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人权的结构]
郭罗基作品选编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六)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七)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十)
2009
·送戈扬
·识破形形色色的告密者
·提出新启蒙的理由——《论新启蒙》之一
·思想启蒙是历史变革的先导——《论新启蒙》之二
·中国的现代化必须以新启蒙为前提——《论新启蒙》之三
·新启蒙的首要目标对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论新启蒙》之四
·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命题转换为“反对自由资产阶级化”——《论新启蒙》之五
2010
·《新启蒙——历史的见证和省思》
2011
·宾雁,我要欢笑!
·浴火重生的周扬
2012
·关于严慰冰的争议
·从传统思维中走出来吧!——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二(附《杜钧福声明》)
·还是没有看明白——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三
·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上)
·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下)
·适时升起的启明星——悼念方励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的结构

享受人权的主体是人。社会性的人是有结构的,所以人权也是有结构的。
    人的结构
    人,作为社会活动的主体,呈现出个体、群体、全体三个层次。人的个体和个体联结为群体。群体又有不同的层次,小至家庭,大至民族、种族、国家。较小的群体联结为较大的群体。人的一切群体联结为全体。任何人,既是个体的人,又是群体的人,还是全体的人;人的全体就是人类。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发表的《种族与种族偏见问题宣言》宣称:全人类同属一类,在利权和尊严上人人生而平等,所有人均为人类整体的组成部分。所有个人与群体均有维护其特性的利权,有自认为具有特性并为他人所确认的利权。这就是说,人的个体和群体各自都有互相区别的特性,各具特性的个体和群体组成人类整体。

    人的个体(复数)的存在是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人是一个个生出来的,首先作为个体来到世界上。人类历史只有通过无数个体的活动才能实现。个体又不是相互孤立的,而是结成群体存在的。个体只能生活于群体之中,人一出生就离不开群体。个体生存的第一个群体是家庭。儿童、青年、老人、妇女、种族等等都是由于自然的因素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而自发形成的群体,阶级、等级、阶层等等是由于社会的因素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而自发形成的群体。民族的形成,既有自然因素又有社会因素。进入学校、工厂,参加政党、团体,诸如此类是由于选择而自觉形成的群体。自发的群体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成为自觉的群体。被压迫民族、被压迫阶级投入民族斗争、阶级斗争,就是从自发到自觉的过程。群体是由一定数量的个体构成的,同一个体可以是不同群体的成员。例如,某人属于汉族群体,又是青年群体,还是大学生群体,参加了民主党群体,受到迫害,又成了劳改农场群体的一员,如此等等。国家是一种特殊的群体,不但包含了无数个体,还包含许多不同层次的群体。任何群体都体现了所有个体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的共同利益。一切群体构成人的全体,即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国家分割了人类。由人的全体所形成的人类,只是理论上的主体。二十世纪出现了国家的联合(欧洲联盟)和全球一体化的趋势,“无疆界医生”、“无疆界记者”等以及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力求突破国界的束缚,以人类作为人的活动的主体由此开端,但还没有获得完全的意义。
    人权的结构
    每个人必须用自己的头脑来思考,别人是不能代替的。人的意识只能实现于个体的头脑中,但并非有一个头脑就有一种意识。生活在同一群体中的个体总有某种大致相同的意识。人的个体意识通过社会历史的联系汇成人的群体意识,特别鲜明的是阶级意识、民族意识、国家意识。人的群体意识通过社会历史的联系汇成人的全体意识,即人类意识。无论是人的个体、群体还是全体,提出利权要求,就是对自身的存在和价值具有自我意识,表明作为人的个体、群体和全体的觉悟。许多个体的人在一起,不是像一麻袋土豆那样的机械集合体,而是有社会关系的纽带联结起来的。一群羊和另一群羊没有什么区别,一群人的群体和另一群人的群体就有不同的意识和自我意识。由无数群体形成的人类,在不同的时代也有不同的意识和自我意识。
    既然人的主体结构区分为个体、群体、全体三个层次,而且人的个体、群体、全体各有不同的意识和自我意识,人所追求的人权就有个体人权、群体人权、人类人权三个层次。个体人权、群体人权、人类人权是同一种人权的内部结构,不是如邓小平、江泽民所说的多种人权。
    阶级人权论是侵犯人权的理论根源
