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姜福祯文集
重涉旧尘
·我的一九八一
·一创刊就终刊的《人》
●2002●
·警匪一家:张铭山小吃店遭劫
·从查禁“口袋书”想到中国人的精神
·劣质焦炭与三个代表
·封堵两亿手机 违宪不商量——浅析与天下万众为敌的手机实名制
·反贪均富,还财于民
·谁敢动我的奶酪?(诗三首)
·李昌平说法实录
·返本归真解放中国──我读李昌平
·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一些思考──献给杨建利先生
·号角为谁吹响?──写给《切.格瓦拉》上演两周年
·贺《民主论坛》创刊四周年
·反贪是个纲,纲举目张
·最热的天吃最甜的西瓜
·牟传珩、燕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青岛开庭──因言获罪.因网获罪
·《民主论坛》为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愤怒的葡萄
·用旧报纸擦屁股易患口号癌
●2003●
小康风景线
·公正是现代社会的第一要义
·关于李海仓现象的几点深思
******
·寻找汤戈旦:在时代的坐标上──纪念汤戈旦逝世十周年
·行路难:谁剥夺了我们的行路权?
·俄国十月革命是对斯托雷平反动的反动──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上)
·“六.四”之后中国改革的基本走势──斯托雷平反动与中国改革(下)
·谁是大英雄──布什、萨达姆、秦始皇、张艺谋?
·与《民主论坛》同行──纪念《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创刊五周年并兼写给王金波先生
·关于“沦陷区”的说话问题──有感于香港大游行和和余杰获万人杰奖
·世象杂说:狗恶酒酸“酸”几许?
·好誓言与好制度──有感于官员上任宣誓程序出台
·对《宪法.序言》几个细节的点评
·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写在何德普先生开庭前夕
·感受罗永忠
·“牛奶美人”与“荔枝美人”
●2004●
·山东异议人士王金波身体虚弱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山东著名民运人士燕鹏成功渡海投奔台湾海岛
·名目亮眼的网络刊物《民主通讯》和《民主论坛》
·为燕鹏获准赴美干杯!
·“九一一”我遭遇“恐怖”袭击
·文化稽查与“恐怖”袭击
·我们推荐王金波
·妞妞事件昭示了什么?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上)
·从长春半导体厂改制看国企改革的罪恶(下)
●2005●
·关于文化专制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向赵紫阳三鞠躬
·制度缺失下贪官们的若干保护伞
·世象短喻(三则)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济南监狱置若罔闻依旧不许王金波父子见面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医患矛盾的实质是医疗产业化
·谁扛着中国文化的正红旗?──关于文化困境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乱侃
·在《改善政治犯良心犯关押状况的呼吁》上的签名
·自律、狗律、他律
·我思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延忠先生的政治交代
·1998年的政治生态──写在中国民主党组党七周年之际
·任意车边的土皇帝──也给东海一枭敲敲警钟
·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关于张林的一点政治学比较
·陈延忠先生病逝
·监狱:中国人权的盲区──陈增祥出狱后念起维权经
·海内外异议人士就燕鹏在台尴尬处境致台湾政府的公开信
·呼吁紧急关注山东邹城任自元事件签名
·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由一桩小案例惹起的反思
·寂寞兰栾新建
·你走了,星光还在
挂在欲望脖子上的项链
·钱有多大?
·两个灵魂
·中国伦理学 之一
·中国伦理学 之二
·春晖汤 吃人——历史和现实的一些论证
·新生活——关于吃人的合理性的一些例证
·九岁女孩
○2005~2008○
砚边余墨
·砚边余墨──随笔
·砚边余墨(二题):自由的深度和层次
·砚边余墨(杂文四题)
●2006●
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张五常:这只坐在云彩上的猪
·张五常的写作路线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
·我最瞧得起的还是秦晖与郎咸平──简单回应吴辉先生几句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多数人暴力”与个人主义乌托邦
·专制与腐败:张五常视野里改革制胜的雌雄双剑
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
·2006年网络怪谭录——我所亲历的网络控制(3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中国初步建立福利制度的可能性探讨

──四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我个人有一个不算怎么理论化的思考,也就是以所谓“节约型社会”和“奢侈型社会”来取代“前福利国家”和“后福利国家”的提法。区分这个问题是为了给当下中国福利政策或者福利制度的设计提供一个正确的参照系,同时也企图给攻击福利制度的人在消费比较上留下一个道德空间。主要是想说明目前中国处在发展中国家状况下,类比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的宏伟建构还够不着边。换句话说现在最迫切的是开始建构一种能找得到“生存感觉”的福利制度,而不是找得到“幸福感觉”的高福利制度。要紧的是立即制止“劫贫济富”的反人道改革设置和制度安排,反贪均富,还财于民,从根本上将原本属于人民大众的钱通过一些福利措施返还给人民大众,同时以法律形式限制奢侈消费,刺激大众消费。我想,在这个基础上谈初步建立福利制度,就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为不为的问题了。

   在思考中国问题时,有两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权贵和富豪的非法收入和洗钱的问题,公款消费、奢侈消费问题。少数人的无形占有和奢侈无度,完全粉碎了既成的经济学模型,在这个立场上思考贫富悬殊、思考福利问题,就会觉得以西方新自由主义政治和经济学大师为圭臬的张五常、陈平等辈是多么滑稽可笑!

