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主页]->[百家争鸣]->[“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声明:署名“盼民主”的文章不一定是蔡陆军所写
·网友蔡陆军被捕!蔡陆军简介
·蔡陆军罪名有“里通外国”、“策划游行”
·中国民主之路的时间表
·3.15话打假,最大的假货——假官
·小议中共人大正在酝酿出台的《监督法》
·小议“以德治国”
·请记住:任何人任何党派无论它多么伟大、光荣、正确,它都有其局限性!
·人大代表的产生及其法律地位--兼答老左
·观村级直选的闹剧
·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竞争机制会在政治上起到在经济领域一样的作用吗?
·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竞争机制绝对不是万能的,但她能最大限度的从根源上防止腐败及愚蠢
·政治民主只是手段,强国富民才是目的
·对内反对独裁专制,寻求民族发展;对外反对霸权主义,维护国家尊严
·给对推动民主治国失望的同志们的劝告
·老左兄的问题:民主和竞争不是灵丹妙药……
·民主治国可行
·为什么要推翻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
·能够推翻中共的只有它们自己
·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行性办法
·中国人一定有能力实行民主治国
·建国、治国概要
·对《中国六四真相》的看法
·苦难的二等公民--------2001年10月河北农村访谈录
·让我对中共和台湾当局讲讲我的两岸统一模式
·统一是全民族的利益所在,民主政治是必然趋势是福民强国的唯一选择
·武统和台独都是民族罪人
·大陆和台湾两方关于统一的误区
·如果争取民主如果碰上了统一问题是要先放到一边的
·台独要过的关很多
·是被杀一儆百吓死?还是尊严的站起来?
·中国民主的大体过程
〖罗长福(正义与良知)〗
·网友罗长福(正义与良知)被捕!
·声明:无法证明署名“罗长福”或“正义与良知”的文章是被捕的罗长福所写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 (1号)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2)
·正义与良知:(网络)世界共和国宣言
·中华民族的历史机遇
·中国小报之父诚征合作启事
·中国民主的失败—从募捐救小老鼠谈起
·中国退出联合国
·历史选择了李嘉诚--提名李嘉诚为中国国家主席侯选人
·给布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成立并正式办公公告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3)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4)
·论中国的前途和中国的民主革命战争
·人民之声(五)
·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一)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二)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三)人民之声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四)时机终于来临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五)大结局
〖袁浪生(中国愚民)〗
·中国愚民被捕!!
·杜导斌:请关注袁浪生、蔡陆军及罗长福三案进展
·从小事做起,承担有限责任!
·论民主和自由的关系
·人民的意愿高于一切——驳民主条件论及民主误国论
·什么是真理的标准?
·大独裁者:我的治国方略(五奇八正理论)
〖罗永忠-残疾青年作者〗
·残疾青年罗永忠近期被捕面临判刑
·《从小品和小品演员来看残疾人的称谓》
·我是一名残障人士
·只有弱者,没有弱势!
·残疾人的模仿秀,真正的表演艺术家--------赵本山
·“盗版”的残疾人 ”
·“不良称谓”使残障儿童产生情绪障碍的探讨
·恰当称谓是残障儿童融合社会的最低保障
·在使用中寻找《残疾人的规范称谓》
·和谐———回报给社会的是繁荣!
·别再使用“日本鬼子”的称谓了!
·用残疾人的形象做笑料的小品
·关键的不是一个无赖,是一部分文艺的腐败!
·罗永忠给某国内论坛管理员的信
·改变吧,哪怕流传很久的观念!
·“寒号鸟”
·快板书 “少年公冶长”
·兄弟学音乐
·老虎怕驴
·延长地球的寿命,期望全世界和平,请牢记历史吧!--
·和平演变,远离战争!
·树立起“民主自信心”!
·人才外流,有这个道理吗?
·三个有点迷信色彩的故事
·植物人
·把草民意识转变成公民的民主意识
·露脸还是现眼?
·把我也劈两瓣
·吃土豆的心情
·好汉武松没有暂住证,那情况会如何?
·建议规范残疾人称谓的倡议书
·保护记者组织谴责中共逮捕网路作者罗永忠
·下一步 反党既伐树 树倒猴方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正义与良知

