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志伟文集]->[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胡志伟文集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劉少奇鄧小平合伙搞掉了饒漱石」
·戚本禹對陳鼓應評價很差,認為此人無啥學問,不堪信任
·戚本禹勞改十八年未變一成
·古書預測今事很準
·介紹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
·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延長了廿一年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民初總統月俸十萬元
·曹錕以文盲布販而當選總統
·被毛澤
·在巴黎和會舌戰倭酋馳譽中外
·顧維鈞借到法國政府兩
·勸說英國同意開闢滇緬公路
·維護中國對西藏、香港的領土主權
·捍衛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巧妙利用大國博弈 爭得美英法蘇援助
·韓素英丈夫唐寶管黃戰死於四平街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逃出家參加青年遠征軍
·徐悲鴻受刺激英年早逝
·因青年遠征軍抗日經歷背上「歷反」包袱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于百溪是日本帝大經濟學部狀元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某些清官比貪官更可惡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岛陷害忠良其心可誅
·劉文島衼人民徹底唾棄
· 重臨台灣 部屬相迎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劉文島為渊驅魚為叢驅鳥
· 于百溪夫人吳瓊英係中國第一位女飛行員
·《掃蕩報》少將主是中共地下黨成員
·于百溪案留給後世的教訓
·姑息奸臣是老蔣喪失大陸的主因之一
·陳儀對中共抱有奢望
· 勿讓青史盡成灰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你所不知道的銅鑼灣書店案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國家興亡為己任 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大陸一流學者對 蔣公偉大人格的肯定——

縱觀中國歷史,凡是專制暴虐的王朝,總要強迫歷史研究為政治服務,諸如春秋時齊國臣子崔杼弒君後連殺三位秉筆直書的史官,明代燕王朱棣篡政後將姪兒惠帝在位四年中已經完成的《明太祖實錄》和建文四年來的政治文字全部燒毀,又如清代乾隆帝編纂四庫全書時銷毀了對滿清不利的書籍一萬三千六百卷。中共建政後,長期在歷史教科書、史學論文中醜化蔣介石的人格,誣指他「消極抗戰,對日妥協」等等,當亦可作如是觀。
   
   大陸一流史學家為蔣公辨誣
    所幸,近年來大陸史學界中有識之士在「再現歷史本相」方面有了振聾發聵的創建。中國社科院近史所研究員楊天石教授推出的《近史探幽系列》便是撥亂反正的佼佼者。他從南京第二歷史檔案館保存的蔣介石日記、美國哈佛燕京學社圖書館藏有的大量胡漢民晚年往來未刊函電以及日本外務省檔案縮微膠卷中發覺,在大陸已往的史學著作中「許多人物面目走形,許多事件雲遮霧繞……離真理過遠」。為了正確地闡述、評價歷史和歷史人物,他窮源溯底,探奧索幽,大致已作出以下七項建樹:
   (一)毛澤東指蔣介石與國民政府「對外投降帝國主義」,然楊天石在《蔣氏秘檔與蔣介石真相》一書中引述了一九二五年廣州沙基慘案後,蔣介石日記中書寫的仇英標語總計近百條,諸如「英夷不滅非男兒」「漢有三戶,滅英必漢」等。國民黨發動省港大罷工使香港淪為死港後,一九二六年三月下旬,港英當局得英廷授權,決定提供一千萬元借款用於改良廣州市政,欲以此為餌,誘使國民黨人結束罷工。當時廣州市長伍朝樞和孫科都願意接受英國條件,但 蔣公卻堅決拒絕,同年一月七日,蔣會見美國記者時「痛詆美國外交政策之錯占捌浠浇讨搨巍梗梢娛Y之反對帝國主義並非祗是一時熱情。整個三、四十年代蔣介石日記一概稱日本政府為「倭奴」「倭夷」;一九三一年共產國際遠東局聯絡部特務牛蘭夫婦被上海警備司令部逮捕,一年後被江蘇高等法院判處死刑,蘇聯紅軍總參謀部透過宋慶齡向蔣介石建議,以遣返被史達林扣留的蔣經國作為釋放牛蘭夫婦的交換條件,蔣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日記云:「余寧使經國投荒,或任蘇俄殘殺,而決不願以害國之罪犯交換親兒……但求法不由我毀,國不為我所賣……區區嗣胤,不足攖吾懷也」,顯示了他堅決反帝誓不低頭的高尚品格。試問今日大陸高官,誰肯為捍衛國家利益而犧牲親兒?

