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金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黄金文集]->[[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文集
·[声明]---所有文章图片不得擅自转载作任何商业用途!如需使用请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散文卷--
·前言
·说理解
·说勉强
·留在我心里永远的泪
·走马观花看香港
·婚姻可否签约制?
·让女性笑口常开的十大秘笈
·孤独的美丽
·整理心绪……
·女人是一道风景
·给我未来的妻……
·我的自画像:黄金是怎样炼成的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给我的堕落天使
·爱与恨
·城市的忏悔
·静静地我走……
·朋友
·女人是男人的家
·挽留美丽
·与美丽女人无缘
·为自己干杯!
·今夜有你我
·假如你是我的妻……
·我们年轻,因而我们美丽
·说爱
·叩别祖坟……
·把过去忘记……
·追魂者语
·不该想你……
·一天想我一次……
·堕落天使的故事
·故乡的雪……
·影视明星梦
·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女人是男人的家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生命
·红尘自有痴情种
·孤独也是美丽的人生
·等待爱情……
·生日的怀念……
·我是狂野的山风
·28岁的心绪
·心底的秘密
--专访--
·[黄金专访]水灵:一个需要被征服的女人
·[黄金专访之色情电话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性感女神篇]cocolee 李玟:我有一颗想嫁的心--------
·[黄金专访之健美皇后篇]程丹彤:快乐的健美女王
·[黄金专访之台湾歌手篇]: 温岚----因为笑容而瘦小
·[黄金专访之夜店女郎篇]: 啤酒小姐----我臉上那永遠的疤
·[黄金专访之职场女郎篇]: 沈慧萍----美麗的證券經紀
·[黄金专访之名模留学生篇]张舒悦:独立的女人最美丽
·[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女作家篇]我眼中的毕淑敏:世界之巅的普通女兵走到文坛之巅
·[黄金专访---中国第一淫妇篇]十万元封面广告征婚的中国女明星:李怡青
·[黄金专访----童星皇后篇]王雪晶:童话中的“美人鱼”活在现实里
·[黄金专访----政治明星篇]: 蔡添强的公正之路:从“街头斗士”到“反对党领袖”
·[黄金专访-----中华英雄篇]刘宏: 神针王重现江湖
--黄金故事--
·[黄金故事]★遭遇美眉
·[黄金故事]★职介所:温柔的陷阱
·[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黄金故事]致曾经很敬爱的小雪女士
·[故事精选] 为什么中国没有世界级富豪
·[故事精选] 中国富豪挖掘第一桶金的九大方式
·[故事精选] MM,我们网恋吧
·[故事精选] 一个白领MM的困惑:会让人家认为是二奶吗
·[故事精选] 网上遇MM与房地产炒作全对比
·[故事精选] 如何逼疯网络MM
--诗歌--
·前言
·[黄金诗歌]悲伤的乌骓马
·[黄金诗歌]孤独的野狼
·[黄金诗歌]我是一株无人栽培的乔木
· [黄金诗歌]油菜花开
·[黄金诗歌]为你飘来飘去
· [黄金诗歌] 相信爱情……
· [黄金诗歌] 我的家园(组诗)
· [黄金诗歌] 最后的爱情诗(组诗)
· [黄金诗歌] 含泪之眸
· [黄金诗歌] 闰中秋的晚上
· [黄金诗歌] 挥手之间
· [黄金诗歌] 让我远航吧
· [黄金诗歌] 思念
· [黄金诗歌]爱情物语
· [黄金诗歌]暗夜两点,凝望你的照片
· [黄金诗歌]那夜的心动
· [黄金诗歌]无言的结局
· [黄金诗歌]野花梦
· [黄金诗歌]含在口里的酒
· [黄金诗歌]在沁香的夜里
· [黄金诗歌]再见----麦当劳
·[黄金诗歌]给我的远方天使
·爱是我们的宗教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与不可承受之重
·<<整理心绪>>自序(1994年)
·情人节聊天的试验---我们今夜到酒店上床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

    姓名:吴莹莹

   年龄:21

   性别:女

   籍贯:上海

   职业:声讯台热线主持人

   教育:上海南华职校办公自动化专业

   现址:台湾或不详

    ---------------------------------

    采访地点:中国深圳

    吴莹莹的美丽与其说是来自容貌,毋宁说是来自她脸上那蕴涵极深却又含羞至极的笑。

    “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令人格外触目惊心!

    但――谁又知道那始终灿烂的笑容背后竟也潜伏着父母的离异、家境的贫窘、半工半读的辛酸、被偷被抢的恐慌、一无所有的绝望呢?

    每朵花的背后,都是一颗种子的奋斗故事……

    每个新人类的面孔,都记载着不幸与理想搏杀的痕迹……

    笑得越甜的人,有时心口会越痛!

    吴莹莹只有21岁,却在挫折和不幸中成熟,并因成熟而愈发自信和美丽。

                  ――采访前言  

    吴莹莹实在是个个性太鲜明的人,在咖啡屋里,见到记者举起相机,就拼命躲闪:“别拍、别拍,你别破坏我的美好形象!”并急慌慌地背过头去,再用报纸遮住头,样子实在令人捧腹!

