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胡平谈公共知识分子----在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有关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圆桌会议上的发言(2005年3月10日,华盛顿)]
胡平作品选编
·精神控制必定是一套物质性操作
·从法轮功现象谈起
·法轮功具有防止人自杀的作用---江泽民弄巧成拙
·从沈国放讲话和解放军报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赵紫阳对戈巴契夫还讲过些什麽?──评点《中国“六四”真相》(1)
·关于5.16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的记叙有重大遗漏--评点《中国“六四”真相》
·李鹏笨不笨?--评点《中国“六四”真相》(3)
·《中国“六四”真相》问世
·江泽民是温和派吗?
·强化权利意识,坚定民主理念
·《“六四”真相》对谁有利?
·凭历史的良心写有良心的历史
·论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答华生先生《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
·新国大案杀人灭口说明了什麽?
·屠婴、打胎与避孕
·对法轮功定性的不断升级说明了什麽?
·中共申奥——羊毛出在狗身上
·种族歧视与人权观念
·怵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私营企业主入党变不了中共独裁本性
·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谁想杀赖昌星灭口?
·程式、规则比内容更重要
·谈谈赖昌星引渡的免死保证问题
·谈原教旨派的生存空间
·共同重建集体记忆
·无罪推定、宁纵勿枉及其他
·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是共产党一党专政
·中国稳定吗?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公开的和平的悼念权利(一)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二)──澄清人权概念上的种种混乱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三)──反人权论剖析
·对《六四真相》的重要补充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四)──爲什麽说言论自由是第一人权?
·别把他们的观点当真,但是......
·文明与野蛮之战
·灾难中的纽约人
·关于法轮功
·911恐怖袭击与民航安全
·也谈恐怖主义的根源
·评“反邪教”签名运动
·爲坚持自由而战
·切勿鼓励恐怖活动
·江泽民指鹿爲马
·赫鲁雪夫谈中共
·皮诺切特爲何崇拜毛泽东
·自由是生存与发展的保障──评《中国二等公民:当代农民考察报告》
·《反美主义》评介
·911恐怖袭击与美国的中东政策
·美国外交政策的国家利益原则
·【书评】听“假洋鬼子”谈民族主义──读林培瑞《半洋随笔》
·文革研究的新成就——读徐友渔《形形色色的造反——红卫兵精神素质的形成及演变》
·推荐《“六四”真相名家谈》
·铁面宰相的无奈──读《朱容基在1999》(舒崇)
·我看徐匡迪"辞职"
·中共会调整对台政策吗?
·读茉莉《人权之旅》
·永恒的纪念——读杨小凯《牛鬼蛇神录》
·是文明的冲突吗?--再谈911
·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加速度原理
·王若望在晚年达到生命的高峰(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也谈乡愁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
·读李文和感言有感(之二)
·李文和案与美国社会制度
·读韦君宜《思痛录》
·给某些反法轮功人士上一课
·黄谷阳爲何杀人自杀?
·江泽民,退?不退?半退?
·爲长春播放法轮功电视片申辩
·中国的脊梁──推荐《脊梁──中国三代自由知识份子评传》
·可以推论的人──写在《许良英文集》出版之际
·从“希望工程”弊案谈起
·别以爲老实人好欺负
·又见“追查谣言”
·争取民主首先要争取言论自由
·中共政权爲何长寿?
·胡锦涛爲何拒收信件?怕里面有法院的传票!
·“佶京俅贯江山里,超霸二公可少乎?”
·互联网与言论自由
·在西方,只有媒体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吗?
·单眼人,双眼人与异族通婚
·跪交请愿书也是非暴力抗争
·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杨建利事件与中国的法治
·共军还会向民衆开枪吗?
·为了自由与尊严
·私産入宪与归还産权
·胡平书评:戈尔巴乔夫回忆录问世
·胡平书评:读戈尔德哈根《希特勒的自觉帮凶》
·胡平书评:棗詹姆斯?曼《向後转》评介
·胡平书评:读白杰明《赤字》
·胡平书评:推荐《凌志车与橄榄树棗理解全球化》
·胡平书评:最是英雄 灯火阑珊处──读《情义无价》有感──
·胡平书评: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预言──读李(吉力)小说《中南海的最后斗争》──
·胡平书评:《我以我血荐轩辕》评介
·从台湾大选看台湾的困境
·贺《民主论坛》六周年.与《民主论坛》诸同人共勉
·“非法之法不是法”与“恶法亦法”
·“记忆”与“遗忘”的双重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平谈公共知识分子----在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有关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圆桌会议上的发言(2005年3月10日,华盛顿)


