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文集]->[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贺伟华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作者:贺伟华 在受强制监控的期间,我不能够与外界有任何正常的联系、也无法通过网络指知道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什么焦点新闻?对于历史除了教科书上讲的那些,更是无法了解,于是我只得通过收音机来了解世界的真相。而与此同时,其他的国人比我的境地好不了多少,他们几乎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丧失了思维与判断的能力。谎言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在强权者的谎言与强制下而不由自主的接受了政府对一切问题的观点与立场。不管事实真相如何,人们大多都在丧失了判断与比较的境地下而相信谎言就是真实---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更相信的是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是共产党建立而领导了全国抗日统一战线,是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最终战胜了日本法西斯,把侵越者赶出了中国。而从大洋彼岸突破封锁而传过来的电波,却让我大惊失色、震撼不已。它几乎彻底颠覆了我过往所接受的一切基本思想与观念。让我感到有必要把真相告诉人民。告诉我们的同胞。历史不是谎言与暴力可以篡改的,历史必须由事实来说话!   在文章的开头,我先陈述我收听敌台之后的感想,然后我把收音机听到的内容重复出来,供大家比较、参考、借鉴: 我收听到的是一篇有众多专家及文献论证的国际报道,我听了以后感慨颇深,我们姑且不要辩论它是否以偏概全,作为一个封闭的社会中的公民,我们只把它当作不同的声音来看待,也许有心人能够在细心的论证下发现事实真相。如果文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们应该作何感想?难道历史永远是胜利者的历史?难道历史永远由胜者来书写、来任意篡改?历史应该是事件真相的揭示,还是王道者的颂歌?对于一个不敢面对真实历史甚至掩盖历史、篡改历史的政党,我们是戳穿它的谎言还是不论是非、不论善恶而让真正的抗战英雄们遗恨九泉。当人们发现当年的国民党抗战民族英雄在抗战胜利之后的新中国反倒成为国民公敌而死于残暴,还无视现实的非正义,我们的良知何在?我们的人性何在?我们的人类基本道德又何在?毛泽东背信弃义不只表现在“狡兔死,走狗烹”的对党内将军的斩尽杀绝、毫不留情,更表现在抗日民族英雄的灭绝人性的杀戮。而他的残暴本性的根源又在哪里?是源于历代封建帝王的狼子野心,还是源于马克思主义的本身的非理性实质?还是源于人性本身的恶?回顾历史,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国共两党的争斗本身就是非理性的,都是基于个人野心的你死我活的争斗。国民性的劣根性在此淋漓尽致表现出来,一党私利、一人的野心蒙蔽了人们眼睛而让人失去了起码的理性与良知。我们在反省14年抗战历史之后,是否还认为解放后的土改运动对手无寸铁的两百万所谓的地主的疯狂杀戮是人道的或正义的呢?或许对他族人民的杀戮是非正义法西斯,而对本族人民无论是非的疯狂迫害与杀戮就是正义的?并非法西斯暴行?难道属于地主阶层的所有人都是该死的坏人?抑或是否有血债并不重要?是否新中国政权应该建立在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之上?还是建立在对另一个阶层同胞的疯狂杀戮与迫害的基础之上?一旦暴力与谎言成了政权合法的基础,人类的灾难就不可能中止。就像今天共产党既得利益阶层中除了极个别灭绝人性之外,大多数人都是好人一样,我们相信被冤杀的绝大多数地主也是好人!我们多么希望这样的法西斯暴行不再重演,即使有朝一日发生在共产党身上也是不容许的。而要这一切不再重演,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一个公正的制度的建立,寄希望于在人类的政治生活当中消灭暴力、消除阴谋诡计、消除非理智争夺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这是根治国民劣根性及人性中恶的根本途径。   