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福祯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福祯文集]->[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姜福祯文集
·圣诞“大礼”杜世成
○2006~2008○
福祯幽默文“煮”坊
·(之1)章子怡的“肉体”和我们的“国体”问题
·(之2)中华古今爱国大联盟正在紧急筹备中
·(之3)输出“革命”不如输出“种子”
·(之4)中国政党简介:观蚁党
·(之5)“吃唐僧肉主义”饮食传统探秘
·(之6)蚂蚁与宪法
·(之7)我是如何一个人打败一个“旅”的
·(之8)装B时代:关于白杨树、蜜蜂、*颍三个代表的先进性分析
·(之9)给汉字追加一些宝贝
·(之10)“举手党”荣衰纪略
·(之11)任志强万岁!兼警告“不买房运动”的小瘪三
·(之12)中国贪官列传实话篇(简洁版)
·(之13)中国贪官列传鬼话篇(简洁版)
·(之14)中国贪官列传杂篇(简洁版)
·(之15)严重建议用《公民歌》取代《国歌》
·(之16)让思想者见鬼去吧!
·(之17)谁在叨叨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了昂!
·(之18)严重建议制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恶搞法》
·(之19)自由发帖,后果很严重!
·(之20)当代国际关系概论:世界就是一个班
·(之21)惊暴秘闻:萨达姆灵柩已安葬于中国西安
·(之22)谁是儒家:向孔子致敬(之1)
·(之23)《世界人权宣言》是儒家智慧的光挥结精:向孔子致敬(之2)
·(之24)我是否要帮老朱踹孟子一脚:向孔子致敬(之3)
·(之25)孔子理论是一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向孔子致敬(之4)
·(之26)蓝海经济:一个可能气死比尔盖茨的超级产业
·(之27)母亲节之际,张爱党再次递交入党申请书
·(之28)贪官与狗的比较管理学
·(之29)小刀进行曲
·(之30)瞧瞧咱们的徐老太!
·(之31)站在历史的高度和连续性上为改革声辩
●2007●
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一个小书店老板的亲历——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争鸣批评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二十年目睹中国禁书之怪现状
九谈《物权法》
·1.《物权法》真的是迫切的吗?
·2.《物权法》真的是必要的吗?
·3.《物权法》是真实的吗?
·4.《物权法》的时空位置问题
·5.《物权法》关系辩正
·6.《物权法》虚实点击:路不平众人踩
·7.《物权法》是非妄谈:中国人太有才了
·8.《物权法》的器和用
·9.《物权法》是“胡温新政”的大败笔
·我为什么写《九谈物权法》
治吏与牧民的双簧戏(法律随笔二题)
·公共权力乱设“义务”──草民篇
·审计算个屁!──官吏篇
******
·工作权维权:一个将被严酷现实唤醒的领域
·统治驻守宪政 正义没有国界——萨达姆之后“布什主义”的走向
·谁“杀”了这些大楼?
·由布什的“脸皮厚”想到克林顿执政理念的泡沫
·《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前身和来世
·“草根”贪官与“太子党”贪官臆说
·愚民正未有穷期 老谱还在不断袭用
·总书记说“网事”,后果很严重
·共产党是一个党
·权力的广场(札记六题)──兼答孙丰《共产党不是党》
·胡锦涛能否敲响“官煤勾结”的丧钟?
·由博客到播客再侃到网络共和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
·中国离非洲有多远?
·邬书林的变脸与中国式禁书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主旋律”扰民何时休?
·给张五常先生送个“大礼包”!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是个伪命题
·力虹三辩:无罪、无错、有徳——兼写给严正学、池建伟
·但愿“米住论坛”不是梦!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
·罚网恢恢,独“尊”小贩——点击城管若干执法权
·城管跋扈录:综合执法与综合侵权
·“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关于白教授被白打的几点乱侃
·言说者的灵与肉——马力闲说
·吴立红的命运与中国式污染
·本该杀掉毁人不倦的郑筱萸
·神州何处觅自由?——有感于李建强律师再度被扣押执业执照
·我对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的推荐
·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三笑笑蜀
·“仰望星空”必须从仰望善制开始
·谁是富人?——读韩进《茅于轼给中国人民玩的把戏很高明?》
·任志强被气死了!
·谁颠覆了彭宇案的真相?——驳所谓“正义不能覆盖真相”
·彭宇案: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沦陷——兼写给陈永苗先生
·民以食为天,官以“天”为食的制度困境
·涅槃未得身先死 怎不叫人泪沾巾?——迟到的悼念
·权力的细节——集中阅读
·中国反右叙事的里程碑——诠释尤凤伟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
·毛泽东走了,毛泽东来了!(两篇奇文赏析)
·互利——实践理性的试金石
●2008●
·春节晚会小品:2007年——雷锋同志在南京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最大的假话
·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彭宇恐惧症”的制造者今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试论中国社会的新法西斯主义——对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批判的再批判

