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十四周年祭]
廖天琪作品选编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还好歌德救了他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二)
·3号馆与6号馆, “我们”与“你们”——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三)
·文学与社会记忆——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之四)
·韦伯对中国社会变迁的误解?----法兰克福书展系列(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四周年祭

   
   
   十四年前,坦克车隆隆的轰鸣和子弹刺耳的尖啸震颤着古老的北京城,击碎中国人民向往民主自由的梦。一场血雨腥风过后,6.4遂成为公共话语里的禁忌——即使是赞同官方观点的讨论也不被允许!十四年来警察和情治部门成为当局翦断广场记忆的唯一手段。亲历过89运动的一代知识分子和学子们被迫在屈辱中沉默着,他们或被逼远走海外,或被孤立、隔离、边缘化,或在日复一日为生计的奔忙挣扎中日趋麻木,渐渐淡漠往昔的伤痛。而其中受害最深者,莫过于那些殉道者、侥幸生存下来却永远失去了健康躯体的部分受难者和他们的家属——受难者和殉难者的家属,非但承受着无故丧亲或身体致残的严酷打击,还不时受到被监控、跟踪、威胁恐吓等种种不公正待遇,在恐怖气氛笼罩之下,他们竟连过单纯平静的生活都成了奢望!深深地感受到生不如死。
   随着时代的脉动,历史终不断地向前推进。类似于晚清慈禧太后为维护当权者集团利益,不惜以“戊戌六君子”的鲜血将“百日维新”扼杀于血泊之中,却不得不在两年之后“西狩”途中颁行“上谕”推行“新政”,并于数年后宣布“预备立宪”,1992年邓的南巡,使得6.4之后一度停滞甚至有逆转倾向的“改革开放”得以延续,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清除腐败官员和发展经济的改革措施,部分符合89民运中民众提出的愿望要求。然而,以“稳定压倒一切”为藉口,与经济改革相适应的政治改革迟迟不见动向,“制度性腐败”无法因个别贪官的被惩治而有所消减。“稳定压倒一切”?——“稳定”压不倒人民的生命尊严,压不倒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压不倒世界民主化进程的浩荡历史潮流。以强力高压为支撑的“稳定”,必然是虚伪、扭曲的,同时也是嗜血的——一系列层出不穷的严重践踏公民权利、肆意伤害公民身心的人权灾难即是明证:对一群仅仅为了强身健体、寻求心灵寄托而和平练功的无辜者的群体迫害已持续四年;“收容遣送”等恶法无端致死人命案屡有发生;而就在SARS肆虐中华大地、举国共抗瘟疫的背景之下,今年以来,有关法院先后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天网寻人”网站创始人黄琦有期徒刑五年,判处在网上发表言论呼吁政治改革和组织“新青年学会”民间读书讨论社团的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四人有期徒刑八到十年;近日又闻河北大午集团董事长孙大午因在网上发表文章“严重损害国家机关形象”被拘禁——文网监控无处不在,因言(网)获罪时有所闻。而这种种横暴,正在“共和国”的土地上以“国家机器”的名义公然实施着。
   

   在一片沉闷冷寂之中,丁子霖等6.4受难者家属群体组成的民间互助组织“天安门母亲”,渐从历史黑暗的一角中走出,重新调整步伐,他们彼此搀扶、取暖,与历史的失忆和强大的威权做着顽强艰辛的和平抗争——对于受难者家属的这份勇气和责任感,我们无法不向他们致以最高的敬意!在世界范围内,他们也正赢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尊敬。
   由于当局刻意掩埋,6.4这一民族的劫难渐成为不堪回首的过往,“后89一代”对之所知甚微。幽禁在历史禁区里的6.4,也逐渐幻化为中国人民生活经验中的禁忌,形成社会普遍不健康的心理,扭曲了中国人民崇尚自由、人权、尊严和公义的心灵意志。然而,曾经发生过的历史,就不可能消失掉。任不寐先生道:“一个伟大的民族不可能怀抱着孩子的尸体14年而无动于衷,但我们的民族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有脸红,而那些新贵们甚至还为自己的‘政治成熟’而自鸣得意。”走出历史的阴影,并不是将历史轻易地遗忘;追求光明和幸福的未来,亦绝非忘记前人斑斑血泪艰难跋涉的足迹。还历史以本来面目,不再为后人制造中国当代史又一个“千古之谜”,是我们这一代亲历过89运动的中国人的历史责任。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勇气和充分的历史责任感正视现实的苦难,追寻历史的真相。我们诚恳呼吁,中共当局能够顺应历史之潮流,以对历史负责、对千秋万代负责的态度,来回顾史实找回真相,平反冤屈,深刻反思执政过程中的失误和对人民造成的巨大灾难,向人民做出真诚忏悔,并汲取历史的教训,停止制造黄琦、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刘荻等等新的人权悲剧;我们期望,“天安门母亲”们忧伤破碎的心灵,能够在全社会公开而真挚的关怀中,得到公平的对待和抚慰;我们期望,藉由前人宝贵生命的陨落,引领我们深刻的省思,让人民的苦痛得到化解。如此,才能鉴往昔而知来者,避免重蹈覆辙,打破内心的惊惶,疗救心灵的创伤,建构中~国人心灵的救赎,促进全社会的和解和社会公义,重塑中华民族的尊严和自信;当局也才有可能获得人民的谅解,共同穿越历史的悲情,以新的理念迎接新的时代,追求真正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2003.6.4
   首发启蒙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