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郭罗基作品选编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六)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七)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四月二十五日,李长春在通报和部署防治非典型肺炎宣传报道工作的中央新闻宣传部门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他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弘扬伟大的民族精神”,据说这是“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动力”。李长春是掌控宣传大权的方面军司令,他这么一说,连日来全国报刊上不是“民族精神鼓舞我们”如何如何,就是“在民族精神的旗帜下”如何如何。总之,“民族精神”泛滥了。像李长春这等技术官僚,历史知识不多,理论思维不会,权力却很大。由他来指挥“舆论导向”,不但贻笑大方,而且贻害大众。 李长春作为前广东省委书记、现政治局常委,对于广东瘟病初起时密不发报,後来的几个月中又以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名义下达文件层层封锁消息,是负有责任的。鼓吹“民族精神”,也就是强调全民族的责任,从而掩盖他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及由于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的过失使得局部地区的传染病祸害全国以至全球的重大责任。

    (一)

    “民族精神”能够抗“非典”,莫非中国古已有之?于是互联网上出现了调侃。有人说,曹操时代就有“非典”;有人说,更早,孔子时代就有了。 SARS一时被称为“夺命怪病”,莫名所以。找到致病的冠状病毒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发现。SARS从广东经香港一两天就远渡重洋到了加拿大的多论多。欧洲中世纪的黑死病和一九一八年的流行性感冒,都没有能够侵入美洲大陆。如此迅速而广泛的传染又是交往发达的地球村所出现的新现象。对付这些新问题,怎么能从古老的“民族精神”中找到什么锦囊妙计? 民族精神在对抗外部压力时,不无积极意义。如果是外国对中国发动细菌战,讲讲“民族精神”或许还有点用处。自己闯的祸,而且殃及他人,要共同努力消灾,用对抗外部压力的“民族精神”作武器,有什么用? 从古今关系、中外关系来看,祭起“民族精神”的法宝来应付当前中国的危机,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乞灵于“民族精神”,说明如今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没有精神。 中国靠“民族精神”,别的国家靠什么精神?人家没有中国这样的“伟大的民族精神”,事实上防治工作比中国做得好。越南、新加坡、加拿大从香港输入了SARS,但没有爆发为全国性的瘟疫;越南才真是得到了有效控制,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发现新病例,被世界卫生组织解除了警报。如果说,各国有各国的民族精神,靠的就是各自的民族精神,那么,世界卫生组织靠的是什么精神?没有任何民族精神的世界卫生组织,却是世界范围内协调各国对抗SARS的中心。

    (二)