陈青山、姜福祯

刘亚洲文章出现的时机与背景

   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大陆的改革,经过90年代的“思想解放”和“深化改革”在进入21世纪的时候,权贵私有化基本完成。以强权人物邓小平理论为标签的改革已彻底进入了死胡同。邓所竭力推行的一条腿走路之经济改革使大陆社会陷入了贫富极端分化,腐败肆意纵横的境地,此情此景比马克思当年所竭力讨伐的罪恶的原始积累更更胜百筹千筹。这一切都源于邓小平1980年开出的那张从来不打算兑现的政治改革的空头支票——“使民主制度法律化”一句话,当年从娘胎爬出来的所谓改革就只剩下为执政集团便于统治的提供借口了。

   整个社会利益格局的调整,在绝对权力的淫威下,缺乏公民的透明参与,实际上一开始就丧失了全社会的道德支撑,必然会出现无路可行的危机。早在北京民主墙时期魏京生《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及其他》就阐明了这个问题,现代化社会的根基是以宪政自由平等为根源的。在这个基础上的各民族、各地方、各阶层最广泛的人群的“意志”才会集合,这才是现代社会信念与意识,文化与道德发端。这种人类理性,是20世纪初,尤其是第二次大战浩劫后人类反思的结果。人们普遍认识到民主、自由、平等价值观上所建立现代社会,才是公民社会,而不是形形色色的臣民社会。这一必要性早已是不言而喻的。

   这一点无论是从二战前罗斯福针对希特勒的炉边谈话中还是乔治•W.布什在2005年第二次美国总统就职演讲中用简洁语言所宣告的那样——这里我们不妨引用原文:“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今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

   20世纪或上溯至人类早期发展史,人类渐次清醒,长足进步。“苏东波”巨变之后已经告诉了人们自由平等的民主是一切善良人们的追求,是一切自然和谐社会的根基,这一历史潮流已不可抗拒的来临。而有2000年封建体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变法其实质以一贯之,毫无二致,从皇权易手到专制党权,在世界格局变迁,民主体制国家不停取代专制专权的历史进程下,中国所谓改革已不可避免地站到了人类自由、平等、宪政历史前进大潮的对立面。这一点无论毛邓还是江、胡是应当意识到的,“一个民主时代不可避免地来临了”(托克维尔语)。

   这一切不可避免地促使中共党内的一些人不能不对中共及中国社会的状况进行思考与判断——这就如同十年文革后分崩离析的社会现状,逼迫邓、叶那代人的思考而造就了20世纪80年代所谓改革一样。这些就是刘亚洲信念与道德浮出台面的现实根源。

刘亚洲“太极式”闪烁的文本

   如果我们认真阅读刘将军的文章,就会发现刘企图以太极式闪闪烁烁的语言,对中国共产党的老祖宗毛泽东,对中国历史文化、信念与道德做了一个简洁的总结与批评,也替胡的和谐社会做一个具像的分析。联系到胡所提的和谐社会,刘重点陈述了美国社会的和谐问题。刘认为美国社会真正可怕之处不在于其科技可怕,而是其有一个合理处理社会矛盾、解决社会危机的机制,这正是胡温和谐社会所应该借鉴的。刘为中共借签美国经验提出了三点(1)美国的精英利制不可小瞧(2)它最少犯错误机制(3)它是犯了错误会很快改正机制。以上3点虽然站在统治者立场上为中共招“和谐”之魂,但也算是“取法乎上”,一言中的。这大概也是刘文中所要达到的目标之一。

