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何德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何德普文集]->[逮捕工人领袖吓不倒弱势群体的反抗]
何德普文集
·民主墙精神不倒──记无私奉献的赵竹君老先生
·罪恶的子弹与愤怒的呐喊──八九“六.四”血案片断纪实回顾
·竞选人代的酸甜苦辣(4之1)
·竞选人代的酸甜苦辣(4之2)
·竞选人代的酸甜苦辣(4之3)
·竞选人代的酸甜苦辣(4之4)
·自由选举的旗帜在台湾上空高高飘扬
·为我友赵常青鸣不平!
·公民的被选举权是宪法赋予的神圣权利
·抗议国家安全局绑架异议人士杨子立
·北京的申奥与杨子立等政治案件的拖延
·中共应立即停止骚扰我家的电话线
·越精简越庞大的中共官僚机构
·不要再乱判不但无罪而且有功的进步青年
·从中共的腐败看它的出路
·要关怀牢中志士
·从牟传珩先生的被捕谈起
·徐文立:民运的硬骨头
·刘世遵:坚定无私的民主党人
·关于冬季供暖费的问题──致中共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查建国:为突破党禁走入铁窗的硬汉
·就二月访华之行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
·我们在春节慰问了北京的良心犯家属
·春节感言和建议
·暴利下的拆迁
·逮捕工人领袖吓不倒弱势群体的反抗
·用行动纪念八九“六.四”十三周年
·“百元捐款、人道援助”就是好!
·北京金鱼池小区回迁户的愤怒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逮捕工人领袖吓不倒弱势群体的反抗

   何德普

   ┌────────────────────────────┐│ “5.1”劳动节之际,谨以此文献给因与政府对话而受难的 ││ 辽阳市姚福信等工人领袖和为争取劳工权利而舍身取义的民 ││ 主党人。                       │└────────────────────────────┘

   弱势群体的抗争历来是民主运动的重要组成部份。今天弱势群体队伍不断扩大,更突现中国民主党的宗旨──“公心之上,为大众服务”──即使到了民主对话机制诞生、一党专政结束,都有它的现实意义。

   别说在重工业聚集的辽阳和大庆,就是在首都北京,弱势群体的比例也在逐年上升:单位倒闭、职工下岗、失业人员比比皆是;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也不在少数;小病顶,大病抗,得了重病就等着见阎王的现象在百姓中常见,从未有的失落和绝望,迫使更多的百姓涉足于冒险之路。宰弱势群体没商量,早已成了少部份人暴富的手段。指望暴富者向弱势群体放一码,那是休想,除非到了民主运动成功的那一刻。

   中国政府利用发票子(赤字)、哄骗洋人的投资,维持着镇压机器,支撑着表面稳定,在极其不公正的前提下,变相指定少部份人暴富,绝大多数人赤贫。

   今年3月,辽阳市政府派出大批武装警察逮捕了姚福信等多位要求与政府对话的工人领袖,以此,想压制住弱势群体的抗争。实际上,中共此举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使弱势群体与中国政府间的矛盾更加尖锐化。人是有忍耐程度和自我判断能力的。当亿万富翁和暴富家族口吐社会稳定时,弱势群体最盼望的就是社会发生变化。在新世纪的电子时代,统治者想靠5、60年代只要百姓家里有半碗粥就不会造反的思维逻辑,来应对现今的工潮、农运和社会中其他弱势群体的抗争,必是错打了算盘。以为逮捕工人领袖就恐吓住弱势群体的反抗,那是做梦。今天中共做不到,就是民主政治在中国实现以后,也要靠政治上的平等对话来解决其矛盾。

   今天的弱势群体大体上包括:农民、下岗职工、体力劳动者、无业人员、被中共政治迫害的政治异议人士、月收入在800元以下者。这些人占总人口的90%以上,而且有日渐加大的趋势。正是这些弱势群体,在经济上供养着国家官吏,在推动社会民主政治中起着排头兵作用。

   我做过9年的产业工人、15年的非产业工人,在81年被全车间的工人推选为官方认可的工人代表,82年下半年因参加过非法组织和出版非法刊物被工厂的工会领导的“工人代表大会常委会”开除工人代表职务。24年的工人生涯,对产业工人的艰辛,对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中官僚们的舒适,深有感触。

   我在化工厂做过9年的产业工人。那9年中第一线工作岗位是非常艰苦的:每天三班倒,岗位上很少满员,劳动强度大,且劳动定额高,完不成任务,还要招临时工人。那时全杖着自己年轻支撑下来。在这些岗位上干的人千千万万,他们才是国企的真正栋梁。他们吃的苦头最多,身体情况最糟,收入也很低。那些在国家机关和国企科室工作的人,不但人浮于事,而且收入要比第一线的产业工人高出数倍。现在,第一线工作的产业工人大多被扫地出门,但是,党、政机构中的官僚们的工资却翻倍地增长。这是极其不公正的。

   目前,遍及全国的下岗失业浪潮,已波及千家万户,工潮迭起,农运涌动,上访、请愿随处可见。然而,中国政府不仅从未反思,自己正是在政治上伤害了弱势群体的情感,在经济上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在法律上负有经济赔偿义务的责任者,反而不准工人上街,严禁他们示威,镇压任何试图建立维护工人权利的独立工会,甚至连弱势群体上访的权利也给剥夺,完全是一副不讲理的专制面孔。

   不拿弱势群体当人看,给个3、5千元打发回家,有的巧立名目,一分钱不给就把工作几十年的职工扫地出门,实乃心毒手黑,比起“黄世人”有过之无不及,比起原始积累时期的资本家还凶残一万倍。

   朱鎔基总理在今年人大、政协两会后回答记者采访时说:“我拍桌子、瞪眼睛是吓唬贪官污吏的,决不是吓唬老百姓的。”既然朱鎔基不想吓唬老百姓,为什么他把几万人的工人代表给抓起来呢?这不能不让老百姓对他的诚实产生怀疑。但愿朱鎔基说的是实话,表里如一地尽快释放姚福信等多位要求对话的工人领袖。

   执政党应该懂得,弱势群体的抗争不是给谁找麻烦,而是有利于整体社会的改革、稳定和发展。工潮、农运的出现,客观上,是在一个严重失去社会公义和平等的环境下,争取平等和人权的合理诉求。因为,主张协调全社会各阶级的利益才是长治久安之计,也是对人民对社会负责的姿态。

   中国社会今天的一切弊病,几乎都是中国政府经济上改革、政治上拒绝改革的两面政策所造成的。解决弱势群体与政府间的矛盾的唯一办法是:开启民主政治的变革之门;当经济上满足不了人们的愿望时,不妨在政治上还政于民,平等地与百姓代表对话,在心理上给弱势群体一个安慰。

   中国政府应该明白:

   ◆中国弱势群体正在走向政治自觉∶他们不是乞讨,而是主张对话的 权利、做人的权利。◆中国工人在呐喊∶国家欠付着他们几十年的血汗钱!政府在无力补 偿时,必须通过平等对话,走向共同妥协,让民主政治在大陆孕育 而生。◆靠逮捕工人领袖是吓不倒弱势群体的,面对中国近10亿的弱势群 体,中共压制的住吗?我看是不行。(2002年4月2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