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郭罗基作品选编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本次访谈介绍郭罗基等一批改革派理事辞职前后的情况。在和金钱操控的利益集团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抗争之后,他们终於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十几年来,“中国人权”组织里进行的几乎是一种逆向选择:那些诚实的、奉献的和负责任的人们,一个个被排挤出局;而那些玩弄权术者、利己主义者和丧失道德顾忌的人,却逐渐起支配性的作用。这一切都证明理性的脆弱,以及追求民主法治秩序的艰难。
   
   《郭罗基访谈录》在此告一段落。作为采访者,我认为萨特对加缪的一段评价也同样适合郭罗基先生:“他逆历史而动,是这种悠久的道德主义传统在本世纪的现时继承人,……,在反对不择手段的权变家以及实用主义对金钱的崇拜上,他那顽强的拒绝态度,反而对我们时代的道德行为的存在重新做出了肯定。”

    ……………………………………………………………………
    茉莉:
   郭先生,上次我们谈到2005年理事会第二天的情况,你怀着痛苦走出了“中国人权”的大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们后来是怎样酝酿辞职的?你对这整个事件有何感想?这些大家都想知道,请你介绍一下。
    郭罗基:
   1月8日中午,2005年年度理事会结束。下午,没有出席会议的朋友都来向方励之和我了解讨论情况。我们为之寄托希望、付出热情的“中国人权”,已经沦为丧失正义的利益集团,大家非常痛心,极度沮丧。尤其是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李晓蓉,正如林培瑞教授所形容的,她的确是“肝肠寸断”。几位女士过于动情,连日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茉莉:
   我可以想象她们的眼泪和辛酸。你当时也是疲累不堪,心情沮丧的吧?
    郭罗基:
   是有一点疲惫。会后,林培瑞和童屹夫妇邀请我们到他们家休息休息。其他人有事,方励之、王渝和我坐火车到了新泽西。在林家也休息不了,电话不断,谈的都是“中国人权”的事情。特别是我的朋友,居然电话一个一个接力,追至林家找到了我,也是迫不及待地要知道“中国人权”
   讨论的结果。听罢,不禁叹息:“完了,完了!”
   茉莉:
   很多人都为此感到绝望。
   郭罗基:
   方励之和王渝当晚回纽约,我在那里住了一夜,次日上午去看望刘宾雁。
   
   宾雁早就发觉“中国人权”的问题,但他有点情绪化,谈不拢就不去开会,已有多年不参加理事会。2004年理事会后,我去看他。这时“中国人权”的问题已经暴露得很明显,我们准备采取行动,改变现状。他兴奋地说:“好极了,无论什么行动都算上我一个。”所以,后来我们的历次提案,他都是提案人之一。
   
   05年理事会之前,宾雁给了我一份《委托授权书》。我在理事会上散发了《委托授权书》的复印件,表明我的发言是代表刘宾雁和我两个人的意见。但是,多一重身分也没有增加什么发言的力量,我们的提案还是被否决了。我有责任向他作个交待。
   茉莉:
   刘宾雁先生当时已经癌症病重,你和他谈了些什么?
   郭罗基:
   当时宾雁重病在身,为了不让他过分操心,我说起"中国人权”,三言两语就带过。我总想找点愉快的事情说说,但说不了几句,话题又回到“中国人权”,而且宾雁还要刨根问底。
   茉莉:
   于是你只好把真实发生的情况一一告知他。
   郭罗基:
   我们说到刘青提案,刘青特别说明对我的指控“基本都有信件为证”。宾雁问:“是谁向他提供的信件?”
    我说:“我知道其中有一位女士。”
   茉莉:
   你怎么会知道有一位女士?
    郭罗基:
   因为刘青指控我的第一条是“成立其他组织写信伤害中国人权”,他在口头陈述提案时露了马脚,我一听就知道,正是我给那位女士信中的内容。
   茉莉:
   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罗基:
   去年,“中国人权”执委会6月会议之后,分歧日益严重。部分理事和独立作家笔会的部分会员合作,在网上形成一个内部讨论小组,讨论如何为国内的维权运动服务。
   茉莉:
   当时我也参加了这个讨论小组。
    郭罗基:
   苏晓康注意到,有一位女士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就重庆万州骚乱事件、四川汉
   源暴动事件提出一些问题,苏晓康因此建议在我们小组内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我想,何不请她也来参加?于是写了一信,邀请她加入我们的小组。她婉言谢绝了。我们尊重本人的意愿。可见她就维权问题接受采访,不过是高谈阔论,要干实事就不来了。不料,她对参加讨论不感兴趣,对讨论的内容却很感兴趣,她也知道刘青更感兴趣。
   我问宾雁:“她干这种事,你没有想到吧?”
   茉莉:
   刘宾雁先生曾对那位女士有过很高的评价。
    郭罗基:
   这一次,宾雁对我说,有些人的顽强抵抗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弄不明白,为什么另外一些
   聪明人(包括这位女士)对如此黑白分明的事情都看不清楚?他想了一想,说:“中国的知识分子中,为数不少的人具有理智和正义的冲突。按照思考能力,他们是富有理智的;按照行为方式,他们是缺乏正义的。”我接着他的话说:“这也可以叫做头脑和良心的矛盾,这些人是有头脑无良心。”
   茉莉:
   这些聪明人,在利益和道义的冲突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利益。
   郭罗基:
   当时我看宾雁气色不错,嗓音响亮,心中暗自高兴。谁知这次见面竟成永诀,年初年
   尾,阴阳隔绝。
   
