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井蛙文集]->[顿珠家的糌粑 ]
井蛙文集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顿珠家的糌粑

   
   
   
   我忘了他是桑林顿珠,还是洛桑顿珠,抑或是桑学顿珠。我感到很难过,因为他是个老实淳朴的藏民,他对我的热情和友好,使我没好好记住他的名字而深感内疚。
   

   他家住在拉萨八角街后面的一条老巷子里。那里群居着藏民和些许的汉人。泥土房子有三层楼,顿珠住在楼下。我在拉萨街头四处乱晃,找一种早已熟悉的食物――糌粑。餐厅里没有,倒是各个粮食店里有卖。大大的招牌像是古代的酒铺,都是布质的。我不由得欣喜若狂。跑进店里,问老板,糌粑怎么卖?我以为就这样买了可以吃。庆幸,没有在陌生人面前表露出我的无知。老板一脸的笑容指给我看:“那,糌粑在那儿呢。”其实,我早就看到了,那只不过是一袋青稞粉而已。我要的是能立刻吃的糌粑。他说没有。
    我继续走了几家店铺,他们都说没有我要的那种糌粑。
   
   我失望地走进最后一家,老板娘也说他们卖的是糌粑粉。这时候,我怀疑糌粑粉能生吃?
   
   我沮丧着脸坐在一栋房子门前的石板上,身旁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在跟另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说话,他们开心地笑着。我一句也听不懂,只是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开心的交谈。
    “您好,请问哪里有卖糌粑?我想吃。”我在他们停顿下来的那一秒钟插上话。
   
   “哦,糌粑?对面就有卖的。”很标准的国语。我为此惊讶,这是那个老太太嘴里溜出来的。
    老头子也笑着说:“到处都有卖的。”
    “那不是青稞粉吗?”我问。
    “对呀,就是糌粑粉。”老太太说。
    “那能吃吗?”
    “你买回去自己捏嘛。”老头子接着解释道。
    “老先生,我不知道怎么捏,我还没见过,也没尝过。”我有点儿窘。
   
   “哦,你想吃糌粑对吗?那,到我家去吃吧。”老头子一边说着一边迈开了脚步。我被他的大方和热情感动了。我大声叫道:
    “真的啊?!太好啦!太谢谢了!”
   
   老太太也跟着我们进了顿珠的家,她说她为什么国语讲得那么好呢,是因为她是民族学院毕业的,退休前在学校教书。我说我以前也是教师,咱们是同行呀。她拉着我的手,脸上似堆着一簇漂亮的梅朵。
   
   顿珠的太太在家里忙着家务,老太太跟她打招呼,顿珠用藏文说我是北京来的客人,大概是叫她把糌粑弄来招待客人吧。原来老太太和顿珠是老邻居,她跟顿珠的太太也是好朋友。她就住在顿珠家的后面。老太太说她也回去弄些好吃的小食给我尝尝。于是,话没说完,她就笑呵呵地回家去了。
   
   顿珠的太太叫桑娜,很好看的藏族女子。似乎比顿珠年轻多了。她的长辫子长长地披在背后,衣着与其它拉萨的藏女的服饰差不多是黑色的裙子,前面都是横格子花纹的。
    顿珠接过太太手中的罐子,跟我说,里面装的就是糌粑粉了。
   
   他把罐子里的粉倒一些在盘子里,放上冰糖粒,倒酥油茶在上面,他就在盘子里捏了一把,才在手掌上顺时针地捏成一小个一小个的,放在另一个干净的盘里。桑娜则倒给我一杯温的酥油茶,用我听不懂的藏文招呼我吃喝。我从她两排洁白的牙齿,领悟了她的意思。我也露出两排整齐而雪白的牙齿,表示我不客气了。
   顿珠一边捏着糌粑一边叫我吃。
   
   糌粑是青稞粉捏成的,所以吃起来有点儿梗。我只能伴着酥油茶一起吃。冰糖粒咬起来像嚼椰子糖,甜甜的很有口感。吃糌粑的感觉,此时我只能说有点儿像广东的芝麻酥或花生酥了,但又不全是。因为芝麻、花生酥一咬下去会立刻掉下粉块来,松塌塌的,而糌粑则有一点点粘性,因为经捏过的缘故。不过,不管顿珠有多殷勤,我吃了两个就宣布吃不动了。
   
   酥油茶同样是,那是牦牛奶的油脂制作而成的,我喝了三大杯就觉得喝饱了。桑娜向顿珠笑着说藏文,顿珠就翻译成国语问我好喝吗?我说好喝。
   
   这下可惨了,于是,桑娜就不断地给我倒。我笑说我喝够了,她听不懂,还是倒。她倒我就不好意思不喝,结果,顿珠家的酥油茶像酒那样把我灌得连路也走不动了。我记得那一热水瓶里的酥油茶全给我一个人喝光了。真是美丽的误会。
   
   顿珠家很小,一个大卧室,他们夫妻的睡房。客厅里的另一个小角落放置着一张小床,他说是留给他们的女儿放假回来睡的。女儿在政协上班。顿珠说他以前是军人,但是,为什么共产党没给他一点慰劳?比如说安排个好工作之类的,没有。他退伍回来就一直是个“闲人”。因为他把自己当年的军人证件给弄丢了,上面的组织不认他这个昔日的“功臣”。所以,他一直很沮丧,因此,他的女儿读的就是政治系,现在总算给这个“没用”的老爸争回点面子。他说他老了,对前途啊未来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只是希望女儿有出息,能出人头地,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家的墙壁上挂着邓、江、九世班禅的画像。我问,为什么没有毛?或者达赖?他说他不喜欢毛。至于达赖嘛,以前是挂过的。但后来就不挂了。
    我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就不便多费唇舌了。
   
   我也招呼他们吃我买去的水果。他说九世班禅是藏汉民族团结的重要人物。我沉默地点点头。我知道他口里说出的话只是整个社会的一个现象而已。所以,我始终为他的单纯和热情所感动。尤其是桑娜,她身上朴素的美,使我更热爱大自然了。虽然我们语言不通,但是笑容这东西是没有国界肤色之别的。我相信,他们都是善良的普通老百姓,因为善良,我们不需要语言就领会了彼此的意思。
   
   那位可爱的老太太,还没弄好小食物,我其实在走的那一刻,把她忘记了。所以,当我回到牦牛宾馆时,我希望第二天等我和顿珠、桑娜的合照洗出来再去吃一顿,也算是领她的情。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过,我再去顿珠家的时候,她恰好不在家。桑娜说,她也许是朝拜去了。
   
   2005-5-16
   ALAMEDA
   
   
   
   
   
   
   
   
   
   ========================================================================
   作者:井蛙
   来源:诗生活网站 www.poemlife.com
   日期:2005-6-17 14:07:49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