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清兮浊兮--我读《沧浪之水》]
胡平作品选编
·比赛革命的革命——对文化革命的政治心理学分析
·用良心裁判权力,还是用权力裁判良心?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论统独问题
·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评克林顿中国行
(三)附录
·王丹、胡平对话录
·刘刚—胡平对话录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一)
·柏林墙的随想
·先知死于胜利之后
·中国的经济改革向何处去
·评"新保守主义"
·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讨
·对代表与选民关系的几点建议
·竞选宣言
·论成功
·社会主义大悲剧
·我的一些政见
·中国民运反思
·八六年学潮说明了什么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
胡平作品(二)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论体育精神
·试论霍布斯的政治学说
·苏格拉底之死散论
·黑格尔现实与理性同一论批判
·最好的可能与最可能的好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对三十年代[民治与独裁]论战的再讨论
·大陆的改革前景和思想出路
·私有制与民主
·胡平与朱高正对谈民主运动
·妙哉李鹏之言
·我们相信民主吗
·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民联]
胡平作品(三)
·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中国统一之我见
·自由,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犀利文章 非凡胆识---读王若望文章有感
·也谈[再造中华民魂]
·也谈[猫论]
·以对话代替对抗
·有[一党民主]吗
·中共必须作出民主的承诺
·中国留学生公开信事件释疑
·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一步棋
胡平作品(四)
·乒乓球、篮球和美国总统大选
·法网恢恢
·现代公家私牢
·一场拙劣的骗局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几个问题(系列文章之一)
·洛阳火灾与责任问题
·胡平:观小布什就任总统有感──兼论所谓“裙带风”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系列文章之二)
·中国宜采用内阁制--论未来民主中国的制度选择
·法轮功与人民圣殿教
·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三)
·一言传世的思想家
·北京弄巧成拙的回应
·评“反邪教”签名运动
·谅“无言以对”无言以对
·震惊之外的震惊
·精神控制必定是一套物质性操作
·从法轮功现象谈起
·法轮功具有防止人自杀的作用---江泽民弄巧成拙
·从沈国放讲话和解放军报文章看撞机事件真相
·赵紫阳对戈巴契夫还讲过些什麽?──评点《中国“六四”真相》(1)
·关于5.16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的记叙有重大遗漏--评点《中国“六四”真相》
·李鹏笨不笨?--评点《中国“六四”真相》(3)
·《中国“六四”真相》问世
·江泽民是温和派吗?
·强化权利意识,坚定民主理念
·《“六四”真相》对谁有利?
·凭历史的良心写有良心的历史
·论自由民主与共产专制的基本分歧--答华生先生《策略失误还是本体错误》
·新国大案杀人灭口说明了什麽?
·屠婴、打胎与避孕
·对法轮功定性的不断升级说明了什麽?
·中共申奥——羊毛出在狗身上
·种族歧视与人权观念
·怵目惊心的统计数字
·私营企业主入党变不了中共独裁本性
·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谁想杀赖昌星灭口?
·程式、规则比内容更重要
·谈谈赖昌星引渡的免死保证问题
·谈原教旨派的生存空间
·共同重建集体记忆
·无罪推定、宁纵勿枉及其他
·共产党一党专政不是共产党一党专政
·中国稳定吗?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公开的和平的悼念权利(一)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二)──澄清人权概念上的种种混乱
·爲言论自由不懈抗争(三)──反人权论剖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兮浊兮--我读《沧浪之水》

   
   
   
   
   胡平

   
   人说,奥斯维辛之后不再有诗。我倒纳闷,“六四”之后,中国如何还能有写实文学,而且还是反映当下现实的写实文学?我是说,“六四”给中国投下巨大的阴影。当今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只要你往深处探寻下去,都很难绕过“六四”;然而“六四”又是官方的头号禁忌,这样,在中国大陆文学界怎么还能产生反映当下现实的写实文学呢?
   