   李晓蓉告诉我,她在陪同宾雁家属护送遗体去火葬场的途中,流泪不止,向宾雁沉痛
   忏悔。
   茉莉:
   蓉为什么要忏悔?
    郭罗基:
   2000年,晓蓉在普林斯顿大学当访问学者,宾雁和她的几次谈话都说到"中国人权”向钱看的转向,他很担忧。当时晓蓉还一再为刘青他们辩护。宾雁说:“你看,你和王渝都是这样,我每次谈起‘中国人权’的问题,你们总是给我打保票,说问题不大!”因此,晓蓉深感对不起宾雁。
    茉莉:
   这些曾给刘青打保票的人都被迫起来反对他们了,说明“中国人权”的问题确实是纸里包不住火了。
   后来你们怎么就辞职了呢?
   郭罗基:
   方励之回到亚利桑那的第二天,即1月9日,发出信件,辞去“中国人权”理事会共同主席和执行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他有言在先,曾对伯恩斯坦和谭竞嫦等人说:“如果一定要表决郭罗基等提案,我辞职。”
   
   那些人自己常常说话不算数,以为方励之也只是说说而已,不料他认真起来了,前一天表决,后一天就辞职。
   茉莉:
   原来是方励之先生首先辞职的。
    郭罗基:
   方励之的这一辞职行动并没有和我们商量。长久以来,他总是斡旋、调停,力求缓解矛盾,实际上他所受的气比我们更多。后来,他对人说:“实在是忍无可忍”。
    茉莉:
   方励之先生这么温和理性的科学家,在见识谭竞嫦一帮子人的手段之后,说出“简直是黑社会”这样严厉的话来,可见对方的所作所为是怎样超出了他容忍的底线。
   郭罗基:
   紧接着,1月10日李晓蓉辞去执行委员会委员的职务,11日童屹辞去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中国人权”秘书的职务。暂时,他们三人仍保留理事职务。
   茉莉:
   听说本来还想召集中国理事开个会?
    郭罗基:
   在1月8日的理事会上,方励之有两项建议:一项是郭罗基等提案不要付诸表决;另一项是理事会结束之后,专门召开一次中国理事座谈会,解决矛盾。他的第一项建议没有被接受,第二项建议通过了,还指定胡平为召集人。谭竞嫦慷慨地说,一切费用由“中国人权”报销。
   茉莉:
   这个座谈会为什么没开成?
    郭罗基:
   我们首先磋商如何对待这个中国理事座谈会。除了我之外,大家都认为这个座谈会一定开不好,毫无意义,因此没有必要参加了。干脆辞职算了。
   茉莉:
   为什么大家认定此会一定开不好?
   郭罗基:
   他们说了三点理由:
   
   第一,胡平作为召集人缺乏公信力,他不但站在刘青一边,对我们的提案投了反对票,还在整个事件中暴露了他为人的弱点。说起胡平,大家免不了议论一番。他的表现是很令人失望的。按照他的思维能力,“中国人权”的问题是不难分析清楚的。他什么都评论,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台独、藏独,爱滋病、法轮功,……
   唯独不评论身在其中的“中国人权”。
    茉莉:
   不知这是否可以叫做“选择性正义”?即只批评中共腐败,不批评自己阵营的腐败。这种现象在异议阵营里比较普遍。
    郭罗基:
   可以这么说。胡平选择站在刘青一边,其实损失很大;物质上没有受损失,或许还有益处,但主要是精神上的损失。胡平和刘青不一样,刘青在物质上富有,在精神上是穷光蛋。胡平著述颇丰,精神上是富有的。但自“中国人权”风波之后,他的精神财富就大大地贬值了。
   茉莉:
   为什么说胡平的精神财富贬值了?
   郭罗基:
   胡平痛贬犬儒病的作品,赢得了好评。但在“中国人权”风波中,不少读者忽然发现,作者本人就是犬儒。他所确认的那些犬儒病症莫非是他自己的心灵描写?他究竟是要别人当犬儒还是不要当犬儒?读他的作品,叫人不要当犬儒;看他的行为,别人为什么不可以像他一样当犬儒?读了他的作品,又看他的行为,再读他的作品,能有几多价值?
    茉莉:
   这就叫做“波斯纳之箭”,即公共知识分子射向他人的利箭,在飞行中拐弯改道,然后恰恰射中自己这名射手。在“中国人权”风波后,有人在网上声明从此不看胡平的文章。
   郭罗基:
   不过,不能因人废言,胡平的文章还是可以看的。
    茉莉:
   事实上,我一直比较喜欢胡平文章。但问题在于,人们对有享有文名的学者、理论家,内心里是有期待的。但冷不丁发现,这些学者其实并不按自己说的那样去做,那么就太失望了。
   
   这里牵涉到作文和做人、言和行的问题。言行不一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普遍弱点,我本人也不能幸免。但胡平的文章比一般人的要好,所以他在这个事件上的表现特别令人注目。很多人都为他扼腕叹息。
    郭罗基:
   除了胡平缺乏公信力的原因之外,大家认为中国理事座谈会一定开不好的另外两点理由是:
   
   第二,刘青已经死硬到底,他的看家本领就是不争论、不回应、不啃声。他根本不是讨论和沟通的对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