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迪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迪文集]->[北京的宗教政策有“进步”吗?]
李迪文集
·法国自由与民主的一次冲突
·中国自由民主的原毁
·民主国家需要江泽民来发号施令吗?
·江泽民的“上海宝贝”
·一颗明珠的变异与坠落
·江泽民谈“以史为鉴”
·江泽民德州烤肉唱什么
·从16大和新班子的特点看中国政局
·欺民之罪大于欺君之罪
·合肥工大学潮的启示
·江泽民两会前收到的特别礼物
·香港掉进了苏州河
·迫害者无权挑剔被迫害者的反抗形式
·朱熔基冲着谁发飙?
·生与死的选择
·4.25三周年看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前景
·耗尽百万票子的“傻子”商人
·中共在自己打倒自己
·表叔港警联手扼杀自由 ‘一国两制’美景展示台湾
·江泽民不甘当孙子 奋起钻研宗教经典
·狂暴摧不动来自西方的中国心
·爆竹欢歌抹不去江泽民的苦恼
·极高风险的中国投资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虐杀、洗脑、撒谎
·北京的宗教政策有“进步”吗?
·江泽民在佛国缅甸不慎敲响丧钟
·中国的道德风尚竟要靠外国人来扭转?
·善有善报-9.11世贸大楼被撞时的真实故事
·亡江者胡也
·江泽民制订道德纲要 老百姓有惊有忧有喜
·江皇帝的新装
·江泽民一伙与疯子
·又一年爆料风云 “以假打假”野性难驯
·坐看戏精闹剧不断 笑谈文鬼“百味人生”
·辞旧迎新,骗无止境
·辞旧迎新,骗无止境
·妄申正义“郭大金” 胡吹拍马“真尚美”
·「顏色革命」癡人說夢,「一國兩制」保駕護航
·昨夜西風凋碧樹,「顏色革命」終無路
·禍港之水西處來 消亡殆盡終不還
·自爆革命,伤人伤己
·「顏色革命」圖謀空 「全港服務」複港榮
·警民上下眾志成城,「顏色革命」一敗塗地
·「封關」抗疫只係「泛暴派」 將香港與中國隔離嘅藉口
·西方势力借疫发挥 万众一心百毒不侵
·谣言在事实面前终不堪一击
·西方势力借疫发挥 万众一心百毒不侵
·「黃醫」罷工無操守,恪盡職守同抗疫
·「黑醫護」—披住羊皮嘅狼,註定遺臭萬年
·借疫鬧事擾民安 同舟共濟渡難關
·疫波未平舆波起,同心共力“疫病”亡
·睇清罷工本
·纵使“疫”谣肆虐,抗“疫”决心不变
·抗疫破谣“方舱”有爱 众志成城春暖花开
·抗疫破谣“方舱”有爱 众志成城春暖花开
·纵使“疫”谣肆虐,抗“疫”决心不变
·睇清罷工本
·拔除禍港之毒,攜手共闖「疫」關
·沆瀣一气胡乱言 防疫“妙招”阴谋现
·若唔得休戚與共 惟願能各自安好
·趁「疫」牟利亂象顯,亂港分子禍心現
·借「疫」生事終系助「疫」為虐,守望相助方能破「疫」迎春
·借「疫」發揮露本性 逆勢而為終遭棄
·“疫”线捷报频传 战“疫”势在必胜
·暴徒趁疫鬧事惹民怨 港府抗疫舉措暖人心
·同心共抗疫,巾帼敢担当
·政治掛帥假「救港」,行動證明真亂港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疫毒故,二者皆可“抛”
·抗疫先锋冲锋陷阵,胜利曙光必在前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宗教政策有“进步”吗?

    岁末与几位朋友聊起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宗教会议。有人认为,这次会议表现了中共放松对宗教的管制,体现了在政治与社会方面的进步。恰好,一些中文报刊上也出现了类似的议论。

    据说,这次会议的“进步”意义主有两点:其一,江泽民说了,“ 宗教将会长期存在并发生作用,对社会的发展和稳定产生重大影响 ” ,并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据说这与北京一贯的宗教政策相比,不能不说是一个“进步”。其二,会议后,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潘岳发表了题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必须与时俱进”一文。据说此文承认“宗教具有精神补偿作用”,这说明北京宗教政策有“重大转变”。

    本人苦思冥想,怎么也悟不出这次会议的“进步”意义与北京宗教政策的“重大转变”。不管是哪路政策,哪门宗教,共产党的原则就是,“我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江泽民对所有民众团体包括宗教的政策实质是要管在手里、控制起来。对听话的、管得住的就允许它们“长期存在并发生作用”,因为它们能够帮助巩固政权。对不听话的、管不住的就打击镇压、全面瓦解。例如对听话的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纳入政府管理,甚至委以官职,对管不住的地下教会(如与梵第冈有干联的)则严密控制与打击。对有极广泛群众基础的法轮功修养团体尤其害怕,采取了大规模的血腥镇压。

    实际上,江泽民在会议上强调的是,“对宗教的控制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为由,放弃或摆脱当局对宗教的管理。”共产党一贯强迫宗教政治化。从49年开始、经过文革至今,对宗教的管制、怀柔、打击政策是一脉相承的。从控制的形式上看反而是更凶狠残暴了。所以,何谓“进步”?

    从历史的大环境看,共产党对宗教的态度是一个根本上的恶性退步。中国历史上,那一朝那一代不信神?历史上即便是不信神,也从来未听说用政权去强迫百姓不信神。只是到了共产党这里,一切才颠倒过来。共产党自己是“造反”出来的“无神论者”,它就蛮横地把马列主义强灌给百姓,强迫其成为“无神论者”。文革后,中国的信仰危机日益加深,中共的合法性受到了空前的挑战。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选择做无神论者或有神论者是公民的权利。体制内的潘岳也看到“宗教具有精神补偿作用,具备心理功能、道德功能、文化功能,同时还兼具服务、公益等多种功能”。但这种在理论上的认识与中国的“有神”的历史实践相比仍然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况且,据说潘岳本人已被排除在中共十六大中央委员候选名单之外。潘岳出身“共青团”、“太子党”系统,曾被视为政治新星。他出任国家体改办副主任之后,组织写了一系列战略报告其中包括政治改革方案。但潘岳是维护现有统治,跳不出既得利益群体的思想框架。江泽民罗干对非官方的基督教、天主教及其它教会的迫害没有没有认何缓和的迹象,对法轮功的镇压有增无减。即使出现一两个具有改革思想激进的“大臣”,也跳不出最终成为牺牲品的“规律”。所以,并无组织上的迹象表明北京宗教政策有“重大转变”。

    宗教信的是神,中共是“无神论者”,既然认定没有神,要怕百姓信“没有的东西”?其实“反正没有神”,由他去信好了,何必要兴师动众七名政治局常委出席大会、江泽民在此时发表讲话强调“对宗教的控制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此时强调宗教,表明江泽民一夥已经失去了任何从精神上整合中国的能力,而中国民众对神的信仰、对信仰自由的渴望使这帮“无神论者”感到无限的恐惧。

   2002年1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