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金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黄金文集]->[★恋恋红尘★(新都市小说)]
黄金文集
--散文卷--
·前言
·说理解
·说勉强
·留在我心里永远的泪
·走马观花看香港
·婚姻可否签约制?
·让女性笑口常开的十大秘笈
·孤独的美丽
·整理心绪……
·女人是一道风景
·给我未来的妻……
·我的自画像:黄金是怎样炼成的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给我的堕落天使
·爱与恨
·城市的忏悔
·静静地我走……
·朋友
·女人是男人的家
·挽留美丽
·与美丽女人无缘
·为自己干杯!
·今夜有你我
·假如你是我的妻……
·我们年轻,因而我们美丽
·说爱
·叩别祖坟……
·把过去忘记……
·追魂者语
·不该想你……
·一天想我一次……
·堕落天使的故事
·故乡的雪……
·影视明星梦
·母爱是一座不折的桥
·女人是男人的家
·没有20万,不要谈婚恋
·生命
·红尘自有痴情种
·孤独也是美丽的人生
·等待爱情……
·生日的怀念……
·我是狂野的山风
·28岁的心绪
·心底的秘密
--专访--
·[黄金专访]水灵:一个需要被征服的女人
·[黄金专访之色情电话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性感女神篇]cocolee 李玟:我有一颗想嫁的心--------
·[黄金专访之健美皇后篇]程丹彤:快乐的健美女王
·[黄金专访之台湾歌手篇]: 温岚----因为笑容而瘦小
·[黄金专访之夜店女郎篇]: 啤酒小姐----我臉上那永遠的疤
·[黄金专访之职场女郎篇]: 沈慧萍----美麗的證券經紀
·[黄金专访之名模留学生篇]张舒悦:独立的女人最美丽
·[黄金专访之色情热线主持人篇]吴莹莹:笑容比阳光更灿烂的上海俏女子
·[黄金专访之女作家篇]我眼中的毕淑敏:世界之巅的普通女兵走到文坛之巅
·[黄金专访---中国第一淫妇篇]十万元封面广告征婚的中国女明星:李怡青
·[黄金专访----童星皇后篇]王雪晶:童话中的“美人鱼”活在现实里
·[黄金专访----政治明星篇]: 蔡添强的公正之路:从“街头斗士”到“反对党领袖”
·[黄金专访-----中华英雄篇]刘宏: 神针王重现江湖
--黄金故事--
·[黄金故事]★遭遇美眉
·[黄金故事]★职介所:温柔的陷阱
·[黄金故事]: 妻要我演美男计
·[黄金故事]致曾经很敬爱的小雪女士
·[故事精选] 为什么中国没有世界级富豪
·[故事精选] 中国富豪挖掘第一桶金的九大方式
·[故事精选] MM,我们网恋吧
·[故事精选] 一个白领MM的困惑:会让人家认为是二奶吗
·[故事精选] 网上遇MM与房地产炒作全对比
·[故事精选] 如何逼疯网络MM
--诗歌--
·前言
·[黄金诗歌]悲伤的乌骓马
·[黄金诗歌]孤独的野狼
·[黄金诗歌]我是一株无人栽培的乔木
· [黄金诗歌]油菜花开
·[黄金诗歌]为你飘来飘去
· [黄金诗歌] 相信爱情……
· [黄金诗歌] 我的家园(组诗)
· [黄金诗歌] 最后的爱情诗(组诗)
· [黄金诗歌] 含泪之眸
· [黄金诗歌] 闰中秋的晚上
· [黄金诗歌] 挥手之间
· [黄金诗歌] 让我远航吧
· [黄金诗歌] 思念
· [黄金诗歌]爱情物语
· [黄金诗歌]暗夜两点,凝望你的照片
· [黄金诗歌]那夜的心动
· [黄金诗歌]无言的结局
· [黄金诗歌]野花梦
· [黄金诗歌]含在口里的酒
· [黄金诗歌]在沁香的夜里
· [黄金诗歌]再见----麦当劳
·[黄金诗歌]给我的远方天使
·爱是我们的宗教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与不可承受之重
·<<整理心绪>>自序(1994年)
·情人节聊天的试验---我们今夜到酒店上床罢?
