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金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黄金文集]->[[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三---我的中学我的痛……]
黄金文集
·说理解
·说勉强
·留在我心里永远的泪
·走马观花看香港
·婚姻可否签约制?
·让女性笑口常开的十大秘笈
·孤独的美丽
·整理心绪……
·女人是一道风景
·给我未来的妻……
·我的自画像:黄金是怎样炼成的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给我的堕落天使
·爱与恨
·城市的忏悔
·静静地我走……
·朋友
·女人是男人的家
·挽留美丽
·与美丽女人无缘
·为自己干杯!
·今夜有你我
·假如你是我的妻……
·我们年轻,因而我们美丽
·说爱
·叩别祖坟……
·把过去忘记……
·追魂者语
·不该想你……
·一天想我一次……
·堕落天使的故事
·故乡的雪……
·影视明星梦
·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女人是男人的家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生命
·红尘自有痴情种
·孤独也是美丽的人生
·等待爱情……
·生日的怀念……
·我是狂野的山风
·28岁的心绪
·心底的秘密
--专访--
·[黄金专访]水灵:一个需要被征服的女人
·[黄金专访之色情电话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性感女神篇]cocolee 李玟:我有一颗想嫁的心--------
·[黄金专访之健美皇后篇]程丹彤:快乐的健美女王
·[黄金专访之台湾歌手篇]: 温岚----因为笑容而瘦小
·[黄金专访之夜店女郎篇]: 啤酒小姐----我臉上那永遠的疤
·[黄金专访之职场女郎篇]: 沈慧萍----美麗的證券經紀
·[黄金专访之名模留学生篇]张舒悦:独立的女人最美丽
·[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女作家篇]我眼中的毕淑敏:世界之巅的普通女兵走到文坛之巅
·[黄金专访---中国第一淫妇篇]十万元封面广告征婚的中国女明星:李怡青
·[黄金专访----童星皇后篇]王雪晶:童话中的“美人鱼”活在现实里
·[黄金专访----政治明星篇]: 蔡添强的公正之路:从“街头斗士”到“反对党领袖”
·[黄金专访-----中华英雄篇]刘宏: 神针王重现江湖
--黄金故事--
·[黄金故事]★遭遇美眉
·[黄金故事]★职介所:温柔的陷阱
·[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黄金故事]致曾经很敬爱的小雪女士
·[故事精选] 为什么中国没有世界级富豪
·[故事精选] 中国富豪挖掘第一桶金的九大方式
·[故事精选] MM,我们网恋吧
·[故事精选] 一个白领MM的困惑:会让人家认为是二奶吗
·[故事精选] 网上遇MM与房地产炒作全对比
·[故事精选] 如何逼疯网络MM
--诗歌--
·前言
·[黄金诗歌]悲伤的乌骓马
·[黄金诗歌]孤独的野狼
·[黄金诗歌]我是一株无人栽培的乔木
· [黄金诗歌]油菜花开
·[黄金诗歌]为你飘来飘去
· [黄金诗歌] 相信爱情……
· [黄金诗歌] 我的家园(组诗)
· [黄金诗歌] 最后的爱情诗(组诗)
· [黄金诗歌] 含泪之眸
· [黄金诗歌] 闰中秋的晚上
· [黄金诗歌] 挥手之间
· [黄金诗歌] 让我远航吧
· [黄金诗歌] 思念
· [黄金诗歌]爱情物语
· [黄金诗歌]暗夜两点,凝望你的照片
· [黄金诗歌]那夜的心动
· [黄金诗歌]无言的结局
· [黄金诗歌]野花梦
· [黄金诗歌]含在口里的酒
· [黄金诗歌]在沁香的夜里
· [黄金诗歌]再见----麦当劳
·[黄金诗歌]给我的远方天使
·爱是我们的宗教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与不可承受之重
·<<整理心绪>>自序(1994年)
·情人节聊天的试验---我们今夜到酒店上床罢?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三---我的中学我的痛……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五---我的校园我的爱……
·[杂感]关心也是一种伤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三---我的中学我的痛……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包括我们自己,随着岁月的流失,惊回首,原来我已不再是“我”、你也不再是“你”了……
   从中我悟出一个道理:
   一个人如果在社会的竞争中失败了、而且败得一塌糊涂,那么,他的亲人好友都可能会背叛他;而如果他成功了、而且成功得辉煌无比,那么,连他的仇人冤家都会向他低头屈服……

   -----并非真理
   刘斌曾经是我初中时最要好的朋友。
   记得上初一那年,我从山村里考入了县里的中学,与长得英俊、学习优秀的他排在一班。
   在课下,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课上,我们是暗中比赛的选手,不过,因为他爸爸是教师经常给他补课的关系罢,那时常常是他稍占上风,让我对他又敬佩又不服气。
   有一次,学校开展“振兴中华”演讲比赛,轮到他了,只见他把准备好的演讲稿往我手里一塞,“噔噔”地就上去了。我们都替他捏着一把汗,却见他镇定自若、胸有成竹地即兴发挥起来,这场有初中和高中无数演讲高手参加的竞赛,最后是初一的他获得了头彩!