    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认为:“任何人权都只能是阶级的人权。根本不存在超阶级的人权。”⑴在他们看来,只有资产阶级人权和无产阶级人权、资本主义人权和社会主义人权,没有全人类共同的人权。不同阶级的人权是互相反对的。“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成了人权的主体,社会主义制度从各个方面保证他们充分享有人权,同时对于极少数破坏社会主义事业的人,则依法剥夺或部分剥夺其权利。”⑵这位理论家犯了一个简单的逻辑错误,前面说“充分享有人权”,後面说“依法剥夺其权利”,不遵守同一律,应当说,“依法剥夺其人权”才合乎自身的逻辑,也许不好意思说出来。另一些理论家则直截了当地讲了出来:“对极少数损害和破坏绝大多数人权利的敌对分子……剥夺他们的一部分重要的人权,甚至完全将他们排斥在人权之外。”⑶事实上,中国几十年来确是这样做的。把“敌对分子”“排斥在人权之外”,人就成了非人。法律只能剥夺政治利权,不能剥夺人权。人权公约规定,即使“在社会紧急状态威胁到国家”时,有七种基本人权还是不得克减的。⑷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抛弃宪法和法律,践踏《国际人权宪章》,对待历次政治运动中的“一小撮”,对待监狱里的犯人,对待政治反对派,正是“将他们排斥在人权之外”,多少惨无人道的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毛泽东的“一抓就灵”的阶级斗争理论是侵犯人权的根源。那些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的言论作注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起了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作用。马克思生前,面对法国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者”,说:“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如果他在伦敦Highgate公墓的地下有知,听到中国人鼓吹的“马克思主义”,他会翘起大胡子说:“我简直憎恨马克思主义了。”
    阶级人权论对抗普遍人权论
    按照中国官方理论家的描述,人权的结构是这样的:人类人权是不存在的,个体人权是可以剥夺的,不同阶级的人权是完全对立的。他们对任何问题,只要贴上阶级标签就算完成最後论证,以为祭起阶级分析的法宝就可以横扫千军。貌似激进的姿态,恰恰引出极端保守的结论。为什么要以消灭阶级为理想?因为人剥削人、人压迫人是非正义的,受人剥削和剥削别人都是丧失了人的本质,不符合人的应有人权。消灭阶级是人的解放,也是人的复归。马克思主义者是以人的名义来谴责阶级,而不是以阶级的名义来规范人。如果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人权,那么,资产阶级的剥削符合资产阶级人权,无产阶级的被剥削符合无产阶级人权,阶级的存在就是合理的了。阶级人权论不是追求人权,而是巩固阶级特权;追求人权必须坚持普遍人权论。《世界人权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本来也可以译作《普遍人权宣言》。坚持阶级人权论就不可能尊重《国际人权宪章》。
    中国政府在反对别人批评自己的人权状况时,拒绝普遍人权;而在自己批评别人的人权状况时,也不得不偷用普遍人权。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一日发表《中美两国人权比较》。如果没有普遍人权,两国的人权状况如何能比较?一九九七年三月五日发表《请看美国的人权记录》,一九九八年三月二日发表《美国的人权记录》,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又发表《一九九九年美国的人权记录》。请问,这些系统地批评美国人权问题的文件,是根据资产阶级人权还是无产阶级人权?如果不是根据普遍人权,批评别人违反人权有什么意义?。
    根据阶级人权论,对立阶级的人权互不相关,无人权结构可言。研究人权结构就是以承认普遍人权为前提。
    人权结构中的包含关系和递进关系
    个体人权、群体人权、人类人权,不是并列关系,而是包含关系;群体人权包含个体人权,人类人权包含群体人权。静态的包含关系,同时是动态的递进关系;因此普遍人权才形成完整的结构。个体的人在追求人权时必然趋向于追求群体的人权;群体的人在追求人权时又必然趋向于追求全体的人权。例如,言论自由是个体人权,但只有在群体之中才能真正实现。有人说,还必须有人听,没有他人,没有群体,自言自语的言论自由等于空山鸟语。个体在群体中交往,大家都有了言论自由,自身的言论自由才得到保障。民族自决权是群体人权,如果别的民族不尊重民族自决,用炮口来发言,就不可能实现本民族的自决。保障所有民族的自决权,又需要国际和平与安全权,这就是人类人权,也可以叫做国际人权。某一种人权最早作为个体人权而出现,进一步的发展又成为群体人权、人类人权。如平等权,最早是作为个人的平等要求提出来的。这就是个体人权。个人的平等受到阶级、等级的限制,进而要求阶级、等级的平等。这就是群体人权。而阶级、等级的存在就不可能真正平等,因此平等的要求最终归结为消灭阶级、等级,进入人类大同。这就是人类人权。
    国家也是一种由人组成的群体。国权是组成国的人的群体人权。国权,这种群体人权在个体人权和人类人权之间的中介作用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国权应当保障个体人权,而不是压制个体人权;国权应当促进人类人权,而不是对抗人类人权。如果国权不能体现群体人权,人权的链条就会中断,个体人权不可能通向人类人权。
    以人类的名义才能真正享有人权
    人的个体、群体和全体只有在社会历史联系的网络之中才能实现主体的使命。自觉的人,有觉悟的人,就是从个体出发意识到自己和群体以至全体的社会历史联系。每个个体都对群体的发展负有责任,每个群体都对全体的发展负有责任,都可以作出自身的贡献。同时,也不要夸大个体和群体的作用,任何个体不可能代替群体,任何群体不能代替全体。人的主体结构的合理化,即个体的群体化,群体的人类化。二十世纪以後,人的个体和群体都应当以人类的体现者来进行活动和认识。
    个体人权必然通向群体人权,群体人权必然通向人类人权。任何个体、任何群体都要努力追求自身的人权,但又不能只求自身的人权而不关心他人的人权。个体和群体只有融合在全体之中,以人类的名义才能真正享有人权。
   注:
    ⑴⑵董云虎、刘武萍编著《世界人权约法总览》序言(邢贲思),第2、3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年。
    ⑶同上,第一章马克思主义人权观,第23页。
    ⑷《国际人权宪章》,第24页,联合国出版,1984年。
   《中国之春》(美国)2002年3月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