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郭罗基作品选编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新世纪是始于1年,不是始于0年。1世纪始于公元1年,2世纪始于公元101年,3世纪始于公元201年,……21世纪应始于公元2001年。如果说新世纪始于0年,1世纪始于何年?公元1年不是始点,难道始于公元1年之前?而且公元1年之前也不是0,而是-1.那么1世纪就没有始点。当代人想在2000年进入21世纪,都是急性子。众口难改,大家都这么说,有什么办法?後代人可能会嘲笑20世纪的人糊涂,拥有每秒运算亿万次的电脑,扳起手指就能算出来的问题却搞不清。问题就出在电脑,因为钻出个千年虫,逼得我们提前考虑21世纪的事情。不过,他们还是会说我们糊涂,80年代设计的电脑,离世纪之交只有十多年,怎么没有想到?又都是慢性子。
    我们是20世纪的最後一代人,也是21世纪的最初一代人。本次世纪之交又是千年之交。我们正站在历史传承的枢纽上。是不是可以讲一点世纪体验、千年体验?以慰古人,以启来者。第二个千禧年最重要的体验是人的觉悟,20世纪最重要的体验是人类的觉悟。
    一
    一个儿童可以说出周围的事物和人物是什么,但不能说出自己是什么。人认识自己比认识外部世界更困难。先有认识外部世界的意识,在成长的一定阶段上才出现认识自己的自我意识。个体发育是系统发育的缩影,个体的人是这样,全体的人也是这样。
    三百多万年前,地球上出现了人。人为了生存,必须认识外部世界。一代又一代的人艰难探索,都是在回答“世界是什么?”经过漫长的岁月,人才开始认识人自己。直到本千禧年的中叶,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提出“人是什么?”形成了以人为本位的人文主义思潮。将一切善良愿望和热烈追求归结到一点:人要活得像人,人有人的样子。于是产生了人权观念。也可以说,人权是被神权和王权逼出来的。因为有神权和王权压迫人,人就要站起来说,人活着不是为了神灵和君王,而是为了人自己。最初的人权运动追求个人尊严和人格独立,强调人身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以及财产权、平等权、参政权等等。人生来就有做人的利权,所以叫做“天然利权”(natural rights),要求不受教会和国家的干预,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这是以人的个体为主体所享有的人权。经过英国宪政运动、美国独立运动和法国革命运动等重大历史事件,个体人权才得以实现。人权的提出标志着人的觉悟,人的觉悟是从个体开始的。个体人权是第一代人权,标志着人的个体的觉悟。
    19世纪,欧洲先进国家兴起社会主义思潮,从英国和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到德国的科学社会主义,又从社会主义思潮到社会主义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延伸到20世纪,激起殖民地和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人权运动从追求个体人权转向群体人权,是以阶级、阶层、政党、社团、民族、国家等群体为主体的人权。例如,劳动权、休息权、普选权、受教育权、组织工会政党团体的结社权、民族自决权、民族发展权、反对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种族灭绝的种族平等权、不受外来干涉的国家主权,等等。人权的主体发生了变化,人权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群体人权包含了作为个体人权的公民权而又强调经济、社会、文化利权。这种利权的实现,不是仅仅要求国家不干预,而是必须采取积极措施。群体人权是第二代人权,标志着人的群体的觉悟。
    20世纪下半叶,由于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在现代化的同时出现了全球化。全球经济一体化,全球信息网络化,人正在联合成为地球村。另一方面,资源的过度开发,环境的严重破坏,威胁到人的生存。地球人必须以人的全体即人类为主体来安排自己的事情。70年代以来,联合国和各种国际组织,将国内人权引向国际社会,讨论和规范了人类的共同利权,制定和发布了一系列宣言、协议、公约和法律。这就是人类人权。人类人权包含了群体人权和个体人权,还有群体人权和个体人权所不能具有的利权,例如,国际和平与安全权、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权、继承人类共同遗产权、文化交流权、自由利用资源权,特别是环境权。1972年,联合国召开的人类环境会议所发表的《人类环境宣言》中指出:“人类有权在一种能够过尊严和福利的生活环境中,享有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利权,并且负有保护和改善这一代和未来世世代代的环境的庄严责任。”地球是人类共同的环境,大气和海洋,山脉和河流,都是不受国界限制的。消灭热带雨林,大量排放二氧化碳,虽然发生在个别国家,最终是破坏人类的生存条件,国际社会有权加以干预。人类人权的主体不仅是现在的地球人,还有未来的地球人。地球只有一个,是我们和後代共同的栖息之所。一代人没有利权将地球的资源耗尽,必须尊重子孙们享有的利权。人类人权是第三代人权,标志着人的全体的觉悟。但人类人权还处于萌发时期,在人类被分割为不同国家的情况下,人类人权的实施是极其困难的。
    个体人权、群体人权、人类人权的历史演进,揭示了人的个体、群体、全体的逻辑联系,以及由这种逻辑联系规定的人的主体结构。
    人的个体(复数)的存在是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人是一个个生出来、首先作为个体来到世界上的。人类历史只有通过无数个体的活动才能实现。个体又不是相互孤立的,而是结成群体存在的,个体只能生活于群体之中。个体生存的第一个群体就是家庭。儿童、青年、老人、妇女、民族、种族等等都是自发的群体。进入学校、工厂,参加政党、团体,形成自觉的群体。自发的群体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成为自觉的群体。群体是由一定数量的个体构成的,同一个体可以是不同群体的成员。任何群体都体现了所有个体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的共同利益。一切群体构成人的全体,即人类。以人类作为人的活动的主体,20世纪是开端,还没有获得完全的意义。
    人的意识只能实现于个体的头脑,但并非有一个头脑就有一种意识。生活在同一群体中的个体总有大致相同的意识。人的个体意识通过社会历史的联系汇成人的群体意识,特别鲜明的是阶级意识、民族意识、国家意识。人的群体意识通过社会历史的联系汇成人的全体意识,即人类意识。无论是人的个体、群体还是全体,提出利权要求,就是对自身的存在和价值具有自我意识,表明个体、群体和全体的觉悟。
    人的个体、群体和全体只有在社会历史联系的网络之中才能实现主体的使命。个体人权必然通向群体人权。群体人权必然通向人类人权。言论自由是个体人权,但只有在群体之中才能真正实现;离开了群体的言论自由,等于空山鸟语。个体交往的对象也有言论自由,自身的言论自由才得到保障。民族自决权是群体人权,如果别的民族都用炮口来发言就不可能实现本民族的自决。保障所有民族的自决权,又需要国际和平与安全权,这就是人类人权。国家是一种特殊的人们共同体。在人权系列中,对国家主权应当重新定义。国权不是高踞于人之上的强权,而是一种体现人的利权的群体人权。这种群体人权在个体人权和人类人权之间的中介作用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国权应当保障个体人权,而不是压制个体人权;国权应当促进人类人权,而不是对抗人类人权。自觉的人,有觉悟的人,就是从个体出发意识到自己和群体以至全体的社会历史联系。每个个体都对群体和全体的发展负有责任,可以作出自己的贡献;同时,也不要夸大个体的作用,任何个体不可能代替群体和全体。人的主体结构的合理化,即个体的群体化,个体和群体的人类化。20世纪以後,人的个体和群体应当以人类的体现者来进行活动和认识。
    以人类的名义,保护地球!
