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平作品选编]->[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胡平作品选编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历史的误会——读周伦佐《“文革”造反派真相》
·六四屠杀与中国奇迹
·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坏事
·赵紫阳的最后思考----推荐宗凤鸣先生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遍地枭雄》说明了什么?
·最珍贵的文字——推荐《中国狱中作家文选》
·原罪与清算——从郑现莉文章谈起
·《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俞可平访美讲话小议
·中国人的心理恐惧--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左派们也应该争取自由民主
·《物权法》透视
·“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读陈破空《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
·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反右运动与言论自由
·别样的别样人生-观看《自由城里的囚徒》
·要民主还是要专制--从谢韬文章谈起
·推荐《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写在反右运动50周年
·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在历史的漩涡中——读郭罗基新著《历史的漩涡——1957》
·贫血的经济学
·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时间祇能使邪恶升值”——反驳邓林
·听赵紫阳谈改革——推荐宗凤鸣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人权与挨饿
·从“差额选举”谈起
·“中国奇迹”与社会不公
·说不尽的文化大革命
·从台湾“入联公投”和“返联公投”谈起
·梦断未名湖
·从杨建利归来谈争取归国权
·从周舵"我母亲的自杀"一文谈起
·毛派的尴尬及其前景
·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墻-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
·平庸恶的例证----读《红卫兵兴衰录》有感
·不要让我们的历史在我们手中消失——推荐《内蒙文革风雷——一位造反派领袖的口述史》
·软不下去,硬不起来——评中共对台新政策
·张林和他的作品《悲怆的灵魂》
·简评中共十七大
·要害是禁止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评中国政党制度白皮书
·简答“为什么要民主”等十个问题
·也谈“替富人说话”
·聚焦北京奥运、聚焦中国人权
·劳尔说:他“不想为把坦克开上街头负责”
·一位公民记者之死
·民主与革命
·胡 平:犬儒中国——读胡发云小说《如焉@sars.come》
·美国为什么还没出过女总统?-
·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读胡风女儿晓风写的《我的父亲胡风》
·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推荐盛雪诗集《觅雪魂》
·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评介贾斯柏.贝克《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
·奇怪的示威抗议
·西藏问题之我见
·《我与中共和柬共》读后感
·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简评台湾总统大选
·从“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谈起
·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中藏会谈说明了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写在汶川5.12大地震后
·在纽约纪念六四会上的发言
·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怀念陆铿
·也谈范美忠事件
·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从5.12地震漏报看中国地震预报机制
·又一起警民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推荐马克.帕玛新着《粉碎邪恶轴心》
   
   
   
    马克。帕玛的新书《粉碎邪恶轴心》的副标题是“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有专家预测说:到2030年,中国的经济实力将超过美国,雄居世界第一。这就引出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在今后二三十年内,中国并未走上民主之路,中国依然处于一党专制之下,但同时却拥有了全球第一的经济实力,那将会出现什么局面?
