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北京的风暴]
井蛙文集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在知更鸟的咽喉之外
·苏格兰恋歌
·在我的屋顶下
·博尔赫斯,天堂的消逝
·出轨
·不自由的闲逛
·城市的角落和一只断翅的蜻蜓
·玫瑰的癌症纪念日
·在黑色和白色之间灰下去
·那又怎样
·见证者
·紫色里的黄
·雪地里没有谎言
·雪地里的遗像
·自治的零形式
·从无到零
·身体里的神
·二十二:白色宣言
·红发女人的头像
·我不在那里
·剪过枝的柳树
·雪中的墓地和两个人
·我不是飞蛾我是蝴蝶
·一男一女,挽着胳膊
·一只手,四个人进餐
·多年前一些瓦罐 里的时间
·一个颧骨高突的女人与枝干弯曲的柳树
·黑墙上的音乐变成蓝色
·冬天魏玛的花园
·歪脖子的戴帽子的宋稚怡与法国农夫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珍妮.赫布特尼梦境里的裸体
·广场的尺寸以及行走的三个人
·黑色杰克
·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上与下
·杜拉对一只卑梨的梦话
·玩塔罗牌的女巫师
·在镜子的反面看皮影戏
·法朵,理查德
·理查德, 火车晚点
·让K遇上理查德
天才的黄房子
·纳斯瑟斯精神分裂症与疗法
·天才的脑袋与妄想症精神分裂
·尼采的偏头痛与精神病
· 一只苹果和一只卑梨
· 黑白素描
· 叼烟斗的农夫肖像画
·尼采自画像
·儿童节献礼: 童诗 《阿胖的爷爷》和《苹果树乐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风暴

   北京的风暴 井蛙
   
   
   我把嘴里含了一百年的糖
   传递到你的嘴里

   唇边刮了一阵巨大的风,所有的味道加重
   北京的沙尘扑面而来
   
   一幅动乱中的画,夜晚的时候浓缩着自己的线条
   笑容逐渐变得清淡
   身躯瘦小
   
   你凑近看了一眼
   回过头去
   
   就似一些飞扬的尘埃落在书桌上
   虔诚地度过了它的朝代
   
   于是街上的声音都同时响起
   我嘴里的糖愈来愈甜
   风暴愈来愈烈
   
   你端详了一番天空
   发现灰色的云朵与你的目光恰好相遇
   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靠近你的手指
   你用一颗糖的浓度弹拔
   
   上个月剩下的光亮
   融化成点滴的抒情
   一首老旧的音乐终于在指缝中被轻轻歌唱
   冈拉梅朵的泪水滑落
   微笑开在大雪来临之前
   
   你转身而去
   捡起不小心丢失的花瓣
   为我们的第一次接触而感动
   
   我们来到空旷的野外
   一颗糖纸晾在挂满雪的树枝上
   没有行人看见它裸体的年龄
   
   但是
   糖已经耗掉一个冬季的能量
   在我们的体内
   
   风又扬起了沙子
   连八十岁老人不惧怕的沙子
   我们神色慌张各自逃跑
   寻求黑暗的庇护
   我们无力支撑这一片黑色
   
   北京每年都有风暴
   落在你的窗边
   此时,我是个体弱潦倒的人
   喝得醉醺醺的女人
   我祈求佛
   再给我一粒糖吧
   比上个月小一点儿也无所谓
   风暴,比上个月的大点儿也无所谓
   
   我是个潦倒喝醉酒的人
   每晚爬上梦里那棵很大很大的雪树
   等待结冰
   我终于从高处发现那张糖纸的年龄
   我收藏了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来自哪个村庄
   你的记忆是什么颜色的
   都写在糖纸上
   
   你的心是否在跳动
   
   我已经触摸到静止的尘埃沾了你的指尖
   你沉默地走路
   经过那么多的雪景
   不回头。你尝试舔了舔脸上的一点点雪花
   淡淡的味道
   
   你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
   继续走路
   还是经过那么多的雪景不回头
   等雪下完了
   你裸露在太阳底下
   无奈地看了看天
   
   一个人正在雪树上渐渐融化
   一些树枝掉落着水滴
   当你抱住她时,你是否发现
   那种冰凉不是来自风暴
   
   
   2005-11-19凌晨1:10
   SAND BEACH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