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金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黄金文集]->[[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五---我的校园我的爱……]
黄金文集
·让女性笑口常开的十大秘笈
·孤独的美丽
·整理心绪……
·女人是一道风景
·给我未来的妻……
·我的自画像:黄金是怎样炼成的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给我的堕落天使
·爱与恨
·城市的忏悔
·静静地我走……
·朋友
·女人是男人的家
·挽留美丽
·与美丽女人无缘
·为自己干杯!
·今夜有你我
·假如你是我的妻……
·我们年轻,因而我们美丽
·说爱
·叩别祖坟……
·把过去忘记……
·追魂者语
·不该想你……
·一天想我一次……
·堕落天使的故事
·故乡的雪……
·影视明星梦
·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女人是男人的家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生命
·红尘自有痴情种
·孤独也是美丽的人生
·等待爱情……
·生日的怀念……
·我是狂野的山风
·28岁的心绪
·心底的秘密
--专访--
·[黄金专访]水灵:一个需要被征服的女人
·[黄金专访之色情电话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性感女神篇]cocolee 李玟:我有一颗想嫁的心--------
·[黄金专访之健美皇后篇]程丹彤:快乐的健美女王
·[黄金专访之台湾歌手篇]: 温岚----因为笑容而瘦小
·[黄金专访之夜店女郎篇]: 啤酒小姐----我臉上那永遠的疤
·[黄金专访之职场女郎篇]: 沈慧萍----美麗的證券經紀
·[黄金专访之名模留学生篇]张舒悦:独立的女人最美丽
·[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女作家篇]我眼中的毕淑敏:世界之巅的普通女兵走到文坛之巅
·[黄金专访---中国第一淫妇篇]十万元封面广告征婚的中国女明星:李怡青
·[黄金专访----童星皇后篇]王雪晶:童话中的“美人鱼”活在现实里
·[黄金专访----政治明星篇]: 蔡添强的公正之路:从“街头斗士”到“反对党领袖”
·[黄金专访-----中华英雄篇]刘宏: 神针王重现江湖
--黄金故事--
·[黄金故事]★遭遇美眉
·[黄金故事]★职介所:温柔的陷阱
·[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黄金故事]致曾经很敬爱的小雪女士
·[故事精选] 为什么中国没有世界级富豪
·[故事精选] 中国富豪挖掘第一桶金的九大方式
·[故事精选] MM,我们网恋吧
·[故事精选] 一个白领MM的困惑:会让人家认为是二奶吗
·[故事精选] 网上遇MM与房地产炒作全对比
·[故事精选] 如何逼疯网络MM
--诗歌--
·前言
·[黄金诗歌]悲伤的乌骓马
·[黄金诗歌]孤独的野狼
·[黄金诗歌]我是一株无人栽培的乔木
· [黄金诗歌]油菜花开
·[黄金诗歌]为你飘来飘去
· [黄金诗歌] 相信爱情……
· [黄金诗歌] 我的家园(组诗)
· [黄金诗歌] 最后的爱情诗(组诗)
· [黄金诗歌] 含泪之眸
· [黄金诗歌] 闰中秋的晚上
· [黄金诗歌] 挥手之间
· [黄金诗歌] 让我远航吧
· [黄金诗歌] 思念
· [黄金诗歌]爱情物语
· [黄金诗歌]暗夜两点,凝望你的照片
· [黄金诗歌]那夜的心动
· [黄金诗歌]无言的结局
· [黄金诗歌]野花梦
· [黄金诗歌]含在口里的酒
· [黄金诗歌]在沁香的夜里
· [黄金诗歌]再见----麦当劳
·[黄金诗歌]给我的远方天使
·爱是我们的宗教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与不可承受之重
·<<整理心绪>>自序(1994年)
·情人节聊天的试验---我们今夜到酒店上床罢?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三---我的中学我的痛……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五---我的校园我的爱……
·[杂感]关心也是一种伤害
·[开心文摘] 网络MM游击队队歌
·表达你自己-------给网友们的私人建议
·表达我自己-------黄金语录精华汇编:)
·七十年代,万岁!