·[拒绝平凡]故园卷之三---我的中学我的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恋恋红尘★(新都市小说)

那是我生命中最为惨淡也是最后幸福的岁月,从此后我过着行尸走肉般的日子,因为━━
   爱情给我开了个国际玩笑!
   公元1999年的某一天,我正在某报社值班。
   [黄金,你的电话!]
   同事小戴在后面忽然叫了起来,我有点不耐烦地一把抓起电话,一边仍在推敲那该死的稿件。
   电话里一阵短暂的沉默。
   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嚷了起来:
   [你好啊---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你是……]
   我一下子懵住了,这么熟悉而仍然骄傲的口气━━
   [……阿月?!]
   这个名字完全是下意识脱口而出,我被自己的嘴巴吓了一跳:怎么可能?!
   然而她在电话里欣慰地笑了:
   [当然是我!……哎,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不等我回答,她便有些得意地说:
   [没有罢?我知道没有……我在这里天天想你,你想不想我?]
   还是这么霸道的口气!我无奈地笑了:
   [……一切都结束了,请你不要再给我开国际玩笑了……]
   是的,是国际玩笑━━她已远在了海外。
   ------------------巴士上的一见钟情
   1996年11月3日━━也就是我把自己放逐到深圳的第一天,我乘车去景田北的某新闻机构应聘。
   6路车从福田南站开出不久,已是人满为患。
   透过白的黑的黄的红的粗壮的纤细的纵横交错的臂膀林,我确信已经没有指望为我奔波了一天劳累不堪的屁股找个[稍息] 的机会了,只好认命地收回目光,看着前方━━
   呀!我看到了什么:
   面前10CM处有半张多么清秀娟丽的脸庞!
   对,是半张━━因为她侧身而立看着窗外……
   这时已是初夜,车内光线黯淡,而月亮正从窗外冉冉升起,月光开始诡谲地爬进窗来,使得她近在咫尺的身影显得难以捉摸,只有那面对我的半边脸,或明或暗,美得不可想象不可收拾。
   车过一站又一站,我们周围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我们仍然保持方位不变。
   我开始放肆地欣赏起面前那半张脸----反正我的目光本来就应该向前看,[目不斜视] 嘛!
   而她始终是气定神闲,象个脱尘的仙女----仍只把半边脸扔给我看,目光幽幽地一直看着窗外……
   没有一丝一毫的东张西望,更别说转过脸来打量我一眼----或者说让我有机会看看她那半边脸。
   人越来越多,大家都[亲密无间] 起来,我感到腰被一个汉子挤得发疼,而她也分明受到了某种压力,那半张脸离我只有8CM、6CM、4CM、2CM……越来越近,她的手指已从吊杆上滑到了我的手指上(当然又迅速缩回)----我籍此感知了她的温度与柔软。
   我果断地直起腰,又向后一顶,顾不得后面汉子的抗议,把身体弯成一个霸王的弓,有意识地拉开一些距离。
   然而她那神秘的半张脸已勾起我的极大兴趣和不服输的心态:
   是美、是丑?是麻子、还是疤瘌?
   我一定要看到那半张脸!
   这时车子几次急刹急开,车厢里的人们象墙头草一样前倒后歪……根据物理定律,如果急刹,那么我们就自然向前倾;如果是忽然加速,那么我们自然是向后倾。
   我本来是手脚并用牢守[阵地]的,既然萌生了想看清她真面目的热切愿望,我的手便松开了!
   于是在人们又一次前倾的浪潮中,我的头早于身体地倾到了她的头边,在那0.01 cm 的空间与0.01秒的时间里,我凑在她的耳边清晰地吐出了两个字:喂┉你好!
   然后我迅速反弹回自己的位置,心想如果她没听清或无动于衷,我也只好若无其事━━我确信别人是不会听到我刚才的话的;但如果她愤怒要打耳光我也只好给她半个面孔了━━
   但我面前绽开了一朵洁丽的玉兰花━━她缓缓地转过那半边面孔━━一样的光洁美丽,笑容纯真烂漫:
   [HI,你好!]