   
   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的处境并未得到改善,甚至还有所恶化。其实,没有改善本身就意味着在恶化,因为同样一种压迫,持续的时间越长就越恶劣,其后果也就越严重。
   
   不久前,胡锦涛政权发起对知识界新一轮整肃。当局再度祭出?#21453;自由化?#22823;旗,对?#33258;由化思想?#21644;?#20844;共知识分子?#20005;词批判;中宣部开出名单,禁止一些先前在官方媒体还有一席之地的自由知识分子在媒体露面;并要求媒体严格把关,?#19981;得擅自报道有关蓄意爆炸、暴动、示威及罢工事件?#65307;一批书被查禁,一些互联网站被封闭。与此同时,当局还采用行政手段和专政手段对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进行迫害,有的被解职,有的被查抄传讯,有的受到严厉警告,有的被逮捕判刑。赵紫阳先生去世,中共当局如临大敌,采用各种手段加强控制,许多异议人士被软禁,还有人被拘禁,体制内的人士则受到严厉警告:不准参加悼念活动,否则将被开除公职。此外,我们还不要忘记举世闻名的抗萨英雄蒋彦永医生,仅仅是因为去年春天,他写给全国人大和政协的一封要求为?#20845;四?#27491;名的信在海外发表,就遭到绑架和拘禁,至今仍被软禁。

   
   事实证明,胡锦涛和他的前任江泽民没有两样。1991年,江泽民在和一位台湾客人的内部讲话中引用了《左传》上的一个典故。大意是:为政宁猛勿宽。火猛,人人见了都害怕都躲避,所以很少有人被火烧死;水看来柔弱,许多人不在乎,?#29390;而玩之? #65292;让水淹死的人反而更多(后来这段讲话发表在1996年8月号香港杂志《九十年代》上)。中共领导人深知,他们的统治完全是建立在民众的恐惧之上,因此,要维持自己的统治就必须维持民众的恐惧,这就不能在民众面前作出温和开明的样子。民众越是以为当局温和开明,他们就是敢于说出自己原先不敢说出的话,越是敢于提出原先不敢提出的要求,其结果就是对当局形成更大的压力和挑战,当局要压制就必须花更大的气力(如果能压得下去的话),到头来其形象反而会受到更大损害。胡锦涛一朝大权在手就露出凶相,其目的主要是维持和巩固自?#20845;四?#20197;来中共专制政权的威慑力和恐惧效应,从而将?#21160;乱?#25212;杀在萌芽状态,这反而用不着大动干戈,大开杀戒了。胡锦涛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一方面使得外界对他普遍失望,另一方面又让人觉得他做得好像也不太过分。其实那正是他实行这种策略所意欲达成的效果。
   