·[转贴]戏说山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五---我的校园我的爱……


   等,似乎是个说不累的话题,但“等”本身,即意味着疲倦的目光、意味着满腹的希翼与潜在的失望!
   我生性不善于等人,不谙如何“泡时间”去等那份不知是福是祸、是有缘抑或无缘的结局,但-----
   我真的等过,为我生命中的美丽过客!
   15岁那年的我一迈进某专业学校的门,便迷上娇小玲珑而又清纯可人的G,记得G在军训的行列里身材是那样健美,皮肤又那样白晰,脸蛋是那样甜美,使得在前排的我老歪着脖子回头向她看齐,操步时身体老失去平衡。
   G不止是漂亮可爱,偏偏又生性活泼,因而招人喜爱、引人注目。
   我刚刚从父亲的武力管教和农村劳改中获得自由,正渴望重塑一个成绩辉煌的自己,因此暗下决心:
   等、等我在班里出类拨萃,再追不迟!
   慢慢一个学期过去,凭俺的聪明才智,名次自然杀入前茅,无奈却难以杀入她的朋友圈,每日听到她的莺歌燕语、看到她轻盈飘舞的身影,我近在咫尺却难以一亲芳泽,岂不令英雄扼腕?
   机会终于来了:
   那天下午去餐厅买饭,时间早了点,只有G在那儿规规矩矩排队,我整整衣襟、挺挺胸走过去,排在她的后面,没事找事地和她寒喧两句,记得餐厅里有一个磅秤,我就站在上面自我感觉玉树临风,她却忽然幽幽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瘦啊?……”
   我一激动,当时就只想给她背那句千古流传的古诗: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然而千言万语也一时说不清,尤其要命的是我搞不清我在她心里是个啥份量;结果我愣是把那句诗硬生生地压回肚里,半调侃半认真地说:“瘦有瘦的好处啊!……”
   她的伙伴来了,我忙排在饭菜窗口前,抽出手,伍角的菜票让汗浸得拧得出水。于是,那天下午,我犒劳了自己辣椒炒肉,外加五个大馒头……
   然而又一个学期过去,我没等到胖起来,G反出落得更水灵、更丰满了!
   心上有了小疙瘩,最怕遇上G,低头不见抬头见,而G那明丽泛粉巧笑倩兮的面庞、红润鲜艳如花瓣含露的唇,总是要命般在眼前闪;G那丰盈圆润的身姿、走起来腰部还极富有诱惑力和韵律地款款摆动……真是让我的神经几乎要崩溃了!
   连续失眠的晚上,脑子里极鲜明地闪回出她的音颦笑貌,恨得我暗暗想:
   等着吧——早晚要让你成为我的专利!
   我们的专业是化学分析,包括物理分析、有机分析、无机分析、滴定分析、物理化学等很多科目,虽然是中等专业学校,可是因为是新开专业,师资条件不够,由师范学院化学系教授讲师们负责专业教学,化学试验也全部拉队到师院进行,要求较高,加上行业急需,将来分配不成问题,所以许多家长和学生趋之若骛,报名1000多,招生只有50个,里面还包括绝大多数已经被内定的领导子女。我本来已经在高中就读了一个星期,却不幸因为考到化学99分全地区第一名被该专业第一个录取,我曾经被迫向父亲承诺:如果化学专业录取我我就去读,否则绝对上高中考大学。于是父亲逼我实践诺言。
   那个可怜的少年是如何以痛苦无奈的心灵离开高中来到这个学校,可想而知。
   幸好是我所喜欢的化学专业,幸好遇到我所喜欢的G,否则我早就应该故意犯规被开除,然后重新读高中,顺利地直接地进行大学之路,而不是绕了差不多八年的弯子花了所有的工作积蓄跑到国外读大学。
   那个学校的生活其实就是一段漫长时间的灰网。
   为了成为班干部,男男女女拼命巴结班主任,甚至去送礼;为了当选优秀班干部和三好学生,我们也不得不积极参加劳动,脏活累活抢着干,还要和每个同学保持假惺惺的良好关系,每逢节日必赠明信片,原则是不能疏忽任何一个同学和班主任代课老师,我们班50个同学,每到节日前夕就忙于购买填写分发接收明信片,平均每个人得赠送超过50张,也会接到不少于49张明信片,而打算当选班干部和三好学生的,更加需要笑脸迎人,即使被人打了也不敢还手,否则就记过、记大过,开除!至今我家中还保存着那个虚伪时代的产品------厚厚的一大堆明信片!
