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廖天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廖天琪作品选编]->[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廖天琪作品选编
·卡斯特罗,最后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对伊战争的另一个包袱:库尔德问题
·共产主义的幽灵依然在巴尔干半岛徘徊
·从战俘的命运看文明和野蛮的分野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伊战后欧美之间应重修旧好
·美公司为中共安全系统打造电子长城
·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掩盖在科技外衣下的野蛮司法
·中亚地区棋盘上的新布局
·言论和新闻自由不能向“生存权”让步——德国总统访华批评中国的人权
·“九一八”的反思
·布什总统在国家民主基金会庆典上的讲话
·克里姆林宫的权钱斗争
·班旦喇嘛的今生今世
·温家宝临别赠言的诡吊
·杀人魔毛泽东(廖天琪译述)
·贩卖尸体的第一大国——中国
·二二八启示录
·她们使中国重获失去的尊严
·且说切尼讲话被肢解
·石油和国际政治
·北京人应该天天都去天安门——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雪山下的火焰》序幕 (廖天琪译)
·《雪山下的火焰》第一章 彩虹下 (廖天琪译)
·香港大游行 百年梦难圆
·人道性的否决 ——美国会拒拨款支持“强制性计划生育”
·从红色娘子军到黄色从业员
·爱国主义让美国人做出选择
·阿拉法特后的中东危机和契机
·好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中国人权与计划生育问题听证会纪实
·施罗德也会卖掉自己的祖母
·读文贯中的“饱受磨难后的思考”之思考
·是天籁、丧钟还是海市蜃楼—— 评布什就职演讲
·他死了,但依然不自由
·《反分裂法》?何苦!何用?
·“流亡者新人类”- 热比娅
·北京借反日来杯葛安理会改革
·胡连的政治“强奸秀”
·十四周年祭
·摒弃碰撞 致力交融— 第71届国际笔会大会上笔会秘书长的报告
·笔会、作协与巴金
·中国政治史上的“光荣革命”
·赤龙对黑鹰 – 中美贸易的困境
·贼喊捉贼——中共栽赃热比娅
·德国的“颜色革命”失败
·告别施罗德
·当草根和精英结合时…— 中国的律师们站到维权第一线了
·让中国人有宗教自由!——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布什访华先声夺人
·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 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艺术、娱乐与政治
·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掠夺死囚器官何时了
·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生若蝼蚁死亦哀
·仲夏夜的噩梦——格拉斯迟来的忏悔
·布什挥泪斩马稷之后
·从波希米亚的异乡人到世界公民
·大权在握的总统从来没有这么孤单寂寞过
·听哈维尔谈异议分子产生的联想
·中国人权步入蛮荒时期
·“别人的生活”就是他们的生活
·从国际视野看藏中谈判
·个人良知高于国家利益
·向暴政讨债索赔
·塞内加尔印象和非洲妇女的写作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达赖喇嘛是海洋也是天空
·从“小姑娘”到“铁娘子”——谈莫克尔及她的访华行
·两种不同境界的“人体世界”
·家丑必须外扬——从中情局丑闻看各国如何处理家丑
·从立委选举看台湾的沉沦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936-2008 奥运圣火薪火相传
·别把人祸推到老天爷头上
·劳改基金会远征香港——“同一个梦想”文化节后记
·不敢言的六四“感言”催生了两岸谈判
·仲夏夜之梦
·假大空的北京奥运
·中国在奥运会期间用铁腕掩盖丑陋的真相
·张丹红的沉沦
·诺贝尔和平奖的精神意义
·奥巴马的胜选拉开历史的新画卷
·人类史上最大的“坐以待毙”的群体——大饥荒中的中国农民
·就刘晓波被捕递交德国联邦政府和议会的呼吁书
·西方社会对中国现状的若干悬念
·新的一年献给晓波
·腊梅和报春花
·谈中国劳教和劳改制度
·迎接杨子立——杨子立《沉思录》序
·为狼正名,“党奶”毒过“狼奶”
·不是学生,是政府在打砸抢——西安的案例为六四正名
·计划生育国策亡羊补牢开始松动
·维吾尔人的失乐园
·谁代表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拉克流亡人士谈国家的重建( 廖天琪译 )

