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金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黄金文集]->[[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黄金文集
·说理解
·说勉强
·留在我心里永远的泪
·走马观花看香港
·婚姻可否签约制?
·让女性笑口常开的十大秘笈
·孤独的美丽
·整理心绪……
·女人是一道风景
·给我未来的妻……
·我的自画像:黄金是怎样炼成的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给我的堕落天使
·爱与恨
·城市的忏悔
·静静地我走……
·朋友
·女人是男人的家
·挽留美丽
·与美丽女人无缘
·为自己干杯!
·今夜有你我
·假如你是我的妻……
·我们年轻,因而我们美丽
·说爱
·叩别祖坟……
·把过去忘记……
·追魂者语
·不该想你……
·一天想我一次……
·堕落天使的故事
·故乡的雪……
·影视明星梦
·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女人是男人的家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生命
·红尘自有痴情种
·孤独也是美丽的人生
·等待爱情……
·生日的怀念……
·我是狂野的山风
·28岁的心绪
·心底的秘密
--专访--
·[黄金专访]水灵:一个需要被征服的女人
·[黄金专访之色情电话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性感女神篇]cocolee 李玟:我有一颗想嫁的心--------
·[黄金专访之健美皇后篇]程丹彤:快乐的健美女王
·[黄金专访之台湾歌手篇]: 温岚----因为笑容而瘦小
·[黄金专访之夜店女郎篇]: 啤酒小姐----我臉上那永遠的疤
·[黄金专访之职场女郎篇]: 沈慧萍----美麗的證券經紀
·[黄金专访之名模留学生篇]张舒悦:独立的女人最美丽
·[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女作家篇]我眼中的毕淑敏:世界之巅的普通女兵走到文坛之巅
·[黄金专访---中国第一淫妇篇]十万元封面广告征婚的中国女明星:李怡青
·[黄金专访----童星皇后篇]王雪晶:童话中的“美人鱼”活在现实里
·[黄金专访----政治明星篇]: 蔡添强的公正之路:从“街头斗士”到“反对党领袖”
·[黄金专访-----中华英雄篇]刘宏: 神针王重现江湖
--黄金故事--
·[黄金故事]★遭遇美眉
·[黄金故事]★职介所:温柔的陷阱
·[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黄金故事]致曾经很敬爱的小雪女士
·[故事精选] 为什么中国没有世界级富豪
·[故事精选] 中国富豪挖掘第一桶金的九大方式
·[故事精选] MM,我们网恋吧
·[故事精选] 一个白领MM的困惑:会让人家认为是二奶吗
·[故事精选] 网上遇MM与房地产炒作全对比
·[故事精选] 如何逼疯网络MM
--诗歌--
·前言
·[黄金诗歌]悲伤的乌骓马
·[黄金诗歌]孤独的野狼
·[黄金诗歌]我是一株无人栽培的乔木
· [黄金诗歌]油菜花开
·[黄金诗歌]为你飘来飘去
· [黄金诗歌] 相信爱情……
· [黄金诗歌] 我的家园(组诗)
· [黄金诗歌] 最后的爱情诗(组诗)
· [黄金诗歌] 含泪之眸
· [黄金诗歌] 闰中秋的晚上
· [黄金诗歌] 挥手之间
· [黄金诗歌] 让我远航吧
· [黄金诗歌] 思念
· [黄金诗歌]爱情物语
· [黄金诗歌]暗夜两点,凝望你的照片
· [黄金诗歌]那夜的心动
· [黄金诗歌]无言的结局
· [黄金诗歌]野花梦
· [黄金诗歌]含在口里的酒
· [黄金诗歌]在沁香的夜里
· [黄金诗歌]再见----麦当劳
·[黄金诗歌]给我的远方天使
·爱是我们的宗教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与不可承受之重
·<<整理心绪>>自序(1994年)
·情人节聊天的试验---我们今夜到酒店上床罢?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三---我的中学我的痛……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五---我的校园我的爱……
·[杂感]关心也是一种伤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

    我认为婚外情也各有起因,不应“一刀切”地看待。

    比如说我自己吧,当初这“婚外情” 竟然是 “老婆大人”怂恿的,叫我怎么说呢?