    所以马克.帕玛说:“21世纪给我们两种选择:独裁者继续存在或独裁者被消灭。我们需要加深对以下这一情况的理解:独裁者会使21世纪比20世纪更加腥风血雨。”对于这一点,我们只要想一想中共国防大学朱成虎将军的讲话就够了。
    最近,美国的博大出版社出版了《粉碎邪恶轴心》一书的中文本。原着是英文,书名是《Breaking the Real Axis of Evil—— How to Oust the World‘s Last Dictators by 2025》。作者马克.帕玛(Mark Palmer),被《纽约时报》誉为“西方最活跃的经济与政治自由化推手”。作者具有丰富的政府公职经验,包括担任四年的美国驻匈牙利大使、美国国务院主管苏俄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三位美国总统和六位国务卿的讲稿撰稿人。在柏林墻倒塌后,作者带头进入中欧和东欧投资,还在六个国家建立了独立的全国电视台。帕玛先生在推动全球民主化的活动中表现非凡,包括担任美国最悠久历史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副主席。
    翻开《粉碎邪恶轴心》一书,读者首先看到的是一幅2002年全球自由程度分布地图。按:“自由之家”每年都要公布一项世界各国自由情况调查,调查内容有两条,一是个人自由,一是政治自由。评分标准是,1分是最高分,表示最自由,7分是最低分,表示最不自由。得分是1、2分的属于自由国家,得分是6、7分的属于不自由国家,得分是3、4、5分的属于部分自由国家。这幅全球自由程度分布地图就是根据“自由之家”的这项调查绘制而成,其中,自由国家涂蓝色,不自由国家涂橙色,部分自由国家涂黄色。马克.帕玛告诉我们,在1972年,全世界共有43个自由国家,而到了作者写这本书的2002年,自由国家已经增加到89个,再加上那些部分自由国家(如俄罗斯、土耳其、印度尼西亚等),已经占了全部国家的四分之三。
    作者宣称,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中,民主之花在全世界盛开,而很多独裁政权则气息奄奄,“我觉得现在我们遇上了难得的机会,同时也是我们的义务,来扫除世界上所有暴政的污点。按1974年以来世界民主化的平均速度计算,也就是每年三个独裁政权结束统治,十五年以后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暴君了。即使是按这个速度的一半来计算,2025年之前所有的暴政也都该结束了。”
    民主国家应成为独裁国家人民反抗独裁者的坚强后盾
    不少中国民运人士认为,自由国家——首先是自由国家的政府——没有对专制国家的民主化运动给予足够的支持。在这一点上,帕玛也所见略同,深有同感。帕玛批评那些自由国家政府里的保守派,他们总是低估独裁国家内部要求民主化的力量,也总是低估自由国家作为一种外部力量所能给与的帮助和推动作用。
    帕玛讲到自己的例子。1989年,帕玛是美国驻匈牙利大使,由于大使馆积极支持匈牙利国内的民主改革,以致匈牙利共产党政府的外交部长向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贝克抱怨,而帕玛也被华盛顿召回,并要求他减缓这种举动。在这一年的夏天,老布什总统访问匈牙利,帕玛安排了老布什和匈牙利民主运动领导者在他的客厅见面,事后国务卿贝克对帕玛说:“马克,我知道他们是你的朋友,但是他们永远统治不了这个国家。”结果,几个月后匈牙利就变了天,帕玛的朋友们很快就赢得了大选,其中一位后来还当上了总理。
    帕玛还讲到中国的八九民运。帕玛认为,中国的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没有得到美国和其他民主政府的有力支持。邓小平等强硬派之所以能在权力斗争中战胜赵紫阳等改革派,“其中部分原因是,中南海领导人认为民主世界,特别是美国政府在敦促布什小心从事。国务卿贝克说,美国不希望看到中国或苏联发生大的变动。当被问及美国为什么没有支持中国学生,贝克回答说,‘美国支持民主及言论和集会自由,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美国认为维护政治安定更重要。’”
    帕玛批评了许多西方外交家的一个错误观点,这些外交家认为,提倡民主和人权听上去很好,但其与保护自身的国家利益、稳定和安全不但无关,甚至是冲突的。帕玛指出:只有让独裁国家变成民主国家,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才有保障。帕玛斩钉截铁地指出:“我们需要明白,世界并不是依据文化、宗教或经济来划分的,划分的标准就是民主与独裁。”帕玛说:“试想一下,如果现有的民主国家都终止支援所谓 ‘友好’的独裁者,并不再容忍‘不友好’的独裁者,全球民主化将能得到多大的推进!”
    在后记里,帕玛引用伯克的名言:“邪恶获胜的唯一必要条件是好人袖手旁观。”作者讲到自己儿时的一段经历。十岁的小帕玛挨家挨户送报纸,可是有不少顾客却拖欠报纸的款项,有人还用暴力威胁他这个催款的报童。在绝望中,帕玛向他的父亲——一位海军军官——请教,父子俩共同采取行动。下次收款时,帕玛的父亲身穿海军军官制服,袖子上装饰着有上尉标志的四条金杠,胸系绶带,面目严峻地站在小帕玛身后,很快地,拖欠报款的人就都付清欠款了。由此,帕玛写到:“我深知自由和强大的力量若站在被剥夺权利和被压迫的一方,会产生什么变化。”帕玛的意思是,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应该成为独裁国家的人民反抗独裁者的坚强后盾。
    全球民主化的行动指南
    正如台大教授明居正在为这本书写的序言里指出:“与别的书最不同的是,本书不只是理念的探讨与咀嚼,它更是行动的指南。”帕玛从三个方面提出了推进民主的行动方案:独裁国家内部的民主人士应该做什么?境外的民主人士(也就是我们说的海外民运)应该做什么?民主国家的政府和组织应该做什么?另外,这三方面的力量如何配合?
