哲学教授在“以身试法”----通过合法的程序保护自己公民权利、争取中国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正直和智慧。

   “以身试法”的勇气

    “六四”大屠杀之後,在中国大陆有谁敢於公开为“六四”平反?有谁敢於公开批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郭先生是也,并理直气壮地写入法律文书中:“所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六四’流血事件是反人民的。”“正因为‘反自由化’是反马克思主义的,越是‘反自由化’就越糟踏马克思主义,批判的武器失灵,只好使出武器的批判。不讲道理是因为没有道理可讲,讲不出道理。讲不出道理就开枪。制造‘六四’流血事件是从‘反自由化’到反人民的合乎逻辑的发展。”(《起诉书》)於是郭先生义正辞严的指出:“所谓‘北京反革命暴乱’应予平反。与之相应,释放政治犯,抚恤死难者家属,由於参与民主运动所受的处分一律推倒。”(《公民上书》)多么尖锐的深刻。这是共产党把他剥夺的精英----“置於死地而後生”的结果,也是郭先生作为一个人,“作为脱离了动物界的骄傲的人,无论走到那里,应当说人话,只能说人话,一定说人话”的体现。

    郭老师的一身正气还体现在,他不仅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权利,而且利用一切机会保护自己的学生和同仁,为自己辩护的同时为他们辩护。八十年代初,他就因为公开为魏京生辩护而不断地遭到迫害。如今,他又勇敢地为他的研究生朱利全辩护。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一日,他向南京市人民政府提交了抗议书,抗议政府以“收容审查”的名义关押朱利全。他在上诉书、申诉书和致全国人大的《公民上书》中多次为朱利全以及其他的受迫害者辩护。这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的。相比之下,我也是被长期“收容审查”,当时也是一位研究生,可我却没有这种“殊遇”。这是黑暗的中国政治所使然,也是那一代知识分子的悲剧。正气,并非人人皆有。猴子变成了人,也很难说就一定说人话。唯郭老师等几位前辈例外。

    提到郭老师的智慧,你不得不予之敬佩。作为一般谙熟共产党法律的专横,政治的黑暗的中国人,对於郭先生的起诉起初一定会不以为然。这是一个明知不会受理、即便受理也绝无胜诉之可能的一个诉状。即知之之果,何必为之,郭罗基然也。他在一次演讲中披露了他的深谋远虑。他认为民主运动只能通过合法的手段去争取。进行合法斗争是很危险的,但我要用自己的行为实现自己的主张。他从一九九二年一月始与共产党打官司,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起诉书写四千字,上诉书写八千字,然後逐级申诉,状子的文字也随之按几何数字翻倍,直到向全国人大控诉共产党违法。这说明,他预知它的诉讼结果。那为什么还要为之。我认为,这就是郭教授的智慧所在。通过诉讼,即便被拒绝,也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发挥作用:1)通过诉讼揭露共产党践踏自己的法律、践踏公民权利的事实,从而撕去中共坚持自己维护法制和尊重人权的假面具;2)通过诉讼,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和对法律、正义的呼唤;3)通过诉讼,激发人民善於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权利的勇气。他自己首先做出楷模。“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有苦诉苦,有冤申冤,到法院去起诉、上诉、申诉,状告政府,状告共产党”(《公民上书》)。他这么做,是建立在一个价值观念上,即“枪杆子里只能出政权,而不能出法治。”通过合法手段而争取民主即有效又有益日後的发展。这种选择还反映出郭先生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政治状况的基本判断,即民主、自由和人权已是世界性的大趋势,共产党在国际舆论和世界人民面前不得不有所收敛,不是从前那样为所欲为了。试想,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五十年代或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会出现什么结果。郭罗基不被杀头也要判他无期徒刑了。如今共产党把他也没法。这是国际人权运动的结果,也反映出共产党的软弱。

   法律难点:共产党能否作为法律被告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位哲学教授的诉讼活动中出现的几个法律难点。

    在这个案件中,难点之一是告中国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南京大学党委,实质是共产党能否作为法律的被告。这是郭罗基给当代中国社会提出的一个难於解决而又不得不解决的法律命题。这也正是郭罗基高於法律专家的地方。另一个难点是,依据中国的现行法律,这个案件到底属不属於行政案件。应不应当受理。中国法律在保护公民的宪法权利的症结在那里。