    妻是我“纸上谈情”了8年之久才追求成功的。那时她还在北方一间大学读中文系,信中时不时夹点特朦胧的爱情诗词和漂漂亮亮的辛运星,总是让我伤好多脑筋才对出她满意的“和诗”来。

    在我心目中,她又高贵又清纯,“仰之弥高、追之弥艰”,一旦拥有,能不存心珍惜吗?

    婚后的日子我们过得相当有情调,虽然我们在内地每个月只拿二三百元的工资,但过得有滋有味、苦中有乐。每次下班前我已归心似箭,脑子里总是想到妻的娇羞状,常常感觉到她是家里盛开的一朵洁白美丽的出水莲花,心中的满足可想而知。

    可是,一切都起了微妙的变化,先是妻看见邻居、同事的丈夫中那些“下了海”的、“炒了股”的、“有灰色收入”的全都坐了轿车回来,用上了“大哥大”,心中渐渐不平衡起来,常常在“枕边风”中唉声叹气:“这样的穷日子何日是个尽头?穷日子我从小过怕了,不想再过了!”

    开始还只是旁敲侧击,后来发展到她不惜羞辱我:嫁给你真是倒霉,你看当年追我的谁谁谁,都成了大老板啦(或当了副处长啦等等)……每当此时,我心如刀绞。

    平心而论,我也不怪妻子,谁不想过好日子呢?问题是咱一没权二没钱三没靠山,凭啥说发就发呢?

    一天晚上,我不由又打开了“爱匣”____里面全是我和妻8年多的“爱函”, 每一封我都编了号,从头至尾地在每晚看一封,回忆当初那些时的心动与憧憬。以前妻和我总是一个读一个听,共同回味,之后是更热烈的缠绵。谁知这时妻一把把信夺去,塞回匣里说:“别看了,又不能当饭吃!”我吃惊地看着她,脸色涨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妻子变了,我伤心地想。

    这一天上班时,电话铃响了,里面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

    “是我的华子吗?”

    “你是谁?”这么亲昵的口气让我一下子懵了。 “我是月月呀____你的小辫子呀!”

    原 来是她!

    月月是我初恋的女友,在初三时我们就背着家长和老师好上了。月月那时还扎这两个小辫,却总取笑我是“小个子男人”,还称呼我是“我的华子”;我针锋相对,喊她“黄毛丫头”,称她“我的小辨子”……

    由于上课的时间全泡在传纸头和扮鬼脸上了,高考时我们全都落榜了。

    本以为天长地久的爱情遇到了这个挫折,月月动摇了。

    她说她无论如何也不去街道工厂,在那种无望的劳动中消磨青春和意志,于是,在那个“黑色的七月”,月月与一个移民美国的博士办了结婚证明不辞而别地走了… …

    月在电话的那头恳求我去见她,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回到家,发现妻子今天打扮得好漂亮,还专门做了我最爱吃的一桌子家乡菜____要知道平时可是我来当这个“家庭妇男”啊!

    肚子饱了,可看着妻那白 皙诱人的躯体,另一种饥饿感油然而生……

    然而,就在我狂吻她的间隙,妻突然郑重地问了一句:“月回来啦?”

    我不想耽搁好事,随口应付道:“谁知道?管她呢!”

    谁知妻一把把我推开,又把我拉坐下说:“别装傻,正经事要问你呢____我告诉你,她刚刚打过电话给咱们家了,说给你打了个电话,说你不理她,有这事吗?”

    我叹了口气,表白说:“你是知道我的,不是那种人,就拒绝了她,不想再交往。”

    谁知妻毫不领情:“你说什么呀?不理人家!瞧瞧你自己混的,自己说说,有出息吗?!”

    我垂下了头,妻却又温存地吊着我的脖子:“听我说____她从美国回来了,对我们家是大好事,她在美国几年挣了很多钱,这次回国是回来投资,已经是好几家大公司的董事了!”