如果说毛泽东的残暴本性是原于封建帝王思想的熏陶,那么请问中国的历代帝王除了秦始皇之外,还有那一个帝王残暴如他?狡诈如他?奸险如他?我们再问那一朝开国帝王在取得江山之后不是大赦天下、与民为善、与民休养生息?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建立了抗日统一战线的话,那么毛泽东为了夺取政权可以说把所有的中国各阶层有识之士及民众都以无例外利用起来为己所用。而一旦政权在握美梦成真,几乎所有的人又都被他整得死去活来、整得昏头昏脑、整得生不如死、整得死不瞑目。在此,我们还可以看一看共产党在解放前在他们的报纸上发表的文章,以便对事实真相有一个更加清醒的认识,1941年5月16日的解放日报是这样说的:“民主或不民主之区别,主要就看人民的人权、财权、住权及其它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保障,得不到这点,根本就谈不上民主,保障一切抗日人民包括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等的人权、主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迁徙、结社、信仰、居住之自由权,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他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每一句话都是对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且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及向上发展的愿望。”在这段话中,共产党清楚的表明了实行民主政治的愿望;清楚的保证了要保护所有各阶层人民的生命及利益包括地主、资本家;还保证了一旦阴谋得逞决不剥夺所有国民的人权、财权、自由权。结果呢,解放初期的土改运动剥夺了200万地主的生命,并把他们的子女也逼得走投无路;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剥夺了所有农民的土地、整死了无数的知识分子、饿死了两千万的农民、还利用群众运动整死了自己党内的无数将领及国家主席。人们的基本生命权利受到了空前的威胁,更遑论财产权、自由及追求幸福的权利。除了日本法西斯在中国的暴行之外,中华民族的灾难又何曾有过于此?   在解放前,共产党攻击蒋介石独裁、国民党专政,在共产党攻击国民党之时,国民党也进行了强烈反击,说共产党要推翻国民党政府,建立起共产党一党专政,对此,刘少奇当时还对此特意的进行了辩驳,他说:“这是恶意的造谣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制,但并不要要建立起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然而共产党当政之后又何曾不是如此。不只是一党专政,还是一人专政,上述的种种暴行及灾难难道不是毛泽东一人专政的伟大成就吗?连刘少奇都贵命难保,遑论平民百姓?即使在暴君崩天之后,共产党又何曾容忍过任何的异己力量的存在?六四屠杀、对法轮功的迫害及今天打压民众自发维权活动就是铁证!我今天只能在自己电脑上倾诉心灵的力量而不能把观点见诸报端就是铁证!不管当年蒋介石的国民党还是至今的中国共产党,他们本质都是一样的,不管他们说得如何冠冕堂皇。说到底,毛泽东及共产党的残酷不过是人性中的恶在没有了外在力量(法律)的限制下的泛滥成灾,历史的无数事实已经告诉我们,人不过是一个有限的理性存在,人性中的恶注定人不能道德自足、注定他不能成为绝对的善与正义的象征----天使,用国人的话说,儒家的“天人合一”不过是骗人的鬼话,人永远不可能取代“天”成为社会正义与道德的象征, 神化凡人无异于神化石头,不过是人类愚蠢无知的表现。人的有限性注定他只能在外在的压力与限制之下努力克服自己的恶而完善自己的道德与理性。没有了外在的限制,人不过是比猛兽还可怕的动物。而这种外在的力量与限制就是公平公正的法治的力量及人对上帝的敬畏、对天使的向往。人只能在一个公正的环境中在法律的限制下才可能成长为一个有限的道德存在,就像人的有限理智注定他只能掌握相对真理,不可能把握绝对真理一样。人性的恶、人性的有限认知能力及有限理性已经命定了他在宇宙大自然中的地位。