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郭知熠文集
·我看唐骏的“造假门”
·刘邦从秦朝之灭亡学习了什么?
·看《唐山大地震》,再论人生之苦难与幸福
·为什么基督教可以拯救中国人的道德? - 答魏世明
·评顾晓军《鲁迅与妓女没有什么区别》
·郭知熠颠覆历史:谁是汉朝之最大奸臣?
·关于批判鲁迅答顾晓军
·批判鲁迅其实与鲁迅无关
·论项羽之愚蠢
·我是如何解决关于爱情的千古难题的?
·闲话美国穷人们的“快乐”生活
·看《新三国》有感
·关于林彪争当国家主席答“天下事”
·关于爱情的第二大难题:是为爱情,还是为金钱?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有一位在学院做教授的朋友,对于台湾作家李敖非常感兴趣。最近很喜欢看李敖在《凤凰卫视》里的节目,对李敖的表演很是佩服。每次我们碰面,我的这位朋友就喜欢谈起李敖,他对我在有些文章中对李敖的评论完全不以为然。因此,我们往往有一场免不了的争论。

   李敖喜欢骂人,而且据他说他还能够有理有据地骂人。好象骂人还能够使人被骂得服服帖帖。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李敖的骂人其实是缺少逻辑的,借用李敖自己的话来说是逻辑“很烂”。李敖攻击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可是却说他所依据的主要证据是鲁迅提倡民主,但同时反对议会政治。可是,这只是鲁迅关于某事物的一个观点。不管鲁迅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如何,也不能因此而否认他是一个思想家。何况在鲁迅的那个时代,有这种观点的人为数不少。李敖用这个例子来指责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是犯了逻辑混乱的错误。所以,我说李敖的逻辑“很烂”(请参阅郭知熠先生的文章《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在那里笔者有很详尽的讨论。在这个讨论中笔者驳得李敖“无话可说”)。

   有网友看过这篇文章后,认为李敖骂的不是鲁迅反对议会政治,而是鲁迅提倡民主,但又反对议会政治,因此,鲁迅不具备基本的政治学常识。这位网友抱怨笔者在文章中没有反驳这一点。其实,笔者在文章中已经清楚地反驳了这一点。笔者提到了毛泽东,提到了“特定的历史时期”,正是对这个方面的反驳。很显然,毛泽东也提倡“民主”,也反对议会政治,那批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都是如此,这是与特定的历史时期有关的。我们现在觉得,一方面提倡民主,一方面反对议会政治,是非常好笑的。可是,在那个特定的时代,却是完全正常的。这一点正如古人认为太阳是绕着地球转的一样,是完全正常的。我们现在知道共产主义是行不通的,是因为苏联的解体,是因为所有共产党的国家的基本经济困难,不是因为我们有多么伟大,不是因为我们的先知先觉,而是我们恰好看到了这个事实。可是,那批人没有看到这个事实。如果我们生在那个时代,我们也难免犯下他们所犯过的错误。我们以今天的标准来嘲笑他们是不公正的。总之,我们也不过是“事后诸葛亮”罢了,并不是我们有多么多么伟大,而他们连基本的政治学常识都没有。

   我的这位朋友也看过我的这篇文章,辩解说李敖总是以事实说服人。往往李敖引经据典,就是为了说明一个道理,他的事实总是支持他的看法的。也许李敖的事实支持他的看法,但这只是表面的。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李敖所根据的事实,往往会发现,李敖的事实并不支持他的结论。他有事实支持其结论的假象,但经不起仔细地推敲。关于这个问题,笔者不仅有李敖攻击鲁迅是一个思想家作为例子,而且还有很多其它的例子,笔者在其它的时候再捡起这个话题。

   说起李敖骂人,李敖是很得意的。有大陆驻台记者采访李敖,李敖谈到他与鲁迅的区别时,对自己骂人的技巧有一段很“精彩”的论述。李敖说,鲁迅写的杂文其实不好。大家觉得鲁迅杂文犀利,其实不好。第一个,他的杂文是受日本语法影响,也有一种文言文转过来的,不够成熟。所以他的文字很别扭。第二个,他杂文里面情绪表达太多,真正的资料部分并不多。你看我的文章,你把那情绪字眼删掉,看的还是资料,就是证据。好比说,我证明他是王八蛋的时候,那就有证据。我可能会夹杂一些称呼骂,可恶的王八蛋,混蛋的王八蛋,可是骨子里面还是证据。鲁迅缺乏这方面的东西。

