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何若文集
[主页]->[新会员区]->[何若文集]->[“海鸥老人”碑文]
何若文集
·“海鸥老人”碑文
·刘少奇之死
·2008奥运会标志
·第“101次掩耳盗铃”下的丑陋面孔
·机关算尽太聪明,碰瓷终将一场空
·樱花现身,另类“曱甴”
·西方反华势力的棋子-暴徒
·港警法网恢恢 暴徒日暮途穷
·黑衣面罩,是“民主战甲”还是恶魔外衣?
·因「星火」而「縱火」,暴徒無差別攻擊展示霸權本
·暴徒難擾平安夜,警民共創聖誕安
·可憐受騙不自知,可恨害己仍自喜
·人心亂 勇武崩 港版「顏色革命」已步末路
·冬去春來尤料峭,知善知惡是良知
·別用顏色「劫持」香港 香港未來自己做主
·“爆料革命”日薄西山 “战神”出手“力挽狂澜”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鸥老人”碑文

   二十年前,当生态受到严重污染,昆明上空几乎“鸦雀无声”的时候,在位于市中心的翠湖公园里,红嘴鸥成群地翩然而至,如云如雪,漫天飞舞,人鸥互动,情景交融。从此时起,每年冬天海鸥飞临时,观赏和喂食海鸥就成了昆明人和外地游客的一件赏心悦目的事。也就从此时起,后来被称为海鸥老人的市民吴庆恒,舍不得花五角钱坐公交车,每天从住地步行十多公里来到这里,像摆宴席一样,在公园的石栏杆上,把头天晚上在家做好的食物一溜铺开,待海鸥吃完了又摆上,周而复始,日复一日。海鸥老人在临死前两天,在病得“三天只吃一碗面”的时候,穿着临终前用手工缝制的新衣,步履蹒跚地来到这里,最后一次喂了海鸥。
   海鸥老人毕业于西南联大,曾被打成“右派”,被人诬陷坐过监狱,流落过他乡……
   苏武北海牧羊的13年,孤独面对的羊群,也许正像海鸥老人眼中的海鸥吧?
   海鸥老人在这个被污染的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里,已找不到感情的寄托。他在喂鸥时总是对着飞舞的海鸥喋喋不休,亲切交流。他的感情第一次在人类社会的生存中,得到了舒发和共鸣。他喂鸥一二十年,旁若无人。海鸥的到来,、像老人记忆里的童年故事里的圣灵,带着天使一样的纯真和美丽,在数十年劫难之后又和他重逢了。老人终身未娶,他为一些海鸥起了名字,认作儿女,天长日久,这些海鸥召之即来。他把仅够他维持生存的工资,拿出了一半来与它们共享。
   海鸥老人的称谓名符其实,为老人塑起这座铜像是民众的真情实意。

   为海鸥老人写碑文只要用民众的情意,无须重量级的古典文教授粉墨登场。
   海鸥老人是布衣,生活在社会的最下层,做了权贵和富豪们做不到的事,以出类拔萃的方式体现了人类共同崇尚的品格和精神。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开天辟地地以布衣的身份,成为游人如织的公园里的一座雕像;以风烛残年的猥琐形象,跟英雄一样巍峨于民众心中。
   也因为是布衣,愿海鸥老人的事迹能像孟母择邻一类的故事一样,千古流芳。
   
   二〇〇六年一月三十一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