   早在20世纪80年代赵紫阳先生所提倡的社会比政府更重要,人民比党更神圣,常识比教义更可靠,正是因为他看出了邓的只允许经济改革,实际上就是放任精英利益阶层不受监督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必将摧毁中国社会根基的可怕前景。

   赵先生力求在伪社会主义和邓的淫威下,巧妙坚持推动民主与监督的政治改革,从而挽救中国社会单方面的经济改革所酿成的危机。但是89年的枪声却宣告了一个不受任何制约的黑幕下人类最大腐败利益集团从此纵横神州、鱼肉人民的时代的到来。本属于全社会的财产及平等分配的自由很快成为少数人掠夺对象及营造乐园的道具。

   但是中国仅仅是人类大家庭的一员,跳不出“地球村”。在一个普遍民主、自由、公正到来的时代,中共统治阶层们也不可能关起门来孤芳自赏。当他们自我抚摩之后,也注意到了中国未来最基本的走向是什么?制度腐败的危机威胁到他们未来的生存权:面对越来越内忧外困的中国大陆社会,中共党内少数清醒者不得不对八九以后的改革路径,以及80年改革以来的改革理论和路线路进行批评与总结。基于“胡-温-曾”执政体系,他们对江及邓的集团所处的历史地位和个人情怀,其中任何人都不会,也不可能去自愿拔动政治改革、民主监督法律化这根弦的。于是超然于高层之外,地位等而下的刘亚洲以无忌之口,太极式文本表述,雾里看花式的朦胧美文追求,才不会暂时触碰到党内各利益阶层的的灵魂。

刘亚洲的传统文化反思可能导致的两种走向

   刘文中似乎对“五、四”以来中国文化与道德的批评与反思特别关注。好象是抛玉引转。文化讨论,从来有“中化”、“西化”两条路径,中共是不承认“脱亚入欧”的,甚至还不承认日本已经“脱亚入殴”,始终盼望用“东亚文化”改造西方文化。也许凑巧,近来果然有几个大腕大谈中国传统文化。笔者以为关于近百年来尤其80年以来的文化讨论,人们无论如何也不必盲目回应。

   请回顾20世纪80年代的文化争论以及90年代在中共文化代言人引导下关于权威主义的讨论,无非是再造皇权之魂,打压自由民主价值观而已。联想到这一点,人们是否也应对胡温今后思想路径进行一种揣测——胡温是否期望一种比江时代规模更大的重振中央集权之路的“文化复兴”和孔子西征,一种名正言顺的新式中央集权。

   眼下仅仅从中国社会分崩离析的各种碎片化思潮思潮中,很容易得出此点结论。比如金融危机,房地产危机,农民问题,工人问题(下岗失业),行政官员的权力不受制约的腐败问题等等。在这些问题中可以看到地方利益阶层仅仅为了自身利益及向上爬的政绩工程,或饮鸠止渴、或豪赌巧博,一任不管另一任,正所谓“朱洪武放牛,不往好草里赶”。

   这样,如果只想经济上“怀柔”,政治上不想“还政与民”就需要专制下的中共有更大的集权能力:一边“牧民”,一边“牧臣”,也就需要胡温“皇恩浩荡”再现汉唐文治武功——一条宪政社会的底线:权力制约,政治社会透明的公民社会希望就会化为乌有。