   至去年十、一以来,我是第一次正面给你写信,拍你的人也多了起来,我就不当这个事后诸葛亮了,曾的配合与江的淡出当然是好事,你快速显示你的能力当然有你的考虑,我只是感觉速度稍快,不太踏实,因为行动的度总是难以把握到最佳,而言论之风险很小既不会让人抓住把柄,同时又可以让惯于行动之人蠢蠢欲动,从旁观察则可将大势尽收眼底,因势而利导则可收到四两拔千斤之功效。当然你属于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果断派,要改变成诸葛亮式的谋略派风格是强人所难,但行动所遭遇的阻力会使事情越来越缺乏回旋余地,从而使行动越来越缺乏弹性使行动的作用越来越小,而不能做的事越来越多,并最终使自已陷入无为或无大的作为的境地,从而使自已本身为矛盾和形势所压迫,前任在谋略方面的确不错,这可能和有曾先生这样的谋略型人才有很大的关系,但太过好大喜功及心胸狭隘再加上中国文人对人绝不手软之作风,不仅矛盾尖锐激化,摊子太多也不好收拾啊,人民期望太高失望之反弹不知中国是否再经得起折腾,十多年所经营的庞大事业当然会使人留念,队伍的整合操练更需假以时日,总之,行动之每一步都是风险丛生啊,还是“深观察,广集议,缓称王”的好啊,此其一。

   其二、六/四民主确实对贵党造成了相当大的震动,但离威胁还差得太远,只不过是对腐败和社会不公的一种情绪宣泻吧了,但人们被波涛汹涌的群众运动吓坏了,反而忘了正是由于贵党之贪污腐败已超过人民容忍的底线而遭致的深刻反弹,其严重程度几乎到了要杀死贵党本身的地步,如果说老邓没有毛那样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又属行武出身在当时的声势吓住了的话还情有可原,而老江对稀稀拉拉的几个民主派如临大敌则深刻的反应出中国知识分子的胆小如鼠和对自身能力的极端缺乏自信,哪里还有一点领袖的风范的影子哟。

   然后你看腐败之力量和几个民主派对比起来,民主派的力量简直可以乎约不计,只不过人们对六四印象过于深刻,一谈民/主不仅一下和六四联系起来,而且就象见了鬼一样在灵魂深处充满恐惧以至于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神经过敏并将这种情绪放大无数倍扩展到所有社会领域,它的直接后果一是需要更为巨大的力量来对付本来是正常人类的情绪宣泻(也就是发发牢骚,如刘荻案一个小姑娘居然整成颠覆国家的猛男形象,令我等男人感到无地自容)使情绪只有积蓄而无发泻,人不是机器而是情感动物,当情绪积累超过一个人的忍耐极限最后就是爆发,比如本人,我常说如果连我都不能容忍一个人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人能容忍了,而爆发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我就是简单的“不活了”,这对他人没有什么意义,但对我来说却有灵魂出窍和破壳而出的作用,以至于一切压抑的情绪获得了一次彻底的解放,其灵魂与世界观也随之而升华,以至于心灵平静至达小针落地之声及所泛起之尘埃都能视听之境,死嘛就那么个玩友,而可怕的是人类对死亡的恐惧而非死亡本身。

   而巨量的控制需要更为巨量的实力,而对实力的依赖决定了它必须对实力透支,这又加深了腐败使人民更穷,社会更加不公,情绪积怨也更深,为维护其本身的公正性又不得不通过大量的宣传来显示自身自如何积极反腐的,而大量的宣传又使人们感到到处都是贪官,加上底层人民看到的是官员到处吃喝,使人们原来对贵党的好感荡然无存,使贵党之于人民只有利益而毫无信誉可言,利益可以使全国人民高喊“三个代表”,也就是喊喊而已,也最多是装出一付信以为真的样子而已或者比谁喊得更响亮好让上面听见而已。