    二
    保护地球,必须调整人和自然的关系。
    人在早年是软弱无力的,视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为神灵,山有山神,河有河伯,雷公管打雷,风婆管刮风。人对自然的屈服,这是人和自然的关系的第一阶段。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对自然的征服,是人和自然的关系的第二阶段。由于人对自然的过分的作用,引起了反弹,人正在受到自然的报复。人应当结束征服自然的阶段,进入回馈自然、爱护自然的阶段,达成既非屈服也非征服的人和自然的关系协调平衡的第三阶段。
    调整人和自然的关系,又必须调整人和人的关系。
    人和自然的关系制约着人和人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又影响了人和自然的关系的调整。
    为了争夺生活必需品和自然财富,人和人之间发生了争斗,以至抬出仇神,走向战场。自然赋予人生存的利权,人又任意作践自己的利权。以战争互相残杀是人类特有的现象。动物界虽有弱肉强食,还没有同类内部大规模的互相残杀。所以,马克思说,人高于动物的优点变成了缺点。这个缺点愈演愈烈。20世纪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还有许多的局部战争和国内战争,热战之後又有冷战,造成空前的大灾难。至今,杀人的科学总是比救人的科学来得发达。各国武器库里的家伙全都搬出来,足以把人类毁灭好几次。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类人猿何必站起来直立行走?
    可喜的是20世纪也升起了新时代的曙光。1948年,联合国公布了《世界人权宣言》,1966年,联合国通过了两个人权公约和一个任意议定书。这四个重要文件构成《国际人权宪章》。联合国的成员是“国”。《国际人权宪章》的伟大历史意义在于确认“人”的利权是“国”的活动的基础。尊重人权从思想原则确立为行为规范;维护人权从道义力量扩充为法律约束。《国际人权宪章》对国际关系和人类生活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人与人的联合是全面实现人类人权的前提。欧洲国家已经走上联合的道路,联合的原则之一就是人权。欧洲联盟正由共同市场、统一货币的经济上的联合通向政治上的联合。欧洲是两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为了边界纠纷,打了多少仗,流过多少血!如今,战争的边界变成和平的边界,不同国家的居民来去自由,畅行无阻。欧洲的联合改变了人类历史的方向。1981年非洲统一组织制定的《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也是一种形式的联合。联合是人类的觉悟,是20世纪的新潮。许多国际纠纷和社会问题可以在联合的条件下解决;联合比战争解决得好。
    不同的国家都在联合,同一国家内部为什么一定要分裂?20世纪上半叶的民族独立是为了瓦解殖民体系。现在闹民族独立,不是针对殖民体系,而是违背联合的潮流了。事实证明,凡是闹独立、闹分裂的地方,都没有好日子过,苏联和南斯拉夫就是前车之鉴。
    各民族不是拥有民族自决权吗?是的,民族自决是一种群体人权。但对民族自决的解释和运用并非都是正确的。民族自决的含义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本民族的命运。实行民族自决,并非一定要独立、必然是分裂。当然,民族自决也包含民族独立的要求。任何利权都有作为和不作为两个方面,独立是实现利权,不独立也是实现利权;不许独立是侵犯利权,强制独立也是侵犯利权。问题就在于是否尊重民族自决的本义,是否按自己的意志决定本民族的命运。实行民族自决,可以独立,也可以不独立。例如,宗教信仰权是一种个体人权。人人都有宗教信仰权,但不是人人都非信仰宗教不可。信与不信是运用同一种利权作为与不作为的两个方面。如果人人都非信仰宗教不可,又成了侵犯利权。宣扬民族自决挑起民族纠纷就是对这一利权的不正确运用,结果,不但损害了别人,也损害了自己。一旦爆发民族冲突,像在中东和苏联、南斯拉夫所看到的,完全是非理性的,不同民族的人见面就打,逮住就杀,往往是好人杀好人,只因为非我族类。民族冲突是一种严重的反人权罪行。正确运用民族自决这一群体人权必然通向人类人权,在人类大联合的条件下,民族自决才能充分实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