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边缘,故乡 ]
井蛙文集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边缘,故乡

   边缘,故乡 井蛙
   
   走到路的尽头才走到你脸上去
   雪是下晚了
   这么大的雪却下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

   
   我躲着,这个冬天始终不愿意
   听远方的音乐
   你的手指不像我的
   触摸不到落叶飞不起来的沉
   
   月光逃了
   床前的李白喝着烈性的五加皮
   
   他翻越俄国的边境才来到这里
   他多年之前就在那里诞生
   一个肥胖的徐娘正笑脸迎向他
   他洒脱地使剑
   把久违的蜡烛辟成碎片
   漫天霜冻掉落添香的红袖
   他们爱上了寒冷
   
   夜半,我听鸽子拍打翅膀
   我以为唐朝已经跋涉到了汉朝
   远方不是故乡吗,匈奴不是故乡吗
   
   我疲惫。躺在干涸的河床做梦
   月亮越来越黑
   人离开人很远
   
   李白打着灯笼找下过雪的麦田
   
   他的一面撕破的国旗喝醉了
   那么多的诗句摇摇摆摆
   那么多的人在看一只鹰的辽阔
   
   2005-12-6
   ALAMED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