   因此,明确腐败(而不是几个民主小猴子]是民族、国家(也就是政权)和人民最大的敌人是确立长治久安之根本,至于怎样做,先做后做都不重要,只要做到心中有数就行了。而且我也相信现目前的一些乱象(如小老鼠事件和香港23条等)都不过是“江泽民效应”的一种惯性力量所致,并不一定是江先生本人的意愿。

   至于我本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是民主派,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由派,只不过自由和民主从来都是同志加兄弟而已,贵党的事本人从来都是懒得管你牛打死马还是马打死牛的,这次也不过是敲打几个文字发发牢骚而已,其目的不外乎是向世人表明“不要惹我!我不是你们要找的敌人,要打你们一边打去,不要把血溅到我身上”而已。

   虽然本人对贵党并无任何好感,也没从贵党处捞到哪怕是一分一厘的好处,倒对贵党原始老祖提出的共产主义理论比叫感兴趣,在这方面贵党就差多了,我相信一拳就可将贵党的十个所谓的权威全都打成雄猫状,但我对打打杀杀并无兴趣,只要不直接惹我,本人从不愿和人争论,我对改变他人的思想之可能性持完全悲观态度,而已我对通过改造旧世界的方式来推动社会的发展持完全否定态度,你想改变别人,别人才还想改变你呢,所以我对改造旧世界完全没有兴趣,我对旧世界的态度是:“让那些旧世界的人相互咬脖子去吧”!

   所以我对和贵党玩游戏毫无兴趣,大家交过朋友有什么事相互照应一下倒是没什么不好,只是大家道不同不相为盟,还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彼此井水不犯河水的好,所以,希望你和那些小网特打个招呼,告诉他们找错了对象,我和民主派打得火热并非想当然的是和你们作对,(我的脑子还没有坏到就凭我几个民主派的难兄难弟就可以搞掉贵党的地步)所以请他们和一些人不要神经过敏,本人非但不是和贵党作对,相反是帮贵党的忙把民主派拉到自由派的世界做他们自已的事从而减少你们的麻烦好专心对付你们自已的最大敌人以确保自已政权的稳定,如果希望一箭双雕利用民主派来对付腐败派以坐收余利的话我倒可以从中帮忙,不过那并不是我最大的兴趣,下面那些人脑子不好使把朋友当敌人所以你还是点播他们一下吧!免得他们尽帮倒忙。

   在此我想再次重申:我的目标不是破坏一个旧世界而是建立一个新世界(也就是你们老一辈梦想的共产主义世界),所以你们爱怎样怎样,与我毫无关系,我的目标现也不在中国,我这只在你们眼中的屎苍蝇现已飞到美利坚和布什么同志玩上了,我的网站《中国智网》最近也要开张了(不是这次做的,是在前年12月30号就做好的了),到时欢迎光临,(不要又封了,封也封不了,但那会浪费你我许多时间,大家都做许多无用功毫无意义),它的一个明确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网络世界共和国”五年内取代联合国,(联合国它妈本身就是美国下的仔,他自已都要随便打耳光,咱又何必把它当个宝呢)网站主产品就是专门生产领袖人物的生产线,是一个合格领袖评测系统,淘友拿来一量即可立即淘汰废品。还有一项准备直接申请诺贝尔经济学奖,直接将现代经济中六种因素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理论,并将其每一个部分变成了可以调控的操作规程,想来你们对这些也不感兴趣,说这些是因为要让你们知道我所做的事和他们边都沾不上,还不如把监控我的精力和银子花在吃喝XX上的好。OK!留点精神做点正事,做点实事吧,没事回家抱老婆去好了,做这种无用功我都替你们着急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