    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应当弘扬的是人类精神和时代精神。 SARS的蔓延和救治,印证了人类关爱生命的共同利益,以及全球一体护卫人类幸福的共同需要。 威胁生命和幸福的瘟疫是人类的敌人,而不是民族的敌人。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不分民族和地区,不分富有和贫穷,全球一家,祸福与共。 面对威胁,受到挑战的是人性,而不是民族性。正义与自私,善良与丑恶,诚实与虚伪,坚强与怯懦,关键时刻立即判明。在战胜瘟疫的同时,也医治了人性中的弱点。 因而,战胜瘟疫需要激发的是人类精神,而不是民族精神。 中国和东盟关于SARS问题的特别会议结束後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说:“有必要在本地区和世界其他地方采取集体努力来有效应对这一致命病毒带来的挑战”。强调世界各国的“集体努力”就是体现了人类精神。 美国总统布什与胡锦涛的通话和欧盟主席普罗迪给胡锦涛的信都表示,在此艰难时刻,美国和欧盟愿与中国并肩地站在一起,在抗击SARS的过程中,向中国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可能的帮助。这是什么精神?是弘扬美国和欧盟自己的的“民族精神”,还是弘扬中国的“民族精神”?都不是。这是弘扬共同的人类精神。美国、欧盟和亚洲国家所弘扬的人类精神,已经体现为对中国的数千万美元的捐款和一大批医疗物资的援助。中国在国际交往中如果不以人类精神相回报,标榜绝世而独立的“民族精神”,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在华的外国公司提出:“我们愿与中国共渡难关。”并纷纷捐赠呼吸机、监护仪等医疗设备和一笔一笔的现金。这是什么精神?难道外国资本家在弘扬中国的“民族精神”?做买卖时锱铢必较,共渡难关时慷慨解囊,难道不是视生命和幸福高于财富和利润的人类精神吗?中国和东盟关于SARS的特别会议的联合声明中又说:“在全球化背景下处理像非典型肺炎这样的非传统威胁的时候,国际合作应吸收并聚集人类克服灾害的最高智慧和能力。”非典型肺炎的爆发是非传统威胁,因此不能采用传统的方法,必须聚集人类克服灾害的最高智慧和能力。这又是强调时代精神,特别是时代的科学精神。从病患身上分离出病毒,测定病毒的基因序列,根据基因筛选现有药物,进一步创制预防疫苗和发明新药,以及大幅度范围内采取公共卫生措施,在在显示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智慧,与历史上对抗瘟疫的方法不可同日而语了。 胡锦涛五月一日在天津检查工作时说:“夺取防治非典型肺炎的最终胜利,关键是要发挥科学技术的重要作用,制定和实施科学的防治策略。”温家宝在广州也说:“从根本上说:战胜非典要依靠科学。”这就说对了。所以,胡锦涛提出:“用科学的力量增强人民群众战胜疫病的信心,用科学的方法提高人民群众自我保护的能力。”而不是像李长春那样主张用什么虚无缥缈的“民族精神”“引导群众增强战胜疫情的信心。”

    (三)

    任何民族都有民族精神,没有民族精神就没有尊严和自信。但在中国,民族精神往往被错误地发挥,用来对抗人类精神和压制个体精神。 地球上出现了人,已有几百万年。人类虽然是地球的主人,在长时期中并没有形成为一个整体;人类以往的历史实际上只是民族史、国别史。到了十九世纪,随着地区交往的频繁、世界市场的出现,才开始有了真正的世界史。二十世纪以来,跨国公司的兴起,无国界组织的活跃,特别是全球环境保护的需要,推动了地区的合作和国家的联合。在欧洲联盟的范围内,曾经导致无穷纠纷和连年战争的国界,变得没有多大意义了。这是世界历史的新曙光。人类正在成为自己活动的真正的主体。在新的历史时代,众多的民族精神正在融合为人类精神。这是正确的方向。任何民族,自外于人类,以“民族精神”抗拒人类精神,是落伍的表现。 形成为整体的人类是自觉的人类,不同于以往处于疏离状态的自在的人类。因此新人类的人类精神与新时代的时代精神是一致的。任何民族,脱离时代,面向过去,总是到自己以往的光荣历史中去寻找灵感,也是落伍的表现。 民族是由无数的个体组成的。无数的个体精神融合为民族精神;民族精神就成为个体精神的共同性。任何民族,必须保护本民族中每一个个体;民族精神也应当尊重个体精神。 无数的个体按一定的联系组成为民族,众多的民族按一定的联系组成为人类。新时代的新人类,就是从个体到民族到人类合成的有机体。民族是联结个体和人类的中介。如果一个民族,对内压制个体,对外对抗人类,非但背弃了民族的责任,而且违反历史的潮流。 作为人,不理解何以为人;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不理解自己生活的时代。这是莫大的悲哀。 近年来,民族主义成了某些中国人的万应灵药。他们所能理解的仅仅是“民族精神”。需要强调人类精神的时候,拿出“民族精神”;需要尊重个体精神的时候,还是拿出“民族精神”。将“民族精神”与个体精神和人类精神隔离,成了精神上的残废。这样的“民族精神”,非但不是什么“动力”,应当用个体精神和人类精神来拯救“民族精神”了。

   2003年5月4日于哈佛大学

   《争鸣》(香港)2003年6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