人就是人,不是神!毛泽东、蒋介石都不例外。在此我们可以预言,就像过去一样,共产党从来就没有完全正确过,而且还犯下了不胜枚举的错误和罪行,当然我们不能幻想它今后会永远正确。一个没有制约的党最终不可避免的堕落为万恶资源。人们如果不能限制共产党权贵阶层力量的恶性膨胀,它注定成为比法西斯还可怕的豺狼而再次坑害人类! 这是对这篇国际报道的复叙,这可是花了我一个晚上是时间毫好不容易把它再现出来的: “1945年8月15号,日本天皇颁布投降诏书,9月2号,在美国巡洋舰密苏里号上,日本政府代表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中国国民政府的代表徐永昌代表中国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确认,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最后胜利。二战结束后,中国随即发生了内战,1949年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在大陆的政权,国民党政府迁居台湾,与政权和领土的分裂相连的是对历史的不同解释,凡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只有官方版的历史,而官方对中国抗战历史的解说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和领导者;第二、国民党假抗日真反共;第三、共产党建立了抗日统一战线。而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台湾以及美国欧洲西方社会,甚至多年的敌对国日本都认为,二战中中国战场上和日本正面对抗的主力是国民党领导的国民革命军,那么哪一种对历史的解读才是真实的呢?在中国大陆和美国都研读过历史专业并取得美国历史学博士学位的史东先生说:要挖掘历史的真实必须具备两个基本条件---学术自由和档案开放,抗战,尤其在后一段时间,太平洋抗战期间,1941年以后,这个抗战不仅是中国的抗战,而是国际一个同盟的抗战,有美国的加入、英国的加入、有法国的流亡抵抗组织的加入。所以说有很多的材料可以印证,在写有真实性的史书的时候,有两个问题,一个要有非常宽松自由的争论的空间,在不断的争论中间,对历史的事实才能加以澄清;第二、档案的开放要完全自由,就是说你对历史的档案要完全的开放,尽管对档案也许有不同的解释,但是一旦开放了之后,所有的写历史的人都会尽可能的公正,这就是真实可信的历史。这两个条件中国大陆都不具备,没有学术自由、没有不同的声音,另外一点中国的档案是不开放的。在中国大陆对一些比较有争议性的、比较有说服力的档案开放的远远不够。在这方面,台湾方面比大陆要做得好得多,由于学术自由及档案开放,台湾对抗战的历史它写得比较可信。对比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各方面资料,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地方写的历史要比中国国内写的历史要可信得多。   “鑫皓连先生是一位生长在中国大陆后移居美国的历史学家,由于对国共两党历史的研究深入,而在华人世界享有很高的声誉,他著有《谁是新中国》一书,目前在纽约主编《黄花岗》杂志,今天请鑫皓连先生为大家介绍他对抗战历史的研究,鑫皓连先生首先对国民党政府和共产党政府对抗战时间等不同说法提出了两个问题:“在中华民国政府它所说的抗战是十四年,在中共的所有教科书里面,抗战是八年。为什么出现这种差别呢?那是因为国民政府认为1931年日本侵占我东三省中国抗战开始了,中国人民就已经在抗战了;而中国共产党却认为1937年的卢沟桥事变之后,才是抗战的开始。所以说它在教科书里只写八年抗战。那我请问,一个是十四年,一个是说八年,对于在1937年之前的六年中国人有没有抗战?如果没有抗战的话,中华民国所写的教科书也是不对的。第二个,在1937年7月7号之前,日本已经侵占东三省,如果中国已经在抗战,那么共产党有没有去抗战?有没有号召抗战?有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去北上抗日。”接着,鑫皓连先生回答了上述两个问题,也就是在1931~1937年,日本侵华的前期,国民党军队都在做什么?