   (二)幾乎所有的大陸教科書都稱 蔣公「消極抗日,積極反共」,但楊天石在〈盧溝橋事變前蔣介石的對日謀略〉一文中援引蔣氏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廿九日日記云「若為對倭計,以剿匪為掩護抗日之原則言之,避免內戰,使倭無隙可乘,並可得眾同情,乃仍以親剿川、黔殘匪以為經營西南根據地之張本,亦未始非策也!」楊教授認定「蔣氏企圖在追剿紅軍的掩護下大力建設西南,以之作為日後抗戰的根據地。楊氏又指出早在三十年代初蔣公就一再指示參謀本部次長賀耀祖加快國防建設,至全面抗戰爆發前的一九三七年二月,全國各地已築成機關槍掩體、小炮掩體、觀察所、掩蔽部等各類工事三三七四個。「這一切說明,蔣介石在認真地準備對日抗戰」。一九三四年在國民黨四屆四中全會上,他指示國民經濟中心逐漸西移,建設不受海上敵國封鎖的出入口,還陸續下令建築武漢、青島、濟南等地的要塞工程;同年將航空署改為航空委員會,提出「抗空救國」口號,購買飛機、興建飛機製造廠、建設機場、實施防空訓練;一九三六年六月蔣公對英國人李滋羅斯談話曰:「我將在沿海地區做可能的最強烈的抵抗,然後逐步向內陸撤退,繼續抵抗……在四川維持一個自由中國,以待英美的參戰,共同抵抗侵略者」。作者認為這一切表明蔣公「以勾踐臥薪嚐膽精神激勵自己,進行抗戰的準備……同時建設西南基地,對外廣交朋友聯絡盟國。這些,都為後來的抗戰勝利打下了基礎。」
   李宗仁允諾以東北主權換取日閥援粵
   (三)中共喉舌一向認為「蔣介石和南京國民政府的對日外交以妥協與退讓為特徵」。但楊天石教授以大量史實證明,暫時的妥協包含了「弱國面對強國時的無奈與不得已。它是一種政策,也是一種謀略」。九.一八事變發生時,蔣公正乘艦自南京赴江西剿共途中。他在九月十九日日記云「明知危亡在即,亦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二十日日記云「苟為吾祖吾宗之子孫,則不收回東北,永無人格矣……臥薪嘗膽,生聚教訓,勾踐因之霸越,此正我今日之時也」。九月廿四日,國聯屈從日本淫威,建議中日直接交涉,蔣公在廿五日日記云:「如果直接交涉或地方交涉,則必無良果。我不能任其鴟張,決與死戰,以定最後之存亡。與其不戰而亡,不如戰而亡,以存我中華民族之人格」。十月十一日,英國施壓要中國勿堅持以日方撤兵為交涉之條件,蔣公在日記云:「余決心既定,不論各國態度與國際聯會結果如何,為保障國土與公理計,任何犧牲在所不惜」。一九三一年七月,汪精衛、李宗仁組織的廣州國民政府外交部長陳友仁赴日活動,企圖在粵方分裂政府與日本之間建立「中日同盟」,還允諾「以滿洲利權換取日本對粵方的援助」。因此,蔣公一直認為,日本出兵東三省,源於粵方賣國。十月二日蔣公日記云「國事危急至此,對國內與中央肆行壓迫,對倭寇則勾結遷就,是誠全無心肝矣!」即指此事。廿三日云:「粵寇借倭奴之力以倒中國,而且其推出代表全為粵人,是廣東儼然化省為國,與倭夷攻守同盟以傾中央」;卅日云:「粵方全為胡漢民一人所霸阻,而汪精衛、孫科則願來合作,以不欲與胡破臉,故不敢明白表示……胡漢民已成過去,而其過去歷史,為阻礙總理、反抗總理,今則欲滅亡本黨,叛亂革命,無足計較也。」九.一八之後各地學生成千上萬湧入南京請願,甚至搗毀外交部、毆傷蔡元培等官員,蔣公十一月廿五日日記云「各方學生為反動派所蠱惑,故意搗亂,破壞政府,勾結日本、廣東,人格喪失殆盡……胡逆漢民,其亡國之妖孽乎?」他耐心對各地學生講話,解釋政府的抗日決心,累計二萬餘人,幸未發生事故。廿七日日記云「倭事乃由國內賣國者發動,胡展堂、陳友仁之肉,不足食矣!」學生態度日趨激烈後,十二月四日蔣日記云:「不向敵國示威,而向政府示威,此中國之所以被辱也!」次日,北大學生在南京毆辱軍警,「乃即拘捕百餘人,惟禁止軍警開槍」,這是蔣公的仁政,與段祺瑞的三.一八慘案和中共的六.四屠城有天壤之差。
