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胡平作品选编]->[在西方,只有媒体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吗?]
胡平作品选编
·这样的党凭什么不反——读胡风女儿晓风写的《我的父亲胡风》
·失败者也能写历史----廖亦武《最后的地主》序言
·推荐盛雪诗集《觅雪魂》
·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评介贾斯柏.贝克《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
·奇怪的示威抗议
·西藏问题之我见
·《我与中共和柬共》读后感
·中国大饥荒研究的奠基之作----推荐丁抒先生《人祸》
·简评台湾总统大选
·从“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谈起
·一不怕天,二不怕民,那还得了?!--写在"六四"十九周年之际
·中藏会谈说明了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
·反驳为“六四”屠杀辩护的几种论调
·写在汶川5.12大地震后
·在纽约纪念六四会上的发言
·推荐《中国大饥荒档案》网站
·人性伟大最凄美的体现──序周素子《右派情踪》
·怀念陆铿
·也谈范美忠事件
·面对六四——从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谈起
·从两本反右运动研究文集想起的
·从5.12地震漏报看中国地震预报机制
·又一起警民冲突
·京奥VS人权
·再谈如何解读中国的民意
·京奥模式必须否定
·中共为何又推出惠藏政策?
·Massacre(屠杀)与Miracle(奇迹)
·基督信仰在中国——读余杰新著《白昼将近》
·《请投我一票》观后感
·怎么能让梁朝伟演易先生呢?——电影《色戒》的败笔
·必须废除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
·了解《中国怎么想》
·必须追查毒奶粉事件真相
·伦敦奥运对北京奥运拨乱反正
·试谈大跃进中的吹牛皮
·不朽的遇罗克----遇罗锦《一个大童话》序
·从“发扬民主”到“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奥巴马胜选对中国的冲
·大饥荒时代的有力见证——观纪录片《粮食关纪念碑》
·如何启动中国的宪政改革?
·驳“北京内幕:胡锦涛亲自下令逮捕刘晓波”
·《零八宪章》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签名活动
·让《零八宪章》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签名运动----新年致辞
·“美妙新世界”是怎样造成的?——瓦瑟斯托姆《中国的美妙新世界》评介
·《零八宪章》签名活动有何特点?
·我的终身遗恨
·声援刘晓波 继续推进宪章签名运动
·谈胡耀邦逝世与“八九”民运
·谈谈《汉字简化得不偿失》
·白衣行动——请在六四这天穿上白衣服
·力荐好书《麦苗青菜花黄》
·反驳为六四辩护的一种论调
·从“只想领导自己”到“有能力领导世界” ——《中国不高兴》说明了什么?
·二十年前的今天——介绍《八九中国民运纪实》
·对“白衣行动”的补充说明
·伟大的生命从死后开始——写在遇罗克雕像落成之际
·读夏兰斯基的《民主论》
·在纪念六四20周年烛光晚会上的讲话
·评中通社文章《人间正道是沧桑》
·谈谈民族自治问题
·从八九民运是不是“反党”谈起
·掩耳盗铃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解读赵紫阳录音回忆录《改革历程》
·伟大的生命从死后开始——写在遇罗克雕像落成之际
·把刽子手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读吴仁华新着《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六四”开了什么先例?
·对75事件的追问
·中国共产党与道德沦丧
·屠杀与奇迹
·解析新疆事件 (下)
·如何定义当今中国?
·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政权合法性——谈谈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问题
·荒诞中国
·再谈回国权
·“阳光法案”为何难产?
·破除“中产阶级”的迷思
·在中国,正义已经荡然无存
·维权与民运
·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
·追寻《失踪者的足迹》
·柏林墻与逃港潮
·孤胆英雄冯正虎
·2009年是中国人权全面恶化的一年
·读刘刚文选《天安门,路在何方?》
·也谈李庄案
·改革=改良+革命
·解读《我们不放弃》
·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这句话谈起
·冯正虎回国与廖亦武出国
·中国地震局的做法实在该改了——从山西人“不信政府信谣言”谈起
·再谈李庄案
·中共想学教皇制?
·也谈中国的“道德沙尘暴”
·对厚黑者的成功永远说不——读陈破空《中南海厚黑学》
·从三篇官方报道看今日中国“和谐社会”
·思想解放与言论自由
·国家不幸玩家幸——黑色幽默的黄金时代
·今后的十年是关键的十年
·冥空中的读者飞飞——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请投刘晓波一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西方,只有媒体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吗?