   据说中国的改革进入了深水区。而按照一些大内智囊的美好设计,深化改革的重要步骤就是“制造中产阶级”,今年公务员涨工资大概就是这个步骤中的一环。最近慕容雪村的小说《伊甸樱桃》被称为“名牌集中营”,可谓奢华观止。慕容雪村在每一个名牌的陈列过程中都做了比较。俗话说:“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扔。”慕容雪村的本意肯定不是让劳苦大众去跳楼,在他愤慨的比较中大概经济学家们可以思考点什么了。

   请看:

   ◆一瓶香水──克里斯汀.迪奥香水。价格30,000英镑,合人民币40万元,可装40,000瓶纯净水,可买20万立方米家庭用水,够一个三口之家用300年。

   ◆万宝龙──名牌高档笔。有一款最高售价人民币120万元,可买40万只普通圆珠笔,30万个肉松面包。

   ◆宾利728──世界名车。售价888万元,仅车上的一副手动窗帘,人民币17万,可买普通窗帘17,000米,相当于两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如买棉衣可买4,000件。

   ◆佰伯利狗夹克──佰伯利世界名牌服饰。仅一件狗夹克,售价2,995元,一只名犬一个冬季至少需要四件,即11,980元,相当于四个失学儿童一年的学费,相当于一个中国农民的穿着。

   ◆劳力士──一款最廉价的,39,300元,可买一般表400块,尿素(化肥)26吨。

   ◆罗斯特眼镜──北京某店最便宜的一款,3,500元,相当于三台国产24英寸彩电,可以买700斤猪肉。

   ◆阿玛尼──意大利品牌服装。一件T恤衫售价7,900元,相当于一个内地蓝领全年的工资,如买铅笔,可让一个孩子用1,000年。

   ◆登喜路打火机──英国名牌。其中一款打火机,可售5,700元,可买鸡蛋2,000斤,让一个人吃上将近七年。

   ◆拉斐──极品法国红酒。一瓶1982年的葡萄酒,28,888元,相当于五个中国民工全年的工资收入,可买普通散装白酒15吨。

   ◆百达翡丽表──瑞士顶极品牌。较便宜的,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手上的那种一款60,000美元,合人民币50万元,相当于一个小学教师20年的工资。

   ◆吉凡克斯──英国男装品牌。一件衬衫3,000元;一条内裤1,100元,如买成廉价内裤,可买300多条,够一个民工穿20年。一个民工的两腿之间,深藏着本世纪最重要的价值观。

   在名牌和非名牌之间,我们看到有一个巨大的浪费空间和利益黑洞,同时我们也看到不同阶层的实际生存状况,而这两极不是在资本市场公平竞争和角逐过程中造成的,而是制度安排和制度本身造成的。

   好了,现在再看由福利制度引起的公平与效率的纠缠其实在现阶段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现阶段的问题是:

     公正、公正还是公正,“公正,哪怕天塌下来”!

   尽管如此,作为对一个问题的清理还是有必要从来龙去脉上作一些简单分析。

   以下以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章星球的《文化本位的社会主义高福利国家初探》为依据进行一些梳理。

福利制度和福利国家的公平和效率

   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在西方福利国家理论研究中始终是一个核心课题。在西方“福利国家”时期,公平具有优先地位,但这一时期公平在整体上并没有妨碍效率,反而形成了西方经济的黄金增长期。“二战”以后,随着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滞胀”,西方社会保障经济理论关注的核心从“公平”转到了“效率”。

福利制度和福利国家的主要理念

   福利国家虽然强调公平至上,但并不排斥效率。凯恩斯把公平与效率视为最基本的社会哲学问题,其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曾专辟一章来阐述这一问题。著名的巴尔教授在其新作《福利国家经济学》一文中得出了如下结论:在不涉及意识形态的前提下,经济学理论可以证明福利国家的普遍观念;经济学理论的争论不仅使经济学家可以很好地理解福利国家存在的“公平”理由,同样也可以证明福利国家存在的“效率”根据;不管福利国家的分配目标是什么,“福利国家仍然具有其重要的效率功能”;福利国家能做到的事情,市场根本做不到,或者做得很糟糕。不仅仅是因为“公平”的原因,而且也是因为“效率”的缘故,这就是经济学对福利国家的存在所作的诠释。