    我试图挣脱:“那又怎样,关 我什么事!”

    妻的手却箍得越紧:“月告诉我____她想请你当她的助手、国内的代理人,我想,这是一个创业的好机会,苦尽甘来在此一举!我是了解你的,爱情上你让我满意,事业上你让她满意,是不是?”我只好说让我考虑一下吧!

    第二天刚下班,妻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去“海伦咖啡屋”,说今天是她的同学生日。我得令后按时赶到,却不见妻的影子,正着急的时候,服务员却主动把我带到一个包厢_____里面竟然是月月一个人在喝咖啡!我大吃一惊,月也大吃一惊,那表情使我确信不是月的“阴谋”。

    我 迟疑了一下,坐了下去!

    月月说,是我的妻打电话给她,说有一个重要聚会请她参加,她也想看看“华夫人” 是怎么样的,就来了。我们都有点尴尬,那就坐着等妻和她的“同学聚会”吧!

    左等右等,不见妻的踪影,只见一个小男孩带着一大束鲜花进来:“这是华先生送给月小姐的。”我又是大吃一惊!

    乘月欣喜若狂地赏花的时候,小男孩交给我一张二指宽的纸条:“给你的!”

    我一看,是妻的“手令”:“不得谈崩!”

    我只好傻傻地笑着陪月,渐渐地,我们说起了以前的事,不禁眼睛都有点发红。我说:“那时你还扎小辩呢!”

    月说:“那时你头上才有几根毛,敢叫我‘黄毛丫头’?唉,我们都长大了!”

    月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找出 一件东西:“我是很想留小辨到永远的____因为你喜欢!这张照片,是我去美国前专门为你拍的!”

    我接过一看,是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月月的两只小花辫弯在胸前,手指缠绕着辫梢,头微微侧着,露出一个弯弯的娇羞的笑。

    我想起了月月那时和我约会捏着辫梢靠在我身上的情景(那时我也会偷偷捏一把她的发辫),脸上不禁一阵发烧。

    月月此时的眼睛分外热切,像两簇火 苗在跳动:“我的华子,你来帮我,好吗?”

    回到家,妻子若无其事地等着我:“玩得还开心吗?”

    我不语,妻子在身后唠叨:“想发财呢就要抓住机会,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你是有贼心没那贼胆 ,但为了咱们家,就‘牺牲’你了,啊!”

    那一刻,我不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难道____我要用“美男计”来脱贫致 富吗?!

    月早就离婚了,我感到了一丝危险性。但不巧的是,妻的单位破产,妻也下岗了!

    成天无事可做的妻不断劝我,并予以威胁:否则她将南下打工!我终于同月重叙旧好,成了她的助手,妻也成了下属公司的一名主管。

    我变得沉默了,在工作中全力以赴,在生活中同月保持距离。

    开始我确实做到了,但有一次出差深圳,月借故溜到房间不走,我装作看电视没理会她,谁知当我再抬头时,她已冲好了凉,半裸着身子过来抱紧了我……也许在饭前喝多了酒,也许是本性使然,我的防线彻底崩溃,被她给玷污了……

    事后,月说除了那个离婚的美国丈夫,她的身子谁也没给过:“我的华子,我只想给你,今天,你才真正是我的!”我被感动了,尽管我明白这事仍然不对。

    从此,我不能自拔了!月是那种很性情很热烈的女人,能把男人熔化,而且她创业的那份刻苦与勤奋,也让我钦服。

    妻开始变得敏感了,她仿佛嗅出了一丝气息。但我对她仍然很好,月对她也很好,因为我们都给月打工,她不敢找月的麻烦,就天天寻我的碴子,以前她“承包”了大部分家务让我专心做事,可现在下班晚了10分钟她的脸就黑得像包公,一遍遍审问。我是烦不胜烦,但又无可奈何。现在,家里“脱贫致富”了,但已失去了往昔的平静,这责任该由谁来负呢?!

    妻啊妻,你的“美男计”大获“成功”了,但家里快乐吗?!你快乐吗?!

    -----------------------------------

    [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