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郭罗基作品选编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自由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不是按别人的意志行事。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志行事,每个人的意志不见得一样,许多人在一起,怎么行事?所以,自由的原则还必须与民主的原则相协调。民主就是按多数人的意志行事,不是按个别人或少数人的意志行事。
    一个人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两个人的社会,必须商量着办;意见不一致,只好散伙。典型的两个人的社会是夫妻。夫妻各自都行使自由,如果无法一致必定离婚。三个人的社会各自行使自由之後,还要实行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自由和民主的协调。一个人、两个人无法实行民主,至少三个人才能实行民主;而且这三个人必须组织起来,为着共同的行动。孔夫子说:“三人行,必有吾师焉。”马路上三个行人凑在一起,即使可以当孔夫子的老师,也没有资格实行民主。民主的主体是有组织的群体。国家是最大的有组织的群体。在国家的范围内实行民主就是多数人的管治。多数人怎样管治?不可能事事都由全国人民投票来作决定,必须通过多数人同意和认可的政府进行管治。体现多数人管治的是一套制度。因此,从最终的意义来说,民主是政治制度、国家形式。
    既然在群体中实行少数服从多数,少数就必须按别人的意志行事,民主是否扼杀了自由?不是。首先,实行少数服从多数是以表达自由意志为前提的。如果自由被扼杀,或者是只有一种意见,舆论一律,或者是没有意见,万马齐喑,总之不会有不同意见,也无从区分多数和少数。其次,区分了多数和少数之後,多数不能强迫少数放弃自己的意见,少数仍然具有坚持意见、发表意见的自由,下一个回合少数人的意见也可能成为多数人的意见。所以,少数服从多数不是自由的丧失,恰恰是自由的运用。其三,少数服从多数的结果是多数决定、保护少数。多数决定形成的群体意志,是包括少数在内的整体意志。对于少数来说,是按别人的意志行事,但对于包括少数在内的群体来说,还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在群体之内,少数坚持不同意见的自由是得到保护的。少数人的个人自由转化为群体自由了。
    从理论上来说,自由和民主互相依存、共同发展。但事实上也不是不可能互相冲突、顾此失彼;自由毁坏民主,民主压制自由,都是可能发生的。俗话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这三个和尚都强调个人自由而不实行民主,结果是没水吃。这就是没有民主的自由。自由毁坏民主,就成了无政府状态。在无政府状态下,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暴君。民主压制自由,又成了多数人的暴政。古希腊雅典的民众大会处死苏格拉底,就是民主扼杀思想自由。正因为民主扼杀自由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规定:国会不能通过限制表达自由的法令。自由和民主分离,没有民主的自由就不成其为自由,没有自由的民主也不成其为民主。
    在当代,民主已成世界潮流,逼得反对民主的人们也打着民主的旗号。古典专制,既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现代专制,却穿上了民主的外衣,但对自由决不宽容。所谓的“亚洲模式”就是企图构造没有自由的民主的模式。“亚洲模式”的内容是:要经济自由,不要政治自由;不要政治自由,而又标榜政治民主。提倡“亚洲模式”的政府领导人,为了让人民听话,将自由等同于西方的个人主义而加以拒斥;为了要人民拥护,又将西方的民主作为保护色而辩护政权的合理性。但他们必须区别两种民主,否则人民就会按西方的标准来索取自由。新加坡的民主叫做“善治”(good governance)的民主,区别于西方式的民主。在中国,不但作出区别,而且极力以社会主义民主反对资产阶级民主。

    中国是“亚洲模式”的样板,也是亚洲各国以民主化反对自由化的典范。中国领导人认为,自由化是资产阶级的,而民主化是社会主义的。他们自称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高度民主,建设高度民主的条件是囚禁异议者消灭言论自由,镇压民主党消灭结社自由,取缔法轮功消灭信仰自由,……。一个人民不能表达自由意志的国家,政府怎么能得到人民的同意和认可?一个没有得到人民同意和认可的政府怎么能进行多数人的管治?
    自由和民主,为什么传到东方发生了离异?东方文化的传统是重群体、轻个体,以群体抑制个体。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蔑视个人,凡是个人利益、个人奋斗、个性发展都带有原罪。经东方文化的过滤,民主还能通得过,自由却格格不入了。因为民主是行之于群体、国家,只要假借多数的名义就可代表群体、代表国家。自由必须落实到个人,而且必须是人人自由,一个社会才算自由。压制了自由正好形成虚假的多数,甚至连虚假的多数都不需要,只要自称拥有多数就可代表群体、代表国家。在民主浪潮的冲击下,专制也改头换面了。以国王、皇帝的名义换成以人民、多数的名义了。世界上的事情很有趣。有些保留女王的名义的王国倒是民主国家,而某些以“人民共和国”、“民主共和国”的名义进行统治的却是专制国家。所以,重要的不是名义,而是实质。民主国家的实质是民主与自由同在;没有自由的所谓“高度民主”,不管用了什么名义,只能是专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