   可见刘的信念与道德也仅仅是指望中央领导层的彼此权力关系中不在出现毛式的强人,正如中央自许的那样:集体领导。这一集体领导的底蕴是既保持住共产党内各个不同利益阶层掠夺百姓, 又不至于导致根本厉害冲突总爆发。这样我们就摸到了胡温希望有人讲讲“五四”以来中国文化、信念、道德的脉搏,希望讲讲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不可以“全盘西化”?(刘其实是主张西化的),由于这个问题刘没讲好,也许专制下的知识精英与文化走狗们今后会在这方面不断做文章,陈述穿皮尔卡丹的孔夫子与现代民主政治“共舞” 的万般好处。如果我们对此视而不见,那就是对人类尊严的轻侮,那就是放任邪恶之花盛开。

刘亚洲为什么被网民骂得狗血喷头

   许多网民们骂刘亚洲使用的是“愤青”式的语言。为什么?因为五十年来,对外交问题,对台湾问题的“话语霸权”更甚于对大陆社会问题的屏蔽,再加上“爱国”的尚方宝剑高悬,更使人噤声若蝉。可是,在刘文中却毫无顾忌地借美国大战略明确指出:美国无领土之利益之争,而是以追求“国势”为目的。在台湾问题上让我们看看刘的原文:“美国用一个小小的台湾牵制了中国整整半个世纪。他们这个棋子走活了,走神了,一个台湾改变了东亚的国际政治生态。我最担心中国新世纪发展的战略框架因为台湾而扭曲。现在对强势民族来说领土的重要性大大下降了,已经变追求领土为追求国势……”

   请我们来回顾一下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陆外交的 路线图:50年代中美对抗及至60年代中苏冲突以后,危险的外部包围圈,使毛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危机,但毛没有来得及解决,这种危机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达到了顶点,迫使邓放弃毛“意识形态核心”(既“世界革命”“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外交策略,走上了重点考虑地缘政治战略的轨道上来了。这就是刘所总结的邓比毛的高明之处。以对越南战争赢得中美八九“6+1之前的蜜月10年。但是,邓专制意识形态底线(四个坚持)终究还是难以摆脱困局,其中当然包括中共的外交思维。

   89之后外部世界的对专制的压迫迫使中共外交寻求新思维新突破,于是中共寻求“多元化”外交方针:(1)对第三世界因袭传统(2)对美国及东亚日本台湾方面力求突破(3)与北约和欧盟搞好关系。第一点是中共外交的传统,第二点因为中共96、97 以后意识是自己单方面的一相情愿而失望,尤其其经历了几次对美冲突的失败之后,第三点的相对成功,应当是欧盟承诺放弃对大陆武器及技术封锁。这一点上虽然法、德因为各国自身利益而投机,更为武器出口而放弃对华人权和意识形态问题的钳制,但是有鉴于欧洲的机制和传统,尤其是意识形态的对立,显然中共的的如意算盘难以胜算。毕竟欧洲的战略基石在大西洋彼岸。

刘亚洲在为“胡温”打造理论盔甲

   那么,刘文所提出的问题仅仅在这个层面上吗?显然不是。

   刘将军是在为“江-李”体系的积弊找排污口,从而为“胡-温”体系下一步不得不面对的整体外交失败,全面社会崩陷打造合理的理论盔甲。

   如今大陆百姓越来越意识到台湾问题并非仅仅是领土分离问题,而主要是一个专制强权政府时时宣称要武力吞并一个民主台湾的问题。主要还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无须讳言,在台湾问题上的执着和恐吓,是一个专制政权内外交困时,转移社会矛盾和视线的一种伎俩。于是,所谓民族意识、国家认同甚至挑起战争的非理性选择都在“爱国”的旗帜下集合。

中共外交将面临的困局

   先从外部环境看:早在1939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就看到了一个比罗伯斯庇尔、列宁更为可怕、更为凶残的的“全民专制”式的国家模式,这就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对人类民主自由和个人价值的摧残。为此他提出著名的“四大自由”。二战后这个国家一直为防止世界范围内纳粹式政权出现和扩张而奋斗。最近,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就职演讲时进一步向一切形形色色的专制政权阐明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必须遵循的价值观,这实际上是对二战以来各国之间外交关系和不同文明口实下统治关系的一次梳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