新自由主义的两个出发点──实际上出自奢侈主义,而非节约型社会

   福利国家的主要反对者是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对福利国家的批评在两个方面:一是基于经济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的观点反对福利国家过多的国家干预与过高的国有企业比例;二是基于效率优先的观点认为福利国家的公平至上原则妨碍效率,如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弗里德曼“为了使自由市场有效运行,不应实现福利国家论者主张的‘平等’,而应当保持‘不平等’”。张五常之类的经济学家很有些“弗里德曼情结”,总是把费氏的理论看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利器。

公平和效率的二律背反──西方和东方的两个有力例证

   由于新自由主义认为公平妨碍效率的观点更多基于经验理性,所以它无法解释如下事实:在西方,福利国家时期公平至上,结果导致了西方经济前所未有的黄金增长期,反之,后福利国家阶段采纳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大幅降低福利,强调效率至上,同样实现了经济增长;反观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强调公平,结果却是大锅饭,效率极其低下,市场经济时代强调效率至上,结果却导致了贫富两极化,经济增长的成就与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互相冲抵。

   福利国家的社会保障体系有两个最基本的功能:一是社会财富再分配的功能,相当于全民对国家利润的公平分红,体现为公平主义;二是保护弱势阶层、缓解社会矛盾的功能,体现为人道主义。

   人道主义是针对部分弱势阶层的,具有劫富济贫的性质,因此福利政策中的人道主义比例越大,就会伤害富人的投资积极性;相反,反人道主义的劫贫济富(剥削)伤害的是穷人的生存之本,可以导致社会问题产生进而促使效率下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人道主义和反人道主义分别会从两个方面影响效率。这才是客观中肯的分析。

是公平妨害效率还是不公平导致效率下降?

   福利政策中的公平主义成份和人道主义成份都可以促进效率提高,公平的作用在于直接垒高竞争平台,而人道主义的社会救济主要是通过避免社会危机、增进社会融洽间接促进效率。前者对效率的作用基本是个正值,而后者对效率的促进作用可正可负,因为过度的劫富济贫会抑制富人的投资积极性和滋生穷人的大锅饭心理,人道原则与公平原则有时会产生矛盾,人道可能伤及公平。理解了这层原理,在体现公平的社会福利与体现人道的社会救济之间建立一个调节机制,就可以令福利国家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对效率的有效控制。根据以上原则再来分析西方福利国家滞胀现象,我们就不难发现,其实质并非公平妨碍效率,恰恰相反,是不公平导致了效率下降,因为当福利国家的人道因素超过某个限度后,就造成了穷人对富人的剥夺,导致了大锅饭,人道原则伤害了公平原则。

两种不同公平的问题

   自由是政治权利上的公平,而福利则是全民在分享经济成果时的公平,两者都是公平必不可少的内容,福利国家是同时追求两种公平的。巴尔《福利国家经济学》一书中曾提到,自由主义是福利国家的主要支持者──“他们在政治哲学家罗尔斯(Rawls)那里找到了他们的哲学;他们的政策在贝弗里奇、凯恩斯和加尔布雷思等人中得到了拥护。”所以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中国语义环境下的,其实巴尔称之为“自由意志论者”)的区别仅仅是,新自由主义“极其重视个人自由主义,强烈支持私有财产和市场机制”,主张严厉限制税收和再分配的作用,而“自由主义的理论包含‘一条分配原则:平等’”,强调收入再分配是国家的重要职能。因此,自由主义与新自由主义(自由意志论者)在追求机会公平上是一致的,在是否以税收和再分配手段让国民分享更多经济成果上存在分岐,而在反对中央计划经济社会的机会不公与起点不公时也是一致的。

储富效率与创富效率

   这是章星球提出的两个很有实际意义和操作可行性的新概念。

   创富要有效率,储富也要有,我们称之为“储富效率”,创富效率与储富效率共同构成了经济效率。由于高层次消费的储富效率远远大于低层次消费,如果一个国家和地区高层次消费动力越充足,那么在同样条件的福利供应下,积累的社会软财富将大大高于高消费动力疲软的地区。

目前中国最大的不公平

   我国目前的医疗、养老、住房制度实际上具有明显的特权性质,是一种只有官僚系统和国企职工有权享有的福利,这种虚假的公平正是建立在对九亿农民的不公平之基础上,因而也是我们这个国家最大的不公平。和某些学者认为公平妨碍效率相反,我们认为真正的公平是效率之母,反过来不公平则带来低效。我国政府和国企的低效,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存在以上巨大的不公平,如果能废除干部和国企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把社会公平扩展到令全民享有真正的义务教育,由此建立的高教育福利社会就会产生最佳效率。

中国有钱建设福利国家吗?

   一些人会怀疑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还不足以建设福利国家。

   其实,如果一个国家不论什么有利于老百姓的好事都要等到钱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去做,那就什么也做不成。“钱不够”是逃避责任最简单、也最拙劣的借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