   声音如鸣佩环叮当、如溅泉水潺潺。
   我幸福得忘却了那该死的应聘和对于未来的恐惧,灵机一动说:
   [请问到景田北怎么走?]
   [噢,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要不,我帮你问一下别人好吗?]
   [噢,不用了,谢谢!]
   我在心里说:[━━我知道!]
   于是我们两人面对面微笑着,空气里有了些清香沁甜的成分,活泼泼地流动着……
   车子一站又一站地驶过了,我们的身边,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的过客,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们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空位。
   [喂……你坐罢!] 我招呼道。
   [不……你坐罢!] 她笑吟吟地谦让着。
   于是我们相视一笑,仍然亲蜜地面对面地站立着;旁边虽然有人用狐疑渴望的眼光窥视着那个空位,但奇怪地没有人上前,让那位子陪着我们空了一站又一站……
   车子又忽然加速,这次,是她的脸庞倾到了我面前,长长的发丝披头盖脸地蒙住了我,她的气息也忽然那样热乎乎地近在咫尺,在这电石火花的0.01秒,我又一次鼓起勇气说:
   [……交个朋友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啦……]
   她用手往后拢齐了发梢,眼眸亮亮地看着我。
   于是我们互相作了自我介绍,我知道她了她叫清月,南方人,就这么多。
   [下一站是莲花北,我快要下了!] 她忽然有些急迫地说。
   [啊?……这样快啊!]
   我有些不甘心,问她:
   [我们还能见面吗?]
   [我的电话是2233***,BB机是9998CALL*****……] 她一边说着,一边抓起我的一只手来,很认真地在我掌心里用指尖划来划去……
   我的手心痒痒的,又想摆脱又舍不得摆脱。
   [我到站了,拜拜!] 车子在莲花北停下,她最后一个跨下车,冲我微笑着,然后挥了挥手,就消失在远处的灯火与无边的夜色中……
   ---------------情色热线的牵挂
   我没有立即打电话给她。
   深圳是个讲究[经济基础]的地方,我虽然一向是[超现实主义] ,但总是要先安排好吃饭的事情。
   幸好,和月邂逅的那个晚上,我在景田北找到了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
   之后,随团出发采访去了关外三天,才再次回到关内。
   回到关内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终于打了那个电话给她。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温柔甜美的女声:
   [你好,***公司!]
   我强按住砰砰乱跳的心,问道:
   [请问清月小姐在吗?]
   [我就是!] 声音忽然变得快捷清脆。
   [啊……我是━━] 都说深圳是个快节奏的城市,可能换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我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帅到让人过目不忘的人,所以打算提醒一下她,必要时重新自我介绍。
   [我知道你是谁!] 她不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然后在电话那边笑了,[你怎么才打电话啊?]
   [啊……我刚刚找到工作,也不敢马上打给你,怕被认为是色狼!]
   哈哈,她也盼望我打电话呢,自信心一旦回复,我立即表现出了十足的风趣。
   [我还奇怪呢……一天、两天、三天都没有你的电话,我还想━━难道我魅力不够吗?!]
   她也在那边咯咯地笑了,好象一个小女孩赢了大红花那样开心。
   [你是不是做传呼台小姐?] 我忽然有些傻傻地问她。
   [不是……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因为你的声音好好听啊,好象唱歌一样!]
   [呵呵……] 她在那边笑得好象腰要断了,终于她忍住笑,半开微笑半认真地说:
   [我更好听的声音你还没有听过呢……]
   [真的吗?]
   [真┉的┉!] 她把声音故意婉转了起来,好象她的嗓子是电脑调节的,音色和音量起伏着,使我的耳朵有些发酥。
   自从我第一个电话之后,我们单位宿舍的电话就变成了热线。
   早晨还没有睁开眼睛,我已经被同事吵醒:
   黄金,你女朋友的电话!
   中午,刚回来半分钟,电话又着火一样地响……
   晚上,正在冲凉,她的电话又来!