   胡锦涛上台后,一再表示要关心弱势群体。很多人以为,胡锦涛就该容许弱势群体的维权活动;但事实并非如此。例如北京的法学博士李柏光,长期以来依据现行法律帮助农民维权活动,不久前却被地方政府以涉嫌欺诈罪名拘押(最近被取保候审)。这表明,胡锦涛政权虽然也未必不想对贫富悬殊略加缓和,对贪污腐败略加约束,使弱势群体的境遇稍有改善,但是他们决不容许民众采取公开的集体行动,自己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当局可以部分地满足民众的物质要求,但是他们最惧怕的是民众由此而获得独立的集体行动的能力。此外,当局也拒绝实行真正的法治,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为当局深知,现存的财产分配格局是建立在极大的不公正之上,是根本不具合法性的。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与众不同,它既不是历史造成的,也不是市场造成的,而主要是权力造成的。在中国,穷人之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财产被权势者所强占;富人之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利用权力抢走了别人创造的财富。一旦民众可以根据法律据理力争,一旦民众有了集体抗争的能力,他们绝不会仅仅满足于多得一点失业救济或多得一点贫困补助,他们首先会要求利用权力而先富起来的那批人交出他们掠夺的财产,他们很可能会对权贵私有化进行正当的清算,这也就势必威胁到专制政权本身。这当然不是胡锦涛政权所愿意见到的。因此,胡锦涛政权的所谓关心弱势群体,充其量不过是想用?#26377;节制的压迫?#65292;以维持?#21487;持续的榨取?#32780;已。
   
   不错,从表面上看,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还是很活跃。在互联网上,甚至在官方媒体上,对若干公共问题的讨论也很开放,以至很热烈。某些异议人士放言无忌,却安然无事,还好好地待在家里。不过我要提醒的是,如今当局实行的原则是?#27861;律面前人人不平等?#12290;当局在处置言论问题时,并没有一把固定的尺子,而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地而异。当局在压迫知识分子时,往往要考虑到多种因素,例如你在体制内有无地位,在国际上有无名气,你有什么样的社会关系网,等等。我们不能单凭某些著名的异议人士的处境就得出结论,以为中国的言论空间已经比较宽松。再有,我们也不可忘记,中共压制言论的手段从来就是多种多样的。譬如当年反右运动,在五十几万右派中,正式逮捕判刑的是少数,有的右派是被开除公职,下放劳动;有的右派是降职降薪,强行调动工作;有的右派还被允许在官方媒体上露一露面,发表一点东西。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
   
   顺便一提,外界在评估中国言论自由状态时,往往注重于有多少人被抓被关。毫无疑问,中国的异议人士被抓被关的数量是惊人的,在全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但这只是我们衡量中国言论自由状态和知识分子处境的一个指标。首先我要指出,正因为中国还没有新闻自由,外界不可能掌握到被拘禁的异议人士的完整数目,外界所能掌握到的数目多半是大大缩小的。其次,还需指出的是,被拘禁的异议人士的数目并不像乍一看去的那么重要。那些抓异议人士抓得少的国家不一定比那些抓得多的国家有更多的言论自由,有时倒恰恰相反。我们知道,传统的专制政权是采用事后追惩的办法压制言论自由,媒体在发表文章或消息前不交政府检查,这就大大增加了那些不为政府喜欢的文章或新闻得以公诸于世的机会,另外,也大大增加了政府对那些它不喜欢的文章和新闻实行惩罚的难度,同时更使得政府的压制无从掩盖而劣迹昭著。共产专制则不然。共产党采取事前预防的办法。共产党政府不但设有它的书报检查机构(如各级宣传部),而且它乾脆把一切媒体都直接抓在自己手里,派出党放心的人去领导去把关。这等于加了双保险。在这种情况下,那些让党不高兴的言论新闻压根就没有上媒体的机会,偶有漏网之鱼也不必都去抓起来关起来,只消动用党纪制裁和行政制裁差不多就足以解决问题了。互联网的发明无疑增加了管制的困难,特别是网友自己上帖,事前检查几乎不可能。为此,中国政府建立了世界上最庞大的网路监管系统,一方面,通过设置网路筛检程式对许多所谓?#25935;感? #36766;汇进行过滤;另一方面,只要发现了有?#21361;险倾向?#30340;文字便立即删除,必要时还可对上帖的网友事后追惩。所以,在这样一种实行严格事前预防的国家里,政府不需要关押太多的异议人士。事实上,目前中国政府监禁的异议人士,有不少是在互联网上或者在境外媒体上发布文章或消息而被监禁的,这还是托现代高科技之福,托对外开放之福,否则,他们连这点?#29359;罪?#30340;机会都没有,那政府要抓的人很可能也就更少了。如果我们把传统型专制对言论的事后追惩比作杀人,比作屠婴;那么,共产专制的做法则是在杀人和屠婴之外,再加上堕胎和避孕。其压制效果不但更严厉,更彻底,而且更不显眼,更有欺骗性。
   
