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最后的警告──热烈推荐卞悟文章]
胡平作品选编
《观察与评论》
(一)观察
·言论自由是第一人权──写在联合国人权年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一条宝贵的教益
·自由无价
·海外民运的当务之急
·抗击新一轮镇压狂潮
·九七——香港
·在互相矛盾的命题之间
·为同胞的人权而战
·江泽民何去何从
·反右运动四十年
·从《天怒》看人怨
·展现民意 重建自信——推动基层人民代表选举
·回归之後
·不平则鸣
·国企改革与反腐败
·从十五大看民主化走向
·给江泽民上民主课
·自由主义的一代宗师
·“一国两制”能适用於台湾吗?
·中共民主派的挑战
·是“分享艰难”吗?
·评中共向外资开放文化市场计划
·自由化新浪潮
·印尼政局的警示
·柯林顿访华之我见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
·社会稳定与个人权利
·尊重人权还是蔑视人权
·对民主党事件的几点看法
(二)评论
·对政治表达与政治活动的宪法限制
·评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读李志绥医生回忆录
·确立基本价值选择——在耶鲁大学的讲演
·回首天安门——对当前争论的几点评论
·时局与策略散论
·回应封从德
·再论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答郑义、曹长青
·路是人走出来的——论争取自由的方式及其相互关系
·自由之後
·“六四”七年谈
·比赛革命的革命——对文化革命的政治心理学分析
·用良心裁判权力,还是用权力裁判良心?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论统独问题
·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评克林顿中国行
(三)附录
·王丹、胡平对话录
·刘刚—胡平对话录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一)
·柏林墙的随想
·先知死于胜利之后
·中国的经济改革向何处去
·评"新保守主义"
·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讨
·对代表与选民关系的几点建议
·竞选宣言
·论成功
·社会主义大悲剧
·我的一些政见
·中国民运反思
·八六年学潮说明了什么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
胡平作品(二)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论体育精神
·试论霍布斯的政治学说
·苏格拉底之死散论
·黑格尔现实与理性同一论批判
·最好的可能与最可能的好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对三十年代[民治与独裁]论战的再讨论
·大陆的改革前景和思想出路
·私有制与民主
·胡平与朱高正对谈民主运动
·妙哉李鹏之言
·我们相信民主吗
·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民联]
胡平作品(三)
·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中国统一之我见
·自由,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犀利文章 非凡胆识---读王若望文章有感
·也谈[再造中华民魂]
·也谈[猫论]
·以对话代替对抗
·有[一党民主]吗
·中共必须作出民主的承诺
·中国留学生公开信事件释疑
·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一步棋
胡平作品(四)
·乒乓球、篮球和美国总统大选
·法网恢恢
·现代公家私牢
·一场拙劣的骗局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几个问题(系列文章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警告──热烈推荐卞悟文章

   【大纪元11月25日讯】在大陆学者中,卞悟先生对公正问题的论述,我不知道是不是最早的,不过我敢肯定是最好的。

   早在1994年1995年,卞悟就在当时的《东方》杂志上连续发表四篇长文专论“公正至上”,尖锐地提出在市场化改革中“掌勺者私分大锅饭”或“掌勺者私占大饭锅”的问题。不久前,卞悟又在香港中文大学的《二十一世纪》(2002年8月号)上发表长文“二十世纪末中国的经济转轨与社会转型”,极有分量。我以爲,凡要了解中国经济改革问题者,不可不读卞悟先生的文章。

   八九以后这十三年,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于是,不少人说这是新权威主义的胜利,是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路线的胜利。我承认这种观点并非全无道理,正因爲中国是在专制高压下推行经济改革,因此实行起来全无掣肘,格外顺利,政府想涨价就涨价,想裁员就裁员,国营企业想卖什麽价就卖什麽价,想送谁就送谁;私有化的“交易成本”果然很低。

   然而,中国的私有化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整个缺乏合法性。俄国和东欧各国的私有化改革不管有多少问题,但是,因爲是在有公共监督和民主参与的前提下进行的,因此“其基本的公信力与合法性却无可置疑”。虽然十几年来这些国家多次政党轮换,但産权配置的结果却得到公认,不曾有、也不会有“秋后算帐”的问题。

   中国的情况恰恰相反。中国的私有化是在没有公共监督和民主参与的前提下进行的,因此,这种私有化的结果就不会被世人所承认,由此形成的産权配置就没有合法性。正如卞悟所说:“平时公衆在压抑下不能作声,一旦民主了,他们能不提出质疑?”

   卞悟指出,迄今爲止,世上有两种民主转型的成功经验,第一类,如拉美、南非、东南亚,民主化以前就是传统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对它们而言,实现和平的民主转型无须乎再进行经济改革,只要在政治上达成和解就大功告成。另一类是俄国和东欧国家,它们是在公共资産大体保持完好的情况下完成民主化,因此其结果基本上有合法性,能被公衆接受。中国则不同。“中国如果等到公共资産不明不白地‘流失’完毕后再来搞民主化,就会面临以上两类国家都未面临过的大难题:长期被说成是‘公有财産’主人的公衆一旦有了知情权、监督权乃至决定政府命运决定权时,却发现他们的那一份资産已被偷光,”那时産生的问题,就决不是只要达成政治上的和解便能够完事大吉的了。因此,卞悟先生发出最后的警告:中国若不及时地开啓民主进程,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类似的警告,有识之士(包括卞悟先生本人)早就多次提出过,可悲的是,这种清醒的声音却一直很少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呼应。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

   (http://www.dajiyuan.com)11/25/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