   Spiegel/廖天琪译

   伊拉克的战争结束后,虽然萨达姆生死不明,但独裁政权垮台已是定局。目前重建该国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会有怎样的新政府出现,是全世界最关心的。很多原流亡人士已经纷纷返国,希望能在政治上有施展的余地。流亡在美的Chalabi 是原国会的领袖人物,目前他正在巴格达进行游说,将在适当时机争逐权力。另外一名流亡美国,在美国政界颇有知名度,名叫马吉亚(Kanan Makiya)的建筑师于1968年开始了他在新大陆的留学和流亡生涯。他于1989年用笔名所写的《恐惧共和国》(Republic of Fear)一书,细致地分析了萨达姆的恐怖统治,为他奠定了专家的声誉,被认为是伊拉克反对派中的一位智囊人物。今年53岁的马吉亚目前任教于Brandeis大学和哈佛大学。本文译自德国明镜《Der Spiegel》周刊(4/14/2003, No.16)最近对他的采访(译者按)。

   问:马吉亚先生,您说巴格达的炸弹爆炸声对您的耳朵犹如“音乐”。战争现在结束了,您认为自己说的话还恰当吗?

   马:如同每一个针对法西斯的战争一样,对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的战争也是正义的。我说的那句话是“政治不正确”,但是它反映了一种伊拉克人常有的复杂感觉:恐惧与欢欣,担忧与希望。

   问:您一月中旬见到布什总统时还说,轰炸巴格达完全没有必要,伊拉克人民会用鲜花和糖果来欢迎美国士兵。

   马:我低估了伊拉克人对美国的不信任程度,特别是南部的什叶族人,美国曾经有几次不顾他们的死活。第一次波湾战争的时候,那里死了三至五千平民,在接下来的起义之中,美国又坐视萨达姆血腥屠杀了四至十万人。

   问:您在自己的《恐惧共和国》一书中早已经详尽地描绘了独裁政权的压制和恐怖,这件事还能令您感到意外吗?

   马:我知道人民的恐惧有多深,但是我无法估量美国的信誉在伊拉克人民心中跌落到何种程度,特别是巴斯拉(Basra)市于1991年经历了战争的梦魇。而这一次萨达姆又让他的“禁卫军”来恐吓人民,这些家伙们简直跟三十年代纳粹的盖世太保一样。

   问:您的世界好似充满了相关的类比。开战之前,您把联合国的调解比作当年英首先张伯伦的绥靖政策,“禁卫军”跟纳粹、萨达姆跟希特勒比。您在卖弄修辞学怎地?

   马:极权的巴特党(Baath)跟纳粹有太多雷同的地方。虽然其他的国家如伊朗和沙地阿拉伯的政权也很恶劣,但是伊拉克政权的凶残在中东却是独一无二的。萨达姆并非行伍出身,而是特务起家,他的政权因此始终带着特务色彩。他创造了一个警察国家,特务是独裁国家中的无冕之王,党是控制机器。

   问:起初巴特党还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如今这个党已经在社会上蜕变成了一种家族恶势力。

   马:这个党在社会上制造了仇恨和猜忌。从1991 年起,这种政治家族化已经成为大问题。他的家族就像他的政党一样,在助纣为虐。

   问:您想采取以前德国的模式(此处指“非纳粹化”- Entnazifizierung,二战后联军在德国推动的清除政治和社会上的纳粹残余势力的运动, 译者按),来“非巴特党化”。您将如何对付旧政党的官员们呢?

   马:我们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但是至少会有三个界定明晰的分类:第一类是那些曾经犯下反人类罪的人,他们使用毒气杀害了库尔德人、入侵科威特的战争罪犯、参与1999年血腥镇压的党军特工,第二类是犯了刑法的人,这些人将在有外国的观察员在场的情形下,受伊拉克的法庭审判,第三类,我们将参照南非的经验,建立一个“真相委员会”,调查那些承认自己参与旧政权并犯下某些罪的人,我们将视情况个别地予以赦免。

   问:这些人将在何时、被什么人送上法庭?

   马:现在还难说要把他们送上国际法庭,或是有国际参与的伊拉克法庭。反正国际和伊拉克的法庭将共同审判他们。

   问:您建议新的伊拉克在政治上将采取联邦制?