   从表面上看,当局控制言论的尺度确实比以前宽多了,不要说比毛时代宽,就是和八十年代比也不遑多让,甚至还有过之。但是这并不表明当局的开明。应该说,造成这种状况的是其他一些原因。首先一条是八九民运的冲击。在八九民运中,数以千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高呼?#35201;民主要自由?#65307;?#20845;四?#23648;杀更是激起普遍民愤,全国上下,不知有多少人破口大骂共产党。无论当局使出何种手段,它也不可能把人心整个地重新装进原来的瓶子里,因此,它不得不对许多?#20986;格?#30340;言论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其次是国际共产阵营的解体,共产党意识形态的破产。包括当局自己推行的经济改革,从理论上自己颠覆了自己原先奉为金科玉律的理论,这就为形形色色的其他思想提供了登台亮相的机会。现阶段的中共当局,固然也在努力编制新的意识形态,竭力鼓吹所谓主旋律,妄图重新统一思想,但毕竟力不从心,不得不转到以防守为主的原则。这就是说,现阶段的中共当局在控制言论时,主要不是看一种言论是否符合官方的意识形态,而是看它对现政权是否构成直接挑战。这就给其他思想和言论留下了较大的空间。再有,以?#20845;四?#23648;杀为标志,中共政权失去了传统信仰的支援,转变为赤裸裸的暴力统治。暴力统治意味著民众在政治上的消极冷漠,意味著普遍的犬儒主义,在今日中国,思想、言论的号召力远远比不上八十年代,这就增强了当局抵御批评的某种免疫力。暴力不那么在乎别人的批评,因为它本来就是强加于人而不需要别人的认同。你骂你的,我干我的,你能奈我何?简单地说,当局的脸皮更厚了(?#25105;是流氓我怕谁??#65289;,所以它对异议的?#23481;忍度?#21453;而更大了。但与此同时,当局对它不能容忍的言论采取了比以前更直截了当的压制措施。过去,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都是全党公认的理论权威(在更多的时候则是由?#20255;大领袖?#20146;自定调),因为据说只有他们才能正确地鉴别什么言论符合主义,什么言论不符合主义。在那时,当局要取缔一种言论,总还要装模作样地讲出一番理由,为了表明自己的取缔是有道理的,常常还要把被取缔的言论拿出来公诸于世,让群众鉴别,共同批判。现在好了,现在的意识形态主管只需要丁关根(盯关跟)的水平,说取缔就取缔,说封杀就封杀,说抓人就抓人,不需要再说明理由,甚至于不需要正式下达文件,打个电话就算完,其他各种手续统统免了。如此说来,今日中共当局对言论的控制,和以前相比并没有任何真正的松动。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有过这样一段表白,他说:?#25105;们绝对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拍案而起作出义正词严状,也绝对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对自己清楚万分的问题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们还有一个更可怕的表现。这就是柿子专拣软的捏:即在一个最安全的方向上作出好似怒不可遏、仗义执言实际精打细算、八面玲珑的完美演出。我们也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可以上达天庭得到首肯,什么话会触犯众怒。就我自己而言,这种算计已经高度技巧、出神入化;这种掌握已经进入潜意识层面。?#36825;段话很能帮助我们理解今日中国知识界的虚假繁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