   不过,那时的发展趋势是他的成绩往下滑坡,我的成绩却在上升中,记得语文老师布置了一道作文题,结果他的叙事抒情散文、我的写景抒情散文共同获得好评,在学校通读,打了个平手,更加让我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超过他。
   仅仅一个学期,我和班里所有的同学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特别是和刘斌。
   可是,初一第二学期开始之前,那个寒冷的冬天,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向任何一位同学道别,就服从于父亲的淫威被转学到了一个破烂无比的乡中学,唯一的原因就是父亲在那个乡里担任副乡级的职务。
   犹记得哥哥曾经有先见之明地叹息说:从此你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得不断接受父亲的政治教育了!
   可惜我在转学之后的那两年半里,所承受的岂止是残酷的政治教育?
   那时的父亲,大概是春风得意,每天忙得很,大清早就下乡工作,直到晚上才满嘴酒气和烟气回来,不过我也很佩服父亲,他即使喝醉,也能骑车回来唱京剧,让我至今对酗酒吸烟和京剧免疫。
   基本上,父亲是一个名声非常好,好到被人欺负的基层干部,在他比较得势的日子里,他经常黑着脸说:该办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东西我绝对不要!我亲眼看到来客的礼品还来不及搬下自行车,被父亲一起从院子里扔到院子外。我也耳闻目睹父亲很多次借钱借粮给人多少年都不催不问的事情,以致于我偶然一次在外地的车行修车,修车的老头问我来自哪里哪里之后,感叹地对我说:你们那里的黄贵德可是个大好人哪!他没想到我就是被他称为大好人的公子。
   然而,人们不会想到,在那个时期,父亲对外是那样善良和温柔,对内却是那样粗暴和残忍。这一点,我一直在和中共统治阶级的特点发生联想:对外妥协软弱,对内残酷镇压!所以,长大后我的一个原则是:宁可被世人认为坏蛋,也要首先对家人好;对家人不好的人,根本就不能算作好人。
   父亲那时经常要在家里接待一拨拨客人,有的是想谋利益的,有的是想往上爬的,有的是来请示工作的,有的是来联络感情的,有的是替人说情的……
   总之就是我们家要付出一大桌子酒菜,然后坐得密密麻麻,每个人笼罩在烟雾蒙蒙咳嗽声声之中。
   我经常很厌倦地躲到西房去,一个人静静看书,或者练习毛笔书法。
   然而,父亲必然令我过去,吩咐我每个人都要客气地招呼:某某伯,某某叔,这位某大爷,那位某大哥……
   然后,要我-----陪着喝酒!
   我推托说不想喝,也不会喝,然而客人就说别客气了,虎父无犬子,老子英雄儿好汉,你老爸酒国英雄你一定也厉害,于是爸爸说:多少喝个表示表示……
   表示了一次又一次,实在不想表示了,于是,不喝酒可以,但是不能走,得敬酒!