   更虚伪的是,为了扩大票源,巩固感情基础,我们不得不积极参与以宿舍为参赛范围的[勾鸡扑克大赛] ,我们常常在周末和饭后,每6个人(一个宿舍) 一组,4副扑克,战得通宵达旦。如果玩清高,不参与[集体活动] ,受排挤的滋味多得很,就算考第一,一样在选票上光秃秃。这个风气本来只属于男生,后来也发展到女生,我第一次参与[集体活动] ,就是被女生拉过去打,而且这里面有G,从此之后我速成为[勾鸡高手] ,毕业多少年之后,请老同学喝酒,最想玩的就是[再打一次勾鸡] !
   和这些事情比较起来,最幸福的就是看到G的时刻,如果她能够在我周围说一句话,即使不是说给我听的,我的耳朵也特别长,听得特甜特滋润。
   有一个晚自习,窗外凉风习习,我靠在窗户上正在凝神看书,忽然有一个那样娇柔美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黄~~金……
   我转头看去,隔着中间的人行道,斜对面的桌子前,有着G那艳若桃李的笑容,她的嘴角带着醉人的酒涡,笑意盈盈如水,落在她的眸子里,而她那纹线优美肉感丰满的唇,继续传输着带勾的声音:
   ……麻烦你把窗户关上好吗?我好冷哦~~~
   我可以发誓,原来女人最迷人的声音,是可以带勾的!
   现在,她的声音把我的魂勾走了,我傻傻地看着她,觉得世界都不存在,只有她的红唇似抿非抿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们班成绩最烂做人最牛的家伙------也就是校长大人的公子戴着黑眼镜在我身边嘿嘿地开口了,他是这样地模仿着G的声调说:
   ……黄~~金~~~麻烦你把窗口关上好吗?我好冷哦~~~
   然后他就咧着不刷牙的嘴淫荡地笑起来,口水还掉出来,他的假牙托也在他的口里嚼来嚼去,好象反刍的牛!
   G的脸色马上红了起来,好象飞起来的朝霞。
   我转过身,把窗户关上,照这公子就是一拳:给我死一边去!
   这公子仍然呲牙咧嘴:她对你的声调,好暧昧哦!
   从那开始,我的耳朵功能忽然得到了极大提高,善于扑捉G的声音,只要在教室里,不管她坐的有多远,我都能知道她和谁在讲话,以及讲什么东东。可惜,她很少提到我,我甚至曾经半夜跑到教室,搜查她的日记,想看看到底有没有我的名字,可惜,我们班她谁都提到了,好象就没有提到我。
   学校当局那时也是很变态的,全部实行军事化管理,从宿舍到教室到操场,每天都实行百分考核,有专门的教职员队伍值班打分,屁大的事也会加分扣分,搞得我们阶级斗争的弦始终拉得紧紧的!
   而校园恋情更是成为大忌,好学生总是怕毒蛇一样怕着绯闻,我们经常在餐厅看到白纸黑字贴出的恐怖大告示:
   某某男同学与某某女同学在校期间谈情说爱,严重违反校规,造成恶劣影响,现予----开除!
   这种警告对于要积极当选连任三好学生和班干部的俺来说,实在是有杀鸡给猴看的吓阻效果。
   即使没有任何情书之类的证据被学校抓住,只要学生之间一流传绯闻,恐怕奖学金和三好学生投票就都不翼而飞了,我那时在班里的江湖地位,除了学习好之外,还得靠占班里绝大多数票源的女生们,通常,我与每个女生都采取等距离友好外交,但在G面前大气不敢出,其它人面前谈笑风生挥洒自如。
   我怕被人知道喜欢她,连梦中和她约会都得提醒自己捂着嘴,以免叫出她的名字!