    帕玛指出,首先,我们必须取得观念的突破,坚信在下一代所有的独裁者能被铲除;从而确立目标:在2025年前铲除独裁者。为达此目标,必须建立一种新的国际力量体系,要为每一个独裁统治设立民主发展的计划,应该有一套以民主为中心的外交政策。帕玛强调,独裁必须被定为是对人道的一种犯罪,独裁者必须受到国际法庭的起诉,独裁者就是独裁者,他们不代表国家,犯罪就是犯罪,那不是什么某国特色某国文化。
    帕玛非常关注中国。他说,在残存的45个独裁国家中,最需要特别关切的国家就是中国,因为一旦成功的话,将能为近二分之一现今仍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民带来民主自由。帕玛相信,如果中国走上民主之路,大陆和台湾的紧张关系将不复存在,向来靠北京撑腰的北韩独裁者金正日会走入历史,中国将会成为受欢迎的强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遭到邻国与世界的提防与反对。
    帕玛坚决主张民主国家应该在促进中国民主化上更积极有为。他认为,民主国家的驻华使领馆应该成为自由堡垒,提供不受限制的资讯,在必要时提供避难所,可以设立网吧,定期举行民主沙龙。大使在社交活动中邀请的客人不应只限于官方的人物,还要邀请非官方的人物,包括异议人士、罢工领袖、私人企业家、法轮功、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及其他受迫害的宗教人物,释放的劳改犯、学生以及其他各界人士都应该有出席的机会。
    帕玛建议,民主国家的外交人员可以采访例如罢工的工厂,从而给中国民众这样一个印象:他们对滥用职权的抗争已得到认可;外交人员还应该介入对法轮功成员的政治审判,公开地在天安门广场和其他公众场合参加法轮功成员的练功。帕玛认为,大使和领事绝不能成为纯粹的贸易促进者,他们也应当成为民主的促进者。他们需要准备向中共当局提出尖锐的、“不客气”的问题。帕玛肯定小布什总统在清华大学讲演时对民主价值的阐扬,不过他认为小布什还可以讲得更多些,更有力些。帕玛主张美国总统和大使必须和中国的独裁者直接打交道,要和对方直接地讨论自由民主的问题。他们应该让中国的独裁者明白,如果他们愿意接受民主改革,他们就会在历史上留下正面的形象;如果他们拒绝民主改革,则必将产生不良后果;如果再次发生天安门式的血腥镇压,那就会导致在海牙的特别法庭受到反人类罪刑的审判。
    其实,上述有些建议在早先就曾经实行过,例如当年的美国驻华大使罗德及夫人包柏漪就曾经在大使官邸多次接待过许多有自由派色彩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前往北京大学给学生们讲演,邀请方励之出席老布什总统的宴会;罗德的后任李洁明大使曾经为方励之提供庇护。这些做法当然激怒了中共当局,以后的美国大使在这方面的行为就小心多了。如今,帕玛重新提出这些建议,并进一步提出了更多的更有进取性的建议,想来会有很大的争议。但无论如何,作者对于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满怀激情与进取精神不能不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如何支持中国民运
   
    《粉碎邪恶轴心》一书的中心思想是,以人民的力量作为主要战略来和平地清除独裁者。作者对中国民运提出了很多建议,他向我们介绍了著名的非暴力抗争问题专家基尼.夏普(Gene Sharp)、皮特。艾克曼(Peter Ackerman)和贾克.杜瓦(Jack Duvall)的研究成果,介绍了世界各国非暴力抗争的成功经验。作者对中国的非暴力抗争的状况也比较熟悉,他不止一次地提到了中国民运人士和法轮功所采取的非暴力抗争。作者写道,对于零星出现的分散的示威抗议活动,独裁者很容易处理解决,但是对于全国性的、同时发生的抗议活动就很难对付了。因此我们需要建立全国性的联系网络,需要有一个聚集群众的理由,需要有一个具备可见度与吸引人的平台,需要由利用各种机会的事先准备。作者还提醒我们,需要争取武装安全部门人员的支持,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以及如此等等。
    帕玛认为,到目前为止,民主国家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还没有付出足够的人力和财力去帮助中国的民主。作者告诉我们, 2001年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政府拨款数额大约是3700万美元(民间募集的资金仅相当于此数字的零头),还不如一架现代化战斗机的造价(台湾采购的幻象2000-5型战机,每架造价超过5000万美元)。这对世界各地的民主运动所需的资金简直是杯水车薪,而且其中的大部分还是用于资助已经具有部分自由国家中的民主活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