有没有抗日:“我们简单说,第一、有抗战,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东三省后,中华民国就开始了抗战,东北本地的人民就开始了抗战,在上海就发生了1932年的一二八抗战,大家都知道,一二八是19路军打的,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在上海的松沪抗战里面,就是第一次松沪抗战1932年1月28号那个抗战里面,打得全世界都很震惊的,打得日本人也非常胆寒的这场战争,蒋介石中央军的第87师和第88师合并起来成立第五军,是张治忠将军当军长,在上海的这场战争中,两个军通力合作,在相当的情况下,第五军都是以主力的形式出现的,可是蒋介石不准第五军公开出面,将一切的荣誉都归于蔡廷海的第19路军,为的就是要说明我们的人民要抗战,我们的政府要和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蒋介石在他87、88两个师的电报当中一再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和19路军的军人们争荣誉,国家危亡与此,有什么荣誉可争,唯有牺牲生命,保卫国土而已。这些东西今天通过中国大陆历史学者的反思,已经悄然的白纸黑字的印出来了。这就说明,1937年前,国民党政府已经抗战;同时日本人不满足东北,而且把它的侵略的锋芒投向了长城。所以引起了1933年的长城抗战,张学良长城抗战不利,蒋介石亲自飞抵长城指挥,著名的谷白口战役郭林钧将军的那些士兵们打得是如何惨烈,所以在1931年到1937年全面抗战发生之前,中华民国就进行了非常可歌可泣的抗战,只不过在这段过程当中,中华民族有两个敌人,第一个敌人是一个公然侵略了东北的日本;另外一个敌人,是在苏俄命令下趁着抗日在中国造反夺权的中国共产党所发动的中国共产革命。所以在这一段时间,从1931年到1937年的六年当中,共产党什么时候才说抗日的呢?是在1935年8月1号,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驻莫斯科代表负责人王明第一次接受斯大林的命令,发布了一个抗日宣言,也就是说1931年的918到1935年8月1号这漫长的四年间,当日本鬼子在我们中国大地上蹂躏着我们的同胞的时候,当松沪抗战已经打得震天响的时候,当长城抗日已经血肉横飞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只在江西陈伦造反夺权,集结了三十多万的中央苏区的军队,在大别山、在云贵川交界的地方组织了许许多多的红军造反军团,他们没有发表过一次抗日宣言,他们没有派一兵一卒去上海支持松沪128抗战,他们更没有派任何一支部队去参加长城抗战,他们更没有派自己的几十万大军去东北去抗日,却在江西到处攻城略地,趁着日本侵略东三省时候对中华民国的侵略,造反夺权,目的就是要在中国发展自己的实力,这一切的做法都是苏联斯大林的命令要在中国建立俄式的苏维埃政权。在1931年到1935年之间,中国还有另外一个红军造反的集体,那就是山东、湖北、河南、安徽几省交界地方的大别山地区。在大别山地区的张伯涛有三十万红军,可是也被剿得只剩下四万红军,他也没有北上抗日。张伯涛带着红军不是向东北去抗日,而是带着这批红军向西逃亡逃到川北,和从南边逃到西北的中共中央毛泽东的红军相会合。在茂工开会不管他们是分开还是不分开,都没有说出要北上抗日。毛泽东提出要向西北走,通过甘肃打入通向苏联的通道,以便在不能够在战胜蒋介石的追军的时候,逃到苏联去。根本没有抗日两个字,张伯涛带着自己的部队和毛泽东分裂了,是西进和南下,向新疆西边和南下下到四川川南去,下到甘肃的南部去,也不是到日本人所在的东北去打仗。所有证据都证明在1931年到1935年这个四年当中,中共从来没有抗过日。所以在中共的历史教科书里面就只有八年抗战而没有十四年抗战一说了。   “鑫皓连先生认为,就是在1937~1945年中共组织的八年抗战中,中共实际上也没有打多少仗,他首先从中共缺乏著名的抗战英雄谈起:那么从1937年7月7号以后,到1945年的八年当中,中国共产党抗了哪些战呢?大家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有很多的英雄,每一个时期都有很多英雄,比如说长征的时候有十八勇士,勇斗泸定桥,人人皆知,大家都知道在解放战争当中有董存瑞炸碉堡的故事,大家还知道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有黄继光、邱少云。那么我现在请问一下,中共八年抗战有哪一个伟大的抗日英雄是全国人民人尽皆知,我真的说不出来,也想不出来,这是因为它不敢打硬仗嘛。它如果用勇敢抗战一定有英雄。