   马:伊拉克的反对党始终主张联邦制。我们主要是想根除几十年来盘踞在阿拉伯人心中的民族主义思想,我们不应该假装看不见彼此之间所存在的种族、文化和宗教的分歧,相反地,我们应该庆幸有这种多元化。

   问:这现实吗?今天的欧洲社会都还没有这种成熟度呢。

   马:说服成百上千万的伊拉克人接受这种想法当然不容易,可是我们的希望不是无根据的:北方的库尔德族人要求以邦联的结构建国,并依然存在伊拉克联盟之中。南边什叶派的人没有理由不这样做。

   问:也许他们像库尔德人一样梦想有自己的国家。

   马:这是萨达姆的中央集权造成的恶果。我们要有强势的省政府、省议会、警察和地方自治,在不影响国土完整的原则之下,地区的资源由省一级支配。

   问:听起来真美妙,有点像柏拉图的经典理想国。

   马:您可以好整以暇地预言:我们将会失败。我们却不允许自己失败。这些话听起来有点空想主义,但是伊拉克的国民大会(INC)必须利用一切可能性朝这个方向努力。

   问:INC在重建伊拉克的时期会有何种份量?美国外交部对于流亡的反对派人士夏拉比(Ahmed Chalabi)将扮演特殊角色,持有强烈的保留态度。一般都认为应该让伊拉克本土的反对派取得新政府的领导地位。

   马:华盛顿的意见分歧的政治家们发明了这种理论:流亡的伊拉克反对派和留在国内的反对派之间有矛盾。谁反对我们这些“外面的人”,他最后就得支持那些旧政权的代表:巴特党人、萨达姆的军官和外交官。我们国民大会的人不会跟这些人合作。我们要一个崭新的开始。

   问:你的意思是:五角大厦要建一个新的伊拉克,美国的国务院却愿意让步妥协?

   马:这是非常反讽的,事实的确如此。为什么我这样的人老往五角大厦和副总统钱尼的办公室跑,而不去国务院?那里多的是美国的阿拉伯专家,但是他们所要的是一个约旦或沙地阿拉伯模式的伊拉克。

   问:也许外交官们比五角大厦看问题更现实一些。

   马:那些人缺乏政治想象力,在他们的现实主义背后隐藏着一种歧视:那些阿拉伯人、穆斯林和伊拉克人,他们反正没有能力独挑大梁。

   问:您建议伊拉克“非军事化”。在四面虎视眈眈的邻国包围中,伊拉克怎样防卫本国?您对美国要重新武装伊拉克的计划有什么看法?

   马:要是美国真要武装伊拉克,那就会种下冲突的因子。我们想跟邻国,比如科威特签订和平条约,作为条件他们必须取消伊拉克的欠债。也许还要跟美国和联合国签订防御条约,以保伊拉克的领土完整。总之,我们将放弃旧的概念:以军事力量的强弱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强弱。

   问:您对新的伊拉克和以色列未来的关系有何设想?

   马:阿拉伯国家对于以色列向来只有三种对策:战争、不承认对方和要求外边的力量来替我们解决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要突破,走全新的道路。

   问:很多人跟您不同,他们认为,华盛顿不但不能解决阿拉伯问题,而且美国本身是问题的一部分。

   马:我不同意这种看法。阿拉伯人必须明白,我们应该为自己的问题负责,不要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去。伊拉克的独裁政权也是我们自己制造的,萨达姆是我们的产物。美国人并没有在哈拉布沙(Halabdscha)用生化武器杀害库尔德人,他们也没有使用毒气攻击伊朗人。

   问:民主政府何时可以在伊拉克建立起来?

   马:美国人不会在伊拉克久待,但是我们还得依靠他们一两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可以就重要问题进行人民表决:我们是要共和国、君主立宪还是联邦制的形式。我们还需要一个制宪的国民大会。宪法草案将通过公民投票来通过。

   问:您会返回巴格达吗?您离开国家已经35 年了。

   马:我要回国,并参与制定新宪法。我不会高估自己。在这种过渡时期,一个知识分子应该认识自己的局限性。我不是政治家,我离开国家已经太久了。

   译者为《观察》评论员

   ---本文《观察》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4/22/2003 10:43)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