   

    稍停,她才小心翼翼地转过身,解释说:“我家里照片多的是,都很漂亮,今天我又没化妆,你又用傻瓜机,还是我给你照片吧!”

    后到其居室,吴莹莹捧来大把照片,果然美不虚传,记者一张张挑着,吴莹莹又心疼起来:“不行,别那么多,没底片了啊!”差点没让记者写个借条。

    采访中,记者无意中看到了吴莹莹的身份证,吴莹莹即大感不公平:“大家平等,我也要看看你的身份证。”

    验明了“正身”,吴莹莹快乐得像一只小鸟:“这才公平嘛――好吧,正式接受采访,你问,我答。”

关于成长:上初中起我已开始养活自己

    留在吴莹莹幼年记忆的只有无休止的争吵和比冬天还冷的贫穷。

    吴莹莹1978年8月生于黑龙江,母亲是上海知青,上山下乡时来到黑龙江,在广阔天地的艰难困苦中与父亲相识成婚。落实政策时母亲回了上海,随后是父亲,吴莹莹直到读初中时才迁到上海。

    上海的日子更令一家人失望:房子只有一间,没有卫生间、厨房,而且面积非常小,吴莹莹一天天长大了,也只好和父母挤在一起。

    而父母的婚姻本是特殊年代的产物,彼此背景、观念的不同,性格情趣的迥异,在经济的困窘中浮出水面并不断扩大。先是吵架、后是对骂、最后是“武打”……

    一天天,吴莹莹便在父亲的酗酒与母亲的诅咒中度过自己的童年与少年!

    父母彼此终于受不了的时候――离婚了!而离婚的父母又都无处可去,只好住在一起继续攻击,等到大家都累的时候――他们又复了婚!

    在这离离合合的闹剧中,作为独生女的吴莹莹无形地被忽略了,无人为她的生活负责,无人过问她 的学习,她似乎已成了“多余的人”!

    吴莹莹在悲哀和绝望中坚持了下来,她也想过了离家出走,想过了自杀,但最终她明白“一切只能靠自己”!

    她搬出了那个类似“中东”地区的“家”,开始是住校,后来是租房,过着半工半读的生活。

    最初,吴莹莹利用下课时间、周末及假日去“肯德基”打钟点工,每小时5元,后来去了上海夜总会,做客串歌手……

    我们不晓得吴莹莹怎样在风雨中磨砺了自己的情感,但当同龄人尚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吴莹莹已经超然和漠然地为自己积攒起今天和明天的生活费、住宿费以及涨得越来越快的学费……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坚韧与心痛?!

    初中毕业时,一贯成绩优秀的吴莹莹已被市重点高中录取,但她却只有选择了南华职业学校,其实这是别无选择,她只想早点学点技术出来工作养活自己。

    毕业时,吴莹莹作为优等生被分到了一个中学,在校长室做文秘,每天打打字、看看书、泡泡茶就可以过日子。但每月工资只有雷打不动的几百元,对于曾经沧海的吴莹莹来说,这种白开水的日子实在没有滋味!

    就这样,“我要去赚很多很多的钱,建一个温暖温暖的家。”1997年1月,吴莹莹怀着这样的渴望与同乡南下了。

关于生存:绝望中对强盗扮笑脸

    吴莹莹来深圳龙岗是投奔一个朋友,偏偏她已搬走了!想进深圳吧,又没有边防证,此时后悔也无益,吴莹莹就留在了龙岗,一晃两年过去,“已是龙岗的名人”,吴莹莹调侃地说,“我人缘好,好多人都叫得出我的名字。”

    但刚开始吴莹莹可没这么轻松和开心。她走投无路,住进了打工仔们耳熟能详的“10元店”,白天到处找工作。

    “10元店”里什么人都有,一个房间住七八个人,她再小心努力,箱子还是不客气地被烂仔偷掉了,“证件、钱、衣服都没了……在最困窘的时候,偏偏又被抢过几次。”

    吴莹莹说自己在街道走,挎着坤包,突然从后面来摩托车,野蛮地从她身上一把扯下包,扬长而去!

    那种恐怖感是不用说了,但绝望中的她还要扮笑脸对强盗说------

    “把包拿走好了,把身份证给我丢出来。”

    “可是━━那人根本不理我!”她如今笑言往事,故作幽默,记者却只感到了一种辛酸。

    黑色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当时有一个台商在龙岗开了一家海鲜楼,刚刚装修完毕,需要一个“有文化、有气质”的楼面经理,吴莹莹以自己的聪慧一举应聘成功。

    但事实上,当时的她对酒楼管理一点不懂,但她不耻下问,靠服务员、部长们带,最后做得声名远扬,结识了一大帮朋友。

    “开始是每月1500元(包吃不包住),后来又有提成,经济条件改善了,就搬出了10元店,现在我住的是两房一厅。”她不无得意地邀我去参观她曾住过的“10元店”以及她现在的“安居”。