   于是,我不得不锻炼酒场口才,以肉麻的语言杂以小丑般的动作,劝客[再进一倍酒] ,醉到院子不须走!
   好不容易客人酒足饭饱,我依然要担任父亲的夜班公务员,给客人和父亲轮番烧水泡茶倒茶敬茶……
   多少个良辰美景虚设,多少学习时光就此糟蹋!
   而父亲最爱说的是: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还有一句就是:知识越多越反动!
   可是我父亲又经常以那个乡最出名的知识分子自居,向我吹嘘他被一些人称为活[字典] !
   父亲本身是充满矛盾的,与我也迅速发生了严重的矛盾。
   大概在父亲眼里,我从来都不能象我的姐姐们那样听话,所以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立志改造我。但在转学之前,我和母亲在老家相依为命,父亲在另外一个县工作,只有周末偶尔回去,对我鞭长莫及,甚至还得讨好我一点,因为在我3岁之后,已经开始担任父亲和母亲吵架之后的判案法官,煞有介事地坐在床中间严肃指出:爸爸你先动手是怎么怎么不对,当然妈妈也不应该动口骂你……
   那时爸爸妈妈各雄据床的一方认真聆听而频频颔首做认罪不讳状。
   那时爸爸妈妈以致全家达到的唯一共识就是:我长大了做律师和法官是好样的!
   但是,现在,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被父亲弄到了身边,再也没有了裁判父亲罪过的地位,相反,成了父亲必欲改造的对象。
   我那时并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落到了悲惨的境地。以为学习大过天,于是在又一次父亲命令我做他免费公务员的时候申诉我没有时间,要看书做作业时,父亲骤然暴怒,当着众多陌生的叔叔伯伯大爷大哥们的面前,怒骂着逆子,外加拳打脚踢耳朵闪闪!
   我从来不会逃避,胸脯永远挺得直直给他打,我的身体坚强得很,他永远打不倒,然而我的自尊已经被击碎!
   这是经常上演的一出武打戏。我从来没有屈服,但父亲永远是赢家,打过后,父亲可以满面春风若无其事地继续招待客人聊天看电视,而我,除了绝食抗议,只有躲到被子里哀哀哭泣,泪水把整个枕头都湿透,使我至今都习惯了不用枕头睡觉。
   父亲强迫我转学的一个理由是:到那个乡中学后由他亲自照顾,吃住都好!
   然而,父亲是一个吸烟喝酒很浪费很浪费的人,却在其它方面扮节约。
   父亲白天经常不在家,厨柜里基本都是一成不变的咸菜辣酱之类,而蒸笼里大多只有硬得可以砸死人还长着黑菌的旧馒头------父亲偶尔蒸一次馒头,都能够吃几十天,中间只是反反复复热热馏馏弄得皮全蒸没了还没吃完。
   其实家属院离学校很远,还隔了一条不小的河,来回都要接近一个小时!我多么怀念在母校早晨值日抬着大桶去餐厅打粥然后屁颠屁颠洒着白色的米线抬回宿舍全体人员就着咸菜瓜分喝尽然后哈哈大笑上课去的日子,多么怀念中午和晚上一下课拿着铁盘冲杀在餐厅第一线的岁月,那些热腾腾酥软白净的馒头和香辣可口的饭菜,以及3角钱就能打一大碗的香菜羊肉糁,已经成为我生命里最幸福而又难以挽回的记忆!