   在这段话中,特别有意思的是李敖的这几句话:我证明他是王八蛋的时候,那就有证据。我可能会夹杂一些称呼骂,可恶的王八蛋,混蛋的王八蛋,可是骨子里面还是证据。李敖还在另外一个地方说,好比一个筛子,鲁迅的东西筛过之后,什么都没有,而李敖的东西,筛完之后,还有东西留下来。这个东西就是证据。

   靠着这些所谓的证据,李敖确实骂了很多人。据说李敖所骂过的人至少超过三千人。难道这些人都值得被李敖骂吗?当然不是。在郭知熠先生看来,骂人过多的人绝对有毛病。不管是什么样的毛病,但是一定有毛病的。李敖骂人太多,超过三千人以上,按照这个推理,李敖也一定有毛病。这个推理在逻辑上是站得住脚的。

   一个人骂人太多,只有几种可能:一个是这个人性情不好。说得好听一点是疾恶如仇,说得难听一点是小肚鸡肠,容不得别人。李敖除了喜欢写文章骂人以外,还喜欢与别人打官司。动不动就把别人告上法庭。据说李敖的女儿李文也有这个遗传,跑到中国去,也学会与别人打官司了。这个遗传也说明了李敖喜欢打官司其实是某种形式的本能,而且这个本能传给了下一代了。李敖的性情不好,这个性情也传给下一代了。李敖在这个方面,是难逃教女不严的责任的。

   写文章骂人和与人打官司,其实是有某种相通的地方的。虽然这些都是允许的,但一个人做得太多就不能算正常了。特别是李敖,这么喜欢骂人,而且这么喜欢打官司,好象骂人和打官司这两个方面都有瘾,自然就是完全反常了。没有哪一个正常人喜欢与人经常起没完没了的冲突。自我折腾,并且又折腾别人。李敖攻击鲁迅性格不好,对人不友善。李敖攻击鲁迅的话又何尝不是对李敖自己的最好写照呢?把李敖说鲁迅的话,用在李敖自己的身上,其实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友善”这个词应该是与李敖这个人无缘的。

   一个人骂人多也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个人喜欢哗众取宠。别人不敢骂的人他骂一骂,别人不敢说的话他说一说。这就是哗众取宠。李敖的哗众取宠都可以作为一门专门的“学科”来加以研究了。笔者建议搞一个“李敖学”,专门考察李敖先生在他人生各个阶段的哗众取宠。笔者发现李敖在老年的时候,更加热衷于哗众取宠,搞得很多人都说他“老当益壮”。李敖的哗众取宠在他年老的时候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李敖靠什么出名?》,在该文中笔者考察了李敖的两种出名绝技:一个是跳到半空中咬人,一个是在半空中脱下裤子。这两个出名诀窍都少不了哗众取宠。李敖是一个将世间的哗众取宠之技玩得天下无敌的人。没有人在玩弄哗众取宠方面能够哪怕是望其项背。

   骂人过多还有一个可能,这就是这个人的脑子里充满了世上的阴暗面。在他的意识中,在他的潜意识里,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敌人。他在时刻准备着跟这些敌人或者想象中的敌人战斗。这种人是神经质的。李敖也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停地与人战斗,从不肯原谅别人。

   我的这位朋友最后发表感慨说我在文章中评李敖的时候说得太重了。有些夸大其词。其实李敖才是最喜欢夸大其词的。对于李敖,你怎么说都应该不会太重。因为李敖之所以成为李敖,是因为李敖的战斗精神,是因为李敖的好战本性。在别人觉得我评论李敖过重的地方,李敖恐怕觉得还远远不过瘾呢!李敖天生是需要别人用皮鞭来抽打的,只有皮鞭才让他觉得刺激和满足。

   所以,当你评论李敖时,不要吝啬你的话语的分量。当你举起皮鞭时,不要吝啬你的气力。

   写于2005年8月29日,改于2005年9月1日,首发于《华夏快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