我们总不能讲小兵张嘎也是抗日大英雄,它是电影里的故事,就算是真实的,他也算不上多大的英雄啊。   “鑫皓连先生说,几十年来,中共说得出口的抗日战役只有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那么这两个战役究竟怎么回事呢?“八年抗战,中国共产党总共打了这么几仗,第一战是在平行关战役国民党军队已经歼敌坂元师团两万五千人的前提下,林彪所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的袭击了日本的辎重部队,林彪是在违背了毛泽东的五个电报,自己偷袭了日本军队,平型关不是共产党领导的,是林彪参加了平型关战斗的尾声战斗,这才是准确的。第二个,所谓百团大战,我们大家都知道,彭德怀在文化大革命当中挨批斗的时候,就说他不服从中央的命令,暴露了我军的实力,毛泽东批判他不该打百团大战的那些话就成为治彭德怀将军于死地的那些话。那时因为彭德怀有一颗爱国之心,他有一个军人的荣誉心。在敌寇侵略我国的时候,当中国共产党在1939年就拥有了五十万军队的时候,在中共中央没有批准的情况下,实际上是毛泽东不准许他打的情况下,他把他所领导的八路军化为许许多多的小分队,不断的拔铁路,炸碉堡,隐护人民过铁路线,过河过桥梁、炸桥梁等等,确确实实打了一系列的属于游击型的小战斗,结果当国民党的最高统帅部指责中国共产党专打友军不打敌军,指责共产党拥重军而不抗日的时候,共产党就把彭德怀所做的这些小型的对日攻击的行为集中起来,宣布他打了百团大战。就是这样,毛泽东仍然认为,彭德怀消耗了我军的力量,暴露了我军的实力,实际上他是根本不想抗日,他的想法是一分抗战、两分宣传、集中发展,而且这个说法他从来不公开。中国北京大学的一个著名历史学家在他的现代历史文献中揭示彭德怀将军暴露了八路军的实力。为什么害怕暴露实力,如果你有力量真打日寇的话,你害怕什么暴露实力呢?实际上是要为未来夺权人民的解放战争作准备,北京大学一个著名的萨建芬教授他就说的那句话:‘我党在毛泽东同志的英明领导下,在八年抗战中,为未来的人民解放战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的前奏。’八年,也就打了这么两个小仗,但它却要说它领导了抗战,却要说是它打赢了这场战争,任何一个中国人翻开这个历史就没有办法来承认这是历史的事实了。我在研究整个历史的过程中有多么痛苦的感觉,因为我们从小都是读毛主席的书长大的,读中国共产党的教科书长大的,历史总归是历史,我们所看到的真实历史是中国共产党不抗战,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不抗战,新四军打的是抗战的团结行动,抗战的国民政府军。”   “作为对比,鑫皓连先生用一些具体数字讲述了国民革命军为救国救民而流血牺牲的壮烈:中华民国政府军一共打大型战役22次大会战,大型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是两千九百二十五次。海军舰艇全部打光,空军打毁的飞机四千三百二十一架,空军的军官绝大多数牺牲在祖国的蓝天之上,陆军被打死打伤的是三百二十一万一千四百一十九人,跟这个东西相比,他的将官战死在战场的是两百多位。198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宣布:八十五位战死在抗日疆场上的国民党将军是抗日烈士。但是是为了对台湾国民党进行统战的需要。半年以后,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战死在抗日战场上的国民党将军》这本书里面,举出了115位国民党将军战死在战场上。那么,现在我们通过这么多年的反思,大陆的学者们费了非常大的精力收集资料证明1929年到1933年四月至少有200多个将军战死在战场上。1929年到1933年四年当中,毕业于南京中央军校的两万五千名青年军官,其中有一万名战死在全面抗战的头四个月。所以在淞沪抗战、在三次长沙会战、在上高会战、在衡阳会战、在所有的大战小战役里面,国民党军队成营成营成团成师的牺牲状况屡屡可见,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倒想问一句:抗战究竟是谁打的呢?但仍是中华民国的国民革命军打的呀!抗战英雄们的在天之灵,他们今天看着我们的后人在撒谎,想跟着一个胜利的撒谎者去把死者的功绩掩埋罄尽。他们所留下的鲜血我们对得起吗?从1931年到1945年长达十四年的过程当中,中国国民政府军他们为民族为国家所付出的鲜血是惊人的,所付出的痛苦是惊人的,所赢得的胜利是值得全民族骄傲的。   “从香港移居美国的林宝华先生说,大陆教材对抗战的记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而中共之所以要掩盖着段历史有它的目的:它这个目的必须要触及到它的良苦用心,即就是要把共产党塑造成伟大光荣正确,再则为它统治中国取得合法地位,因为它是用战争打出来的,总是不那么光彩吧。当年共产党确实受到民众的拥护,这个内战才能够取得胜利。后来它做的坏事太多了,它前面是得到了一些合法性,现在削弱了,这样子的话,他就更加需要在意识形态上把自己朔造成伟大正确。所以对这个新闻封锁就一直是不能放松。它也是这种理论吧。说共产党统治中国是民众的选择,但是历史的选择你可以四九年是民众选的,所以你打胜仗,但是历史的选择不可能是永远的,如果你过极腐败的话,民众就选择一个另外的领袖人物来建立一个新的朝代。即使四九年是历史的选择,民众的选择,但是你做了很多坏事之后,民众会有一个另外的选择。像现在这样它想永远的固定下来,一直到现在还认为他光荣正确。   “历史学家鑫皓连先生列举了一些书籍文献中的资料,让人们判断在抗战中是谁流血牺牲保住了中华民族的血脉,又是谁为了一党之私而置民族利益于不顾:1991年中国大陆一个作者写了一本《中日决战》,今年年初,十三年之后,这本书才得到出版,是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乌鲁木齐出版社出版的。它详细的描述了蒋介石怎样领导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身先士卒的整整战斗了十四年。非常细致的、非常具体的把中日决战的面貌写得清清楚楚,看完这本书的时候,我真是含着眼泪,心里十分的激动。1991年,大学教授杨树彪先生他写的《蒋介石传》上面就把蒋介石如何领导抗战,如何身先士卒领导抗战、如何亲临第一线去领导抗战,几次差一点被敌人炸死的状况描述的清清楚楚。那么我反过来问一句,八年抗战当中,毛泽东上过前线吗?犹如北京大学的著名教授向先先生在他的《共产国际中国革命》这本书中所说的:毛泽东同志正是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岁月里面,完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和创造,建立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毛泽东思想。著作了他光辉的著作—矛盾论和实践论。毛泽东在八年抗战当中坚决的抵制要打日寇的共产党的军人们,坚决的反对那些不听他的命令要抗日的军人们,并且在延安以大生产的名义去种植鸦片,请看中国大陆出版的一本黑皮书,其中有一本厚达七百多页七十多万字的一本大书,是苏联地方国际驻延安的特派记者夫拉几米洛夫写的,八三年出版一次,很快被收回,现在的中国已经出版了。其中详尽的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是怎样的不抗日、是怎样的破坏抗日、是怎样的发展自己的根据地、是怎样的专打友军不打敌军,请日军如何结合共同夹击国民党军队的事实情况,特别是揭发了它如何打种鸦片,当年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诉说:‘我们过去一大车一大车的粮食运出去,只能换了很少的武器,我们现在一小袋一小袋的鸦片运出去,我们换回来的是成打成打的银元,我们就拿这些银元去买武器,揍国民党。’他没有说打日寇,这是第三国际驻延安特派代表夫拉基米诺夫斯基写的延安日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和他的所谓亲密战友对中华民族的所谓贡献,那么也可以看到毛泽东是怎样的决心的要和日寇一起夹击国民党推翻南京国民政府以解决它未来夺权的问题。我们同时可以看到,八年抗战把中国打得遍体鳞伤,最后我们打赢了,可是八年抗战在全世界战争只能有创伤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和它的军队创强了。从不足两万的军队到120万的正规化,请你翻阅一下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毛泽东是怎样命令他的部队在抗日战争时期躲在深山只能运动战,以便将来消灭蒋介石,说:对日本人我们只能打游击战,并且只能打遭遇战。只能在我们不得不打,我们不打敌人就要消灭我们时也可以打一下。