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姜福祯文集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网上议政”神话的破灭——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2)
·中国网络“半瘫痪”——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3)
微观生活(三题)
·横扫一切丰乳肥臀
·樱花一颗色三种
·高树原来斩千刀
世象短语
·“国情依赖症”可以休矣!
·“扒裤权”的诞生说明了什么?
·对外花枝乱颤,对内剑戟斧钺
·热闹大了:所有的狗都在狂吠
·且看樊纲鬼话一箩筐——世象短语
·官人、名人移民与“硕鼠”定律——世象短语
·“馨吻脸脖”又如何?
·“考霸”还是考奴?
******
·编辑和写手的二重奏
·纸船渡忠魂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
·政治童工刘胡兰事迹愚弄国人半个多世纪
·2005年网络怪谭录
·陈大胡子别传
·布衣夜行者的精神资源
·表哥──欲望时代落魄者的一个标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岂有文章乱天下──呼吁释放因言获罪的牟传珩先生

姜福祯等

   进入新世纪以来,因言获罪者屡屡发生,言论自由权在中国形同虚设。这是全体中国人民的悲哀。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牟传珩先生自今年8月13日被冠以“涉嫌煽动颠国家政权”罪名被捕,至今已经两个多月了。对此,海内、外朋友曾给予热切关注。专制凶猛,中共当局无视公民基本人权,仍欲以言论治牟先生罪,令人十分愤慨。

   自古书生觉世情,岂有文章乱天下。纵观今日天下,实然如此:专制当道,是非颠倒;黄钟毁弃,瓦缶雷鸣;和氏刖足,荆轲刺孔;精英失语,良知沦丧;厚黑盛行,诚信失落;猫鼠一家,贪官肆虐;权贵先富,民不聊生;九九归一,万恶皆归于腐败的一党专制。搞乱中国的,正是共产党自己。被剥夺、被损害、被侮辱、被颠覆、被蒙蔽的,正是中国一般民众。呜呼!我等为国殇、为民殇、亦为牟传珩先生一殇。

   据悉:牟先生入狱后,身体状况,骤然恶化。近来,他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状况堪忧。在此,我们呼吁海内、外朋友,关注牟先生近况,并呼吁相关部门,出于人道,妥善处理此事,以保障牟先生身体健康。在此,我们也一并呼吁海内、外媒体和朋友,将牟传珩、燕鹏、王金波被迫害的事实,再度昭告天下,揭露中国当局在人权问题上不求改善、不思悔改的顽固立场。

   又及:王金波先生矢志不渝、坚守民主理念,在狱中连续绝食120多天,与中共进行殊死抗争,创狱中绝食最高记录。王先生目前身心交瘁,瘦如枯槁。在律师和亲友的劝告下,他已于9月底停止绝食。在此期间,临沂市检察院曾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把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前不久,临沂公安机关再度将卷宗移交检察院。由此可见某些倒行逆施者的良苦用心。

   签署人:姜福祯(执笔)、张铭山、申贵军、车宏年、于傲之等

   (2001.10.19)

   联系电话及电邮地址:

   姜福祯:0532-3844255(晚)0532-3843080(白天)[email protected]

   张铭山:[email protected]

   牟传珩家:0532-5763880

   王金波家:0539-7278564

民主论坛200110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