   在不久前出版的《金庸与报业》一书中,作者张圭阳讲到了金庸对新闻自由的观点。金庸理解的新闻自由,是指政府当局不可干预传媒,并不涉及传媒主管与工作人员的关系,后者属于劳资关系。报业大王梅铎收购英国《泰晤士报》后,资深编辑伊凡斯意见不同,即被解雇,全无新闻自由可言。全世界无论资本主义社会或共産主义社会,没有哪家传媒的工作人员可享有独立的新闻自由。

   这段话是鱼目混珠的一个典型。既然金庸自己也承认,新闻自由是指政府不可干预传媒,梅铎解雇伊凡斯,并不是政府对传媒的干预,因此无损于新闻自由,也就是说,伊凡斯仍然象过去一样享有新闻自由,怎麽又说伊凡斯“全无新闻自由可言”呢?资本主义社会里的政府不干预传媒,因此资本主义社会里的每一个人都享有新闻自由,怎麽又说资本主义社会和共産主义社会一样,“没有哪家传媒的工作人员享有独立的新闻自由”呢?

   按照金庸的观点,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只有传媒的老板才享有新闻自由;在这一点上,它和共産主义社会没有什麽两样。这一论断包含几个重大的错误。

   首先,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人人都享有新闻自由。金庸无非是说,传媒的老板对他的传媒有最终裁决权。什麽新闻可以见报,什麽新闻不可以见报,取舍的权力最终在老板手里。但是,这里讲的是权力,是power,不是right,新闻自由属于right即权利,两者不是一回事。

   应该承认,传媒的主管享有取舍新闻的裁决权,这并非不合理。正如罗尔斯指出的那样:“我们可能把不受阻碍的进入公共场所和自由地利用社会资源来发表我们的政治观点纳入我们言论自由的范围内,可是这种对于自由的扩展一旦给予了所有人,就成爲不可行的并在社会中令人人各行其是,他们实际上是急剧地缩减了言论自由的有效范围。”(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

   任何一个媒体,其容纳空间都是有限的。它不可能让一切愿意发布自己的消息或观点的人都在上面如其所愿地尽情挥洒。必须设立编辑进行取舍。媒体的主管必然会按照他们认爲合适的标准行事,就算他们主观上力求客观公正,不偏不倚,他们也绝不可能做到令人人满意。更何况他们也是人,难免没有自己的成见、偏见,以至私心。要求一个媒体满足所有人的发表自己意见的愿望,这一愿望本身就是不现实,不可能的。

   如上所说,任何传媒都少不了决定新闻取舍的主管(或老板),这本身并不爲错。但问题是,如果一个国家只准有一家传媒,只准有一个老板,那就糟糕了。共産主义社会就是如此。在共産国家中,政府是唯一的老板,凡是不合政府口味的新闻永远没有公开发表的机会,有敢违反者必受到政府的制裁迫害。所谓共産国家没有新闻自由,就是指的这种情况。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人人都可以发布新闻,创办媒体,这就叫新闻自由。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有成千上万家传媒,它们分别属于成千上个老板,谁也不能一手遮天,一件重要的新闻,张三的媒体不登李四的媒体会登,李四的不登王五的会登。媒体之间竞争的巨大压力,会迫使各媒体尽量满足大衆的需要,向大衆提供准确、及时的新闻。新闻自由下的新闻公正不是出自哪一家媒体的主观愿望,而是媒体自由竞争下的客观産物,正所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

   (http://www.dajiyuan.com)5/24/2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