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姜福祯文集
·赦免论的实质是“抢了白抢,偷了白偷”——对经济清算问题的五点梳理
·王明视野里的文化大革命起源——读《中共50年》兼谈及“人民文革”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神州何处觅自由?——有感于李建强律师再度被扣押执业执照
·我对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的推荐
·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三笑笑蜀
·“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任志强被气死了!
·谁颠覆了彭宇案的真相?——驳所谓“正义不能覆盖真相”
·彭宇案: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沦陷——兼写给陈永苗先生
·民以食为天,官以“天”为食的制度困境
·涅槃未得身先死 怎不叫人泪沾巾?——迟到的悼念
·权力的细节——集中阅读
·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诠释尤凤伟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
·毛泽东走了,毛泽东来了!(两篇奇文赏析)
·互利——实践理性的试金石
●2008●
·春节晚会小品:2007年——雷锋同志在南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大的假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杰:囚室里的一道风景

──山东“六•四”政治犯群像系列

   张杰先生走进我视野的时候,是在北墅劳改队的一个走廊上。那时我和史晓东、吴旭升、张铭山一行4人刚刚被从看守所押到,正在接受囚头们的检查。大约10几步远有一间大囚室,对面是个大厕所。正是午休时间。10几名“6.4”政治犯只允许在这两处地方来回穿梭,发现“新兵”也只能频频瞩目。这时,张杰着一身灰色囚服,分外整洁,脸上架一副近视镜,很是斯文。让我注意的是,他已着单衣,但仍戴棉帽,很容易就让我想起《上甘岭》、《英雄儿女》中志愿军指挥部的参谋。

   大约个把月的样子,我们4人的入监教育结束了。新、老反革命大会师,彼此说话交流的机会多了。在各自询问案情时,我才知道张杰是个“猛子将”,与陈兰涛一样也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破坏交通秩序罪二罪并罚,都在最上限:量刑共20年,合并执行18年。

   张杰毕业于青岛六中美术班,立志考取北京电影学院。89年春天,他到北京面试时,正值学潮汹涌澎湃。5月中旬,他身着“民主潮”文化衫返回青岛后,几乎每天都穿梭于海大学生和市民之间,参加示威、静坐、请愿和演讲。“6.4”屠城后,他与陈兰涛、张晓宵、史晓东等一干人与“市民声援团”联手组织“三罢”。开枪弹压后,群情激愤。但民众大多反应麻木。他预感到大逮捕将要开始,因为便衣警察已蠢蠢欲动,录音、跟踪、照相,甚至已开始悄悄捕人。形势如此严峻,张杰等人仍希望“以血醒民”,到处游说、设路障。但响应者寥寥无几。天气炎热、四处奔波的他,有一次在组织罢工时竟然晕倒在四方机车厂门前。张杰是出头鸟,大搜捕时是作为“首要份子”之一被逮捕的,在新闻媒体曾几次曝光。让张杰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他本人尚未接到起诉书,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就已经登出了他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的消息。此时离开庭审理大约1个月──如此荒谬,卡夫卡也会瞠目结舌!遭这次奇遇,宣判后张杰哪敢指望上诉,便于7月下旬同孙维邦、王在京、牛天敏一并被押送莱西北墅劳改支队服刑。

   张杰年轻好学,除了狱吏布置的学习任务外,闲暇差不多总是在读书和做笔记。在我的记忆中,他读的书有历史类、文学类、艺术类、哲学类,还有摄影、编剧、美术类等。他读书善于动脑,不墨守成规、死记硬背。他经常把自己的思考和疑问和盘托给孙维邦和我共同探讨。印象较深的是,他在读《周恩来传》时,对遵义会议前、后的周恩来进行了全方位思考,企图破解毛泽东和周恩来半个世纪的历史纠葛之迷。读《莫儿》时,他与我一次次切磋文中一些启示性的句子和段落,思考顾城所弃绝的中国文、中国梦、中国根。这已远远超出所谓“男女关系的乌托邦”的主题含盖。

   张杰风趣幽默,语言火辣俏皮。其寓庄于诙的语言风格,构成囚室的一道风景线。

   有一则杀虫剂广告词是:“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画面:一群害虫趾高气扬、昂首阔步。)“正义的达福林,正义的达福林!”(画面:达福林将害虫全部撂倒。)张杰闲来无事就哼几声调侃,颇耐人寻味。

   青岛方言把“不要开玩笑了”说成“不要取笑了”。张杰颇爱说这句话,因为“取笑”谐音“曲啸”,一语双关。当时正是曲啸、李燕杰等到处巡回演讲大放厥词之际。我们这些政治犯被迫数次收听他们的报告,又气、又恨、又烦,但不能公开表露我们的不屑。张杰就在闲谈中巧妙地塞上一个“契子”,于诙谐和轻蔑的同时也算是宣泄。

   91年几乎一年,我们“直属队”(政治犯小分队)都处于严管状态。一人一条半尺宽的小板凳,除吃饭、休息外全天候“洗脑”学习。我们当然不会做“驯服工具”,在应付差事的同时,也常玩点“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小游戏。有一次,牛天敏故意写道:“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世界上还有3分之2的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我们去解放。我们一定会把共产主义的红旗插遍全球。”张杰在评议时故意油腔滑调地说:“你的远大理想让我很感动,可我也很替你担心,要知道把红旗插遍全球是很累的喽!”言毕大家相视一笑。

   在北墅有一个摄影班由张杰任教。张杰如鱼得水,游弋其中。到潍坊监狱后,教务处没有摄影班。他一度“下岗”赋闲,在技术组打杂。世纪末最后一个鸡年,他奉命画了一只报晓的大公鸡悬挂在“育新学校”的大门口,居高临下、威风凛凛,赞声鹊起,受到狱吏关注。于是,狱方开设绘画班,由张杰任教。他还奉命做一些商业画,拿到狱外卖钱。狱火丹青,听说他的画在潍坊文化市场上很受欢迎。如果坐牢坐到诗书满腹,再坐到一个半吊子画家,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吧!

   坐牢是对肉体和精神的多重煎熬。不幸的事毕竟时常咀嚼着我们的神志──1995年,等待了张杰6年之久的未婚妻结婚了。他失声痛哭,情不能禁。当然谁也不相信眼泪,哭完之后仍旧是刑期漫漫,还要擦干了眼泪再上“画”场。

   新世纪的钟声敲响之时,张杰仍旧坐在囚室里。今年春节前夕,他终于获准打道回府。我想,张杰大约是山东“6.4”政治犯的压轴者了。(2000.7)

   〔由于某种原因,本稿未经张杰本人审阅。若有失误,文责自负。〕

民主论坛200102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