   虽然那个破烂的中学不可能有这样美好的生活,然而,我如果住校,无论从生活实质质量,还是从学习效率和学习时间上,都是比住家更好的选择。
   然而,父亲绝不容许我住校,他拒绝让我在他的控制力之外活泼地成长,宁可我被窒息得失去生命。
   我,就是这样,在早晨、中午、下午的很多时候,都是来回三次浪费三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只为了啃那个长了长长的霉菌的馒头化石,那时唯一的下饭菜是咸菜疙瘩和咸萝卜咸豆子之类,可是我深恶痛绝到根本不碰。
   如果是出于家庭贫困我可以承受更艰苦的生活,可惜不是。
   一旦全家人都有空而且团聚的时候,饭菜多得两个桌子摆不下,厨柜里锅里还有山一样多的饭菜没法端上桌。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哥哥们的手艺都好得不得了,做起饭菜来几乎没有成本和数量的概念,也不给我学习手艺的机会,所以他们都在的时候,能够被撑死,几天几夜都吃不完剩饭剩菜,结果馊了倒掉;但是那几年里,家属院里几乎只有爸爸和我两个常住,他们不在的时候,我几乎什么也不会做,加上时间也不够,就天天饿得头昏眼花。
   话说那一个中午,我从学校11:30分放学,12点回到家,爸爸很罕见地在家里,于是我就等着爸爸给我做饭吃,结果从12点等到1点,从1点等到1点半,爸爸的馒头还是没有蒸出来。
   2点钟就是上课的时间了,我看爸爸慢腾腾的架式估计2点也出不了锅。
   我着急了,就偷偷跑到柜台里,拿了4两饭票,跑到党委食堂,买了两个馒头,然后一边吃着一边跑回家拿课本,准备赶回学校。
   然而,在我出门前的瞬间,我被父亲发现了,他恶狠狠地一把揪住我问道:
   从哪买的馒头?
   我拿饭票去公社食堂买的,因为快要上课了……
   父亲根本不要听我的任何解释,劈头就是重重的一耳朵,拳脚雨点般落下。
   我的眼里蕴积了泪水,然而我拒绝流泪,我大声地申诉着我的理由。
   然而父亲以更大的声音配合动作席卷而来:
   你这个逆子,孬种……(此处略去几百种污蔑性名词)
   我不屈不挠:我没有做错事,我还要不要上学?我12点回家,到现在都要上课了还没有东西吃!
   爸爸怒不可遏:你没看到我正在蒸馒头吗?我还要炒菜给你吃呢!你就不能等吗?
   我仍然申辩:我都等了不止一回,哪回不是等到上课迟到?我不要吃菜,你把饭及时做好就行了!
   爸爸火大了:好心当成驴肝肺!家里有还出去买!你不蹈(糟蹋的意思) 人粮食!好……你说说你挣了多少钱?你想出去吃自己挣钱去!
   我更加不服了:你想节约是罢?我买两个馒头多少钱?你每天最少吸3包烟、每天最少喝3瓶酒多少钱?你就不能少吸烟喝酒节约?何况我买馒头是赶时间,买来吃也没有浪费!
   爸爸恼羞成怒,打得更狠了:老子吸烟喝酒是老子的享受!你管不着!你想享受自己赚钱去……
   我们的吵架惊动了左邻右舍的书记乡长家,他们都跑过来也看热闹也劝架,我干脆痛哭起来……
   那个下午,我旷了课,没有去学校。晚上,我悄悄地去了学校,然后躲在学校里绝食抗议,整整3天后,同校的三姐才奉命邀请我回家。
   然而,那个下午的吵架对我的刺激是很大的,我记得在小学的时候我就看过一本关于如何培养儿童的书,上面说:为人父母要有责任心,生了孩子就有义务培养他照顾他,要循循善诱不要武力对付……可是,父亲却质问一个只有12岁的孩子:你赚了多少钱?
   我很长时间都怀疑我只是父亲的养子,幻想世界上有另外一个[我的爸爸妈妈] 在盼望着我等待着我会好好地如同那本专业书写的那样:培养我照顾我,循循善诱……
   证据一是:父亲经常打骂我而对哥哥姐姐们都好很多;证据二是:爸爸妈妈小时候回答我我是从哪里来的原始问题时,异口同声地宣布说我是被爸爸从公路边上捡回来的……
   当然,主要的证据就是爸爸的作为不象是亲爸爸的样子,开始我这样认为,后来当我慢慢长大,知道世界上不存在另外的[亲爱的爸爸妈妈] 的时候,曾经幻想出家当和尚,然而听爸爸说和尚是国家干部人家也不会要我的时候,我只好绝望地离家出走去泰山企图自杀。那是后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