   一九三二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卅日蔣公在〈告全國將士書〉中號召全軍將士「抱寧為玉碎,毋為瓦全之決心,以與此破壞和平、衊棄信義之暴日相周旋」。同年十二月,他致電張學良云:「今日之事,唯有決戰,可以挽回民心,雖敗猶可圖存」。翌年一月,他派兵入熱河「決與之一戰」。三月四日,承德失守後,又電宋哲元、萬福麟部反攻;十三日對胡適說,國軍須有三個月的準備才能作戰,「在幾處地方用精兵死守,不許一個人生存而退卻」。作者引用了吳稚輝的話「民廿六年抗戰,蔣如在寧滬皆孤注一擲,不惟無本錢蒞渝,而倭寇早據有全華,則以後局勢恐英、美、蘇亦受德、日之優勢相壓,世界且不似今日之局面矣」,作者指出,蔣公反對「一線配備」與「一次作戰」,要求 「作長期不斷的抵抗,越能持久,越是有利」。這些同「消極抗日」委實沾不上邊。
   對日談判是為了延緩日軍攻勢
   (四)在整個抗戰十四年間,國府同日方簽訂過《塘沽協定》,日本也出動了孫中山的友人萱野長知、小川平吉、頭山滿、秋山定輔等人來華推動「和平談判」,還有「宋子良」同今井武夫在港澳的磋商、日海軍津田靜枝中將、日本財閥船津辰一郎與胡鄂公在上海談判、日本華北派遣軍特務長喜多誠一中將與國府前外交部常務次長樊光在滬談判、侵華日軍副總參謀長今井武夫與樊光在滬會談、日軍華南特務長和知鷹二與胡鄂公會晤、侵華日軍首腦板垣的代表與孔祥熙親信賈存德在滬會談、日本外相松岡主持的「錢新之工作」「桐工作」乃至所謂「姜豪路線」等等,使人眼花繚亂。楊天石認為:(1)蔣公的和平努力是一種策略手段,具有拖延時間、推遲戰爭,以便作好應戰準備的目的(2)積蓄力量,待機反攻,同苟且偷安是截然不同的,對日妥協是一種暫時的「雌伏」,以忍受暫時的退卻來謀將來最大的進展,這和獻媚外敵、屈辱投降並不相同(3)對日諒解、和緩有以夷制夷的功能。期望日俄雙方火併,讓中國免於戰禍。歷史證明,蔣公在國際上廣交朋友、聯絡友邦,藉以制衡日本的外交策略是正確的,打中了日寇的痛處。(4)和談是為了延緩日軍進攻、阻撓汪精衛成立偽政權或為了延緩日本政府對汪政權的承認。兵不厭詐,戰場上固然虛虛實實,談判桌上何嘗不是如此!(5)這些談判,不是如人們所理解的反映出蔣介石對抗戰的動搖,更多反映的是國民政府對日和對汪精衛的一種鬥爭策略。(6)藉談判探究日本真相,虛與委蛇以分化其國內主戰及反戰之勢力,且破壞日本組織統一的偽府。
    不過,從楊天石的著作,人們可以知悉,蔣公身邊的確有些大員忙於對日妥協。例如一九三八年五月,孔祥熙的代表宋靄齡、賈存德與日本人萱野反復會見,旨在解散國民政府、逼 蔣公下臺。早在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德使陶德曼向中國政府轉交日本的議和條件時,孔祥熙就力主接受。孔出任行政院長後,仍常對抗戰前途表示悲觀;一九三八年七月武漢危急時,孔在國防最高會議上力主對日妥協。近衛內閣聲明不以重慶為對手後,十二月九日在黃山 官邸議事,蔣公主張堅持抗戰,但孔卻表示要考慮和議,並以敵將攻黔為可懼,甚至一度要求邀羅斯福總統調停中日戰爭,引起蔣公惱怒。這一切證明,近年有人長篇大論為孔祥熙塗脂抹粉,是歪曲史實之舉。
   卅年代「抗日」反蔣兵變均係聯日反蔣