如果我们打赢一场小战就要拼命宣传,宣传我军是怎样领导抗战的,宣传过国民党军是怎样不抗战的。请你们看毛泽东选集的第四集的相关文章,白纸黑字的印在伟大领袖的光辉著作里面。我们不必要听他们说讲,我们只要去看一下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把第三卷抗日战争时期他写的那些文章,写的那些如何深入地下或地上的共产革命的力量,不打日寇专打友军,不上前线专打入重庆大后方,去做统战工作、去做化解工作、去作各种各样的结盟工作,以准备着将来的内战。八年抗战,是中国人民的灾难,可是它却是毛泽东可以准备力量大打一场大内战来夺取政权的一个最关键的历史时期,所以在中国古代,满清没了大明建立了满清国的时候,摄政王多尔滚说个一句话:大清的江山不是得自于大明,而是得自于闯贼。我们今天也可以说一句,中国共产党毛泽东的江山不是得自于国民党,而是得自于日本的疯狂侵略。   “蔡永梅女士说:中共不仅借抗日织机养肥自己,而且在掌权之后还迫害抗日的国民政府军将士,我们从简单的数据就可以说明,你说从卢沟桥事变后的八年抗战中,国民党将领师级以上的将军阵亡2百多个,共产党只有一个,就是左权。在抗战之前,共产党已经处于非常困难的生存状况,在八年抗战结束以后,他们已经占领了中国一半的土地,然后为争取政权组织、集聚了庞大的力量。可以说共产党是借抗战的血来养活、养肥自己,共产党的壮大是靠了日本侵华这样一个民族的灾难,当时共产党有一个苏州会议,制定了抗战的原则,就是消极抗战,积极反国民党。所以后来一直按照这个精神,彭德怀打了百团大战遭到了严厉批评,是违反了毛泽东的原则的。所以毛泽东对日本侵略中国心怀感激,如果没有日本侵略中国的话,就没有共产党的政权。在抗战六十周年纪念的时候,大家发现很多抗战军人后来在共产党上台之后受到迫害。现存的国民党军人,打过淞浮战争打过卢沟桥战争的有些军人许多都沦为乞丐。许多军人则被共产党镇压、后来劳改的劳改,死的死了,还有幸存的则生活在社会底层。   “2005年8月15号,人民日报发表了特约评论员文章《中国共产党是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文章称:“历史充分证明,中国人民之所以创造了弱国战胜强国的伟大奇迹,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意志,领导和推动了伟大的抗日战争,浴血奋战于抗战最前线,成为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历史告诉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深刻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把中国变为其殖民地的野心,警醒了哪些尚在沉睡和被蒙蔽的国人,第一次喊出中华民族的共同心声,唤起了中华儿女的爱国热情,一起谱写壮烈不朽的英雄史诗。第一次世界大战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与日本帝国主义血战到底的坚强决心,开启了武装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伟大斗争。历史告诉我们,是中国共产党的首先冲在了抗战的最前线,历史告诉我们,是中国人民共产党的正确主张和英勇行动领导和推动了全国抗战的发起和发展。。。”文章的结论是:“历史雄辩的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抗日战争的胜利,因此,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领导核心地位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居住在加拿大的自由撰稿人任笔先生认为:最后这句话偏离了人民日报文章的宗旨,那就是要中国民众相信,共产党领导你们是有道理的。中共纪念抗日战争六十年并不是为了纪念抗日战争、把历史重新录下来,它的主要目的通过叙述中共在抗战中的主导地位来说明中共领导中国是具有合法性的。这就是它的目的。任笔先生说: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在各大网站发表之后,网民被激怒的不可自止。在一个星期内,愤怒之声迅速发展到几万条。在此我们就不再重复网民的评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