   (备注:仅仅几年后,当俺成为记者,遇到一个5岁的小女孩大方地介绍她6岁的[男朋友]给俺认识时,俺深深痛感美好青春的被剥夺,误了卿卿感情!)
   压抑的感觉是很甜蜜也很痛苦,晚上我必须幻想着她白天的样子:穿了什么衣服,梳了什么发型,走路的样子,笑的样子,打球的样子,跑步的样子……一直想到累极了就昏昏睡去。
   而放假的时候,我去老家找到小学一年级就成为死党的朋友,来我家吃住,他唯一的代价就是必须做忠实的观众:听我不断讲她的故事,学她的声音,看我写的情诗,呻吟一般叫着她的名字才能休息。
   我那朋友实在受不了这种精神折磨了,告诉我说:
   你既然没有她不能活了,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她呢?
   于是我出发了,跑到离家几百里地的一个乡下,那里是G父亲担任副乡长的地方,然后找到乡党委所在地,再打听到G副乡长在党委家属院的地址,守在那个门口,等了一个下午,也没有看到G出来或者进去,黄昏的时候,蹒跚着要离开那个党委了,有个乡干部指给我说:
   你不是找G乡长吗?那个就是。
   那是一个个头不是很高有着啤酒肚的中年人,虽然他长得不怎么顺我的眼,可是我想着:
   这是G的爸爸!
   心里油然起敬!
   很失败地回来,可是不甘心,朋友说,那就再写情书罢!
   写情书-----?
   我可真害怕!
   万一她从来没有喜欢我,万一她把我的情书交给学校……
   我不敢想下去了!
   可是我真的被压抑得好痛苦!
   不告诉她我爱她,我觉得自己很快就会死的;
   可是如果被她出卖了,我也很快就会死的!
   于是,我人生第一次就写了这样一封没骨气的情书。
   首先,我使用左手来写;其次,我故意使用细微的铅笔来写;再次,我使用英文……最后,我很别扭地左手拿着细细的铅笔,故意在白纸上歪歪扭扭地写道:
   G:
   I like you, I miss you……
   没有署名,没有日期,没有更多内容,然后找了个外地信封,然后坐车跑到50里外的其它城市,专门给G发了这样一封无俚头情书。
   结果呢?
   我想G是抓破脑袋想了整个寒假也想不出是谁[作案] ?
   再开学的时候,听说G收到了情书,要找人核查笔迹,我一点也不紧张,那张情书的字迹和我平时的风格完全不搭界,只不过当一个男生冲我开玩笑说:大才子,不会是你写的罢?我斗然冒出一头冷汗。
   不过鉴于我平时表现好象书呆子,作风[正派] ,绝对没有人敢怀疑到我身上。
   G找了几个男生对了一下,对不到,然后又找别的班男生去对,估计也可能找外校男生去对,因为她的公开追求者来自五湖四海,哪里想到最狡猾的追求者就是躲在窗口下正儿八经这分析那分析的我呢?
   保密的目的是达到了,我相信即使今天,大概她也不能确定是谁写的,而且我也终于发泄了一点不敢表白的痛苦,而她呢,固然她得到了有人爱她的好消息,却陷入了到底是谁爱的谜圈!
   一想到她会因此而苦恼,我的少年黄金之苦恼好象就减少了!
   班里却热闹起来,桃色绯闻时有传出,不知甲乙丙丁戊己……多少个青春悸动的心组成了声势浩荡的“追靓族”,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白天跟着漂亮女生的屁股大腿转,晚上在宿舍以淫秽的语言高谈阔论性幻想,而我只能把感情的毛毛虫“休眠”,听到G的名字就心跳加速血管发热,却不敢插嘴。
   G却更得意了:今儿个有人请看电影、明儿个有人请客吃饭……我曾经亲眼目睹她和我们班成绩最烂的某厂长公子去电影院逍遥,那时的感觉不是气愤,而是无奈和凄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