   然而,这种文学确实有,而且还很丰富。你不能不佩服中国作家巧妙回避残酷现实的本事。
   
   从互联网上得知,阎真写的《沧浪之水》赢得《当代》文学拉力赛总冠军。我和阎真有过一面之交,他写的那本《白雪红尘》(香港明镜版书名,大陆版的书名是《曾在天涯》)我先前读过,很喜欢。于是又找到《沧浪之水》,打开一读,竟比预期的还好。和《白雪红尘》一样,这本《沧浪之水》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人物和不寻常的事件,更没有时下流行的性描写。难得作者能把如此平淡、如此琐碎的生活写得这么好看,这么耐看。
   
   《沧浪之水》写知识分子,写官场。和同类题材的小说相比,这本书的最大特点在于它较为深入地刻划了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其成功之处在此,其失败之处也在此。
   
   池大为从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工作单位,起先,他以自己的理想主义抵抗着周遭的平庸与腐败,但是随后不久,池大为就放弃了他的价值坚守,走进了那个平庸腐败的世界,最终变成了一个“被迫的虚无主义者”。许多评论者称赞作者把这样一段过程,尤其是把这一过程中的心理活动写得相当真切。我的看法相反。我恰恰认为作者在这方面的描写是不真切的。假如说许多论者看不出问题,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作为同时代人,对这样的故事和心路历程太熟悉,因而太容易引发共鸣引发感触,反而对遗漏之处失去敏感失去觉察了。好象两个老朋友之间的对话,你只消说出半句,对方就全懂,但换成外人旁人就弄不明白了。换成一个不同背景的人读这本书,一定会提出问题:一个怀抱如此高崇高理想主义的青年知识分子,何以如此轻易地就放弃初衷,屈服于权力和金钱的诱惑呢?
   
   首先,池大为不是当年王蒙笔下“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他原先秉持的理想主义,并不是官方的那套理想主义,因此,在接触到丑陋的现实时,他不应该感觉困惑而应该早有精神准备。
   
   其次,池大为心目中的榜样(包括他的右派父亲和《中国历代文化名人素描》里的人物)基本上都是鄙视世俗成功,敢于承担命运的锤击的具有相当悲剧色彩的英雄,因此,他理当在生活中表现出更多的勇气和抗争。
   
   再者,池大为原先的境遇并不特别窘迫,远远没到走投无路因而看上去屈服势在难免的地步;另外,他面对的诱惑也并不格外优厚,远远没到让人头晕目眩,难以自持,只要一旦变节卖身,荣华富贵就滚滚而来的程度。
   
   问题是,一种如此高亢激昂,富于批判性的理想主义怎么会如此脆弱,在既没有强大的压迫又没有强大的诱惑,还没经过任何积极的抗争就仓皇败阵,并转而向敌人投降了呢?
   
   --除非是这种理想主义遭受过一次沉重的打击。池大为本人或许不是直接的受害者,但是,当树上的一只鸟被猎枪击落,其余的鸟也就不会还站立在那棵树上了。
   
   现在的时髦是把道德理想的沉沦和人文精神的衰落怪罪于市场经济。不少评论《沧浪之水》的文章也沿袭这套思路,很让人感觉滑稽。众所周知,在真正市场经济的国家,人们的价值追求相当多元化,决不都是唯利是图。再说《沧浪之水》写的是官场而非商场,池大为走的是一条由升官而发财的道路,那正好不是市场经济社会的常态。更何况池大为走的这条升官路,还不是凭勤勉凭政绩,而是靠胁肩谄笑,靠阿谀逢迎;在这里,当官能在经济上捞到的好处也不在于薪水高,而在于权力的种种有形无形的特权。这些明明都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怎么能怪罪于市场经济呢?
   
   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的整体心态,尤其是知识分子的整体心态,发生了十分巨大的变化;导致这种变化的历史事件就是“六四”。按照小说的描写,本来,池大为对官场的上谄下骄、贿赂腐败是极其厌恶的。象他这样一个成长于思想解放年代的青年知识分子不应该不知道,倘若有舆论监督,有开放选举,官场风气断然不会堕落如斯。因此他并不缺少抵制堕落的精神资源,即便池大为缺少正面抗争,鼓吹政治改革的行动,至少他应该怀有对自由民主的热烈向往,因而应该有洁身自好,拒绝同流合污的底气。只有当池大为们目睹到“向上突破”遭到严重的挫败,从此吓退了那份念头,他们才会“掉头向下”,反过来向他们往日鄙视的痞子看齐。“躲避崇高”,“渴望堕落”,必然发生在理想主义的大溃败之后。不触及“八九”,不触及“六四”,那怎么说得清楚呢?我可以体谅作者不写“六四”,然而,作者既然要深入描写池大为的内心,他就不可能避开“六四”。避开了“六四”,池大为的心态变化就不可理解。
   
   文章千古事,真替作者惋惜。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