   每天,她会打7、8个电话过来找我,每个电话都是[情深深、意绵绵] ,那时我才懂得什么是[煲电话粥] ,我这边一个电话还没有接完,厨师已经把十几个人的饭菜全部搞定!
   [快来吃啊,饭做好了……]
   [快过来了,等一下菜凉了不好吃……]
   [再不来就没你的份了……]
   而那边,我三番五次地哄得她开了心,然后哀求说:
   [就这样好不好?我们下次说罢?]
   她哼了一声:
   [你敢!你挂啊,你挂给我看啊!]
   我只好饥肠碌碌地再陪她一会,终于陪到她老人家慈悲,突然问起,说:[你吃饭了没有?]
   我才趁机告饿还桌,临挂线,她又电话里[啧啧] 虚拟了很多KISS声,让我不配合不好,配合又被同事们看成怪物!
   这种热线,基本属于情色热线,以情为主、以色为补,没有情的色是无耻和下流的,没有色的情是单调乏味的!
   若干年之后,我采访一个色情热线女主持,聊得投机时,她忽然说:
   [你挺有这个调情天赋的,不如到我们这个热线兼个主持,你一定又赚到钱又赚到许多漂亮而寂寞的二奶!]
   或许我是个耳朵比较敏感的人,遇到美女好听的声音它就会酥掉,而月每天这样地毯式疲劳式轰炸我的脑袋,不出几天,我发觉我已经深深地迷上她!她那暧昧的语气总是环绕在耳边:
   [阿水啊,我好想好想你,I WANT U……]
   我记得人家说英文的I WANT U是[我想要你身体] 的意思,不禁激动得浑身发热颤抖!
   爱情,就这样从梦中、从散文诗歌里,第一次走入我的日常生活!
   但是---除了在巴士上的邂逅,我和她之间,至今没有再见面。
   她就用一根电话线,把我给征服了。
   ---------------重逢的欢笑与悲伤
   我想和她再见面,我不方便在电话里和她情意绵绵,我的同事们经常要用宿舍电话联系业务的,为了她我已经挨了很多白眼,不过坦白讲,他们是抱着成人之美的态度支持我们的,因为他们也是一群有着浪漫思想的家伙,羡慕我第一天到深圳就能泡到美眉,打听到我的故事从6路巴士上开始之后,他们乘坐6路车的机率大幅升高,可能车上人更挤了,不过他们带回来的只有满身汗气和疲惫而已。
   月却迟疑了。
   她一拖再拖,拖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还是和我约定,在我单位宿舍的附近见面。
   那天黄昏,我带她先来到一个小餐馆,里面人不多,我们就坐在路边,点了几个菜。
   说说笑笑快乐的很,我喝了点啤酒来了兴头,提议说:
   [不如我们唱唱歌罢?]
   她傻乎乎地看了看周围:在这里唱?旁边有人啊!
   [怕什么,我们小一点声就好!]
   于是,我先唱了几个拿手好歌,什么<<梅花三弄>>、<<昨夜星辰>>,连<<乡间小路>>都出来了。
   到她的时候,她说:
   [我们今天是再次重逢了,我就唱一首<<重逢>>罢!]
   [你慢慢走来,走进我的视线,这样重逢象是梦……多少年过去,深情已是曾经,如今重逢只是空……你有你我有我不同的路,为什么今天要这样重逢……当你和我随人群擦身而过,请你不要把思念写在脸上,慢慢走过,静静走开,我们都别说再见……]
   泪随着她的歌声,慢慢滑下,看着她那悲伤的样子,我想:她唱歌真是太投入了!
   接下来,她又唱了<<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
   都是那种悲伤的样子,我们第一次约会见面的气氛,简直变成了遗体告别仪式。
   我疑惑地问她:[你干吗非得唱得这样悲伤啊?]
   她笑笑说:[我就喜欢这些悲伤的歌曲,唱这些歌曲特别有感觉!]
   [可是我感觉不是很好耶,好象我们刚见面就得分手一样!]
   [傻瓜,那只是唱歌啊!]
   那时我还不知道:<<重逢>>已经预言了我和她的分离!
   从餐厅出来,我想带她去看电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