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郭知熠文集
·极端反毛派事实上是在为贪官污吏辩护
·毛泽东是否真打算让林彪接班?
·关于毛泽东是现今贪腐之根源答贾明
·奥巴马也有性丑闻?
·为什么我的《爱情渗透理论》是一个伟大的理论?
·49年,毛泽东不走美式民主的道路有错吗?
·论毛泽东对当今腐败完全没有责任,答易延年
·宋江投降,真是愚蠢透顶
·我看袁腾飞事件
·评毛泽东44年的民主言论
·论毛泽东是一个好皇帝
·文革能够被发动的真实原因
·毛泽东的文革与蒋介石的内战
·论应该让人放屁
·为什么秦始皇要被世代责骂?
·全裸女模遇到乡村老汉
·祝贺我女儿在世界钢琴比赛中获奖
·毛泽东为什么不可能学习华盛顿?
·论共产主义就是妖魔
·文革造成了中国人的道德沦丧吗?
·关于中国人的道德沦丧与文革的关系答贾明
·我看唐骏的“造假门”
·刘邦从秦朝之灭亡学习了什么?
·看《唐山大地震》,再论人生之苦难与幸福
·为什么基督教可以拯救中国人的道德? - 答魏世明
·评顾晓军《鲁迅与妓女没有什么区别》
·郭知熠颠覆历史:谁是汉朝之最大奸臣?
·关于批判鲁迅答顾晓军
·批判鲁迅其实与鲁迅无关
·论项羽之愚蠢
·我是如何解决关于爱情的千古难题的?
·闲话美国穷人们的“快乐”生活
·看《新三国》有感
·关于林彪争当国家主席答“天下事”
·关于爱情的第二大难题:是为爱情,还是为金钱?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作者:郭知熠

   
   
   
   作为对笔者《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一文的回应,丁柯先生发表了《“媒体的独立性”引发的联想》。丁柯在文中主要就媒体的独立性与媒体的良知进行了一些讨论。郭知熠以为这是一个有趣的题目,值得我们作进一步的思考。
   
   丁柯在文中说,“象郭先生一样﹐许多追求民主理念的知识界人士把媒体的独立性视为头等要务。这种认识有一定道理﹐因为媒体的独立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独裁政权操纵媒体从而达到为所欲为的企图。不过依笔者之见﹐媒体更重要的特征不在于他的独立性﹐而在于他的良知。”
   
   究竟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哪一个更重要呢?在丁先生看来,媒体的良知是更重要的东西。似乎有了良知,媒体的独立性就不重要了。良知就是为了反对暴政,除暴安良,就是为了抑恶扬善。丁先生甚至说,没有了媒体的良知,就不可能有媒体的真正独立。言下之意,有了媒体的良知,也就有了媒体的独立性。
   
   这些都似乎很有道理。但笔者有一个明显的反例:共产党在夺取天下的时候,是并不缺乏“良知”的,否则不能解释共产党能够以少胜多,夺得天下。但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我们有媒体的独立性吗?众所周知,媒体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是不具备独立性的,即使在刚建国的时候也是这样。因此,结论非常明显,“良知”并不能保证媒体的独立性。
   
   对于丁柯的这个结论的另一个反驳是“良知”这个概念本身的相对性。“良知”是一个相对的东西,它不具备“独立性”所有的那种绝对性。对于某一个人是“良知”的东西,对于另一个人不一定是“良知”,这就是“良知”的相对性。
   
   因此,如果我们把“良知”的重要性无限夸大,我们就势必会走向专制。也就是说,我们会把某些人的“良知”普遍化,把它当作整个社会的“良知”,从而强迫全社会接受这个“良知”。如此一来,媒体的独立性就被完全扼杀了。这个教训就是共产主义的泛滥。如果你第一次听到共产主义的理想,对于创造出一个再也没有压迫,再也没有剥削的人人平等的社会,你会不会感到热血沸腾?你会不会觉得它就是我们这个社会里“良知”的顶峰?可是,哪一个共产党的国家不是在实行专制制度?媒体的独立性又在哪里?
   
   因此,民主和自由,第一个条件就是媒体的独立性,而不是所谓的人们心中的“良知”。当然,民主和自由的产生还需要许多其它的条件。但没有媒体的独立性,民主和自由就不可能成为事实,它不过是有些人口中美丽的口号而已。只有首先有独立性,媒体才有可能具有良知;否则,仅仅有所谓的“良知”,媒体的独立性得不到保障,专制就成了紧随其后的东西了。
   
   
   写于2005年12月1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