    (五)從哈佛燕京學社圖書館保藏的胡漢民晚年往來未刊函電可知,九.一八事變後,胡漢民曾廣泛聯絡各方力量,秘密組織「新國民黨」,積極謀劃以軍事行動推翻 蔣公領導的國民政府。卅年代的許多所謂「抗日」反蔣事件,如察哈爾「抗日」同盟軍、閩變、孫殿英西進、陳濟棠叛亂等,背後都由胡漢民操縱。一九三一年五月成立的「廣州國民政府」,前臺有汪精衛、孫科、陳濟棠、許崇智、李宗仁、古應芬、陳友仁、白崇禧、唐紹儀、鄒魯、鄧澤如、蕭佛成,後台執鵝毛扇的則係胡漢民。九.一八後,胡漢民等通電取消廣州國民政府,但仍留居香港,成為西南方面的精神領袖,使寧粵對立局面一直延續到一九三六年,長達五年之久。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五日蔣公下野,孫科接任行政院長。一.二八後,孫科密電胡漢民,預計南京政府將會崩潰,建議胡在南方建立「相當組織」,以取代南京政府。自一九三二年起,胡漢民陸續派出使者會見劉湘、鄧錫侯、田頌堯等,組織西南反蔣聯盟。三月,馮玉祥密函胡漢民,要求閩贛湘鄂等省聯合舉兵。九月,胡漢民派曹四勿赴泰山,發展馮加入新國民黨,並提供經費一百萬元。一九三三年五月十八日胡漢民函陳嘉祐、程潛云「以賢初(蔡廷鍇)為總師之任,渠以抗日為倒蔣,如能出武漢,北局有變,一切正可相機而動。五月廿六日馮玉祥、方振武起兵反叛中央,卅一日胡漢民向馮撥款,密電指示馮「先就北平擒拿何應欽、黃郛,即行討蔣以抗日。」接著,胡漢民派蕭佛成遊說南天王陳濟棠,謂「討蔣不但可以救國,亦且可以鞏固你個人地位」,胡死後四個多月,陳濟棠起兵叛變中央,即係蕭所曰「大覺悟」的後果。馮玉祥兵敗後,馮部吉鴻昌、方振武公開揭起反蔣旗幟,進攻中央控制的冀東,胡漢民即以廣東後援會名義撥給方部軍費五萬元。在閩變發動之前,李濟深 派其弟李濟汶持函會晤胡漢民,要求「督促西南各省同時響應,共同討賊,」並對閩中各事隨時加以指導」,可見三十年代地方軍閥反叛中央的行逕,胡漢民無役不與,且都是核心人物。此外,張學良遊歷歐洲回國途中,胡漢民在香港約晤,動員張加入反蔣行列,張表示「已下決心為將來北方之主動,目前則仍與汪蔣溥衍,免其猜忌」,可見張學良是個投機遊移份子,他晚年對唐德剛盛讚胡漢民,話出有因。只因蔣公迅速任命張學良出任豫、鄂、皖三省剿匪副總司令,他才暫時擱置了叛亂的念頭。從哈佛所藏胡漢民函件中可知,那段時間胡漢民與閻錫山之間信使往來頻繁,和楊虎城也早有聯係。一九三四年二月十日,胡漢民致電孫殿英,指示孫「鞏固寧夏,進圖甘肅」,即會同紅軍、楊虎城西北軍摧毀回軍;胡漢民又電妻兄、西南政務委員會秘書長陳融撥借廿萬元給孫,然楊虎城起兵前孫殿英已兵敗下野。方振武失敗後,胡漢民又派熊克武去天津活動,準備設立「北方軍事委員會」。自一九三三年一月起,胡即在香港創辦《三民主義》月刊,作為反抗中央的輿論機關,直至一九三五年二月,胡漢民決定出席國民黨五全大會之時,仍然密告堅決反蔣的西南派何世禎等人:「必須掀起更大的風潮,形成分裂、對抗,乃有效果」。以上種種陰謀活動表明,胡漢民絕對不是「相當正派」的政治人物,這就無怪乎蔣公日記上屢次出現「胡專欲人為其傀儡而自出主張,感情用事,顛倒是非,欺罔民眾,圖謀不軌,危害黨國,投機取巧,毀滅廉恥,誠小人之尤其也」「挑撥內部,詆毀政治,曲解遺教,欺惑民眾」「破壞黨國,阻礙革命」等強烈憎惡的詞句。胡漢民策動了抗戰前中央與地方連綿不絕的戰事,導致內耗嚴重,於是日寇乘虛入侵。他切齒痛恨蔣公,是因為胡適、羅隆基等教授掀起人權運動,要求迅速制訂憲法,蔣公鑒於中原大戰雙方傷亡四十餘萬,瘡痍滿目,痛定思痛,乃決心還政於民,赦免軍事、政治犯,制訂約法,廢除指定與圈選民代制度,然而胡漢民竭力反對制憲,認為孫中山一切遺教就是成文的憲法,致使國民黨三屆四中全會不歡而散。胡漢民以立法院長身份公開誹謗行政院,還在重要法案審議過程中多方阻撓與刁難,以致某些要案有擱置一年而不得通過者。楊教授認為蔣公前述舉措「是在向著現代民主和法治前進」,而胡漢民則「將孫中山遺教絕對化,不懂得現代的民主和法治,卻又企圖運用現代的多權分立制度來反對獨裁」,可謂鞭闢入裏,入木三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