    只有真正“苦”过的人,才会让别人也共享自己的“甜”。

关于发展:承包热线使她掘取第一桶金

    做经理做得久了,碰上这样那样的事,心里也会烦,但又不能跟客人或员工发火,吴莹莹看到报纸上大量的声讯台广告,就打给主持人聊心事。开始是找女主持人,后是找男主持人,谈得“蛮投机的”,结果就相约见了面,经常一起玩。

    他们就劝吴莹莹说:“你这么好的声线,又阅历丰富,为什么不做主持人呢?”说来说去,她动心了,兼职做了一段时间的主持人,没想到大受欢迎。

    这时,又一个机遇摆在了面前。

    有个声讯台招标承包,“只需2000元押金,按收入百分比来提成,热线收费是1元 / 分钟,电信局提一部分,台里提一部分,自己再提给主持人,自己可完全拿到手0.40元 / 分钟。水电费台里出,自己付工资――我当时承包了4条线,每条线招2个主持人,总共8个人的工资,当然也是按业务量给他们提,4条线下来,每月赚1万多元!”看到记者怀疑的表情,她补充说:“1997年底是火爆呢――每条线赚2000元根本不算多,现在不行了。为什么热线都开始冷下来,因为以前用单位电话的多,现在很多单位电话费用超支,都锁住了。”  

关于热线:对性骚扰无法说“不”,心痛“二奶”无能为力

    “声讯台的工作太累了。”吴莹莹说,打声讯台热线电话的大约有1 / 3是 女孩子,剩下2 / 3是男孩子,女孩子主要是一些港台商人的“二奶”,男孩子很多则是公司的保安,比较有钱的男人则会“在宾馆打,自己不付费”。

    “真正探讨人生问题的太少了。”她坦率地说:在声讯台做主持,不可避免地经常收到一些色情电话,有的人用下流无耻的话进行性骚扰,甚至有的人这样讲:“我正在放黄色录像,你知道我正在看什么吗……”然后把听筒对着音响,传来一阵阵喘息和尖叫声……

    怎么办呢?台里有规定:“主持人不能主动挂电话。”

    既不能讲不健康的话,又不能挂电话,“只有保持沉默,机智一点,把听筒远远拿开,或者想方设法岔开话题。”实在无计可施了,她只有正色警告:“对不起,我们不是性生活专线,如果有问题要咨询,你自己去找电台或<<人之初>>…… ”

    做主持,“心理素质要特别稳定,以前听到那些电话挺恶心的,现在都快麻木了。”但她自言也有很沉不住气的时候。台址虽然是保密的,但还是有一些人知道了。他们打电话来,经常要求见面:“我们开车过来,在门口等,一直等到你出来。”

    “他们死缠烂打,不好惹,我那时心里很惊慌,连宿舍都不敢回。”

    吴莹莹说,也有个别主持人不太自重,出去见客人,至于得到多少又失去多少,“自负其责”,但台里知道了都会处理。

    深圳毗邻港澳,成为许多港台商人包“二奶”的“后花园”,而这一大批“二奶”,青春年华却无所事事,成为热线的忠实听众和客人。

    吴莹莹说:“二奶”一般找女主持谈心事,找男主持调情。虽然声讯台女主持多,十几条线只有两条是男主持,但男主持的线很火爆,一些“二奶”对男主持讲:“我很有钱,你来陪我。”而有个男主持,当真“下了水”,被一个“二奶”用钱给包了,“那女孩子给他买Call机,随Call随到。”

    而“二奶”找女主持谈心事,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很为她们心痛,但也无能为力!”吴莹莹说,有个女孩子打电话过来,讲有个香港人“包”了她,每月过来两三次,给她钱,不让她做任何事情,很空虚,感到:

    “每天睁开眼睛以后,周围都是一片空白。”

    这句话给人印象特深刻:床是白的、墙是白的、天花板还是白的,生活也一片苍白。

    吴莹莹自然劝她说:尽量离开这种生活,而那女孩说:自己没有文化,又享受惯了,出去不知做什么,只好天天混,又不甘心这样混一辈子!

    吴莹莹说:这种女孩子每个月要打2000多元电话费,主要是打给声讯台,“想帮她们又帮不上的感觉很痛苦!”

    其实,更多时候,主持人只是一个忠实的听众便足够。

    曾经有一个女性打电话来,开头话相当精彩:

    “我是一个马上要被丈夫抛弃的怨妇!”

    这话让吴莹莹听了,差点没笑出来,好不容易才稳住神说:“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她说:

    “深圳的女孩子越来越小了,而我越来越老了!我丈夫不变心也――难!”

    吴莹莹不知说什么好了。她对丈夫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只要有个人能听她讲话就很开心,“丈夫已很久没有同我讲话了,周围人也很忙!”

    后来她哭了,说有个孩子在读小学,离婚最怕让孩子受影响,吴莹莹好不容易插了一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别勉强。

    "而她说这些道理太普通了,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搞得我黔驴技穷,不说什么过意不去,说又不知从哪说起。”

    当然也有帮得上忙的时候,不过滋味却很酸。

    “有个女孩子打电话说要自杀!我们很紧张,赶紧给她找男主持开导她很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