    共产党能否作为法律被告确实是一个难於回答的问题。主要是人们在作出回答的依据各有所不同。按照当今人类文明发展的程度和被世界人民普遍接受的民主、自由、人权等宪法观念,一个以政党组织作为法律上的被告,当绝无问题。因为政党也是一个社团组织。所以西方人对於一个政党组织能否作为被告的问题,一定会感到奇怪。但在中国,这就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是一个高於国家之上的执政党(俄罗斯宪法法院正在判定俄罗斯总统下令取缔苏共案子时,有一个说法就是认为苏共不是一般的政党,是一个窃取并高於国家权力的政治力量。当然这是在苏共崩溃以後的事情)。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被解释为四项基本原则之一。一九七五年宪法明文规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并统率军队。(第二条、第十五条)。现行宪法(一九八二年宪法)改变了写法,并放在序言中“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按照参与宪法起草工作的某些专家的说法,这样写既顺理成章又避免了将政党写进法律条件中的作法。但实际意义又没有变。从政治上看,一个规定在宪法之内的执政党是不可以作为法律上的被告。因为它高於国家,高於社会。它是至高无上的。共产党作为被告的提法,如同在中国封建社会皇帝能否作为被告的提法一样奇怪和可怕。更有甚者,在封建社会,皇帝还只是天子,意即在皇帝之上还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天”的概念,那就是自然的力量。所以皇帝还要经常祈祷苍天。在当今的唯物主义中国,“天”,只是革命的大无畏主义者的认识对象,无产者所掌握的自然规律。“人定胜天”。所以,共产党连老天也成了其统治的对象,可以为所欲为(一九五八年不是提出“人有多大胆,产量有多高”吗)。共产党确实是至高无上了。从共产党自身的口号来看,共产党也绝无可能成为被告。因为他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一个正确的党----一个先验的证明,怎么会违法,怎么会成为被告。从中国政治统治的现实来看,共产党作为被告也没有现实性。因为共产党掌握着一切国家机器并控制着社会生活的一切,从军队、警察、行政机关、法院、监察院,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直到避孕套。

    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四十多年来,特别是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自由和人权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行宪法也不得不含糊其辞的多少反映一点这些民主的要求,搪塞人民和世界舆论,同时也用来标榜自己。宪法的最後一段就明确指出:“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级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在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责任。”宪法第五条也明确规定:“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这里的政党,按照起草宪法的专家的解释和共产党自己的宪章及有关文件,当然包括共产党在内。“应当指出,新宪法这一规定,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共产党是在国家生活中居领导地位的政党,党如果十分重视法制,严格依法办事,社会主义法制具有更大的权威”。(肖蔚云《新宪法的新发展》,一百二十页,一九八三年)照此说法,共产党违法完全应当作为被告。具体来说,如果中共中央的行为违反了宪法和法律,那么中共中央就是法律上的被告,如果其基层组织违反了宪法和法律,如南京大学党委,那么这个基层组织就是被告。如郭罗基所指出的,共产党不应当成为“至上法权”。

    问题的关键在於共产党组织违法了,百姓如何告状,法院又如何受理,适用什么法律。这的确是一个难题,也正是共产党高明之处。它一方面闪烁其辞的给你某些权利,另一方面又把你限制的死死的,绝无实现之可能。

    在郭罗基的案子中,法官迷惑了。庭长说“这个案子我们是很重视的。我们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案件,在全国来说也是第一次。”法院没有相应的法庭来审理共产党违法的案件。於是郭先生出了一个主意,“成立特别法庭”来审理共产党违法的案件。(《申诉书》) 郭先生,你给中国的法官们提出了一个难题,如同给刚过门的小媳妇出难题一样,不给米还要人家做炊烟之治,中国的法官的确如同一个小媳妇,经济上或财政上归行政部控制。(他们的苦衷我是略知一二,如在行政审判中,他们不敢轻易的判行政部门败诉,因为过几天行政部门给你停电、停水,处处刁难,法院的汽车在大街上也会被交通警察无理扣留),在政治上,他们要受共产党的领导,重大案件要汇报,要在党的政法委员会上讨论,协调。如此等等,中国的法院何时独立,他们何时才熬成婆。建立特别法庭来审判共产党违法,这是一种政治诉求。从现实来看,共产党不可能组织自己的法庭来审判自己。从法律上来看,共产党的组织违法,也无必要给予特别的待遇,既然是一个社团组织,就按一个社团组织的法律地位去处理,按照正常民事法律程序来处理。我想在不远的将来,就会有些布衣平民步郭罗基之後到法院去告共产党的基层组织。从中国现行的法律来看,中共中央或地方政府一级的党的委员会作为法律上的被告的可能性不大,但基层党组织作为法律上的被告并由法院受理和审判的案例一定会出现。中国在进步,在发展,这是事实。当然它不是共产党情愿和主动给予的,而是中国人包括海外的民主力量共同斗争而取得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